打开

2013年烧烤摊女孩投掷竹签产生巨大杀伤效应 一个局外人死在混战中

风雪夜归人H249

2022-09-25 12:25四川

关注

坐在烧烤摊上的一个女孩,向走近烧烤摊的一个熟人投掷了一根竹签,算是打招呼。她的举动并无恶意,小小的竹签也没有击中对方,但谁也没有料到,它竟产生了巨大的“杀伤效应”:半小时后,一个与此事并不相干的男人死在屠刀下,另有多人受伤。一桩恶性血腥大案由此引发,8名涉及故意伤害、抢劫、强奸、窝藏等罪名的青年男女被起诉。

那么,一根竹签是如何引发这桩血案的呢?

烧烤摊前顾客多一根竹签惹风波

川北南充市仪陇县城两宫路科达小区外面有一家网吧,网吧旁边有一个烧烤摊。2013年9月13日凌晨时分,两个30开外的男子来到这里喝酒吃烧烤,他们一个叫龙钟太,一个叫涂元直,都住在仪陇县城。不一会儿,龙钟太打电话叫来了35岁的朋友余猛人。凌晨1时许,涂元直进入旁边网吧上网去了,龙钟太与余猛人继续喝着酒。这时,烧烤摊上又来了4个女孩,坐在二人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她们是附近一家歌城的“行政小姐”,租住在网吧楼上。

刚过了几分钟,一辆的士从远处驶来,停在烧烤摊旁,从车上下来了5个女孩,她们都在县城另一家歌城上班,在科达小区租房居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文无关

坐在桌边一个叫苏菲菲的女孩,见刚来的女孩中有一个是她以前认识的郭智娴,便举起手中一根吃完烧烤剩下的竹签,朝数米远外的郭智娴扔了过去,想同她打个招呼。谁知这根小小的竹签没有击中郭智娴,却落在了她旁边的温香玉身上。18岁的温香玉是南部县五灵乡人,脾气火爆,她误以为素不相识的苏菲菲恶作剧,便黑着脸盯了对方好一阵。

她的同伴兰燕娇怕二人吵架,便劝温香玉走开,温香玉恨恨地说:“我和这个女人又不认识,那拿竹签打我,在刁啥子!”苏菲菲便冲她大声说:“扔你一根签子又咋样?”并骂了两句难听的话。

温香玉气极,冲上去抓起烧烤摊上的塑料凳子,猛地砸在了苏菲菲的头上。苏菲菲赶紧躲到了旁边。她的同伴斯百灵见状,便冲上前来,脱下高跟鞋,抓在手中向温香玉劈头盖脸乱打,二人互相揪住对方的头发,厮打起来。

双方的同伴都急忙上来劝解。旁边吃烧烤的两个男人龙钟太和余猛人也上前劝架。见吃了一些亏的温香玉仍骂骂咧咧不肯离开,余猛人便借着酒劲冲她吼道:“闹啥子,有本事找个没人的地方单挑!”

一掌捅了马蜂窝呼朋引伴动干戈

恰好此时温香玉的男朋友陆战海接到她的电话后,赶了过来,时年23岁的他也住在县城,是个逞强斗狠的角色,见余猛人抢白他的女友,就一把将温香玉推开,凑到余猛人跟前呵斥道:“你想干啥,女孩子的事男人不要插手!”余猛人怔了半晌,最终没有发作,讪讪地回到了桌边继续喝酒。

陆战海随后便问温香玉是怎么回事,温香玉在添油加醋向他介绍情况时,苏菲菲和斯百灵也争相向他描述双方打斗时的情形。大致弄清事情的原委后,陆战海便劝双方不要再打架了。温香玉不太情愿地离开了烧烤摊,准备回科达小区的租住房。

刚走了几步,仍感觉委屈的温香玉,掏出手机,准备给她前不久认的一个同姓“哥哥”温波涌打电话,请他来为自己“讨说法”。几个女孩和陆战海急忙把手机给她夺下了。

正当几个人站在小区门外争执时,在烧烤店里喝酒的龙钟太想起刚才陆战海指责了他的朋友余猛人,便提着一根电警棍追了过来,冲陆战海说:“小子,你刚才说话有点冲哦!”陆战海说:“没有哦。”话音刚落,龙钟太就啪地一掌打在他脸上。陆气愤地问:“你要干啥子?”正准备与其厮打时,龙钟太蓦地亮出了手中的电警棍,哧哧地放着电,向陆战海头上击去,陆战海立刻朝远处跑了。龙钟太提着电警棍,重新回到了烧烤店。

图文无关

温香玉见龙钟太打了她的男友,不禁火冒三丈,便再次给她认的“哥”温波涌打电话,说有人打了她男朋友,叫温波涌快来帮忙。听到对方答应后,温香玉等人便在附近等了起来。

约莫过了10多分钟,一辆出租车急速驶了过来,从车上跳下7名男子,领头的正是温波涌。23岁的温波涌,住在仪陇县城,当天和同镇21岁的朋友鲁童心从南部县五灵乡钓鱼回来,晚上参加一位朋友的生日宴会后,与10多人在一家歌城唱歌喝酒。

接到同姓“妹妹”温香玉的电话后,他立即抓起一瓶没有启封的啤酒,叫上鲁童心、莫其冲、米满仓、洪灿光等6人,7个大男人挤了一辆的士,杀气腾腾地赶到了科达小区外面。

午夜街道现血光青年男子遭祸殃

莫其冲和米满仓都是湖北省沙洋县拾回桥镇人,年龄分别为18岁和19岁,洪灿光是眉山市东坡区松江镇人,19岁,3人均在仪陇打工。温波涌领着6人走到温香玉身边,高声喝问:“是哪个打的?”温香玉指着正坐在烧烤摊上的龙钟太说:“就是那个戴眼镜的胖子!”温波涌便握着手里的啤酒瓶,冲到龙钟太身后,冷不防朝他背上猛砸。龙钟太挨了几下后,跳起身来用拳头还击,一旁的余猛人也上前帮忙打温波涌。与温波涌一道来的鲁童心、莫其冲、洪灿光、米满仓等4人一拥而上,抓起地上的塑料凳子向二人砸去,双方发生了混战。

这时,龙钟太邀约的几个小伙子也赶了上来,立即加入了战团。温波涌抵挡不住,便冲到烧烤摊上抓了一把水果刀,朝余猛人身上乱刺。

鲁童心在混战中挨了几下,便赶紧逃离现场,被对方几个人追赶了一阵,跑出200多米后,这时见到温香玉的男朋友陆战海手里提着一把半米多长的“东洋刀”,正赶过来准备报复,他便一把将刀夺了过来,返回那家烧烤店外。

这时双方仍在打斗,场面混乱。温波涌向余猛人身上一阵乱捅后,余猛人倒在了地上,双手却紧紧抱住温波涌的一只脚不放,龙钟太飞起脚尖向温波涌身上乱踢。鲁童心提起刀,大吼一声,冲了上去,那龙钟太吓得赶紧跑开了,鲁童心抡起“东洋刀”,朝倒在地上的余猛人右腿猛劈了两刀。顿时,皮开肉绽,鲜血飞溅,余猛人仍抱着温波涌的脚不放。温波涌举起水果刀,朝余猛人胸部使劲捅了两刀,余猛人惨叫一声,终于松开了双手。温波涌和鲁童心等人一窝蜂地逃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文无关

龙钟太等人见余猛人伤势严重,连忙打了110和120,当民警和救护人员赶到现场时,余猛人已气绝身亡。经法医鉴定,余猛人系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此外,在这次打斗中,双方有多人不同程度受伤。

案发后,仪陇县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全力进行侦破。

小事不忍酿惨剧八名男女被起诉

作案后,犯罪嫌疑人纷纷逃离现场。鲁童心、温波涌、莫其冲、洪灿光、米满仓等5人逃到新政镇中医院门外,莫其冲给朋友汪汹浪打电话,说自己出了大事,需立即逃跑。26岁的汪汹浪住在仪陇县城,他立即赶到新政中医院外找到莫其冲等5人,问明情况后,汪汹浪租来一辆长安车,将莫其冲等5人送到仪陇县土门镇 ,并帮忙联系了当地一家旅馆,安排5人入住。

鲁童心等人在这家旅馆休息时,得知被自己一伙人砍伤的余猛人死亡后,便辗转经南充逃到重庆奉节县。9月14日,仪陇警方掌握了这伙人的行踪,向奉节县公安局发出协查通报,当天奉节警方将正乘坐一辆无牌照的比亚迪轿车准备外逃的鲁童心等5名犯罪嫌疑人抓获。

当烧烤店外发生打斗时,温香玉与另外几名女子赶紧跑到了滨江路上,听说闹出人命后,她们连夜从县城逃到本县柴井乡,次日又先后逃到南部县楠木镇和县城躲藏。9月16日,温香玉在几名女孩的陪同下到南部县公安局西城派出所投案自首。陆战海和汪汹也先后向仪陇警方投案自首。

犯罪嫌疑人指认作案现场

专案组在侦查此案时,发现主犯之一鲁童心还涉嫌一宗抢劫强奸案:2010年8月5日,鲁童心与另一名男子张某在广州市白云区石井街红星村的一间出租房内,见26岁的女子胡某正独自一人睡觉,二人遂共谋入户抢劫。鲁童心从阳台翻入屋内,打开房门将张某放入,二人用晾衣绳将胡某捆绑后,抢走其30元现金和一张银行卡,在逼迫胡某说出银行卡密码未果后,鲁童心对胡某实施了强暴。

南充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本案后认为,鲁童心、温波涌、温香玉、陆战海、莫其冲、米满仓、洪灿光等7人涉嫌故意伤害罪,其中鲁童心、温波涌、温香玉等3人系主犯,鲁童心还涉嫌抢劫罪和强奸罪,另有汪汹涉嫌窝藏罪。2014年7月28日,该院将鲁童心等8名犯罪嫌疑人起诉到市中级人民法院。南充中院对本案进行了审判。(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短评:从扔出竹签到酿成命案,这中间经历了很多环节,倘若其中任何一道环节的“经手人”启动理智的刹车,而不是推波助澜,殃及8个家庭的悲剧就可能不会发生(曾犯有抢劫强奸罪的鲁童心除外)。血淋淋的教训警示那些逞强斗狠意气用事的青年男女们,遇事一定要冷静和理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