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加代三亚行,郭帅被打,老板下跪求情,赔了200万(5)

晓可说生活

2022-09-25 11:11河北

关注

周文刚手插兜里,说:“挺好啊,孙老板。”

孙玉山迎了上去,伸出右手,说:“周队长,哪阵风把你吹来了!”

周文刚嗤了一声,说:“生意做大了。”周文刚没有理会孙玉山伸过来的手,直接走向了旁边的沙发,一屁股坐了下去,朝着门外喊道,“都进来!进来,进来,进来!”

三四十个兄弟呼啦一下全进来了,老孙愣住了。陈永胜走在最前面,看着郭帅,说:“忙着呀?”郭帅没吱声。孙玉山说:“陈永胜,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这是我的酒店,你在这闹事,我把你干没影,你信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永胜一抱膀,说:“是吗?我看看你是怎么干的!”

周文刚也说:“你干他我看看,我见识见识,你他妈牛逼大了,开个酒店,不知道姓什么了啊?”

周文刚一指郭帅,问:“你叫郭帅呀?”郭帅应了一声。

周文刚说:“你挺横啊,你不是保安经理吗?听说你在这儿领一百来个兄弟啊?你全喊过来,让我见识见识。你是社会呀?你是吗?”

孙玉山一看,这明显是找茬来了。说:“周总队长,我这老弟不懂事......”

周文刚说:“我问你话了吗?你出去。你要不出去,我立马打电话。你这一百来个保安敢打我呀?你出去,快点。”孙玉山还想说话。周文刚说:“你别让我说第二遍,你赶紧出去,快点。”

孙玉山看了一眼郭帅。郭帅说:“陈永胜,你什么意思啊?”

陈永胜说:“什么什么意思啊?打你出气,就这意思。这是我周哥。”

郭帅说:“行,不就是要打我出气嘛!不用我孙哥出去。”说话间,郭帅一把抓起了桌上的烟灰缸,问:“你看这玩意儿行不?”

陈永胜一抱膀,说:“什么意思啊?玩狠的啊?自己砸自己呀?”

孙玉山手里拿着电话,想把电话打给那人,但是仔细一想,那个人奈何不了周文刚。那个是治安的,周文刚是防暴的。郭帅手里拿着烟灰缸,说:“哥,你看着。周哥是吧?不就出气吗?你看这样行不?”说完,郭帅啪地往自己脑袋上砸了下去,一下子把自己打昏迷了,西瓜汁瞬间流了下来。周文刚和陈永胜抱着膀一声不吭。孙玉山喊道:“帅子,帅子......”

孙玉山抬眼看着周文刚,周文刚说:“你别看我,看我干什么呀?我是来解决事的,你们打人不得有赔偿啊?”对陈永胜说:“你解气不?不解气的话,说点别的。”

陈永胜说:“这解什么气呀?给自己来了一下子就解气了呀?我没解气。”指着躺在地上的郭帅说:“郭帅,我告诉你这太轻了,我十来个兄弟被你砍倒了,全是口子。”

孙玉山一指陈永胜,说:“你他妈的想死是不是?你今天仗着老周呗,你等过后。”

周文刚一看,说:“吹牛逼。我看你怎么过后的。我今天这事儿不办明白,我就不走了。我从明天开始天天到你店里来查,我让你店开不了。我看看你有多牛逼。”

郭帅迷迷糊糊地,捂着脑袋说:“你要怎么样,你说你要怎么样?”

陈永胜说:“郭帅,我也不难为你,今天周哥在这,我不能把你给怎么得,我把你胳膊腿儿打折了,我俩这个仇就过去了。你看呢,周哥?”

周文刚一摆手,说:“我不管那些事啊,你们自己解决,自己处理。怎么解决,你自己知道,我就在这坐着。谁也别欺负谁!打人,给个态度得了。对吧,孙总?”

孙玉山说:“行。周哥。帅子......”

郭帅说:“哥,没事。什么问题没有。来,我在这坐着,你把我胳膊腿打折了。我要是喊一句疼,我就是你儿子。”......

郭帅的两只胳膊被打折了,晕了过去。孙玉山看不下去了,求周文刚说:“周队长,我服了,我们服了,我不对。别打我兄弟了,他一个人从四九城过来,在我手底下当个保安,他也不容易。你出个价,行不行?”

周文刚一摇手说:“我不要钱,我能收你钱吗?我来解决事的,我不要钱。”

孙玉山说:“我拿出一百万行不行?永胜,以后你们到我东方夏威夷来玩一分钱,我都不要,你们随便来玩,我再额外赔偿你们一百万,算给你兄弟补偿了,你放他一马行吗?你替我求求周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永胜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说:“没有,我也不差钱。”

孙玉山说:“二百行吗?我求求你,别打了,行不行?”

陈永胜说:“反正我这不答应。周哥,你看呢?”

孙玉山扑通一下跪在了周文刚的面前,把周文刚吓一跳。周文刚说:“你这什么意思啊?用不着。”

孙玉山跪在地上,说:“周队长,我姓孙的糊涂了,有眼不识泰山。以前很多事,我做得不对,以后我都改,我心里有数了。周哥,我求求你了,你放我一马行不行?你放我兄弟一马,你看以后我怎么表示!”

周文刚说:“你表示什么呀?你一个大男人给我跪着了。我再说别的也不好。永胜啊,就这样得了,你看怎么样?老板给我跪下了,我替他求个情,那么地得了,你们也消消气。钱,你别给我,你给他!刚才是说二百万是吧?”

陈永胜说:“对,二百。”

孙玉山说:“行,我给。”

周文刚一摆手,说:“那行,那我就到楼下去了。你们自己解决,你快点儿啊。”周文刚下楼了,孙玉山马上让站在门口的保安把郭帅送往医院。

陈永胜说:“孙哥,那个钱?”

孙玉山说:“我给你拿!”

孙玉山签了一张二百万的支票,说:“ 永胜啊,孙哥什么也不说了......”

陈永胜一把抢过支票,说:“你可别磨磨唧唧的了。孙玉山,我实话告诉你,论实力,我比不过你。但是,我就有这关系,我就给老周整明白了,我有事求他就管用。他就真管我。”

孙玉山一点头说:“行,这我记住了。”“你明白就行!我走了!”陈永胜揣着二百万的支票,领着兄弟们下楼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