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失落时,女师傅给他慰藉,结婚后,两人仍保持关系,让父母很愧疚

君知否

2022-09-25 10:00四川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一座偏远的县城,有一家机械厂,当年,它是该县效益最好的企业,该厂的职工子女,大多读完初中,去读技校,毕业后,再回工厂上班。

李军的父母,都是机械厂的职工,两人都喜欢打麻将,除了上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不辞辛苦修长城。

李军的童年,就是在麻将声中度过的,他的父母只要上了麻将桌,根本无暇顾及李军。由于从小缺少父母的关怀,李军的性格有点孤僻,他不喜欢讲话,也不喜欢跟小伙伴一起玩。

初中毕业后,李军考取了县机械技校,毕业后,他被分到机械厂装配车间,做装配钳工。

装配车间有名已婚女工,叫张娜,人长得漂亮,工作很卖力,年年被评为厂里的劳模。车间主任安排张娜带李军,并嘱咐他好好跟师傅学习。

在工作中,张娜很卖力,同时,她也很认真地教李军做事,传授一些做事的技巧。不久,张娜发现,李军总是寡言少语,缺少年轻人的活泼,于是,一有空闲,张娜就主动跟他聊天,讲点笑话,希望激发李军的热情。

一段时间后,李军觉得,张娜不仅人漂亮,心也善良,他从心里愿意跟她一起做事,碰上的一些重活,他都抢着干。

装配车间除了张娜,还有几位嫂子,都比张娜大几岁,长相一般,不知道是出于嫉妒,还是什么原因,她们似乎对张娜很不满,经常在背后嘀嘀咕咕,骂骂咧咧。

一天,李军无意中听到她们说:“狗屁的劳模,要不是他老公有问题,她怎么会那么卖力;主任不知道怎么想的,让她带徒弟,可别害了人家的孩子……”。虽然没指名道姓,李军也猜得到,她们在说张娜。

两年后,时任厂长,为了拓展工厂的发展空间,提出以县城为依托,向大城市进军的战略方针,决定在省城郊区建分厂。

分厂建成后,厂里鼓励职工,去分厂工作,并提出优厚待遇,除了加一级工资,另外,还有多项补贴。

面对优厚的待遇,那些不需要照顾老人或小孩的职工,都纷纷报名。

张娜的老公是工厂的销售员,常年在外跑业务,她有一个四岁的女儿,由婆婆照顾,不知出于哪方面考虑,张娜报名去分厂工作。

在装配车间,除了张娜关心李军,主动跟他说话外,其他职工对他似乎不感冒,很少有人搭理他,所以,得知张娜报名去分厂,李军想都没想,也报名去分厂。

分厂刚投入生产,配套设施并不齐全,生活条件比较艰苦,工厂除了配有食堂 ,解决职工的吃饭问题;并没有职工宿舍,厂里发住房补贴,让职工租住农民的房子住。

工厂地处偏僻,周围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当地治安条件也不好,所以,职工们下了班,晚上一般不外出,都窝在出租屋里,除了睡觉,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不到三个月,大家开始觉得,生活太过单调、枯燥,空余时间很难打发,多数人开始后悔了,有些人找关系调回总厂;那些没关系的职工,只能留下来。

为了打发无聊的空余时间,解除心中的寂寞,分厂职工开始活动起来,找对眼的、说得来的异性聊天解闷。

在分厂的女职工中,张丽娜长得漂亮,让众多已婚男工心动,许多人向她发出信号,都被她拒绝。她觉得,已婚男人,有自己的家庭,关系太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出大麻烦。

在男职工中,李军是唯一没结婚的男工,他长相一般,不善于交谈,并不是女孩子喜欢的类型。分厂里有几个女孩子,宁愿找已婚的男人做伴,也不跟他在一起,让他内心感觉很受伤。

受到打击的李小,好像变了一个人,整天闷闷不乐,上班就不停地做事,下班就窝在出租屋睡觉 。有时,张娜跟他说话,李军也不爱搭理。

在张娜看来,李军还是个大男孩,虽然他寡言少语,但是,为人憨厚本分,心地善良,跟他在一起,不用担心什么,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张娜决定,空闲时间找他聊聊,让他不觉得孤单。

周五的晚上,大家在食堂吃过晚饭,李军和张娜走出厂门,走到半路上,张娜悄悄地跟李军说,让他晚上去打扑克,李军闻言,心中大喜,爽快地答应了。

回到出租屋,李军很快冲了凉,上身穿一件跨栏背心,下面穿一条灰色大短裤,收拾一番,照了照镜子,感觉还算精神,这才出门去找张娜。

李军来到张娜住房门前,礼貌地敲了点门,张娜刚好冲完凉,她打开门,打量了一下李军,小伙子肌肉发达,身体条件还不错。

李军看着张娜,喊了一声娜姐,张娜笑着应了一声。

张娜上身穿一件宽松的短袖衫,下身穿一条宽松的棉绸裤,显得很随意,身上散发出洗发水沐浴露好闻的香味,让李军感觉有些陶醉。

不一会,张娜和李军开始打扑克,两人玩得跑得快,张娜边打牌,边逗李军,笑着问他一些个人问题:在技校有没谈女朋友啊?有没有跟女孩子拉过手啊?心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等等。

听了张娜问的问题,李军脸上显出几分落寞,他只是摇头,并没有开口。见此情景,张娜不再逗李军,反过来安慰他说,他还年轻,不用着急,好女孩多的是。

玩了几把牌,李军的心情慢慢好起来,他想起总厂那几个女人说的话,感觉有点好奇,就问张娜,他老公怎么不来看她?李军的问话,让张娜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沉默了片刻,张娜才叹了口气,对李军说,不提他也罢,有他没他都没什么两样。张娜的话,让李军对她产生了同情,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居然找了一个那样的男人。

从那以后,李军有空就去找张娜,两人一起聊天,一起玩扑克,慢慢地,李军也变得活泼起来,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倾诉对象。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妇女,一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两人经常共处一室,混熟了,也就随便起来,因为无聊,有时会打打闹闹,动手动脚。

一天晚上,张娜和李军都没有控制住,两人越过了红线,事后,两人好像找到了慰藉。从那次后,李军对张娜产生了深深的依恋,隔三差五,就去找张娜,两人在一起,过起了夫妻生活。

有天晚上,张娜对李军说,他比她老公强,张娜不提她老公便罢,这一提,把李军吓得不轻,他心里担心,张娜的老公说不定哪天来找他麻烦,那可就糟糕了。

看到李军一脸惊慌的样子,张娜安慰李军说:“阿军,跟你说句实话,我之前提出离婚,他死活都不同意,求我看在女儿的面上,不要离婚,他答应不管我个人的事,所以,你放心好了”。

听了张娜的话,李军的脸色才慢慢恢复正常,他红着脸对张娜说:“娜姐,你对我真好,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

过了一段时间,张娜和李军上街,买了开火的物品,在出租屋开火做吃的,平时,只做晚餐,周休日,全天搞吃的。

从那以后,张娜和李军搭伙过日子,白天上班,李军对张娜很照顾,有重活,他抢着干;晚上,两人也住在一起,从此,感觉生活充满了阳光。

张娜的老公,偶尔会过来看她,住一个晚上,就走了,他什么都不问,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其实,他这样做,也是出于无奈,如果把事情挑明了,也许,家就没了。

分厂开业第三年,分厂厂长出事了,他因贪污公款,数额巨大,而被批捕,在审讯时,他一人承担下来,没有牵连任何人。

随后,上级派人来审核分厂的账目,结果发现,两三年来,分厂不但没有赚钱,反而是亏钱。这样的结果,让全厂职工大为吃惊。

迫于压力,总厂领导决定,将分厂关闭,所有职工撤回总厂,至此,厂领导向大城市进军的战略宣告结束。

分厂职工回到总厂,各回原来岗位,曾经结伴的人,各自回归家庭,只有李军和张娜还藕断丝连,总是寻找机会,重温旧梦。

不久,李军和张娜之间的事情,让李军的父母知道了,他们让他与张娜断绝关系,却遭到他的拒绝,李军说,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是张娜帮了他,作为男人,不能忘恩负义。

李军的态度,让他的父母感觉很无奈,他们赶紧托人,给李军介绍女朋友,希望能让他回心转意。

几个月后,有人给李军介绍一个纺织厂的女工,名字叫王琴,父母早亡,跟着哥嫂长大。王琴年轻又漂亮,两人见面后,李军说不出什么,他的父母就帮他订了下来。

每个周末,王琴都来李军家里,虽然李军对她不冷不热 ,不过,李军的父母对王琴特别热情,每次去,总是搞些好吃的招待她,让她感受到家的温暖。

一年后,李军和王琴结婚了,李军安分了三个月。自从回到总厂后,李军和张娜两人约会,没那么方便了,毕竟人多眼杂,两人的事还是不能见光。

王琴在纺织厂上班,上一个月白班,上一个月夜班,这就给李军和张娜约会提供了条件,每当王琴上夜班,李军和张娜隔三差五在家里约会,安全又省钱。

张娜的老公,明知道她和李军的关系,却也无可奈何,为了女儿,他只有忍气吞声,装聋作哑。

李军的老婆王琴,因为在其他厂上班,并不知道李军另外有女人,也就没有受到伤害,万一哪天知道了,不知会怎么处理?

对于李军的行为,他的父母感觉很是内疚,后悔在他小时候,没有尽到做父母的责任,让他养成了孤僻、执着的个性。

做父母的,在子女的成长过程中,一定不能大意,不但要给予生活上的照料,还要给予正确的引导,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健康快乐地成长,将来更好地融入社会,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