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书说到窦融从一个京城浪荡哥,通过两次跳槽,远离是非之地,去到了河西五郡发展。

窦融的逆袭:中年跳槽人往低处走,居然成就了反转的人生

初来乍到什么事最紧急?

当然是组织建设。

老人家说过,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可是首要问题。

这就是窦融亟待要做的第一件事。

窦融拿出当年在京城上下交通的本领,再加上祖辈在当地多年的影响力,还有自己作为建武男爵以及大司空小舅子的光环,三下五除二,就把人事问题解决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事问题

这里的标志性事件,就是“河西自保”。

前边说了,更始帝政权内部派系林立,推翻新朝之后又迅速腐化,很快就在内焦外困之下垮台了。窦融当年选择远走河西,离开长安和关东的是非之地,抱上富饶的河西走廊这条大腿,现在看来真是挺明智的。

但话说回来,大腿毕竟是大腿,再粗壮也离不开脑袋,现在东方大地上,一帮人争着当头脑,形势暂时还没定,咱们河西地区该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窦融就不能再躺平了,而是主动挑了这个头,请河西五郡的实权人物来商量对策,他说——

现在天下大乱群龙无首啊,咱们河西地区形势险要,周边全是羌胡蛮夷,必须同心协力才能自保。
如果还是自扫门前雪,没有人统一调度指挥,怕是不行。
大伙儿议一议,选个带头人出来,统一管理五郡,才好随时应对时局的变化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窦融画像

这就好比马云召集一帮店家开会,要成立一个电商工作者协会,那你说,该是谁当会长?

大家当然要互相谦让一番,推推搡搡走走流程,但最后,还是一致选举窦融,担任河西五郡大将军。

窦融也抓住机会,把自己人安排的明明白白,少数在圈子以外,却还占据重要领导岗位的人,只有武威太守和张掖太守两人,窦融也不强迫,只是和大家联名写了封信递过去,那两位太守一看就明白了,主动挂印而去。

窦融整顿河西五郡各个山头的情况,如下表所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汉朝河西五郡形势图

这些人不用说,肯定是铁杆儿“窦家军”,窦融在河西的权势就算竖起来了。他本人照常在张掖属国办公,但派出从事官,到五郡去监察地方工作,简直就是一方诸侯大员的做派了,实在比当个钜鹿太守强得多。

当然窦融这个地方大员政绩还是蛮不错的。

五郡自保首先是为了防御周边少数民族的侵扰,窦融主持整治烽燧报警系统,统编军队加强训练,一旦周边羌人胡人来犯,都是第一时间亲自率兵去救援。

事实证明,汉人只要自己团结,周边四夷绝对占不到便宜,别说羌胡,连强大的匈奴都被窦融的五郡联军打败了。这样来回了几次,周边的部族也被打服了,恢复到西汉强盛时期,四方归附的状态。甚至内地郡县的老百姓,听说这边没有战乱和饥荒,也纷纷地投奔过来。

古时候人就是生产力,窦融顺势而为,沿用了西汉的军屯制度,在各郡县设置官员组织民众垦荒种地,而且还干了一件农业社会来说的大善事:兴修额济纳河水利灌溉工程,极大改善了民生,也充实了河西地区财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额济纳河:古称弱水

窦融治下的河西地区,老百姓生活好到什么程度?

看新出土的居延汉简,建武二年也就是公元26年,中原地区的谷价是一石万钱,而河西居延地区的谷价,一石只有四千钱,就好比说,你在刘秀那儿花十块钱吃碗米饭,在窦融这边只需要四块,同样的钱,够两个人吃还有余

当时已经是刘秀称帝的第二年了,那么他对这个事儿怎么看呢?又会如何对待窦融这个地方实力派?

站在今天的上帝视角来看,刘秀是一代英主的董事长,窦融是小富即安的部门业务经理,刘秀当然想把这块业务收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影视作品中的隗嚣形象

当时的情况是,刘秀和窦融并不挨着,中间还隔了一个陇西军阀隗嚣。按今天的地图来说,刘秀在陕西,隗嚣占据以天水为中心的甘肃东部和宁夏一带,窦融则在以河西走廊为中心的甘肃西部一带。

隗嚣这个人,简直就是窦融的反面,集职场负面人物特性之大成,典型的实力配不上自己的野心,能力不足又心有不甘,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就算是有野心,就他那点小格局,还真是不值一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窦融与隗嚣形势图

最开始,隗嚣和窦融比邻而居,明明自家地盘小,灭不掉窦融还偏偏要以大哥自居,册封窦融为将军,还像模像样给窦融发了印绶,摆出一副要带小弟干大事的架势。

可你倒是称帝自立啊?

那隗嚣是怎么做的呢?

隗嚣和窦融,老哥俩继续用着中央政府的年号,悠哉悠哉,做着中央的封疆大吏。

根据居延汉简的记载,河西这边基本上来着不拒,无论谁做了中央领导,一律服从,跟着鼓掌欢迎,随着改年号。

新朝灭亡后,当地短暂使用过义军的“汉复”年号;

后来绿林系的更始政权,名义上成为中央政府,河西跟着用“更始”年号;

赤眉军攻陷关中,另立一个汉朝后裔当皇帝,窦融这边又跟了他们的“建世”年号;

后来赤眉军也败退,实在找不准头脑在哪儿了,甚至用上了前朝汉平帝的年号“元始”;

再后来,听说刘秀在河北称帝,赶紧又换成汉光武帝的年号“建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赤眉军

隗嚣老哥在陇西,就这么干看着,后来也跟了东汉的建武年号,一点儿想要拉杆子单挑的意思也没有。

您要说隗嚣这老哥是怎么想的?

他派遣辩士张玄到河西游说,拉拢窦融,提出的建议,居然是拥兵自立、割据一方:

现在天下豪杰纷争,局势不明朗。
你我一个在陇西、一个在河西,小日子都不错,我再联络一下四川军阀公孙述,咱们几家互相照应。
这要是搞好了,就能像春秋战国一样,和刘秀并立,自己立国算了;
这要是搞不好,就让他刘皇帝继续玩,咱们学当年的南越王尉佗,给汉朝当个藩属国,也是极好的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您听听,项羽都乌江自刎二百多年了,隗嚣的“诸侯梦”还没醒呢。中华帝国全境都是直营店了,你还想要裂土分疆,自负盈亏做加盟店呢?

就这?

就这点雄心壮志了?

只敢在陇西当土皇帝,让你一统天下做真正的皇帝,想都不敢想吗?

那您就老老实实和人家老刘家合作,别再搞事情了。

对!

窦融就是这么想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昆阳之战

所谓不打不成交,当年那么强大的几十万新朝军队,都被刘秀给冲垮了,这家伙是真能打,咱可是亲历者啊。后来这人去了我不敢去的河北,做了我不敢做的功绩,几乎白手起家,一路拼杀扫平群雄,自立为帝,这是真龙天子纯爷们啊,至于你服不服,反正我是服了。

于是在建武五年,也就是公元29年,窦融绕过不知死活的前任大哥隗嚣,派长史刘钧带上文书和西凉的特产——良马,去联络刘秀。

这就是窦融做对的至关重要的第二件事。

刚好刘秀也安排使者来招抚河西,两拨人中途遇见了,于是一起去了帝都洛阳。

要不说刘秀也是个人物呢,他一开口并不是邀请窦融来入伙,而是给了黄金二百斤,还封了窦融一个凉州牧,名义上,算是陇西+河西一带的全权军政首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汉朝凉州形势图

然后,刘秀就说了一段很有弹性却外柔内刚的话,给窦融指了三条路,请窦融自己来做决定——

做齐桓公、晋文公,辅佐王室;
做尉佗,裂土为王,对抗中央;
或者干脆自立门户,和刘秀、公孙述三足鼎立,过一把黄帝瘾。

但无论如何,史书里的原话是——

宜以时定
……
便宜辄言。

翻译过来就是说,请你不要犹豫,及时做决定……后面有什么想法,咱们随时都可以聊。

那么,窦融应该怎么选呢?

如今刘秀改朝换代已经完成了一大半,这个时候才登上他的“末班车”,还能有好座位吗?

咱们下次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