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禁售令”波及的槟榔之城湘潭:市民将其当社交必需品,有加工企业暂停招工

极目新闻

2022-09-24 16:19湖北

关注

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9月15日,湖南湘潭网约车司机陈国汉(化名)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浙江义乌下架食用槟榔的消息。

在之前有过槟榔致癌说、禁止电视播放槟榔广告等信息后,这是陈国汉第一次听说有地区禁售食用槟榔。他无法想象,如果真的在全国禁止生产、售卖槟榔,湘潭人该如何应对。

虽然本地并不种植槟榔,但一百多年来,湘潭人对槟榔的喜爱几乎已深入骨髓,并形成了年产值达500亿元的产业链,成为中国影响最大的槟榔之城。

目前,浙江义乌、四川南充等地已明确宣布将食用槟榔下架,槟榔大省湖南暂时并没有这样的举动。但是,湖南当地不断增长的因槟榔导致口腔癌患者的比例,还是给当地槟榔产业敲响了警钟,9月10日因口腔癌不幸去世的湖南籍歌手傅松更是以生命来发出警示。

目前,有湘潭槟榔企业正静观形势变化,暂时停止招工。槟榔产业何去何从?如何规范行业发展?对槟榔最终是禁还是限?目前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没有槟榔不成礼数

“搁十年前,槟榔就是普通零食,老少皆宜。”

23日,在湘潭市湘潭大道上,趁着车辆等红灯的间隙,陈国汉喝了口茶,然后往嘴里塞了一颗槟榔。这是他当天的吃的第一颗,还是从前一天剩下的半袋里掏出来的。搁两年前,一天三四袋他都不一定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便利店内琳琅满目的槟榔

陈国汉今年36岁,在他的记忆中,从小父母就在他身边嚼槟榔;就像现在他自己的儿子经常问他在嚼什么一样。

“那个时候我们家在电影院外面推车卖零食,槟榔就和瓜子、花生零食一起卖。”十来岁的时候,陈国汉就耳濡目染吃上了槟榔。到北方参军后,冬天会吃点槟榔暖身。直到现在,他还在给当年被他带吃槟榔上瘾的战友寄湘潭的槟榔。

近几年做网约车司机,陈国汉每天三包嘴巴一刻不能停,晚上有时泡一下网吧,一天至少得5包才能满足。

直到近几年,陈国汉身边因为吃槟榔导致口腔癌患者越来越多,他开始控制,两三天吃一包。槟榔的价格也从多年前的3元一包一路看涨,现在已经卖到30元、50元一包,高端一点的超过100元。

街头的槟榔小店

“我们湘潭人,让我们戒槟榔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少吃点。”陈国汉说,湘潭几代人都有吃槟榔的习俗,红白喜事餐桌上除了摆香烟,槟榔必不可少。用来待客的槟榔,价格至少是50元一包。喜事回礼时,也必须是一包槟榔一包烟。没有槟榔,不成礼数。

口味刁钻的湘潭人

走在湘潭街头,地面上散落最多的垃圾有两种:烟头和被人嚼过的槟榔。

另外,当地每一个小卖部的门口,都会有一个多层的铁架子,上面摆满了槟榔进行售卖。进到店里,在收银台下方,或者在其他显眼的位置,展示售卖的槟榔品种繁多,琳琅满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街头的槟榔店

跟外地不同的是,这里街边还有不少槟榔的品牌专卖店,古色古香的门楼,单一的门面内,销售某一家品牌的槟榔产品。

22日晚,在湘潭县一家苍蝇小馆,46岁的当地人立伟说,如今,50元以下的槟榔口感已经不如十多年前。多代人食槟榔,让湘潭人对槟榔口味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很多外地人不知道,在湘潭,除了购买小包的槟榔外,不少人会直接购买散称的槟榔。在立伟眼里,这种槟榔不仅价格实惠,口味比包装的也要好很多,“因为会更新鲜。”

“槟榔越做越精致了,外面卖的1000多元的礼盒装也不少见。”对于立伟这样吃了十几年槟榔的人来说,价格太低的槟榔不愿意吃,要吃至少50元的标准往上走,不然口味很难保证。

街头售卖的辣油芝麻散装槟榔

有朋友经常跟立伟开玩笑,每个月吃槟榔就得花掉两三千块,没点实力,还真吃不起。在立伟看来,对湘潭人来说,槟榔远远比香烟重要,烟可以抽二三十块的,但槟榔不能糊弄。有的人每天三包槟榔一包芙蓉王,200块就没了。

像立伟这个年纪的湘潭人,也早已练就了识别好坏槟榔的本领,果子新不新鲜一看一模便知,“那种拿在手里偏硬,又看起来很干的,那就是放置了很久的,我们一看就知道品质不行。”

历史和现实的偏差

“您好,可以进来随意参观。”

23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来到湘潭市雨湖区窑湾历史文化街区,这里有一座湖湘槟榔博物馆,虽然不大,但槟榔的文化和历史都已经被放入博物馆内进行展览。

槟榔的食用和药用价值被挂在墙上,清代的粤绣槟榔荷包、前人用的铁质槟榔刀、民国时期的槟榔盖盒、以及槟榔标本都陈列在馆中。一个大屏幕前,还播放着制作槟榔传统技法的视频短片。

博物馆外景

问当地人,为什么湘潭人吃槟榔这么多年?很多人并不清楚,只知道打小就吃。

据权威历史资料显示,1854年前后,太平天国被湘军围剿而败走湘潭,得胜的湘军发现了大量槟榔,原本富贵人家吃的药用祛湿的果实,被湘军享用,从而有了湘潭槟榔。

历经20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及近十年的快速发展,虽然其间也有槟榔是否有毒的讨论、2013年“割脸人”自曝槟榔毒害的新闻报道,以及多方的广告限制,槟榔产业仍然逐渐从湘潭走向全国市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街边人行道上的槟榔残渣

然而,在媒体不断的多年的争论中,湘潭人却对槟榔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没办法,怕死呗,两年没吃了。”看到槟榔争论这么大,立伟的想法是,不管槟榔会不会致癌,不吃总不会对身体有影响,两年前把槟榔戒了。

陈国汉则从一天三包槟榔变为三天一包。因为多年咀嚼槟榔,他原本可以将自己拳头塞进嘴巴,现在因为嘴巴无法张太开,已经无法做到了。因为口腔黏膜受损,他没办法吃辣的食物。

对于经常嚼槟榔的人来说,不能吃辣,口腔溃疡是再正常不过了,之前谁都没有把这个当一回事,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槟榔造成的危害,大家都开始担心了

就像陈国汉所说,湘潭的年轻人吃槟榔的已经越来越少了,中老年人也逐渐减少了槟榔的食量。

便利店外的槟榔摊

2017年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发表的一份研究论文显示,根据对长沙当地五所医院口腔癌患者进行统计,发现从2006年到2016年,十年间因槟榔导致的口腔癌患者所占比例从23.94%飙升到85.53%,人数则翻了将近20倍。

今年1月,在湖南省卫健委疾控处主办的市州癌症防治中心主任会议上,湖南省肿瘤医院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近几年口腔癌在男性中的发病和死亡均上升明显,已升至男性发病的第5位、男性死亡的第8位。

“挖脸人”的呐喊

在离湘潭一百多公里的邵阳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雨裤哥”就通过视频平台控诉槟榔的危害。

因为食用槟榔多年,去年7月份,患上口腔癌的“雨裤哥”通过手术切掉左下颌,才将病情控制住,目前没有复发。完成治疗后,他讲述自己吃槟榔和抗癌的经历,拍出一些因为有吃槟榔经历的口腔癌患者视频,来警醒他人槟榔的危害。

和极目新闻记者沟通时,“雨裤哥”还记得他19岁时第一次吃槟榔的感觉,“特别扎喉咙、头晕、冒汗,甚至有点心跳加速。”但是,再多嚼几次之后,就觉得吃过之后很兴奋,能够给自己带来快感。

有着褐色卤水的槟榔

那一年,是2000年。之后的近20年里,他吃遍了各种槟榔,流行什么品牌吃什么,甚至只吃最好的、最贵的。“雨裤哥”记得,前些年,自己对口腔癌、口腔黏膜没什么概念。电视台的广告也都在宣传槟榔是一种健康的食品,也是一种中药,有药用价值。

即使近几年不能吃辣、酸、烫的刺激性食物,他也没把这个当成一种病。

直到2021年3月份,“雨裤哥”的脸颊内出现肿块,以及淋巴结肿大,最终确诊口腔癌。

手术之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想死的心都有了。”在手术的前一天,妻子才告诉“雨裤哥”是口腔癌,治疗方案他也不知道。他醒来后,才知道他左脸的下颌包括牙龈、牙齿在手术中全部被切掉,通过植入钛板来支撑脸部,左边口腔已经丧失了咀嚼功能。

包装好的芝麻槟榔

幸好“雨裤哥”是一个乐观的人,心态很快得到了调整。他走出家门,把脸露在外面,不怕让别人看到;他在短视频平台发布视频,将自己的脸给全网观众看,警示大家不要步他的后尘。

如今,虽然手术成功,但依然留有一些后遗症。比如说脸上有伤口,面容有影响;吃饭时只能用一边咀嚼,速度很慢,喝汤时候容易从嘴角漏出来等等。

槟榔企业招工停滞

湘潭市湘潭县易俗河镇,集中了多家规模槟榔生产加工企业。

9月23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镇上,看到一家槟榔生产企业外,摆放了大幅的招工长、找加盟代理商的广告;另一家槟榔企业门口,挂着横幅“大量招聘设备操作工、物流公司、切籽工”的信息,留下电话号码承诺高薪诚聘,计件多劳多得,工资最高可达6500元以上,且包吃包住。记者拨打其中一个招聘电话,显示电话已关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工业园里的槟榔加工企业

另外,极目新闻记者在一些社交平台看到,9月初,有不少人力资源企业在给槟榔厂招工,打出了选片5000-6000元、点卤4500-6500元、去核(三个工种均为槟榔制作的工序)3800元-6500元等工资待遇,博主还引导赶紧报名,好工作不等人。

当天,记者联系上一位湘潭当地招工的人力公司负责人季女士。她表示,虽然秋季马上进入槟榔收购的旺季,但因为浙江等地出现了槟榔下架的事件,湘潭各厂家都在静观其变,不敢盲目扩大生产,暂时没有招工的计划。

“槟榔的保质期都很短的,只有60天,厂家如果盲目生产,到时候产品积压成本会很高,所以都在观望。”季女士称,如果要工作机会,需要等通知。

工业园里的槟榔加工企业

对于员工的待遇,在湘潭县一家中小型槟榔厂从事销售的刘先生称,大厂订单量大,工作时间会长一些。比如说给槟榔去核的工序,每天工作10个小时左右,按工作量来结算,6元钱一公斤,速度快的话一天能挣180左右,这个岗位适合年纪在四五十岁的。

“中午可以趁吃饭的时间休息一会。”刘先生介绍,选片、点卤等岗位的工资可能会更高,但也是通过计件来获得,不过劳动强度会更大,有的厂每天两班倒,一个班12个小时,年纪相对轻一点的才干得来。

小城的困局

在湘潭市雨湖区的一家品牌槟榔店内,一切经营正常。

散装的槟榔从198元/斤、128元/斤,到88元/斤,依然有熟客来慢慢挑选、购买。店主说,即使别的地方禁了槟榔,湘潭也很难禁,因为湘潭人有这个习惯,家家户户多多少少都要吃点。

在售的散装槟榔

前述槟榔厂的销售刘先生称,目前还没有看出对销售有多大影响,因为其厂年销售只有千万级,规模不大,所以全国销售网络还是正常的铺货,公司也在随时关注这方面的动态和信息。

此次“下架”风波,貌似并未对湘潭槟榔厂家造成根本性的影响,但潜在的影响或许不能视而不见。

据统计,湘潭市作为食用槟榔生产加工的发源地和集散地,其槟榔加工年产值早在2017年就超过200亿元。围绕槟榔的产业链产值达500亿元,成为支撑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截至2017年,湘潭市从事槟榔加工的规模企业就有30多家,就业人员近30万人。

另据湘潭市统计局发布的《湘潭统计年鉴2021》,该市规模工业企业名录中,15家大型企业,槟榔生产加工企业占了5家,且4家排名在前十,都在湘潭县。这五家企业包括湖南胖哥食品、小龙王食品、湖南皇爷食品、湖南伍子醉食品、以及湖南宾之郎食品等公司。

规模工业企业名录

22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湘潭市的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婉拒了采访。

对于浙江的槟榔“下架”事件,网传的一份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的红头情况汇报中写道,2016年,“槟榔习俗”入选湖南省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为规范行业,行业协会已经要求企业升级产品包装,增加了“劝阻未成年人咀嚼”等标语,并修订了团体标准,同时正在积极制定《槟榔协会行业自律措施》。该汇报请求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制止一刀切的下架行为。不过,这份汇报文件暂未得到相关方证实。

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

另外,有个别湘潭企业工作人员近日也在社交平台发言,希望网友站在理性的角度,看待槟榔的问题。

走在大街上,陈国汉一眼能够看出哪个路人吃过槟榔,因为长期吃槟榔的人太阳穴的血管比较鼓,颧骨部分肌肉突出,脸比较方,俗称“方脸”。

在他看来,既希望大家为了健康少吃槟榔,但也不愿完全禁止槟榔生产,让企业倒闭,工人没了工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1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