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港独”组织主席郑松泰:曾在北大修读博士学位

混沌录

2022-09-24 13:50浙江

关注

2021年8月30日,郑松泰被香港警方逮捕,罪名是“串谋摧毁或损坏财产”。

说起来,郑松泰还曾在北大修读过博士学位,是个实打实的“高材生”。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读书人,郑松泰为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一路精于计算,曾自称是“爱国人士”,借此攫取了不少人心,直至他后来做出的一系列“港独”和辱国的举动,才让国人彻底看清楚了这个人的真正面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港独”暴徒郑松泰

郑松泰出生于1983年,老家是在广东省中山市。

说起来,郑松泰的出身并不算好,他的父母是街头走街串巷的小商贩,从事的一直都是社会底层的工作。

许是从小就吃尽了生活的苦头,郑松泰一直都坚定,只有努力读书,才能出人头地的信念。

不得不说,对于自己想要达成的目标,郑松泰一直都费尽心思。

中学的时候,张振兴就读于伉俪书院,后来考入了香港理工大学社会政策系。

在前往北京求学之前,郑松泰还曾担任过民主党湾仔区议员李继雄的助理,前后接近一年的时间。

郑松泰当时的学习成绩,是当地许多老师和家长眼中的“好孩子”。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当年人家口中的“好孩子”,竟会在将来做出如此伤害国家的事情,甚至说是国家的“毒虫”也毫不为过。

从一个寒门出身的文弱书生,再到一个“港独”组织的主席头目。

若仔细回想一下郑松泰的成长经历,不难发现,从起步到发迹,郑松泰前半生一直活得心思缜密、步步为营。

郑松泰一直苦心追求自己的学历和社会阅历,其实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让这些有利条件成为自己将来在个人政治资本上的筹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5年的时候,郑松泰到北京大学修读社会学硕士及博士学位。

彼时的郑松泰还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人物,毕业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郑松泰还口口声声地称,“我是一个中国人,我们骨子里流的都是中国人的血。”

除此之外,郑松泰还提及自己亲眼见证了北京这几年以来的变化。

“在北京生活的这几年里,我亲身经历了中国大陆这几年以来的变化是巨大的,这更加让我坚定了自己以后会继续回香港发展的决心,我们新一代的年轻人,决不能让香港变成一座普通的城市。”

再细细回想郑松泰当时说的这些话语,实在令人值得玩味。

这番话表面上是在感叹中国大陆的发展之快,但后半句又提到不想让香港变成一座普通的城市,但郑松泰选择让香港变得“不普通”的办法,就是让香港实现“独立”,实在是一语双关。

返港之后,郑松泰“港独”的真面目也一步步示于人前。

或许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郑松泰的骨子里就起了“港独”的心思。

如郑松泰所言,从北大毕业之后,郑松泰就回到了香港,而后就一直在其先前就读的香港理工大学当一名教师。

“港独”行为,劣迹斑斑

自从郑松泰以北大博士身份毕业回到香港之后,便明显表现出来他对社会政治深感兴趣,同时也并不掩藏他日益膨胀的政治野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松泰开始与一些“港独”分子积极接触。

在后来不到两年的时间里,郑松泰加入了“热血公民”组织。

“热血公民”是一个“港独”组织,更是一个极右翼的港独主义政党。

彼时不少香港的本土思想提倡以激进手段示威,“热血公民”先前也曾多次发起“港独”行动,其中还有多名成员因制造社会骚乱而被捕。

郑松泰之所以加入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新兴组织,是因为只有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群众基础的政党中,郑松泰才能够有更充足的发挥空间和影响力,让他得到机会大施拳脚。

毕竟在那些有资历的老牌政党当中,像郑松泰这样没权没势的小人物,是很难有出头机会的。

在李继雄得知郑松泰加入这样一个“港独”组织时,他也深感意外。

毕竟在李继雄的印象中,郑松泰的表现一直都不像是个会有如此作为的激进分子。

然而郑松泰显然更认同自己在“港独”组织中所谓“热血公民”的身份,但实际上,郑松泰最开始在社会运动中的表现并不算“出众”。

不论在组织里的号召力还是郑松泰个人的实力,他都不及当时的“头领”黄洋达,因此郑松泰在组织里得到的关注并不多。

但值得一提的是,郑松泰的学历在“热血公民”这个组织里面几乎是最高的。

凭借着自己“北大博士”的学历光环和自己擅长写作的个人优势,郑松泰开始在网络媒体上发表文章或主持节目,不断主张“港独”思想,不久后便成为了该组织的核心成员,迅速坐上组织内的第二号“交椅”,还赢得了一个“泰博”的称号。

除此之外,郑松泰还多次带领“热血公民”组织的成员在公开场合鼓吹“港独”口号和“勇武”的暴力主张。

2015年2月,郑松两度带着成员在元朗、屯门等地进行游行示威活动,由于人多势众,该事件最终还演变成了一场骚乱。

郑松泰在“热血公民”组织内任“二当家”的同时,还担任着香港理工大学教师的职位。

据有关媒体报道,在任职期间,郑松泰利用其教师身份,为“热血公民”提供了许多“新生力量”。

经过几年以来的“苦心经营”,郑松泰在香港地区制造了一系列的“港独”事端,因此也博得了“热血公民”组织内的高度关注,最终在2016年成功实现了自己的夙愿,接任了“热血公民”的主席职位。

也正是在同一年的时间里,郑松泰作为“热血公民”组织的代表,参与新界西选区的立法会议员选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彼时的郑松泰虽说是“港独”组织里的一位红人,但在整个政治活动当中,郑松泰还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人物。

在竞选之初,也并没有人看好郑松泰,但他最终还是凭借自己的手段,成为了所有竞选者中的一匹“黑马”,最后竟让他阴谋得逞,成功当选为立法会议员。

郑松泰之所以费尽心思竞选立法会议员之位,也是为了更便于自己宣扬“港独”的主张。

在宣读就职誓词的时候,郑松泰公然在誓词中喊出了“港独”的口号。

民建联李慧琼议员对此公开批评,“郑松泰公然在立法会誓词上宣扬其个人的‘港独’的立场,如此作为,可见他并非真心拥护《基本法》。”

想起当年郑松泰在北京时所说的一系列“爱国”理论,实在令人觉得讽刺至极。

而郑松泰本人在提及这段采访言论的时候,也直言“那就是我人生中的一段黑历史。”

在正式当选立法会议员后,郑松泰便忙着为自己的身份洗白了。

郑松泰心中深知,“热血公民”可以成为帮助自己当选立法会议员垫脚石,但其背后“港独”的立场和名声,却迟早会成为殃及自己地位的导火索。

有心人都知道,彼时的郑松泰一心计划着寻找一个恰当的时机退出“热血公民”组织,但他又舍不下这个组织能给他带来众多的便利和政治资源。

几番权衡之下,郑松泰终于“另辟蹊径”,找到一个两相平衡的办法,那便是为“热血公民”这个组织“改头换面”。

但“换汤不换药”,“热血公民”终究还是“港独”。

自从当上议员之后,郑松泰空有其名头,香港的民众却从未见其对社会有过任何贡献。

熟悉郑松泰的人都知道,郑松泰的精力,除了花费在“街头政治”上以外,他本人私下爱犬如命,剩下的时间都是用来养狗了。

郑松泰自己的生活过得如鱼得水,却在一边怂恿他人走上街头,参与暴乱。

2016年10月19日,郑松泰在香港立法会上,故意做出了将国旗和区旗倒插的做法。

从当时的视频看来,郑松泰此举,明显是有意为之。

立法会主席当场驱逐郑松泰离开会场,郑松泰也因此成为那届议会首个被驱赶离场的议员,实在洋相百出。

事后郑松泰面临着侮辱国旗及侮辱区旗等多项罪名的指控。

2017年9月,关于郑松泰的案件正式结案,法院认定郑松泰的罪名成立,对其处以罚款5000元港币。

在一些反对派人士的袒护下,郑松泰虽最终得以保留议席,但香港理工大学却对其作出了开除的决定。

2018年1月,香港理工大学表示,郑松泰的操守和罪行与该大学的目标方向不一致,因此做出将其剔出教师队伍的决定。

一纸声明,意味着郑松泰也丢了自己的工作饭碗。

郑松泰原本在香港理工大学任教香港社会、现代中国文化以及香港政治经济学等科目。

他此举许是为了博人眼球,孰曾想最后却弄巧成拙。

在香港爆发“反修例”风波之际,郑松泰亦趁机无中生有,大肆抹黑和污蔑香港政府,甚至还带头指挥暴徒向香港警察投掷砖头、灭火器等袭警,导致多名警察受伤。

同时,身为立法会议员的郑松泰参加示威活动也是十分积极。

7月1日,郑松泰带领暴徒洗劫了立法会。

7月30日,郑松泰与大批极端分子一起围堵了葵涌警署,还指挥暴徒涂污了警署外墙,堵塞警署大闸,又围攻警察,现场十分混乱。

积极宣传“港独”思想的郑松泰,与最初那文弱书生的模样早已是判若两人。

一直以来,为了谋求自己的政治资本,郑松泰机关算尽、穷尽各种手段和套路,最终变成了这样一副疯狗般的鬼样子。

许多“港独”分子都将郑松泰标榜为“香港独立”的风向标。

其实郑松泰各种“港独”的最终目的,都是自己为了的政治资本和钱袋子。

他不但让黄毓民、梁颂恒、游蕙祯几人败北,使自己赢得了议席的位置,还将一笔笔“黑金”分赃,从中攫取了不少非法之财,各方势力暗中支持“港独”的资金,也有不少落入了郑松泰私人的口袋里。

为了保住自己“立法会议员”的地位,时隔四年之后,郑松泰才终于对自己倒插国旗和区旗的行为作出道歉。

由此可见,对于郑松泰而言,权力地位才是他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东西,为此他可以左右摇摆,信口雌黄,甚至做出侮辱和伤害国家的做法,以换取自己获得关注,继而为自己谋求权益。

郑松泰之所以有如此极端的做法,是因为他深知,想要在港独势力中站稳脚跟,资历浅的他只有表现地更“独”,才能特立独行,以获得其他势力的支持。

从郑松泰这些年的所作所为看来,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港独”分子。

但2021年8月26日,香港立法会最终还是裁定郑松泰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

时隔一星期之后,“热血公民”组织成员王颖思、黄兆健也先后双双对外宣布辞任区议员职位一事。

在此之前,黄洋达早已退出“热血公民”,组织内讧不断,嫌隙渐生,直至“热血公民”主席郑松泰在网络上公开了该组织的“解散声明”,“热血公民”才终于不复存在。

郑松泰近况

自从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后,郑松泰便转行做起了物流生意,2022年还公开在自己的社交网络媒体上推广起来针对“回流港人”的物流服务,还做起了搬运、存仓等工作业务。

在《港区国安法》出台的情况下,不少“港独”分子生怕自己受到香港政府的惩罚,不少人便叫嚣着要移居英国,甚至也有人拿到了海外护照跑去了英国。

但当这些人离开自己的祖国,来到所谓的“民主天堂”后,才发现英国的生活并非想象中乐观。

实际上,移民英国的这群人已经成了当地的难民。

这些人当初抱着英国会帮助他们的幻想,但现实却狠狠地打了他们一巴掌。

英国的劳动者将这群人视为和自己争抢资源的侵入者,不断被当地人排挤,再加上语言不通的原因,他们手上的护照也无法在英国当地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直到后来连生存和住房都成了问题,甚至还有些人早已经当起了流浪汉,过上了露宿街头、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他们本可以在香港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但却是自己亲手葬送了这一切。

近两年来,越来越多移民英国的港人希望能回到香港,这仿佛让郑松泰看到了挣钱的商机,于是便开始打起了这些港人的主意。

郑松泰通过倒卖物流和机票船票的方式,从中大肆敛财,再次赚了个盆钵体满。

其实说到底,郑松泰才是这些“港独”流落到今日这般地步的始作俑者。

昔日郑松泰不断鼓吹“港独”和移民英国的思想,在祸害完这些民众之后,作为暴乱分子的头目,如今郑松泰又亲手将这些人从英国接了回来。

如此“两边倒”的做法,也让不少网友纷纷嘲讽,郑松泰的生意就是“一条龙服务”。

毕竟当初不少“港独”还曾信誓旦旦地“立下誓言”:“宁愿在英国的街头乞讨,都坚决不会再回到香港来。”

事实上,这些移民英国的港人在持有所谓“BNO护照”的同时,也并没有放弃自己在香港的身份证和护照,这也意味着,这群人其实也只是一群墙头草罢了,他们早已做好了随时回港的两手准备。

在国外待不下去的时候,这些人最终还是回到了他们眼中一直不被看好的香港。

如果国外的生活真的像这些“港独”分子说的那样美好,为什么还会有人想要回流?

这些人的处境如何,郑松泰是根本不在乎的,他唯一关心的事情,就只有自己的利益能否得到保障。

今年以来,香港新冠肺炎疫情的趋势虽有所抬头,但如今的局势比起2019年来看,实在安稳了许多。

一直以来,不少“港独”顽固分子都在锲而不舍地干着一些危害国家主权的事情,但也有许多像“光头警长”刘泽基这样的爱国人士,默默地为香港、为国家作出无私贡献。

参考资料:

《央视网新闻》:郑松泰:当“社会学博士”走上“港独”之路

《澎湃新闻》:“港独”议员郑松泰侮辱国旗,被香港理工大学逐出教师队伍

《南方都市报》:起底郑松泰

《环球网》:港媒:“港独”组织“热血公民”宣布解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