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5年,广东校长接到求救短信,赶到学生家却撞见触目惊心的一幕

亦唐历史

2022-09-25 08:00四川

关注

阅读之前,麻烦您点一个“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2015年6月5日下午4点,广东省汕头市龙湖区某家庭内,两个姐弟正在家中埋头制作手工艺品,弟弟小强的手被针线扎破,眼泪止不住的落下,姐姐小琳见状赶忙安慰道:

“没事的,我们已经发了短信,会有人救我们的。”

闻言,小强艰难地点了点头,随即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四下看了看见没人注意,他再度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编辑起了一条短信:

“老师,我没有读书的原因是我在家做手工(把它发给六年级的班主任)。”

犹豫片刻后,小强便按下了发送键,然后复制粘贴又发了三遍,这才将手机放回了原位。

那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两姐弟这是在怕谁?他们又是否会获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诡异的求救短信

原来,小强发送短信的对象正是他所在小学的尹校长,他本想给班主任发消息,可却并不知道老师的电话号码,无奈小强只得上网查询,所幸在学校的官网上他找到了尹校长的联系方式。

这边小强姐弟正在苦苦地等待,而另一边,接到短信的尹校长却是万分疑惑,起初他并未细看,只是感到奇怪,为什么一个学生会向他这个校长请假,而不是找自己的班主任呢?由于工作很忙,尹校长没再管短信的事,但就在他刚刚回到办公室,准备将手机拿去充电之际,叮叮叮叮,手机上却接连出现了四声短信提示音。

是谁?难道是垃圾短信吗?尹校长点开信息查看,没想到竟还是刚刚那名学生,此时的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如果一次是发错,五次也就不是偶然了,他赶忙按照短信内容所说找到了小强的班主任,而通过学校家长通讯录,他们也是确定了发出消息同学的身份,以及他的家庭住址。

尹校长本来想一个人前去查看情况,可转而想到人多力量大,如果真的是遇到了险情,多一个人就多一分救援的希望,所以尹校长立刻通过广播站叫来了多名男性教师,又找到了几个志愿者,几人结伴这才出发赶去了小强家。

来到小强家门口,尹校长敲了敲门,开门的正是小强与小琳的父亲程某,见校长带着这么多人上门,程某也懵了,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看起来就是心里有鬼的样子。因此,顾不得与他闲扯,尹校长当即推门进了里屋,然而令大家伙万万没想到的是,眼前的一幕怎一个凄惨了得,简直是令人发指。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墙角处蹲着小强小琳两姐弟,他们浑身是伤,手部和双腿都已经变形,脸上还挂着新鲜出炉的淤青,整体看去他们身上哪怕是十厘米见方的好地方都没有,可即便伤成这样了,即便已经有人来救他们了,姐弟二人却还是低着头颤颤巍巍的做着手工,一刻都不敢停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谁把你们打成这样的?又是谁逼着你们做的手工?”

尹校长眼含热泪随即问道。

不单是尹校长,在场的老师们都哭了,两个孩子的惨状令他们动容,更让他们感到疑惑,难不成真是孩子的父亲打的?

见两个孩子不敢说话,尹校长转头看向了程某,程某的目光畏畏缩缩不敢与之对视,还是直到几人面容不善地走上前来,他这才开口回答道:

“是我打的,是我一个人打的,手工也是我让做的,但我也是没办法啊。”

闻言,几个年轻老师气得当场就想爆粗口,就连向来稳重的尹校长都气得咬牙切齿,他强压怒火继续问道:

“什么没办法,孩子不管犯了什么错误,都要以教育为主,你们教育不了可以送来学校,为什么要打孩子,还打成这个样子,他们一个15岁,一个才13岁,你还算是个人吗?”

听尹校长这么说,程某也是从畏惧逐渐转变为羞怒,他恼羞成怒道:

“我打我自己家孩子怎么了?管你什么事?就算打得重了些,怎么还不是人了?”

程某的话一下子让一众读书人哑口无言,的确,不光是他们,相信很多读者也会这么认为,认为棍棒下面出孝子,认为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他又没打死人,只是弄出了几块淤青,犯不上外人掺和。

不仅如此,根据权威部门的数据调查显示,目前中国社会上有85%以上的人群都认为,打骂孩子算不上什么大事,家长们普遍认为,若是因为学习、生活、品行上的问题,打几下屁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连被打的孩子们也觉得父母打他们没什么不对,自己犯了错就该被打。

但如果大家都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如今是法治社会,可不是封建王朝,对于家庭暴力国家法律是有着明确的界限划分的,并且范围上也比世人理解的要宽泛很多,例如殴打、体罚、胁迫、虐待、不履行监护职责,这些给孩子心理和身体上带来伤害的行为,都应该算是家庭暴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未成年人的特殊性,家庭暴力不是小事,更不是私事,是应该受到全社会广泛关注的大事,所以说,程某的行为根本不是像他所说的,是老子和儿子之间的日常,而是在违法犯罪!

不过说到这里问题也随之出现了,那就是程某究竟为何要如此虐待两个孩子,他们到底犯了什么错呢?

虐待原因

据程某所说,他之所以殴打两个孩子,原因并不在他自己身上,而是两个孩子犯了一件很大的错误。

程某刚想为大家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可就在这时小强姐弟的母亲罗某却闻声赶到了现场,她制止了丈夫继续说话,转而自己为大家解释起了打孩子的原因。

罗某表示,这两个孩子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他们两口子都只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每月赚的钱还不够养家糊口,只能在闲暇时间做一些手工活补贴家用,但一次趁着他们不在家,小强姐弟竟然偷偷将一大筐手工拿去了市场变卖。

两个孩子不会做生意,原本价值八九百块的东西,居然就只卖了200多元,得知此消息后程某怒不可遏,因为这不单是亏了几百块这么简单,他们做的活,材料都是一个批发商老板提供的,做好之后是要拿给对方结算的,结果小强姐弟却将它们私自卖了出去,这样一来他们还要赔偿老板一千多块的违约金。

一千块对于他们家可不是个小数目,所以程某才会对两个孩子大打出手,并且勒令他们不许上学,在家做手工,什么时候把这一千块补上,什么时候才能出门。

听到罗某的解释后,尹校长等人的脸色瞬间好了不少,他们认为既然是事出有因,是孩子犯了大错才被打,不是无缘无故地虐待,那还勉强能够理解,毕竟谁小时候没犯过大错,没挨过父母的打呢?

故而,尹校长的语气也是平缓了许多,他对着程某夫妇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就算是犯了错,你可以教育嘛,或是告诉老师也行,这打的也太重了。”

闻言,程某赶忙道歉,称是自己的教育理念出现了问题,下次一定改正,而见对方的认错态度良好,尹校长等人便有了离开的打算,然而让几人没想到的是,他们才刚准备出门,一个小男孩却拦在了众人面前。

小男孩抱着罗某大喊道:

“妈妈妈妈,我爱你我爱你。”

见到儿子,罗某亦是放松了紧绷的脸,充满爱意地将其抱起言语中尽是宠溺,不单是她,程某也是一样,他将小儿子轻轻抱过,一边亲他,一边柔声说道:

“乖,给叔叔们让路,别挡在大人面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见此情形尹校长等人瞬间懵了,他们都觉得这差距也太大了,对待小强姐弟和对待这个儿子,程某夫妇的态度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这哪里像是一家人,难不成其中还有什么隐情吗?

是故,尹校长停下了脚步,转头朝着刚刚小男孩出来的地方走去,推开房门尹校长再度惊呆了,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童话般的卧室,整洁的墙面、崭新的空调、柔软舒适的大床、满地各式各样的玩具,和整间房子,尤其是和小强姐弟那破烂不堪的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差别简直大得离谱,尹校长再也忍不住了,他严声询问程某夫妇:

“你们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对待三个孩子的态度,你们也差太多了吧?难不成小强姐弟是垃圾桶里捡来的?”

听闻此话,程某夫妇也意识到做错事了,他们赶忙解释道:

“不是的,小强姐弟小时候我们也是这么对待的,这不是长大了嘛,大孩子总不能再这么惯着了吧?”

对于二人的话,尹校长并未相信,他看了看蹲在角落里的小强姐弟,又看了看罗某,随即意识到了一个关键信息,尹校长开口说道:

“我看不是年龄上的问题吧?小强姐弟不是罗某亲生的,是不是?”

见尹校长猜出了大概,程某也没再隐瞒,他表示,小强姐弟的确不是罗某所生,是他与前妻的孩子,小儿子才是他们结婚后生下来的,所以罗某自然对待他们,不如自己的亲生孩子。

而程某自己对两个孩子不好也是有原因的,据他称,早些年自己与前妻离婚后,不但财产被全部割走了,就连本该归前妻抚养的孩子,也被其丢给了自己,这让他无比愤恨,久而久之自然就把对前妻的埋怨转嫁到了孩子身上。

之后,程某与罗某结婚,便将两姐弟送去了乡下的爷爷奶奶家,还是直到近几年,二老的身体愈发虚弱,这才把孩子又送了回来。

曾经的怨恨加上长时间不在一起产生的陌生感距离感,这让程某对两个孩子是怎么都喜欢不起来,他作为亲生父亲尚且如此,就更别提罗某了。

而见程某坦白了原因,一旁的罗某亦是怨念四起,她情绪激动地说道:

“带着这两个拖油瓶,我家大宝跟着受了多少罪你们知道吗?还有,两个小的不听话,你个大人也是个窝囊废,我怎么就瞎了眼找了你呢?”

说着,罗某又将矛头对准了丈夫,程某见状不敢说话,只是低下头去默默地接受。

那么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罗某为何会如此歇斯底里呢?

压力太大如何解决?

原来,据罗某表示,她真的是和程某过够了,之前刚在一起时程某还算靠谱,可自从有了孩子,他不但辞掉了工作,整日在家不务正业,还带回了两个拖油瓶,半大小子吃垮老子,别说还要上学,就连孩子们的伙食费都成了问题。

无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罗某也只好多打几份工,多赚些钱养活这一大家子,她每天天不亮就要出门,晚上十点十一点才能下班回家,每天累的半死,回家还要伺候这三小一大,长此以往,别说是个女人家了,就算是个小伙子也受不了。

因此,罗某的内心积攒了太多的压力,她将这些压力转嫁到丈夫身上,整日唠叨指责不断,而程某无处发泄,便只得将矛头对准两个孩子,他认为若不是他们两个,自己不可能会落到这般田地,于是在打骂孩子之际,下手自然就重了许多。

得知了小强姐弟遭受家庭暴力的原因后,尹校长等人亦是陷入了沉默,他们不知该如何劝导程某夫妇,也不知该怎样帮助这个濒临破碎的家庭。

尹校长长叹了一口气,他蹲下身来对小强姐弟柔声说道:

“小朋友,别怕了,有我们在,今后你们不会再挨打了。”

听到尹校长的话,两姐弟没有回答,但显然他们不是不知如何回答,而是不敢回答,他们的反应速度很快,却碍于父母在旁生怕受到报复,所以每说一句话都要考虑半天。

见状,众人心痛不已,考虑到他们走后孩子会有再次遭到家暴的可能,大家只得决定先将孩子带去学校照顾。

众人拉住了小强姐弟的手,将他们从无穷无尽的手工作业中拽了出来,可与此同时问题也随之出现了,他们帮得了两个孩子一时,却帮不了他们一世,二人不可能永远住在学校,但回家又可能会再次遭到殴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么两个孩子到底该怎么办呢?

首先尹校长想到了福利院,以小强姐弟二人一个13岁一个15岁的年纪,送到福利院过不了几年就能长大成人,福利院方面显然是没有压力的,这样做既能够保护小强姐弟,也能够申报补贴,让二人继续读书学习,可谓是一举两得。

然而,当尹校长带着两个孩子赶到福利院之后,却得知了一个硬性的规定,那就是两个孩子的父母均在世且并未丧失抚养能力,不符合标准,福利院无法接纳。

的确,有父母的孩子谁会选择去福利院呢?纵使是父母都不愿意抚养,法律也能够强制执行。无奈,失去了最好的选择,尹校长只得拨通了报警电话,希望让警方处理此事。

汕头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电话后,对此事十分重视,他们当即采取行动,一面将小强姐弟的父母传唤到了公安局问话,一面令法医对两个孩子的伤势进行伤情鉴定。

先说前者,程某夫妇来到警局后显得格外懊悔,他们不停的向警方表达歉意,称当时只是一时冲动,并非刻意的虐待打骂,而另一边伤情鉴定结果也很快出炉,经鉴定,小强姐弟均为软组织挫伤,且已经达到了轻微伤的范畴。

这种情况下,只要小强姐弟愿意,根据刑法规定,他们是可以用虐待罪的名义起诉程某夫妇的,并且以程某夫妇施暴的恶劣程度计算,他们至少将要面临三至七年的有期徒刑。

因此,警方和儿童保护机构的人员当即询问小强姐弟,是否愿意起诉父母,结果令大家没想到的是,二人竟一致选择了拒绝。

起初大家还以为是他们害怕遭到报复这才不敢起诉,怎料小强却弱弱地解释道

“警察叔叔,能不能别让爸爸妈妈坐牢啊,我们不怪他们,都怪我们太过调皮...”

小强的话令在场所有人感到动容,一个13岁的孩子尚且如此挂念亲情,尚且如此懂事,反观程某夫妇,都这么大的人了竟能忍心对孩子下此毒手,真的是令人唏嘘。

不过吐槽归吐槽,待小强姐弟表态后,学校方面和有关部门也认为,最好不要追究程某夫妇的刑事责任,一来是为了孩子今后的身心健康着想,二来是考虑到孩子能和父母在一起,怎么都比送去福利院,又或是被社会共同抚养要好。

于是,最终在多方面的考量下,警方也是决定不再追究二人的刑事责任,转而希望通过心理辅导和教育的方式,勒令他们尽快改正自己的违法行为。

教育的成果是显著的,在汕头市共青团和妇联的共同帮助下,小强姐弟与父母接连参加了两个多月的亲子教育活动,在这之后,通过观察我们能够显而易见的发现,两个孩子和父母的关系得到了改善,面对父母,小强姐弟目光中的畏惧逐渐较少,对待儿女程某夫妇在行动上亦是多了几分温柔。

时至今日,汕头当地的相关部门仍在持续观察小强一家的具体情况,值得欣喜的是,现在的他们早已不复往日的灰暗,幸福和快乐洋溢在两个孩子的脸上,就连程某本人也开始了努力工作,承担起了作为一名父亲的责任。

如此成效当真是令人欣慰,不过欣慰之余也希望大家能够以此为戒,清楚家庭暴力的划分界限,对孩子能多一些包容,少一些责备,毕竟他们还小什么都不懂,不是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