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农业最大的危机,不是土地红线,而是没人愿意当农民

乡爱故事

2022-09-24 11:07湖北

关注

前言: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我策划杭州闲梦江东农业产业园,接近六年,我深刻感受到农业的无奈和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米菜园里的益虫培植木箱

二十年后,谁来种地?

不要认为我是在危言耸听,在杭州闲梦江东农业产业园,平时需要有人组织人,做田间管理的工作,园区有时也需要劳动力除草,农业的事情,现在还做不到100%的机械化。

但我观察了一下,只要涉及的是体力劳动,基本很少有60岁以下的人。

这一批农民,说真话,很多人直言自己来做这个事情,也是出于无奈,因为文化不高,没什么能力,干不了其它事情。

其实,现在找农民做工,工价也几乎年年上涨,但依然没有稍微年轻一点的来干活。

但这些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又能干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

老农民,在支持整个农业环节中的苦力活

伤害农民的,是职业歧视

我为了从事乡村振兴这个行业,花了大量时间跑了几百个乡村,城市郊区的,偏远地区的,我到田间地头和农民坐田埂上聊天,不止一次听到的,是“不是没办法,谁还种田!”“农民最被人看不起!”

在城里,要说你这个人素质不高,通常也被调侃为“你这个农民!”

我们实现城市化的梦想,是因为有广大的农民群体,他们自己辛苦不要紧,但一定要把子女变成城里人,所以,我在很多农村,看到有家庭,几乎倾尽所有,要把孩子培养上大学,上大学,几乎被我们的农民兄弟,固执的认为,这是实现阶层跨越的唯一希望。

事实也似乎是如此。

在职业歧视链中,农民也似乎是在这个链条的最底端。

农民最初希望改变自己命运的,是获得土地。现在呢?最直接的驱动,是不当农民。很多农民进城,不再从事农业生产,但也有不少城市人,依然心里瞧不起农民工。

伤害农民的,从来不是农民辛苦,而是职业歧视。

我曾经和一个外卖小哥深入交谈过,那一天,我体验了外卖小哥的生活,不容易,特别是夏天,要顶着40度的高温。

我问外卖小哥:为什么不想着去工厂上个班呢?至少比这个事情要轻松一点,现在工厂工资也不会很低,而且多数正规工厂有五险,车间有空调。

外卖小哥告诉我:他在工厂做过,不是说流水线辛苦,而是他受不了班组长、车间主任这些人,每天吆五喝六的。“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底层,最被看不起的!”

小伙子宁愿送外卖,一是收入的确高一点;二是他觉得,“至少自己做主!”

就算被客户刁难,小伙子也认为,总比天天看别人颜色好。

有时,职业歧视对别人的伤害,更大于身体的劳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是,农民最值得尊重

一边是年轻人不愿意当农民,一边是农产品市场比值低,很多养殖和种植赚不到钱

这种情况,的确也直接打消了,年轻人从业农业生产的积极性。

在我们的闲梦江东农业产业园,一亩水稻亩产大约800公斤,亩产1000公斤,是试验田数字,不能做为普遍的标准,类似汽车油耗,工况油耗标注和实际开差距很大。

800公斤的水稻,你按照2块钱一斤稻谷,也就3200元,如果去处人工、化肥、农药,哪里还有钱赚?

这个账我们会算,农民也会算,出门打个工,就算一个月赚个五六千,也比种地强。

农业生产比值低,让农民积极性提不起来。

甚至,现在也有不少有情怀的人,选择农村创业,我一个朋友,选择回千岛湖种高山金丝皇菊,但据说已经亏了几百万了。

闲梦江东产业园,运作的比较成功,是把农业和农旅、教育、企业团建、创意产业、农产品品牌孵化等等,做融合性的规划,简单来说,农业是基础,但赚钱的不是农业本身。

闲梦江东项目有启发意义,但普适性不强,大多数农民做农业,关注点是农业本身,多产融合,品牌化运营,涉及的领域,需要专业人才,农民运作很难。而很多地方,包括乡镇一级,也缺少这种整体规划的思路。

闲梦江东夕阳红,也成了很多人打卡点

种子问题,也是目前农业最大障碍

制约我们农业的,还有种子问题,种子是农业的“芯片”。

我们的水稻,有袁隆平,伟大的地方,是给我们的饭碗,划了一条底线。

但今天,我们的蔬菜种子对“洋种子”依赖度,基本上是80%,种业短板和弱项非常多。比如资源保护利用不够,一些领域育种创新特别是基础原始创新与国际先进水平有差距,甚至几乎完全依靠进口。洋种子不仅市场份额高,价格也远高于国内种子,甚至有的品种“进口的按粒卖、国产的论斤卖”。

“中国马铃薯种薯之乡”的黑龙江克山县,种植历史超过百年,2020年克山县马铃薯种植面积6万亩,其中大西洋品种约占一半。玉米是我国主粮中育种集中比较薄弱的领域。美国先锋公司选育的杂交玉米种子“先玉335”推广至今已10余年,是东北、华北玉米产区种植的主要玉米品种。

近年来国产蔬菜育种能力在大幅提升,但辣椒、洋葱、胡萝卜、番茄、西兰花等,不少都依靠洋种育成。根据中国种子贸易协会的数据,2019年,我国蔬菜种子进口2.24亿美元,占种子进口额的一半以上。西兰花种子进口依存度超过80%,甜菜和黑麦草种子对外依存度达到95%以上。

农业种子不同于其它,像计算机芯片,我们的设计能力并不差,像华为,早就有高端芯片的设计能力,我们的短板是制造,我们现在缺少光刻机的技术和配套,能设计不能生产。但农业种子,我们遇到比计算机芯片更严重的问题。重要的是,育种涉及的技术远比计算机芯片复杂,而且更不可控,周期更长。

我们的地形,也制约了农业产业化的发展

我们的土地分布,山地占了33%,丘陵地10%,这是平均值。

类似像重庆这类地区,山地占到67%。

农业实现产业化,核心就是要实现农业机械化,这样可以节省大量人工和降低劳动强度。

但现在我们很多山地和丘陵地,多数属于梯田,有一些地块,没有配套的机耕路,形状也不规则,实现大型机械化作业很难。

另外,很多山地缺水,遇到干旱年,就可能大面积绝收。

我老家岳西,大哥的老丈人是地道的农民,种地的一把好手。但今年老人上次我见到,跟我说今年太旱了,老人花钱买了80斤的大豆种子,但收获的毛豆都不到100斤。

“只结荚不长米子,都是瘪壳!”老人说这话,长长一声叹息。

梯田是美景,但很难实现大规模机械化作业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60后一代农民在老去,70后是打工潮一代,上亿农民涌进城市,特别是南方各大城市,的确也有农民借此改变了命运,同时,也促进南方区域经济的发展。

但农民进城,也带来一定副作用,那就是他们开始大批农民,不愿意回归农民身份,更多人开始,以不从事农业生产为荣。

未来,我们还有多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