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2岁大学生张计玲,我过着最奢华的生活

阿群体育

2022-09-24 09:14山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0年5月,张计玲出生在山西太原附近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她的学习成绩非常好,奖状多到墙上挂不下,中考时全乡只有她一个人考上高中,“我感觉是一种荣誉,所以想着一定要考上大学。”但在高中阶段,她的学习有点吃力,那时候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营养跟不上,她晚上学习时总是头疼,严重影响到备考。

张计玲第一次参加高考成绩不理想,当时她感到非常难受。她不甘心,又复读了一年,考了460多分,过了投档线,但是最后没有被录取。

那时候家庭情况比较困难,连续两次高考失利后,她开始帮家里干活,偶然看到成人夜大的招生广告,觉得可以白天卖玉米晚上读书,就没有再复读,上了夜大。

她在夜大读了5年,白天在家里干活,晚上去上课。但是夜大不是天天上课,感觉跟全日制学校不一样,她总觉得是个心病。

1999年,张计玲夜大毕业,那一年她结了婚,第二年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有了孩子以后,张计玲把全部精力放在孩子身上,将近20年的时间一直围着孩子转。但是她没有做全职家庭主妇,孩子上学的时候,她做过月嫂等兼职,后来在空闲时间给人流动理发。

除了照顾儿子的生活,她很注重孩子的教育,从小学到高中,她一直坚持帮儿子辅导功课。“尤其到孩子上高三的时候,我不仅关注他的学习,还会照顾他的情绪,把生活中方方面面的事情处理好,让他能够更专注地投入学习。”

有时候,儿子遇到难题做不出来,她一研究就明白了。她看到这些年出现不少父子同考、母女同考的新闻,她又有了考大学的念头,同时也想激励儿子,就问他“要不要一块考”,“结果儿子不同意,他觉得我的能力可高了,有点担心在考场上被我‘碾压’。后来我的高考分数出来,他还感觉失落,疑惑我怎么就考那么一点分。”

在儿子上军校后全力备考,51岁拿到录取通知书

2019年,张计玲的儿子高考成绩出色,考上了一所军校,张计玲很开心。

孩子上了大学,对张计玲来说正是一个空档期,这段时间浪费掉没有意义,她觉得应该用来提升自己,心中重新燃起了大学梦,决定参加高考。

张计玲从2020年开始复习,不过那时候她还在给弟弟家的孩子辅导功课,时间不够充裕,只考了367分,离三本线差3分。

去年不用给弟弟家的孩子补课了,她就把时间全部放在了自己身上,并且报了培训班,每天早晨6点起来去培训班上课,中午累了就在桌子上趴一会,晚上9点上完晚自习,回到家还要再学一会,夜里11点睡觉。

高考成绩出来,她考了388分,离二本线差十来分,超出三本线45分,她觉得这个成绩可以了。填报志愿的时候,她选择了山西工商学院的学前教育专业,之所以想学这个专业,是因为“我把教育儿子作为我的事业,先有实践经验,再了解一下理论。”

2021年8月,张计玲如愿收到山西工商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本科的录取通知书。

年轻时,她参加过三次高考,成绩都不理想。后来虽上了五年“夜大”,但心里总觉得“还是差了点什么”。陪同儿子备战高考的日日夜夜,她发现好多基础题自己也会做,觉得自己也是能步入考场的。

遗憾和不甘心拢成一簇悄悄探头的火苗,她想亲手将其点燃。

拎着用1000元淘来的二手笔记本电脑,从社会进入象牙塔已满一年,张计玲很满意现在的大学时光。她觉得,自己过着最“奢华”的生活。作息规律,三餐无忧,精神盛宴一场连一场。

“早上5点半起床,在手机上记会儿英文单词,5点50分下床洗漱,6点10分出宿舍楼到操场跑两公里,戴着耳机跑步,一边跑一边听英语听力。跑完步去食堂买早餐,6点半到教室,一般那时还没人来,就一边吃早餐一边背单词。7点开始早自习。白天的课上完后,晚上9点下晚自习,再待到10点20分回宿舍洗漱,11点熄灯就按时睡觉。学校食堂的饭菜口味比较适合年轻人,丈夫隔一天做点菜,骑电动自行车送来。

宿舍是6人一间,难免也会有矛盾。最近就和小室友产生了小矛盾,但现在也化解了。我习惯睡得早,起得早,年轻人睡得晚,熄灯了还不睡觉,有一天吵到我了,我语气不太好,说了几句,第二天辅导员还帮忙调解,我和小室友拥抱了一下,就消气了。在这方面我非常理解年轻人,尊重她们的生活作息,但我有时候睡不好第二天哈欠连天,也学不进去,就会有情绪。总体上相处得挺好,我对手机、电脑操作比较生疏,学校发布什么消息,室友会及时通知我,怕我没注意到。孩子们的生活经验不如我,在这方面就我多帮她们一点。大部分时间我还是享受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跑步,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闷头学习。

2022年3月,张计玲(左二)为室友庆祝生日。受访者供图

张计玲说:十八九岁时,参加过三次高考,成绩都不理想。后来读了五年的“夜大”,白天在家分担家务,晚上从村里骑车到太原城里上课,两不耽误。虽然最后拿到“夜大”的文凭,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毕竟跟正经的大学不一样,这成了我的心结。

三四年前,陪儿子备战高考的过程中,发现好多基础性的题自己也会做,这让我有了底气,就觉得我也是可以进考场的。2019年9月,送儿子到长春的军校报到,为他感到高兴的同时,心里有些酸溜溜的。我爱人让我多跟校园里的飞机模型拍照,我有些不自在,觉得这是儿子的大学,是人家的大学,不是属于我的大学。当时想,如果有一天能跟自己的学校合影就好了。

2019年9月把儿子送走之后,就自己在家复习,2020年6月份考了367分,离“二本C”线差3分。后来觉得不如拼了劲儿学一年,全脱产专心备考。2020年暑假,花了三万多块钱,上了一家走读辅导班。班里30多个人,全是十八九岁的复读生,早上6点去,晚上9点放学,回家再学到晚上11点。

备考期间,断绝一切社交。所有的事情都让步高考。2021年6月考了388分,比“二本C”线高出45分。最后选了山西工商学院,一来听说学校设施比较好,管理严格。二来是离家近,坐公交40分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一军训时,张计玲(左三)和同学在一起。受访者供图

这辈子干了啥事?不就是培养了个儿子吗?结婚后,丈夫在一家回收公司当工人,我一直打着零工,月嫂、饭店洗碗工、小区保洁都做过。但同时,家里的后勤工作也不耽误,我负责买菜做饭、带娃。儿子属于自觉性比较差的,做作业、复习都需要人“盯着”。从小到大,我是他的学习小助理。比如每天检查单词,问他中文,让他说英文,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积攒了词汇量,学了不少新知识。所以我觉得在教育孩子上,我有些实践经验,也算是擅长的事情,就报了这个专业。

初中时期的张计玲。受访者供图

张计玲说我还记得上高考辅导班时,第一堂物理课,教物理的那个老师讲了会儿课,突然心血来潮走到我跟前问我:“你这么大年纪,还学啥物理?还是念念经、跳跳广场舞得了。”压根不是开玩笑的语气。当时我心想:我老公都管不了我,你到这儿管我来了?就这种情况,我当时也没想过放弃,就是想要试一试。之前我还想过要不跟儿子一年参加高考,儿子有些哭笑不得:“妈,你先紧着我。”将他送走之后,他问过我,之后准备干什么?我记得我说:“我得培养我自己了。”在这方面,儿子还是不干预的态度,觉得我随便学一学,开心就好。

2019年9月,长春,张计玲送儿子到大学报到。受访者供图

我丈夫一开始拉着个脸,不是特别支持。后来我就这样说服他:金银首饰、化妆品、时尚衣服、唱歌跳舞我都不感兴趣,这么多年陪儿子学习也让我有所长进,每天过得非常充实、开心。学习是我唯一的爱好了,总比我出去唱歌跳舞强吧。50来岁,半辈子已经过去了,后半辈子不想让自己一眼就看到终点,还是不甘心,不想做一个平庸的人,想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有点起色,每一天都有新鲜感。

2021年9月,他陪我到山西工商学院报到,一进学校,就跟明星入场一样,学校领导来欢迎我,校媒体的也来拍照、采访。之后我跟他讲:得把自己的价值活出来,没价值人家为啥尊敬你?

最大的感触就是还是年轻人更厉害,孩子们学习效率可高了。哪怕是平时复习时间少些,期末冲刺几天也考得不错。但对我来说,学哪门课都很费力,都是用辛苦、勤奋熬出来的。我也不避讳,用劲儿学,大大方方地努力,一直亮在明处。没报社团,觉得自己不适合,也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去年冬至代表班级参加了包饺子比赛,我和另外两名同学配合,擀面、和馅儿、包皮。当时一看到我参加了,其他班有同学开玩笑说,“阿姨也来比赛,那不是还没比就输了。”后面确实拿了第一名,我总觉得自己是在“欺负”别的小同学。

我从小就很爱读书,有点小虚荣心,喜欢被夸,喜欢被表扬,使劲学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得到大人表扬。我个头不高,外形不靓丽,小时候很羡慕个子高、长得漂亮的艺术生。后来发现我学习好,考得好了,也到处都是表扬声。初中毕业,我成为镇里唯一一个考进区里高中的学生。

当时认为要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就只有读书、往城里嫁。如今考入大学也是为了心中的火苗再次燃起来,希望自己的精神世界每天都有起色。学历、文凭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任何功利之用,我上大学也不是做给谁看,而是为了提升自己。上大学,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

现在,别人聊中国古代史,中国现代史,我也能插得上嘴了。终于知道,考完试查分的喜悦,不是说吃点好吃的、买件新衣服或者收到礼物所能比拟的。物质的穷曾让我看尽了人间的白眼,但精神的富有让我活成了自己的女王。51岁进入大学,我过着最“奢华”的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