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8年昆明3名游客出现异样,民警细查后引出大案,10人被判死刑

历史文社

2022-09-23 22:05重庆

关注

在阅读此文前,请动动手指点击右上方的“关注”,我们将给您带来更多优质内容,感谢您的支持。

2018年初的一天,18岁的小伟(化名)正百无聊赖地上着网。忽然,一则特别的招聘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尽管招聘信息过分简单,岗位名称、业务要求、工作内容和地点一概不知。但其大号加粗的“一次1.5万至3万元不等”的高额报酬,着实令囊中羞涩的小伟心动不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伟

没做多想,小伟立马添加了上面提供的联系方式。并在与对方沟通仅两三分钟后,便一口答应尽快赶赴云南昆明,接受这份工作。

一路上,小伟兴奋异常,想着不仅能一次性拿到上万酬劳,还能在包吃包住、报销车费的优渥条件下免费旅游,简直美滋滋。

可真实情况却大相径庭。刚抵达昆明车站,小伟就被带上面包车,之后犹如翻山越岭般,颠簸了不知有多久。

待终于落地,小伟才诧异发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偷渡”到了缅甸!

小伟找到的高薪工作是什么?其又将牵扯出怎样的惊天大案呢?

重要线报,逮捕游客

2018年4月的一天,云南省昆明市某高速收费站旁,昆明铁路公安局的几名便衣警察拦截住一辆白色轿车,准备进行例行检查。

后排的3名年轻小哥自称游客,因为人生地不熟,特意在当地叫了辆网约车,让司机带着逛逛景点。

然而,当被问到刚刚打哪儿来时。其中一名男子脱口而出的“南坝市场”,瞬间引起在场警员的警觉。要知道,这要么是综合农贸市场,要么是人力资源市场,可都不太像游客会感兴趣的地儿。

果不其然,面对“是否携带违禁品”的提问,3名男子嘴上虽说没有,身体反应却相当诚实。

那肌肉紧绷、目光闪烁、心跳加速的模样,堪称把心虚二字刻在了脸上。

警员们猛然意识到什么,相互交换下眼神,齐齐出手将车上5人全部控制住。并火速把3名年轻男子送往医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早在2017年12月,昆明铁路公安局曾收到一份重要线报。

据悉当地出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跨国贩毒集团,安排大量马仔以人体藏毒的方式,从境外经由云南,将毒品贩运到重庆、成都、西安等地。

作为“万恶之源”,毒品对人们身体和精神的摧残,以及对社会的危害之大,不言而喻。而人体藏毒更是丧尽天良之举。

所谓人体藏毒,就是将毒品包装成药丸、胶囊等模样,由马仔吞食入腹,到目的地再将其排出。

整个过程中,马仔得一直忍饥挨饿,连水都基本不能喝。而且,由于人体胃肠的蠕动和胃酸的分泌腐蚀,毒丸的外包装随时可能出现破损。一旦毒品在体内泄漏,轻则中毒昏迷,重则当场暴毙。

面对如此恶劣的毒品走私案,昆明警方自然高度重视,进一步加大了排查力度,誓不留下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这天亦是如此,秉承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缉毒警察们在例行检查期间,一眼识破3名“游客”做贼心虚的怪异反应。

结果不出所料,在医院X光的照射下,3人腹中密密麻麻的长条状阴影,清晰呈现在警方面前。

他们真的是贩毒集团的马仔,走私毒品的载体。

身陷毒窟,非人遭遇

“到了那儿就让我们老老实实待着,把我们的身份证、银行卡,还有所有社交、支付软件的密码全部写上去了。”
“如果不乖不听话的话,在那里不好好待着,就会挨打。他们一个拿刀,一个是拿钢管打的。”

排出所有毒丸、被带到警局后,3名马仔之一的小伟,痛苦地向警方倾诉了自己的身不由己。

小伟表示,自己当时被1万多块的酬劳蒙蔽了双眼。仿佛鬼迷心窍般,愣是在连雇主姓甚名谁、工作内容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就孤身一人傻乎乎跑来了昆明,还毫无防备、从未起疑。

直到抵达位于缅甸的阿卡宾馆,看见荷枪实弹、杀气满满的看守;直到浑身上下被洗劫一空,并被迫填写下所有隐私资料,小伟才愕然意识到,自己恐怕羊入虎口了。

尤其在得知自己的任务是以身体当容器,往国内运送毒品后,小伟瞬间汗毛竖立、瑟瑟发抖。

从小接受禁毒宣传教育的他,非常清楚,国内对毒品的打击和惩罚力度有多大。一旦东窗事发,那估计能把牢底坐穿。况且人体藏毒!能不能活着被警方抓获,都成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伟当即心生退意,他畏畏缩缩地表示:“这钱我不挣了,你们放我回家吧。”

奈何贼船一上、身不由己。小伟直接遭到囚禁,连同一系列的威逼恐吓。

那段日子犹如地狱一般,一旦有人试图反抗,动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一次,小伟还眼睁睁看着“同伴”的腿被钢管硬生生打断,那凄厉的惨叫声,至今想起都令他毛骨悚然。

小伟认识到,这些毒贩已然丧尽天良,指不定连杀人都干得出来。自己本就没跟父母打招呼,又属于“偷渡”出国、毫无记录,若真死在异国他乡,八成都没人帮忙收尸。

相比之下,先佯装配合,待顺利回国再找机会脱身,反倒还有一线生机。

就这样,小伟明智地选择了第二条路,乖乖接受起吞毒丸训练。

所谓人性关怀,在毒贩的字典里自然不存在。为了最大程度使用“容器”,毒贩将毒丸制作得异常粗大,不仅每一颗的分量都抵过一根大拇指,外头还会用塑料膜一圈又一圈缠裹。

训练期间,马仔们吞的都是按照药丸等比削成的苹果块。可哪怕水果还带点甜味,他们都吞咽得异常难受。

据小伟的描述:“会反胃,会吐酸水,脸发白,嘴唇发紫,吞那个东西可不是吃饭。吐出来,又逼着给咽了回去。那个头大得,感觉甚至会把喉咙给撑破。”

总之,凭借“积极”的配合,以及相对出色的表现,2018年4月,小伟和另外两名马仔小刚(化名)、小斌(化名),就被选中执行新一轮的运毒任务,目的地重庆。

那一刻,小伟恍惚看见乌云破开、曙光初露的美景。可不料,毒贩为确保走私万无一失,竟临到关头耍起阴招。

一名毒贩“居高临下”,将摄像机对准小伟的脸。小伟跪坐在地上,手里抓着一大把毒丸说“我自愿带270克海洛因回国”,然后直面镜头,一颗一颗给咽下去。

小刚和小斌同样被迫完成了这一流程。附赠的还有一番名为“你若让我死,我一定拉你垫背”的“教育”。

毒贩的意思很明确:倘若小伟三人敢拒绝运毒、中途逃跑或报警,三则证据视频就会立刻发送到中国警方手中,他们必定难逃牢狱之灾。

临行前,毒贩还给他们一人发放了一部装有定位的手机,以进行双重保险。一个小时发送一次位置坐标,没发定位等同身份暴露,毒贩方便及时跑路。

也正因如此,就算回到国内、遇见警察,小伟三人依然在侥幸心理的驱使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瞒真相。

在他们看来,事已至此,只要帮着瞒天过海,等到重庆交了货,就能拿着1万多块钱平安抽身了,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结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一套看似滴水不漏的人体藏毒走私计划,终究难逃中国警察们的火眼金睛。

在医生的帮助下,小伟、小刚、小斌分别排出了48、61和60颗毒丸,共计940克高纯度海洛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国《刑法》明确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五十克以上,将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小伟三人的情况虽然比较特殊,但他们明明有投案自首的机会,却选择撒谎蒙骗警方,性质依然恶劣。最终,小伟、小刚和小斌都因犯运输毒品罪,被判处了13到1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原本18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却因为一念之差,即将把整个青春时光葬送在监狱里。

小伟为此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可惜世间没有后悔药,他大概只能用“还好警方发现及时,毒丸没破裂在肚子里”来安慰自己了。

无恶不作,规模惊人

警方非常清楚,小伟等3名马仔及那940克海洛因,不过是幕后跨国犯罪集团的冰山一角。

但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敌人的规模还是令一众经验丰富的缉毒警察,大吃一惊。

该集团的老巢位于缅北金三角地区,头目是时年32岁的四川人马拉史,核心管理层由其8名亲属担任,此外还有121个骨干成员。

集团下辖5个贩毒组织,贩毒网络遍及中国25个省市,足足占据全国地下海洛因消费市场30%以上的份额。

至于像小伟这样被高薪诱惑,随即强行收用的人体藏毒工具人,没有上万,至少也有数千人了。

除了骇人规模外,更加恐怖的是,该集团的恶行远不止于走私贩毒、枪械武装、非法囚禁、殴打暴力等等。

就在摸排调查期间,警方关注到一个名叫黄梦(化名)的人。其曾是该贩毒集团的骨干,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决定金盆洗手,悄悄离开缅甸回了老家。

只不过,或许是想最后捞点油水、确保后半生衣食无忧。黄梦居然直接向马拉史发送了黑吃黑的讹诈短信:

“事情一旦捅出去,贩毒大团伙杀人埋尸!照片视频、地址、具体时间、人证物证都会浮出水面。不如现在拿钱消灾,反正你们吃一顿饭都不止这么点钱呢。”

杀人埋尸!这个信息点可谓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毒贩大都穷凶极恶,何况还是这般超大规模的贩毒集团,不沾点血反倒不合理。

后来通过仔细调查,警方证实,黄梦口中的受害者名叫杨磊(化名)。他和小伟一样,也是因为想捡那块高薪馅饼,被骗到缅北做运毒容器。

杨磊

只不过杨磊体质特殊,无论如何都吞不下毒丸。为了弥补由此产生的损失,毒贩剥掉杨磊的衣物,将其双手捆绑身后,用棍棒狠狠殴打。

紧接着,毒贩将相应视频寄给了杨磊在武汉建材市场做生意的父亲,威胁他立马打款2万赎人、否则撕票。

谁曾想,由于早早离婚,杨磊与父亲相处的时间屈指可数,电话、短信等联系也少之又少。

由于实在无法辨认画面中的是否为儿子,再加上严重怀疑这是某种新型骗术,杨爸最终没有缴纳赎金,甚至于没有报警。

杨磊父亲

眼看钱迟迟未到账,自感白费功夫的毒贩恼羞成怒,活活将杨磊暴力虐待致死,然后随便寻个荒地草草埋掉。

除此之外,该集团成员还犯下了数十起绑架、强奸、敲诈勒索、杀人案件,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至于砍手指、拔牙齿、扒指甲这些,常人只能在黑帮电影里看到的惊悚场面。在集团内部,更是犹如家常便饭般,三天两头上演。

连一位老警察都不禁直呼:“这是我近几年接触的,最残忍的犯罪团伙!”

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昆明铁路公安局、重庆市公安局组成联合专案组,并在其他省市公安机关的支持配合下,全面撒网。

截至2018年7月底,警方便于国内成功端掉5个排毒窝点,查获70多公斤海洛因及1.26亿元毒资,并抓获马仔、地接等100多名嫌疑人。

随后,在境外执法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集团头目马拉史以及其84名左膀右臂,也一一落网,并于2019年1月3日被正式押解回国。

以毒养黑、以黑护毒、囚禁殴打、杀人埋尸,马拉史等恶人终究为自己泯灭人性的罪行,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经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宣判:马拉史因犯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绑架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马友格、么西尔洛、马于打石等其余9名主犯同样被判处死刑。

此外,还有18名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了十二至二十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余涉案人员,也都受到了相应惩罚。

回顾这起惊人的跨国大案,其清楚展现了两个道理。

作为普通人,大家无法阻止恶的发生,只能尽可能不与恶同流合污,同时好好保护自己。

另外,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如果真遇上天降馅饼,记得躲远点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2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