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疑似学术“最大丑闻”!何时才能不是“中国造”?

科研杂谈

2022-09-23 20:05北京

关注

在国内,学术评价已经高度行政化,学术评价被置换为一些简单的指标,这无疑给一些心术不正的造假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这次,“我们”又搞了个大新闻。不过,更准确地说,是可能成为世界科学历史上国外学术出版商瞄准中国研究人员敛财的“最大丑闻”。

中国学术腐败,已成顽疾。
据媒体报道,近日,美国知名英文论文抄袭检测网站Plagiarism Watch首页发表报告《科学论文代笔公司与掠夺欺诈型期刊合谋中国学者》,披露一本巴西SCI期刊同一期刊登了数篇相似的中国投稿者论文,论文使用了相同图表、相同研究对象、得出了相同实验结果,这种触目惊心的造假,仍然引起国内舆论广泛关注,也让国际学术界为之侧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悉,2015年,这份杂志总共发表2056篇论文,其中中国研究人员撰写的论文有1605篇,比例高达78.1%。

其实,这早已不是孤例。此前,2015年初,英国BMC出版社曾一次撤回43篇论文,其中41篇的作者来自中国,而2015年8月,德国施普林格出版集团也宣布撤回旗下10本学术周刊上发表的64篇论文,其中多数作者也是来自中国。
仅一年多时间,中国学术论文造假再度被国际媒体曝光,国内舆论多痛心疾首,深感丢人丢到国际上,让国家声誉蒙羞。但我们更应该看到,在全球化时代,中国的学术造假之风走出国门,除了损害国家的面子,更在毒化着国际学术风气,我们除了感到羞愧,更应该意识到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所应肩负的国际责任。

学术造假,当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国际知名高校、学术机构、权威学术期刊,大都卷入过类似丑闻风波。但是,所谓“掠食性机构”专门针对某一国人形成产业化的造假,在国际上真不多见。

原因很简单,中国高校、科研机构人员数量庞大,一旦造假之风蔓延,其巨大的需求量无疑会对掠食者形成巨大的吸引力,其中丰厚的利润足以让一些人铤而走险。所以,在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的学术腐败,不仅仅毒化中国的学术风气,无端耗费国家宝贵的科研经费,这种腐败风气的蔓延,如果不能从源头上严厉打击,也会加速恶化国际学术风气。

近年来,中国高校、科研机构非常看重国际学术期刊论文必表,一些官方主导的评估活动中,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量在评估指标中所占权重越来越高。在这一政策引导下,国内一些高校、科研院所都采用不惜重金的办法,鼓励教学科研人员去国际期刊发表学术论文。
但是,在国内,学术评价已经高度行政化,学术评价被置换为一些简单的指标,这无疑给一些心术不正的造假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中国学术国际化方向不能变,但学术评价“去行政化”确迫在眉睫,让学术回归学术,真正意义让学术共同体行使学术评价职能,在通讯手段如此便捷,透明度如此之高的科研领域,类似这样大规模、低层次的学术造假歪风不难遏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学术行政化,是学术腐败的催生婆,也经常是学术腐败的保护伞,因为一些用学术腐败取得的所谓成果,行为已经成为一些领导的政绩。他们对学术腐败的袒护,是对学术腐败的变相怂恿。
中国学术腐败在国际上接二连三地曝光,这次又上了“头条”,某种意义上也可能是好事,因为国际压力可能有助于有关部门痛下决定,从根本上整治学术腐败。

当然,这说的也只是可能。(王天定,中国海洋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

相关事件>>>>

肄业博士生实名举报“转基因检测中心造假”

近日,农科院肄业博士生魏景亮实名举报“转基因检测中心造假”一事引发广泛关注。

农业部经调查后通报称,该中心多项违规,并作出暂停工作、限期整改的处罚。

昨日,实名举报人魏景亮对农业部通报的调查结果再次作出详细回应。他表示,农业部没有回避问题,也没有否认他确切的指控,只是把“造假”一词换成了“违规”,“违规”并不否定造假,确实证实了造假。

有网友质疑调查速度过快,魏景亮表示,他早在5月中旬就已向农科院研究生院领导反映此事,8月中旬通过媒体向农业部举报。因此也许内部调查早已展开,农业部短时间内通报了主要问题,我认为是合理的,更多的调查追责,需要更长的时间。

至于“暂停中心工作,整顿六个月”的处罚是否过轻,他说,如果不考虑前期建设投入,简单粗暴地关停中心会带来更大损失。暂停整顿这样的结果符合我的举报初衷,相信后人和其他机构将引以为戒,也相信相关责任人必将承担应有责罚。

对于此次调查结果中,农业部认为2011年的2项试验检测任务“不存在检测工作和检测数据造假问题”,魏景亮仍然存疑。在他看来,2011年的资质认定是否也存在突击补充材料行为;在不一定具备资质的情况下,也无法判定检测数据是否有问题。

“如果说这个检测任务真是2011年科技发展中心委托的,那不可能2015年才出检测报告,一般国家盲样检测流程也就半个月左右。”

此外,他认为,资质认定的现场复评审是由农业部和国家认监委共同组织的,但出现问题后只有农业部调查组参与了调查,调查方式可能存在小瑕疵。

对于魏景亮举报一事,中国农科畜牧研究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很优秀,因为经营公司或者其他原因没能继续学业很可惜。农业部报告已经指出中心的问题,他的做法虽然值得商榷,但对进一步规范类似检测中心的管理有积极的意义。

举报一事发生后,有声音认为魏是因退学而做出报复行为,对其退学原因也有不少猜测。对此,魏景亮表示,确实是因为出现“档案造假”的事情后对学术心灰意冷,之后几个月外出做志愿活动,旷工时间长被学校警告,感觉自己不适合做科研而自愿退学。

魏景亮强调,举报此事不是报复,否则在退学之初就可以向媒体举报,而不是经历四个月的内部举报。

关于退学原因,畜牧研究所相关负责人介绍,据其了解,魏景亮确实是退学在先举报在后,而且可以确定是主动退学。去年有段时间魏没去研究室工作,也联系不上,按照规定会提出警告并要求其按期返回研究所。多次联系后,魏景亮一开始同意回所工作,后又说由于其他原因不愿意继续学业,主动提出退学。提出退学一段时间后,他提出举报。

该负责人表示,可能这其间跟研究所相关人员沟通不畅,魏景亮本人可能有一定的情绪,后来才有了举报行为。

对于魏景亮的退学选择,该负责人表示,魏景亮是硕博连读,算是高材生,好不容易读这么多年,研究所也希望他能正常毕业。最后他选择不再继续学业,“我们很痛心,也觉得很可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