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非洲发现三万年前的人类壁画,竟是存活至今的地球第一批人类所为

自说自话的总裁

2022-09-23 18:22北京

关注

欢迎来到:自说自话的总裁

十多年前,学姐说,我们每个人体内都隐藏着一种随时可以被激活的超能力。

这种超能力大约在10万年前出现,一夜之间,它让我们全都变成了丧尸,不知道饥渴,也不知道疼痛,麻木的精神驱使着瘦弱的身体,我们就这样朝着死亡奔跑,除非肉体猝死,否则绝不停止。

这个超能力虽然看上去恐怖,但也正因为它,我们才从大自然的死人堆中爬了出来,一直发展到了今天。

这种超能并不神秘,它就叫做——马拉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到这个说法,我也是愣了好半天,马拉松怎么就成超能力了?还丧尸?

不就是42公里长跑吗?这也并不是人类的专利啊。

马匹、羚羊、骆驼,能把人类跑死的动物比比皆是,就连哈士奇也不例外。

这怕不是又要来讲什么鬼故事了吧?

但当我仔细一想,突然就有一个巨大的悬疑出现了——马拉松到底是怎么跑的?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故事。

马拉松的悬案

时间回到2500年前,波斯海军入侵希腊,马拉松平原上的雅典联军严阵以待。

15个小时以后,波斯海军被击溃,雅典联军守住了海滩,胜利就像正在飙升的肾上腺素,所有人都在狂欢,而营帐里的传令兵只喝了一口水,就朝着雅典城的方向飞奔……

但是,当他飞奔42公里,跑到雅典城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我们赢了,然后就倒地猝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传令兵就把42公里长跑命名为马拉松,无论男女老少,这是一项参与度非常高的体育运动,至今都是最热门的全民项目之一。

但与此同时,悬案也出现了,当年的传令兵跑42公里会猝死

那为什么现代运动员很少猝死?

另外,当年的传令兵为什么不骑马?

破解这些悬案,我们会发现,原来,我们看得一直是阉割版故事……

真正的马拉松之战,被古希腊学者希罗多德记载了下来,他说,那个传令兵叫做菲迪皮德斯(Pheidippides),简直就是菲神,因为,他的马拉松,可不止跑了42公里……

菲神的故事

希罗多德记载,传令兵菲神在9月10日接到了第一个命令——立刻跑回雅典求援。

因为,雅典联军来到马拉松以后才发现,自己只有11000人,而海面上的波斯军舰遮天蔽日,少说也有15万人,他们急需要雅典派出援军。

但是,当菲神跑回雅典的时候,长老们说,城里只有妇女和儿童了,派不出援军,这样吧,你拿着我们的手信,赶紧跑去斯巴达,他们也许有援军。

菲神毫不犹豫,接过书信就上路了,雅典距离斯巴达250公里,9月11日中午,菲神抵达斯巴达。

斯巴达一听说雅典有难,希腊危亡,体内的啊撸啊撸立刻被点燃,勇士们愤怒的承诺菲神,他们将立刻赶往马拉松。

但是,一切都得等到9月15日满月之后,因为,9月15,那是斯巴达人的献祭之夜,勇士们必须在完成献祭后,才能开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菲神心中万马狂奔,但表面还是先谢过你们一万遍,9月15开拔?你们是去收尸吗?

斯巴达也指望不上了,菲神又立刻跑回马拉松,他要赶紧把这个重要的信息传递回去。

9月12日下午,又跑了292公里,菲神抵达马拉松,结果他听见雅典人在欢呼,原来,战斗已经结束了,雅典联军获胜了,菲神疲惫的身体也像是被猛的扎一针一样,他只喝了一口水,就开始往雅典跑,他还要再传递两个重要的信息。

3个小时以后,菲神冲入了雅典城,他高呼着我们赢了,我们赢了,接着就突然倒地身亡,其实,雅典人并不知道菲神还有第二个重要信息没来得及说出口——那就是——前线指挥官预计,从马拉松撤离的波斯海军,将会偷袭雅典城,请立即做好防备……

这就是希罗多德记录的菲神故事——3天半跑了600公里——这已经严重突破了 马匹的极限,比如,现在的(FEI)国际马术耐力赛,一星赛事只要求骑手单日完成80公里,最高等级的四星赛事也只要求单日完成160公里,这几乎是耐力马的极限,因为,耐力再强的马24小时当中,也只能奔跑8个小时左右。

比如,蒙古草原耐力赛,全程1000公里,骑手们每40公里换一匹马,全程要使用25匹马,2019年的冠军是7天4小时33分。

这比菲神的3天600公里差远了,但别忘了,这还是经过现代育种后的专业耐力马,如果菲神当初骑这种马,沿途至少准备好,要跑死15匹。

所以,菲神当初并没有选择骑马。

骑马的悬案算是破解了,但再稍微计算一下,菲神是在90个小时以内,跑完了600公里,这真的现实吗?

虽然西方历史学的名称就来源于希罗多德的名字,按理说祖师爷不会撒谎,但连续90小时不眠不休,这种神话说出来,就连希罗多德的徒子徒孙们都觉得有点不靠谱了。

于是,在西方学者的世界里,有关人类耐力的问题又成了一个新的千古悬案。

虽然他们也听说过很多论耐力,人比马强的例子,但事实上,这个悬案,是直到100多年前,人类学兴起,他们才从非洲沙漠当中,发现了破解它的密码。

1914年·南非沙漠

时间回到1914年,卡拉哈里沙漠的边缘,一个南非农场主的小儿子正在听奶妈讲着远古的故事。

奶妈说,自己的祖先是一群来自沙漠的原住民,叫做桑人(San People)或者布须曼(Bushmen)人,在100多年前,北方的黑人南下,南方的白人又沿着海岸北上,布须曼人没有请求宽恕,也没有人放他们一马,他们只是拿着自己灵巧的弓箭,回到了祖先发源的地方——大沙漠的中心地带。

他们有能力在沙漠中生存下去……

小儿子叫做冯·德·普司特(Laurens van der Post),世袭爵士,英国贵族,是查尔斯王子的把兄弟,也是威廉王子的教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情。

这会儿的普司特还只有8岁,他正沉浸在布须曼人的传说当中一点点长大,他对沙漠里的部落充满了好奇,甚至成了一种心灵的寄托。

因为,在1942年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36岁的普司特在东南亚战场被日军俘虏,战俘受尽了虐待,有一天,战俘营里的日军突然威胁说,当天晚上就要把所有人全部处决,没人见得到明天的太阳。

夜幕中充满了恐惧,但普司特却在恍惚间梦见一个布须曼小女孩,小女孩的母亲跪在三只泉眼的泉水边,那个母亲捧起一碗水递给普司特,普司特惊奇的发现,母亲相貌正是当年自己奶妈的样子。

接着,在喊叫声中,普司特被惊醒,这个时候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将会继续活下去,果然,他们这个战俘营后来全部获救了。

战争结束后,普司特就开始了对人类学的研究,他发誓要深入沙漠,再找到一个布须曼部落。

第一次沙漠探险,普司特一无所谓;第二次探险,他发现了布须曼人的古老岩画,大约有3-4万年的历史,有高大的长颈鹿、强壮的狮子,还有羚羊、矮马以及各种活灵活现的狩猎场景。

这大概是布须曼人的黄金时代吧,一直持续了好几万年……

1955年,49岁的普司特第三次深入沙漠,他要寻找奶妈故事里一个叫做啜(chuò)井的地方,他相信那里还居住着一些纯种的布须曼人。

果然,普司特找到了啜井,也找到了布须曼人,1958年,他又带着BBC电视台重返沙漠,拍摄了纪录片,同时,隐藏在布须曼人身上的远古密码也被一点点解开……

原来,从DNA上分析,布须曼人有可能是我们这颗蓝星上最古老的人类种族,我们似乎都是布须曼人的后代。

而他们作为地球上的第一批人类(智人种),曾经究竟又是如何在沙漠中生存的呢?

人类学家曾经提出过一个猜想,叫做——耐力跑假说(Endurance running hypothesis)。

耐力跑假说

首先,人类学家认为,我们的骨骼结构非常有利于奔跑。

最典型的就是臀大肌和足弓。

这是我们的两大减震武器,跑起布莱,至少比黑猩猩节省75%的体力。

而观察布须曼人,他们的身材矮小,成年男性只有160厘米左右,四肢修长,仅仅一条小腿就比欧洲人轻400克,能再减少8%的耗能。

其次,是我们耳朵里有一个非常高级的半规管,不知道比黑猩猩和狮子的半规管高级多少倍,这简直就是一个人肉陀螺仪,可以帮我们在奔跑中保持平衡,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看一个人如果梳着马尾辫奔跑,就会看到马尾辫有节奏的摆动,这并不是因为她的头部不稳,恰恰相反,这是由于她的头部非常稳定,这种稳定和鸡头稳定机制不同,不仅能帮我们在倾斜、俯冲、攀升等等鸟类动作中保持平衡,还能帮我在奔跑时那种极其颠簸的高频振动中保持平衡。

科学家说,人类要直立,这两颗半规管必不可少,但问题是,人类又不会飞,我们是怎么进化出这么神奇的半规管的呢?

完全是因为奔跑吗?显然这又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进化难题。

但是,当我们再看看,哺乳动物当中,谁还有这种三维半规管,我们会发现,竟然是海豚和鲸鱼——对啊,除了飞行,潜泳也是需要三维半规管的。

而专家们又偏偏把人类的水生进化假说给排除了,于是,这对半规管就只能是我们跑出来。

第三个要点是我们的皮肤、油脂和汗腺,皮肤无毛好散热,油脂是顶级防晒膏,汗腺简直是自杀式体温调节科技,因为,地球上除了海豚鲸鱼等海洋哺乳动物,没有任何一种动物敢把体内的盐分和水当做散热剂排出体外,尤其是盐分,太宝贵了,在陆地上极难获得,所以,这种排盐策略,对于陆生动物来说,简直就是自杀,但人类却偏偏敢把它们当冰块儿,排到体表来散热,这简直奢侈的令人发指。

虽然表面上看,皮肤、油脂和汗腺这一切都像是专门为了奔跑而设计的一样,但偏偏问题又跟半规管一样,这也都是水生动物的属性,没准儿我们真的曾经是水生动物,只不过上岸以后,发现自己刚好适合奔跑而已……

不扯远了,总之,主流专家们一致认为,没有什么水生进化,这一切都是我们祖先在沙漠里跑出来,而为什么他们要不停奔跑呢?

因为,专家们认为,这是曾经是我们祖先唯一的捕食方式,速度不行,就靠耐力,跟在羚羊后面跑上三天三夜,一定能把你活活累死,或者准确的说活活热死吧……

这个假说真的是脑洞大开,但恰好,专家们就在布须曼人这里找到了实证——因为,他们至今都还保留着这种远古狩猎方式——被叫做死亡追逐(Death Race)。

普司特当年拍摄过一场8个小时的原始纪录,但有点儿不太直观,好在2012年的时候,也有摄制组深入沙漠,用更直观的方式记录下了末代布须曼人的故事……

2012年·卡拉哈里沙漠

10年前,有一个在城市里打工的布须曼小伙儿带着摄制组深入沙漠,他回到了自己的部落——诺玛村(Nhoma)这是一个只有40人的小村落,处在卡拉哈里沙漠的核心地带,属于纳米比亚管辖。

村子里的妇女负责带孩子和采集野果,记者进村的第一天先被安排和妇女们搭伙儿工作,除了要自己搭房子,还要跟着妇女去外出采集。

他们先是采到了一种奇怪的果实,看上去像个带刺的橄榄球,刨开来又有点儿像黄瓜,记者说,妇女们告诉自己,这里没有客人,想要不挨饿,就得自己工作。

很幸运,采集小队又发现了几颗鸵鸟蛋,这是难得的蛋白质,妇女们拿走鸵鸟蛋,这种高级食材必须有部落里的长老来烹饪。

接着,记者见识到了纯天然的沙锅——长老直接把蛋液打在沙子里,靠高温煎熟一面,再把沙子埋上,又用高温焖熟另一面……

等到差不多了,就取出来扒掉沙子,当做沙漠蛋饼食用。

这主要是村子里老人和小孩儿的蛋白食物。

但40口人,不可能靠捡鸵鸟蛋生存,他们还需要更多的蛋白质来源,于是,在向导的引荐下,记者见到了部落里的四位猎人,记者给他们取名,分别是千里眼约瑟夫、神射手发尼、肌肉男乔纳斯和百晓生涂卡。

百晓生告诉记者,上一次捕到大羚羊还是40多天前的事情了,现在猎物越来越少……

记者问猎人,你们是否使用过死亡追逐的方式呢?自己来这里就是希望亲眼目睹一场这种传奇的追逐。

猎人们沉默了很久,就像记者问错了话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肌肉男才说,捕猎是一会儿是,死亡追逐是另一回事儿,当猎人们发起追逐,并不是每次都能获胜,很可能在累死猎物之前,自己就会因为饥渴而先倒下,在雨季这是可行的捕猎方式,但现在是旱季,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不会使用。

百晓生又补充,他们不会因为记者来了,就豁出命地去表演……

四人组狩猎

第二天清晨,记者跟着四人组外出狩猎,发现他们采用了追踪和伏击的方式。

这当中,千里眼负责靠地上的脚印来判断猎物的是什么,大概有多重,雄性还是雌性,多久前出现,应该离这儿有多远。

当然,如果有露水、蜘蛛网、碎叶片等等额外信息,千里眼的判断精准度也将大幅提高。

最终,千里眼帮大家锁定了一头两小时前经过的雄性羚羊,猎人们于是展开追踪,追踪的过程中,千里眼使出了第二个绝技,他开始模拟羚羊的动作,把手指当成羊角,放在眼前观察,他说,这样可以让自己感受到羚羊经过时的心情和视野,这将帮助他判断羚羊的位置。

果然,在千里眼的带领下,小队发现了羚羊,接下来该神射手出场了,他的弓箭非常轻巧,威力不大,但箭头上涂抹着从甲虫里提取的毒素,如果猎物奔跑,就会慢慢毒发身亡。

结果,当神射手放出箭矢的那一刹那,风向突然变了,毒箭射歪,羚羊受惊逃跑,一天的追踪都白费了,四人组再次空手而归。

接下来的一个月,四人组只捕到一头豪猪,眼看着狩猎期就要过去了,猎人们有些着急,百晓生甚至说,如果这几天再捕不到猎物,村子里很多人可能都得告别沙漠,记者知道,这也就意味着,现实中就将再减少一个布须曼部落……

又到了新一天的狩猎时间,千里眼先是锁定了一头雌性羚羊,大概4小时前通过,然后一路追踪,神射手悄悄的潜伏过去,在距离羚羊5米的地方射出毒箭,这次命中了,但神射手并没有追击,而是放任羚羊逃走,这是因为,毒素会慢慢杀死猎物,如果紧追不舍,反而会让猎物跑得更远,消耗猎人更大的体力,接下来,四人小组只需要从四个方向,远远的跟着猎物就好。

结果,半个小时以后,神射手和其他两人会和,他得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肌肉男捡到了他射出的毒箭,这也就意味着,猎物中毒并不深,很可能不会被毒死。

神射手又一次失败了,但他决定赌最后一把,也就是进行死亡追逐……

而猎人们都知道,一旦跑出第一步,就意味神射手发尼要么累死,要么满载而归。

摄像机紧紧的跟在发尼后面,发尼只有72斤,跑起来非常轻盈,记者说,现在的地表温度超过38℃,自己跟着跑了十几分钟就不得不停下来,而发尼还在奔跑,眼看着就消失在丛林当中……

发尼能成功吗?记者还在解说,这种情况下,体温只要升高1度,人体就很可能发生中暑,甚至是热射病猝死,而两个小时以后,摄制组找到了发尼,他正蹲在羚羊身边,抚摸着它,神情中充满了敬畏,毫无喜悦的感觉。

这是猎人古老的哲学,因为,猎物是大自然的布施,而非猎人的神力,这次你侥幸成功了,而下次先倒下的,可能是你……

这就是最原始的人类狩猎活化石——死亡追逐,看来,人类真的可以靠耐力跑死猎物。

后来八九十年代的《上帝也疯狂》和《非洲和尚》也都是取材于这片沙漠里的布须曼人,当中的主角——历苏就是一个纯正的布须曼人,据说,他第一次拍摄结束后收到了三百美元的片酬,但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些画纸有什么用,就当做垃圾扔掉了……

这真是一个原始又质朴的种族啊,但研究还在继续,专家们还要确认,除了布须曼人,我们这些普通人是否也还拥有这种奔跑的超能力呢?

1982年·斯巴达测试

1982年,一位叫做约翰·福登(John Foden)的英国皇家空军带着自己的四个同事来到了希腊。

他们要测试自己这个五人组是否能在一天半,36小时之内跑完菲神当年的小半程——从雅典到斯巴达,一共250公里。

这种挑战还是第一次正式进行,当时,耐力跑假说已经被提出,布须曼人的故事也为约翰他们提供参考——猎人们说,当你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你就再坚持一分钟,然后,你会发现,自己好像突然被什么力量接管了一样,不知道饥渴和疲惫了,身体就像变得很轻一样,可以一直跑下去……

当时的媒体纷纷关注这项壮举,甚至还惊呼这是一场超级人类的斯巴达测试(Spartathlon)。

约翰五人组真的能成功吗?

最终,有三人完成了测试,分别是约翰本人,用时37小时37分,科腾斯34小时30分,还有麦卡锡39小时。

看来,一切都不是传说,当约翰冲过终点的时候,他淡淡的喝了一杯清水,然后跟媒体说,一切都好。

1983年,希腊官方打算在重复一次斯巴达测试,并把它叫做首届斯巴达超级马拉松比赛。

消息一传出,立刻吸引了世界各国45名选手参加,但是,就在开跑前,突然有两个人赶来询问,是否接受临时报名。

主办方一看,乖乖不得了,其中的一个报名人竟然是菲尔布拉泽(Alan Fairbrother)这可是当时的马拉松明星选手,立刻准许。

但再一看,另一个报名人是谁?

竟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27岁希腊小伙儿,叫做库罗斯(Yiannis Kouros),在学校里擅长写诗,是个天生的浪漫派,你是来搞笑的吧?

但前面刚刚允许了菲尔的请求,自然也没有理由拒绝小伙儿。

于是,发令枪响,47名选手同时出发。

然后,我们再次见证了奇迹……

就像2500年前的菲神附体一样,那个叫库罗斯的小伙儿跑得飞快,竟然只用了21小时53分就跑完了全程……

赛前人类学家还预测,30小时是人类极限,结果,终点线都还没来得及布置,库罗斯就像一阵风一样冲了过去,接过一杯清水,然后对着镜头说,我感觉自己还能再跑回去……

从此以后,斯巴达测试也正式改名,叫做斯巴达超级马拉松(Spartathlon),每年定期举办,赛事全长246公里,需要在36小时内完成,挑战成功者的奖牌至今依旧是一杯清水和一个超级斯巴达的称号。

这项赛事的世界纪录至今都是库罗斯在1984年创造的——20小时25分。

因此,库罗斯这个写过1000多首诗歌的小伙子也被正式称为——菲神之子。

我们再对比一下,1981年,世界最顶尖的单人单马耐力赛(Shahzada)也同期创办,全程400公里,马匹至少需要五天才能跑完……

这就是人类的长跑实力,还仅仅来源于一个爱写诗歌的希腊小伙儿。

而如果放到专业运动员那里,我们又能看到什么更惊人的奇迹呢?

2021年·东京奥运会

2021年8月8日,在东京奥运会的马拉松赛场上,一个瘦小的老头儿一骑绝尘,他带着标志性的假笑冲过了终点。

这就是马拉松界的乔神——基普乔格(Eliud Kipchoge)。

2018年柏林马拉松,乔神创造了2小时1分39秒的全新世界纪录。

所有人都在惊呼,因为,按照体能专家的估计,人类的极限就是两小时,甚至有人担心的跟乔神说,跑进两小时,你可能会死的。

但乔神用标志性的假笑回应他,接着,就在2019年,用一个漂亮的1小时59分钟来证明了人类没有极限。

虽然,这个成绩并不来源于正式比赛,挑战期间,还有领跑员为乔神破风,但是,在正式比赛中的乔神只能说更加神勇。

2015年,31岁的乔神在柏林马拉松赛场上突然出现了意外,在跑到10公里的时候,他脚下的鞋垫突然虫鞋子中脱落,乔神并没有浪费时间去调整鞋子,而是选择不顾痛疼,继续往前跑。

又跑了32公里以后,乔神以2小时4分的成绩冲过终点,工作人员揪心的围上去查看乔神的双脚,鞋子里面已经鲜红一片,血泡早就被磨破了好几层……

这就是乔神,为了让普通人具体体会一下他有多神,2018年国际马拉松组织曾经组织过这样一场路演,在场地里排放着一台跑步机,被调节成了乔神奔跑时的速度,普通人上去挑战,大概都是这个样子……

从那以后,一句神评也开始流传:我和基普乔格一起跑马拉松,只比他慢一个小时,注:我骑着自行车。

据研究,基普乔格是来自于东非大裂谷西部的高原卡伦金人(Kalenjin),这是一支和布须曼人同样古老的远古人类。

他们的身材非常适合长跑,乔神只有1米67,104斤,头大身子小,看上去就像一个干瘦的老头一样,但事实上,这可能才是人类最初被天赋的样子,我们靠着一颗头脑和跑不死的耐力称霸了地球。

而这种耐力至今依旧隐藏在我们每个人内体,10万年前,我们靠着它走出了非洲,而10万年后,我们千万不要怀揣着这么凶猛的超能力,却反而去证明——坚持下去,我不行……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最后夫人说,原先说海里来的、阿努纳奇造的,现在又说是跑步跑出来的,所以,我们究竟怎么来的呢?

(完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