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怀念老同学:老季,一路走好!

赵主任故事会

2022-09-26 18:45黑龙江

关注

昨天,接到同学的小姨的私信,我同学走了。

我今年45岁,他比我小一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是张信哲的粉丝,他爱吹萨克斯。他曾是一个进步青年。他和他的母亲去世仅仅相差半年。

我叫他老季,他是哈尔滨本地人,我是外地人。

我俩28年前,都是在哈尔滨念中专。我学的是煤炭,他读的是警校,通过老乡聚会认识的。

老季的家庭情况一般,就是普通的哈尔滨小市民家庭。那时候,他经常把我们这些住宿生领到他家去打牙祭。

他的母亲有点残疾,给我们煮面条,包饺子。

老季单独有个小房间,堆满了张信哲的海报和磁带。墙角还有一个一人多高的萨克斯。

他酷爱音乐,热爱生活。珍惜兜里的每一分钱,他都花得有滋有味。

他喜欢节俭,喜欢利用廉价资源。他曾经带我把哈尔滨所有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溜达一遍。

毕业之后,我们没有太多的交集。

唯一的一次聚会,我们两家在江边来了一次野餐,他一家三口和我一家三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俩认识在94年。

毕业之后,就在最近几年,我俩才联系多了起来。

一次,送一个外地同学上火车。我俩打车走,他面色凝重,我才知道他离了婚。

当时我非常的震惊。

他媳妇在某医院,他在某机关单位,可以说地造一双。关于离婚原因这里就不表了,相信你们也能猜到。

从那次分手后,我们联系多了起来。他先是一只眼睛视力下降得很厉害。

后来,他在家里早晨起床做饭晕倒了,把大腿摔断了,然后因为脑出血,住院好几次。

总之,这几年他几乎一直在医院里泡着。

去年夏天,我约他吃饭。他那时候就行动就很困难了,一瘸一拐。

晚上,我没有让他回江北,在市里开了个宾馆,我俩彻夜畅聊。他和我聊了很多,哭诉种种的不顺。

他说,麻辣,隔壁的!我这么一个好人,怎么落得如此下场。

老季,以前从来不骂人。离婚后,他身上至少有5种以上的重大疾病。

我最能熬夜,但是还是没有熬过他。

我早上起来,他呆呆地坐在我面前,他一宿没睡,抽了一盒烟。以前,他几乎不抽烟。

吃完早餐,我打车给他送了回去。

再以后,我俩就是电话联系。一打电话他就骂骂咧咧:麻辣,隔壁的,我又住院了!

感觉他的眼泪和悲愤从电话那边喷溅过来。

老季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他一直没有从失败的婚姻里走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7月份,也就是2个月前,我去他家看他一次。

他一米八的个子,180斤体重,瘦得不像样子,躺在床上像一个躯干。意识已经模糊了,他还认得我。

我知道,这应该是最后一次见他。我搂着他和他贴脸,他面无表情,十分痛苦。

从他家出来,我真的不敢相信一个阳光少年,经过婚姻之后,变成这个样子!

之后,老季的小姨和我联系,告知他的病情。

他去世之前的两个月,我每天都想问问老季的情况,但不敢问。我知道他一天天在接近死亡。

直到昨天,他小姨给我来私信……

说实话,我没有那么的震惊,心里早已经有了准备。

刚好,刚才我在耍手机,有一个问答,说假如你朋友去世了,你会删他的手机吗。

于是我写了这篇文章。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我的电脑上正放着张信哲的老歌《别怕我伤心》。

老季最喜欢这首歌。说真的,我感觉好无力。

我知道,老季经历了所有中年人都没有经历的:婚姻失败,自己看不到自己的孩子,事业不顺,身体几年之内几乎报废,母亲半年前去世……

他曾经和我说,他要跳江桥!

老季和我说,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为什么别人疯狂地伤害我!我理解别人,为什么别人不理解我!麻辣,隔壁的!

和他最近几年,他最多的就是这句脏活。

20年前,这些负能量几乎和他无缘。

他曾经是个阳光少年。我和他说,你曾经是个阳光少年啊,振作起来!

他傻笑了,说,这你特闷也信!

老季是个非常体贴朋友的人。他对我照顾我就不说了,几乎那几年上学天天在他家蹭饭。

最近几年,我俩联系密切了,他就求了我两件事。

一次,他单位分大米,冬天,他给我电话,要用车。他家在江北住,他从来没有求过我。

可那天我单位开会,但我没有告诉他。我订了一个没有标识的网约车,特意叮嘱司机说是朋友。

他知道后把司机打发走了。他打电话给我训了:咱哥们能浪费你的钱吗!我就是想和你唠唠嗑。

还有一次,他在家躺着给我打电话,我想要一把玩具手枪!

他知道我认识拍电影的,他非常喜欢道具手枪。

这次我非常的重视,和朋友联系一圈都不上班(特殊情况大感冒)。

于是我在网上买了一把,特意做了旧,撕掉包装,他收到后乐不可支。

那是我看到他最幸福的笑。

老季,一路走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6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