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怡春院到法国的“一代画魂”与她“斩不断”的情丝,放不下的人

文史掌故

2022-09-23 12:25福建

关注

洗浴间突然传来一阵尖叫,随即传出争吵的声音 “呀!你干什么呢!”几个女生恶狠狠地看着眼前一个女生。她们冲过来想抢她手里的东西,但这女生却拼命地护住她的“宝贝”,任她们推搡、拉扯。

这个女生叫潘玉良,她在洗浴间里画人体画,被人发现了。她是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破格录取的学生。

破格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成绩不行,她成绩非常好,而是因为她的出身——她来自怡春院。

怡春院的出身,本就是她的一个痛。

她1岁丧父,2岁姐姐夭折,8岁母亲也因为过度劳累,撒手人寰。临终前,母亲把她托付给舅舅,但舅舅却把她卖到了怡春院。

来到怡春院的那一年,她才14岁而已。

刚开始的1、2年,她无时无刻不想着逃跑,但每次都被抓回来。后来真的是被打怕了,才学了吹拉弹唱,怡春院就把她推出来给客人表演。

如此环境下的一个女子能考到上海美专,这在当时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这背后都是因为一个男人——潘赞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潘赞化

1916年的一天,芜湖城的商人们设宴给新上任的海关监督潘赞化接风洗尘,但没成想,这一天成了潘玉良人生中的转折。

潘玉良一直希望有个人能带她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当她看到潘赞化,看到他的谈吐,就知道,他就是那个人!

她恳求潘赞化带她离开这里,并说可以当牛做马,服侍他。

动了恻隐之心的潘赞化还是耐不住她的苦苦哀求,甚至因为不愿意她无名无分,和她结婚了。之后,他还带着她一同到上海,在渔阳的一幢石库门房子里安了新居。

不同于同时期其他女子的遭遇。虽然身份低微,但潘赞化教她读书,更在发现了她的绘画天赋后,全力培养她,支持她继续深造。

这才有了开头,她被上海美专录取,在学校里学习西洋画及各种绘画,甚至是人体绘画的机会。

当时,学校敢为人先,大胆引进了画人体模特的西洋画派,老师还请人体模特来到课堂上。刚开始,潘玉良和其他同学一样,连看都不敢看,更别说画得像样儿了。

后来,为了学习好这人体绘画。潘玉良突发奇想地,在别人洗澡时从宿舍拿来速写本和铅笔,蹲在洗浴间的角落里,自顾自地画了起来。

这一画,让人看到了,可不得追着打吗?幸亏一位曾经做过模特的女孩出手相救,她才得以逃脱混乱的打斗现场。

经历了“洗浴间风波”后,她再也不敢画别人了,她决定把自己当作模特。就这样,她一直不停地画画画,到了毕业作品展时,她的作品一下子轰动了全校,连校长刘海粟都很吃惊!

但同时,校长觉得她的作品太过大胆,在当时思想还比较保守的国内,大概是容不下她这样的作品的,如果她能到国外进一步深造会更好。

得知此事的丈夫潘赞化,并没有反对,还表示理解。他抛弃了儿女情长,毅然决然地把她送出国,他想让她的热爱能更上一层楼!

潘玉良

1921年,潘玉良前往欧洲继续深造,先后考取了法国里昂中法大学、巴黎国立美术学院、罗马国立美术学院。

1928年,她学成归来时,已经是闻名海内外的画家了。校长刘海粟邀她到母校当老师,她欣然同意。

就在她以为可以和丈夫永远待在一起时,抗战爆发,她不得已又去了法国。却不想,这一走,就是40多年,再也没能见到丈夫。

1945年,抗战胜利后,紧接着内战爆发,这让原本想回国的潘玉良,又止住了回家的脚步。而另一边,丈夫也失去了联系。

1949年,好不容易有了丈夫的消息,朝鲜战争爆发导致中法之间的外交关系暂时中断,她又没办法回国了。

1959年,潘赞化去世了。他去世的消息传来,潘玉良痛哭流涕,大病一场。

自那以后,她思念成疾,身体每况愈下。

1977年,潘玉良告别了这个世界。临终前,她交代自己的好友一定要把自己的遗物和画作交给潘赞化的儿孙。

1985年,经过好友和有关部门的接力,她的2000件遗作终于运回故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潘玉良自画像

【文史掌故】
潘玉良的一生,真的是幸运而又不幸的一生。

不幸是在于,她童年的悲惨经历,以及后来和丈夫相隔两地,始终见不了面的相思之苦。

幸运是在于,她一生中遇到了很多“贵人”——丈夫潘赞化、启蒙老师洪野、校长刘海粟、王守义(法国的好友,在生活和事业上帮助她很多)等等。

她足够坚韧,也足够敏锐,能够把握住机遇去改变自己的命运,成为“一代画魂”。

同时,她在国外生活并不富裕的情况下,还将自己卖画的收入拿来支持国内抗战事业,为正义发声。

她一直都在逆天改命,为了她热爱的绘画事业而不断努力。

她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对你现在的处境不满意,那就改变它!努力改变它!

你怎么看呢?欢迎留言。

关注我,为你带来更多人物背后的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