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印度小伙来中国留学,4年后,坦言:中国是我的第二个故乡

听瓜瓜讲故事

2022-09-22 23:02福建

关注

“我希望可以早点回到中国,中国是我的第二个故乡。”

一个浓眉大眼,皮肤偏黄,头发乌黑的印度少年叹着气说道。

2020年,他从中国回到印度,原本只是想趁着放寒假回来见见家人,没想到,两年过去了,他仍然没办法回到中国的学校继续学习。

这个印度少年正是拉哈尔。

他为什么会选择去中国留学?

又为什么会认为,中国是他的第二个故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往中国留学

拉哈尔出生在一个中产家庭,父母都是医生,而且还是家里的独子。

温柔的母亲,善良的父亲和拉哈尔一起构成了一个温暖的家庭,也正因如此,拉哈尔几乎从小就生活得一帆风顺。

良好的家庭环境让他成为了一个善良的大男孩。

2017年,拉哈尔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大学的入学考试。

在印度,考大学是非常困难的,成千上万的人抢一个学位,因为有很多出身底层的人拼了命地去学习,他们比谁都渴望通过读书这条道路来改变命运。

而受父母的影响,哈拉尔希望也能够成为一名医生,而印度的医生也相当吃香,是个热门专业。

上天跟哈拉尔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哈拉尔跟自己心仪的大学失之交臂。

这对处于青少年时期的哈拉尔而言,宛如天都塌了一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花了很多时间来准备这场考试,所有考生备考时吃过的苦,他也都吃了,然而最终却是这样的结果。

虽然心仪的学校没考上,但他的分数也还算不错,可以选其他大学,然而学费实在是太高了,况且也不是他最想读的医学。

他不愿意浪费父母的钱,去学自己不想学的专业,或者是去不少的学习混日子。

在他18岁的这个夏天,他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一片灰暗。

哈拉尔的失落被他的家人看在眼里。

有一天晚上,哈拉尔一家人刚吃完饭,哈拉尔的父亲叫住了自己颓废的儿子。

哈拉尔不解地坐在沙发上,只见父母都紧张地看着他,

哈拉尔的父亲问道:“哈拉尔,你想去中国吗?”

哈拉尔是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的,去中国?没事去中国干嘛?

哈拉尔的母亲拉住他的手,说道:“我跟你爸爸都知道,成为一名医生是你的梦想,我们都为你有这个梦想感到骄傲。”

哈拉尔听着母亲小心翼翼的语气,心里一阵酸涩,说道:“对不起,我... ...”

哈拉尔的父亲打住了哈拉尔接下来要说的话,他说道:“是这样的,我们了解过了,现在中国很多高校的教育水准在国际上都是非常被看好的。”

哈拉尔的母亲接着说道:“对,你妈妈我的一个同事,她的儿子也在中国留学学医,听说学得很开心,也学得很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拉尔哪里会不明白自己父母的意思,但他依旧还有一个忧虑,那就是学费。

哈拉尔两眼亮晶晶地看着自己的父母,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那,学费呢?”

哈拉尔的母亲笑了笑,揉了揉哈拉尔头上的小卷毛,笑着说道:“跟你预期是符合的。”

哈拉尔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在那一瞬间,那些压在他身上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了。

灯光下,哈拉尔的父母慈爱地看着他们唯一的儿子,不约而同地笑了,同时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此时离开学已经没多久了,哈拉尔的父母都暂时放下了手上的工作,急急忙忙地帮哈拉尔前往中国留学做准备。

先是找到了靠谱的中介,在中介的指导下,他们开始申请学校、办理签证、准备行李、买机票等等。

虽然匆忙,但所有的准备都做得很充足。

终于,出发去中国的日子到了,到了机场后,还有其他人更哈拉尔一起飞去中国,他们都是要去留学的。

还没有离开印度,哈拉尔就已经开始舍不得了,虽然周围的都还是熟悉的印度人,但上了飞机后,大家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

有个女生靠在车窗上小声哭,哈拉尔被她的情绪感染了,他看着窗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内心除了茫然,还有伤感。

当飞机升高,透过窗户,看见了下方星星点点的灯光,终于,他要离开家,离开印度,前往一个极其陌生的国家了。

对中国彻底改观

当飞机降落在中国土地上时,哈拉尔很没有实感,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

下了飞机,手机刚开机,立马就收到了来自大使馆的短信,“中国”这个词汇在短信中频繁提及。

哈拉尔看着出口处那些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总算是反应过来,他真的来到中国了,而这时候的他,除了“谢谢”,“你好”之外,全都听不懂,更不会说。

中国的机场很大,也很多人,人来人往,一切都井然有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要来中国留学之前,哈拉尔并不了解中国,对中国的印象也很一般,在报纸、新闻里偶尔会看到中国,感觉中国应该是一个跟印度不相上下的国家。

但当他走出机场,内心大为震撼,这是中国?

在中介的催促下,哈拉尔坐上了大巴车,透过车窗,他看到了一个极为现代化的城市的容貌。

这就是中国,满城的高楼大厦,四通八达的宽敞道路,来来往往的小车,一切都显得格外鲜艳。

哈拉尔很震惊,他没有想到,中国原来是这个模样,跟他所以为的完全不同。

他以为中国人都还是以自行车、摩托车为主的,然而根本就不是这样,街道上,基本都是小车。

而且中国的楼层很高,很有现代感,这绝对不会是一个贫困的国家会有的城市。

到中国的第2天,哈拉尔给家人打电话,震惊地跟家人感慨:原来这才是真正的中国。

等到了学校,和蔼可亲的老师、同学、宿管更是让哈拉尔内心离家的忧伤慢慢淡去。

哈拉尔一直都觉得印度很了不起,也很爱自己的国家,他以前一直以为,中国是比不上印度的,可是当他来到中国后,内心的那点优越开始慢慢消散。

2018年,哈拉尔已经来到中国一年了,在这一年里,他爱上了夜晚的学生街,到处都是灯光,还有跟灯光一样令人流连忘返的各种小吃。

跟印度哪哪都是玛萨拉不同,中国的小吃的口味是多样的,他还爱上了麻辣香锅,第一次吃到麻辣香锅,他连吃了3碗白米饭。

语言不通自然是一个大麻烦,虽然一开始学汉语很困难,也很枯燥,但很快,哈拉尔就发现了一个小诀窍。

那就是多跟中国同学聊天,随着跟同学的接触越来越多,哈拉尔的汉语也越说越好,最重要的是,他也认识了很多同学。

在没有课的时候,哈拉尔会跟同学一起去玩,去吃美食,到处旅游,看中国的大好河山,见识中国的文化底蕴。

2018年的暑假,哈拉尔没有回家,而是选择去当志愿者,参与了一个叫做“三下乡”的活动。

这也是哈拉尔第一次看到了中国的农村的模样,也是这次的经历,让哈拉尔内心那点隐隐约约的“印度比中国好”的优越感彻底消失了。

哈拉尔学的是医学专业,哈拉尔才学了一年,主要是帮忙打下手。

他们一群人外加两个带队老师,坐着大巴车前往农村。

渐渐远离失去,哈拉尔坐在车里想象中国的农村会是什么模样。

在印度,农村是破败的,大多数人每天都在地里或者是田里耕作,牛粪随处可见,还有牛粪燃烧的味道也相当浓烈。

地板一下雨就会泥泞不堪,味道也会变得更加复杂。

农村里的小孩也经常都是脏兮兮的,他们的衣着普遍都灰扑扑,而且孩子们也都很瘦,尤其是女孩,骨瘦如柴的比比皆是。

哈拉尔想,虽然中国的城市发展得很好,但农村终究应该还是穷人的聚集地,说不定印度差不多吧。

而且中国人还会养鸡、鸭、猪之类的家禽,估计环境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就是不知道农村的路边会不会跟印度一样,牛粪随处可见就是了。

哈拉尔在脑海里想象着中国的农村,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当带队老师说可以下车的时候,一下车,哈拉尔再一次震惊了。

空气非常清新,微风吹来,带着些许夏天的燥热,但空气中能够闻到竹子和花的清香。

放眼望去,水泥路两旁是金灿灿的稻田,转过头,是一排排错落有致的房屋。

房子看起来都很新,房屋外全都贴了瓷砖,看起来很顺眼,跟印度涂水泥的屋子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他们的点设在了一颗大榕树下,很舒服,才刚把东西摆出来,就有不少孩子跑过来看热闹了。

哈拉尔打量着中国的农村小孩,还真的跟印度完全不同,这些小孩穿着干干净净又合身的衣服。

孩子们眼里透露着好奇,有几个小孩白白胖胖的,看着分外可爱。

不大会,又来了不少老人,这些老人看起来心情也都不错,精神饱满,慢悠悠地走过来,眯着眼跟哈拉尔和他的同学们打招呼。

哈拉尔看起来就不像是中国人,受到了不少关注,他紧张地村民打招呼,村民们都很和蔼可亲地跟他聊天。

哈拉尔明白了,虽然是在农村,但他们的生活并不困难,不少人还挺闲适的。

后来哈拉尔才知道,其实不少农民都是有补贴可以领的,而且老人家大多都有养老金、退休金等等。

初次听到这些,哈拉尔心里很是羡慕,他希望,以后印度也能够大面积实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贫有所依,难有所助”。

这趟“三下乡”之行,让哈拉尔深刻地明白到,中国真的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国家,中国人,都是很厉害的人。

在中国留学的日子里,哈拉尔深深地爱上了中国中国这个国家,很宽容,有着难以估量的气量。

当然,哈拉尔最爱的,还是中国的美食和可爱的中国人。

哈拉尔认识了很多中国人,他最常去的麻辣香锅店的老板经常送汽水给他;杂货店的叔叔对印度很感兴趣;同一个系的学长学姐们很关照他;食堂卖过桥米线窗口的阿姨偶尔会送他一个煎蛋;学校的老师除了关心他的学习,还会关心他的学习... ...

回到印度碰上疫情

2020年寒假,哈拉尔久违地回到了印度,原本只是想要回印度玩一段时间,陪陪家人,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疫情的到来,彻底打乱了他的人生。

印度还是老样子,没多大区别,大家都各自做着自己的事,然而当疫情爆发后,原本做着自己事的人全都停了下来。

很多原本在城里的人开始回老家,城里慢慢地变得冷清。

哈拉尔得知暂时不能回学校时,并不慌,因为他很清楚,以中国的能力,一定可以很快就控制住疫情。

但哈拉尔没有想到的是,中国确实是控制住疫情了,但印度没有,印度的疫情非常严重,很多人明知道有疫情,却还不戴口罩,聚集在一起。

哈拉尔经常在社交平台呼吁一定要做好防护工作,但他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影响力。

哈拉尔的父母都是医生,疫情爆发后,他们自然基本都待在医院,哈拉尔虽然是学医的,但终究还不是医生,只能看着大家都在疫情当中挣扎。

2021年,疫情依旧没有结束,哈拉尔感到很难受,他想回到中国,他非常想念中国的一切。

哈拉尔在社交软件上跟中国的同学聊天,得知中国大部分地区都已经常态化了,感到非常羡慕。

他好几次问教授什么时候可以回学校,但这也不是教授可以决定的,哈拉尔常感慨:“我希望可以早点回到中国,中国是我的第二个故乡。”

哈拉尔身在印度,却异常想念中国,他忘不了中国,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经常梦到自己回到了中国的画面。

2021年6月,哈拉尔也感染了,但情况还算稳定,并不是很严重。

他收到有如潮水一般的关心,那些认识的中国人,全都表示希望他能够早点康复。

哈拉尔一个个对话框点开,一一跟他们说谢谢,很感动,中国人向来重情重义,这点他是知道的,如今更是深刻地体会到了。

也的亏父母都是医生,不然哈拉尔连要拿药都麻烦,每次在平台上看到那些死亡数字,他都痛心不已。

2022年,印度的疫情依旧严重,哈拉尔仍然还在印度,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中国继续学习。

哈拉尔经常回去看中国同学们发的视频,视频中,学校熟悉的模样,恍如昨日,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希望明天眼睛一睁开,就被告知可以回中国了。

一天,在朋友圈看到他最喜欢吃的那家麻辣香锅店要开新店了,哈拉尔很是感慨,同时又开始怀念麻辣香锅的味道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