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位投资者自愿把钱投入庞氏骗局,而他的基金涨了约6倍

福布斯

2022-09-22 16:32上海

关注

文/Hank Tucker

有时候,一项成功投资事业的最佳种子资本是一个幸运的时机。1997年,当Harris Kupperman 还是一个高三学生的时候,亚洲金融危机和之后的互联网热潮占据了新闻头条,而他也从那个时候开始迷上了股市。两年后,他考入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科技股也自1995年夏天网景公司(Netscape)上市以来飙升了近200%,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再翻一番。这位未来的对冲基金经理注意到,当风险投资锁定期满、早期投资者抛售股票时,许多互联网公司都崩盘了。

2000年,被朋友和同行称为“Kuppy”的Harris Kupperman开始购买Commerce One和Foundry Networks等网络炸弹公司的看跌期权——实际上就是做空它们的股票,使用的资金则是他在长岛北岸打扫泳池赚来的6,000美元。2000年3月,互联网泡沫破裂,纳斯达克指数下跌80%,他靠此发了一笔小财。

今年41岁的Harris Kupperman不无得意地说:“那一年年初,我的账户里只有几千美元,到了年底的时候,我的账户里就有几十万美元了。这让我看到了一种潜力,那就是如果你比别人更努力思考,你就可以赚很多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年后,他的对冲基金Praetorian Capital管理着1.8亿美元的资产。自2019年开始吸收外部资本以来,在扣除20%的绩效费和1.25%的管理费后,该资金规模已经上涨了593%。在2020年和2021年期间,他的基金(只集中投资于大约十几个项目)的回报率都超过了100%。

Harris Kupperman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事件驱动型投资者,他期望自己的头寸能获得5倍回报,也不害怕交易狂热,即使他认为一些标的物并没有内在价值。例如,在2020年底和2021年初,他就通过比特币赚了六倍的利润。

“这(比特币)是一个庞氏骗局,它并没有真正的功能。”他说。“但在某些时候,投资庞氏骗局是非常好的。当它们膨胀时,持有它们非常赚钱。”

Harris Kupperman认为,当美联储向市场注入流动性时(就像疫情初期那样),比特币就会上涨;当央行收紧货币政策时,比特币就会下跌。他在2020年夏天以约9,200美元的价格买入了一批比特币,到当年年底时,这种加密货币已成为他投资组合中最大的头寸。2021年3月和4月,随着美国通胀开始突破美联储2%的目标,Harris Kupperman觉得后者的宽松货币政策已经走到了尽头,所以他在比特币交易价格达到5.8万美元时套现。几个月后,比特币价格达到了接近7万美元的峰值,而目前的价格则在2万美元左右。

Harris Kupperman在疫情期间做出的其它投机性投资还包括小盘天然气股和枪支股票。如今,他又看好佛罗里达州等地的房地产市场,因为不管利率如何上升,这些地方都在继续吸引着离开高税率州的居民。

“大约每18到24个月就会有一个行业崩溃,届时你就可以用低价买入这个行业的股票。这就是我的人生故事。我很有耐心,我会等到他们完全失去理智时才出手。”

2003年,Harris Kupperman从杜兰大学毕业,并获得了历史学学位。然后,他开了一家对冲基金,搬到了迈阿密。他的基金经营得相当不错,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他关闭了这支基金。

2010年,他认定铜和煤炭资源丰富的蒙古国将繁荣起来,为此他控制了一家在加拿大进行贸易的休眠空壳公司,并将其更名为蒙古增长集团(Mongolian Growth Group),开始在乌兰巴托投资房地产。不幸的是,就在该公司于2011年开设办事处后不久,蒙古政府就开始限制外国投资,经济增长因此大幅放缓。如今,蒙古增长集团的250万美元收入大部分来自一份名为《Kuppy’s Event Driven Monitor》、由数据驱动的通讯业务,而该业务与蒙古没有任何关系,每月的订阅费为400美元。

2019年,Harris Kupperman与曾在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就职的Wes Cooper重新启动了Praetorian Capital,资金来源则主要是他们自己的钱。目前,他们最大的头寸包括经历了14年熊市的实物铀和原油。

Harris Kupperman青睐中小盘价值股,以下是他持有最多头寸的四只股票。

能源股的出色表现帮助Praetorian Capital的市值在今年持续攀升,截至7月上涨了9.1%,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则下跌了13.3%。但不断上升的利率损害了Harris Kupperman在The St. Joe Company等住房股的投资,后者是他自2020年秋季以来持有的最大头寸之一。The St. Joe Company在佛罗里达狭长地带拥有17万英亩土地,其收入在2021年增长了66%。在2020年9月至2022年4月期间,该公司股价从20美元增至60美元,增长了两倍,但此后又回落至30多美元。

“每个人都在担心利率和抵押贷款。” Harris Kupperman说。“但我不认为这会改变任何事情。一年后,利率会降下来,但纽约人会继续到佛罗里达来定居。”

Harris Kupperman也许是佛罗里达的房地产大佬,但他已经把Praetorian Capital的业务搬到了波多黎各的海滨城市Rincón,因为那里的税收更优惠。他考虑在其资产达到2.5亿美元时关闭这支基金。“我有管理着数十亿资产的朋友,他们的钱比我多,但我无法把我在职业生涯中已经赚到的钱全部花掉。”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