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他隐婚生子两年,被曝光后却全网狂赞?

GirlDaily

2022-09-22 14:55广东

关注

在遍地塌房的娱乐圈,男明星们“隐婚生子”似乎已经不再是新闻。

但被曝光后全网盛赞的,怕是只有金世佳一个。

前两天,有媒体拍到他和一位女子出门,还拍到了她怀抱的孩子,女生似乎是他的执行经纪人,跟两年前被曝光的是同一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假清高”金世佳:被爆与执行经纪人隐婚生子,曾经还与李沁热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热搜后,网友的评论意外地和谐。

一边祝福,一边怒斥偷拍:他这能叫隐婚吗?是吃席的时候没请你。

你看,这就是金世佳在娱乐圈的人缘。

每一次关于他的热搜里,只有尊重与谅解、乃至爱慕。

其一,是在内娱找不到第二个像他这样,被胡子封印颜值的另类男神。

“沧桑中带着忧郁,忧郁中透着性感,性感里透着天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人为他生生造了一个新词:叔系少年。

其二,则是他“隐士般”的性格,只会演戏,不惹是非。

甚至,如果不是几次消失,如果不是太骄傲,如果不是一次次“得罪娱乐圈”,他可以更火。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零差评”男神。

今年金世佳刷过两次屏,一次是火爆的悬疑剧《猎罪图鉴》。

他演一位痞帅狂拽的呆萌警察,外表冷冷酷酷,实际可可爱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前傲娇机敏,人后心机腹黑。

演了20集后,“警察”的演技直接冲上热搜,大家多爱他?

直接把刘亦菲拉过来和他CP,无数女生迷得心花怒放。

另一次是《二十不惑2》里的周寻,剧中温柔强大的男孩,虏获了多少人的芳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对所有人来说,谈到金世佳,《爱情公寓》才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有着超高智商,呆萌帅气的学霸男孩陆展博,当年圈了多少粉。

大家喜欢他身上特别闪亮的少年气,很简单,很纯粹。

这个角色把年仅20,还在上戏读大三的金世佳推到所有人面前。

身高189cm(据说为了好接戏还少报了几厘米),有一张既少年又男人的脸。

剧集播出10年后,《爱情公寓》系列继续推电影版。

金世佳却宣布不再继续演天才少年,明面上与陆展博“决裂”。

不止如此,演员王传君也拒演“关谷神奇”,两个灵魂角色与曾经捧红自己的IP告了别。

为此,这两个“异类”遭受了许多骂名。

同僚们与他们越走越远,网友说他们忘恩负义;没有《爱》你们能有今天吗?

后来,王传君回忆影响自己最大的一句话,是金世佳说:演员要有羞耻心。

演员不可能永远裹在同一个躯壳里,要守护自己的坚持与底线。

过去的角色很好,可是他们想往前走。

如果留心,你会发现,为了抛弃过往他们做了多少努力。

王传君在一系列电影中打过酱油后,终于凭借《我不是药神》大放异彩。

而金世佳比他的出走,更早,更决绝,也更彻底。

《爱情公寓》第一季拍完,金世佳就做了决定:去日本念书。

当时,他痴迷日本演员田村正和的表演。

于是,他不顾家里反对,带着全副身家跑到大阪艺术大学,攻读英国当代戏剧表演硕士。

原本并不丰厚的积蓄,要用来支付学费,租房,所以他在日本的生活,极为清贫。

为了省钱,金世佳很少吃午饭,饿到不行,就在学校的饮水机里喝到饱。

最惨淡的时候,连续三天,他只靠自来水充饥。

《爱情公寓》播出时,金世佳人在日本,不知道自己在国内火得一塌糊涂。

他正在经历某种蜕变,跟同学去社区演舞台剧,学习表演技法。

同时,也为了生存,开始洗杯子、送报纸、送牛奶、端盘子、做饭团,甚至修路、搬家......

这段时间,189cm的金世佳从90公斤瘦到74公斤,也让他后来的人生都在感怀:“无论我赚多少钱,我对物质的需求都很低。”

苦不能白吃。

两年后,他归国,《爱情公寓2》开拍,而自己从“主角”退到“配角”的位置。

起初,金世佳本本分分,继续做回“陆展博”,可不久后,内心的不安与躁动继续涌现。

他觉得,是时候改变了。

2018年,《我就是演员》迎来一个熟面孔。

他在台上演《催眠大师》里的精神科医生,时而冷静地变态,时而愤怒地癫狂。

气质上的性张力,以及眼神戏都太绝了。

十来分钟的短节目,在热搜引起巨大反响。

导师徐峥说他未来不可限量,章子怡夸他有演员的能量。

大家才发现,剥开陆展博赋予的外衣,内里的金世佳,根本就不甘安稳。

相反,他复杂、孤傲、偏执,内心带刺,决定要跟世界对抗。

而在上节目之前,他已经在娱乐圈辗转了好几年。

一开始,他用学来的表演理论与方法,在话剧舞台先后完成了《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和《填字荒》,企图用这种“对抗流行文化”的姿态,燃烧自己。

可是他愈想隐藏,愈让人好奇。

第一个找到金世佳的人是陈建斌,当时《一个勺子》开拍,要找人演一个傻子。

为了这部电影,金世佳几乎零片酬出演,每天花三个小时化妆,连续半个月不洗头,不剪指甲。

穿的戏服是垃圾堆捡的,再随地抹点泥土在脸上,拍戏一天不敢吃东西,张嘴就会吃到土。

有场傻子在羊圈的戏,金世佳在羊圈蹲了几天,彻头彻尾把自己变成流浪汉,整到抑郁。

一部电影下来,金世佳似乎被重塑了。

第二个找到他的人是于正,他跟金世佳见面5分钟,就确定要他主演《美人制造》

这部无厘头古装喜剧,创造了剧场首播最高收视纪录。

傲娇名医贺兰钧,被他演得像模像样。

可此后,金世佳拍戏越来越固执,拒绝掉的片子一箩筐。

于正曾痛骂他:演技那么好,这也不拍那也不拍,流量不香吗?

这个问题,在金世佳这里几乎无解。

有一年,他从年头拍到年尾,从电影到电视剧,大家都夸他演得不错,可他依然在纠结:我还能更好吗?

这是金世佳的有趣之处,你以为他已经给过你惊喜,但他觉得远远不够。

去年的电影《扫黑决战》,他演了个反派,被观众称为“疯批”。

不仅演出了压迫感,甚至有些吓人,是个狠角色。

连电视剧《二十不惑》中的富二代周寻,都被他琢磨出了新意。

他真的完成了“剧抛脸”的追求,把表演当作信仰。

那些深沉而撕裂的角色,任他发挥发光。

也是如此,他每次“退圈”,又数度“出场”,都能找到新的航向。

金世佳带刺。

以前,他在自己的置顶微博里,形容自己是一个“死脑筋的怪小孩”。

老天爷递到他面前的踏实,他不要。

在当演员之前,他曾是浙江游泳队的运动员,甚至是国家级选手

08年北京奥运游泳队的备战名单里,就有他的名字。

尽管比赛时以一轮游告终,但朝着这条路走,他也可以走到底。

可因为痴迷表演,甘愿放弃眼前的一切。

等到剧火了,他又开始死磕演员之内涵,孤身一人在日本求学。

反复折腾,让他的演艺生涯如浮萍:漂在北京、无车无房、无固定收入。

“我是个普通人,普通的演员,普通的比较聪明的演员。

也是一个自在的人,问心无愧的人,什么事情都不后悔的人。”

可他依然不断求索。

不时飞去日本找老师请教,跟随法国戏剧大师Philippe Gaulier学习。

从2016年开始,金世佳一直在演话剧《狂飙》,他饰演的音乐大师田汉有句台词:

“一诚可以抵万恶。”

从那之后,金世佳告诉自己:

“真诚地面对自己,诚恳地面对生活,不要说假话。”

在物欲横流的娱乐圈,他不想讨好所有人,也敢炮轰流量时代的无趣:“只是因为你粉丝多,就可以演男一号,女一号?”

而他的付出与所得,都对得起自己的傲气,无论角色分量多寡,他都会认真写人物小传,在有限的空间里展示自己的更多可能。

这是一个快时代,每个艺人都在海里翻腾,再往前游一点点,就能更接近浪尖。

金世佳偏不。

他一遍遍演着少有人关注的话剧,挑剔地选择电影剧本,骑着电瓶车上下班。

他会跟等他下班的粉丝聊天,一说话,大家就笑了。

至于赚钱,他没多大的心思,够用就行。

像一个老派的绅士,也像个流浪者。

再往前数,他还会在微博分享自己的日常,写一些散文、诗歌。

文字与他本人一样,朴实且有生命力。

照片则是他观察世界与人生的视角。

后来,当微博渐渐成为一种营销工具,一种流量窗口,金世佳开始退出,不再更新。

如何适当跟观众保持距离,不做直播不上综艺,是他反复确认的立场。

当然,很多“假清高”“卖人设”的争论朝他袭来。

金世佳会想起表演老师田村正和教授他表演时,不断打压他,告诫他何谓演员的“羞耻”。

能认真地扮演每个角色,并留住内心的情义,才不负演员这个职业。

所以,留住“艺术家式”的清高,又有何妨。

像他自己对自己的开解:

“一直觉得我们的一生应当分为四段,每二十年一轮,

分别是寻找,奋斗,不惑,和百味。

想来,从我高中时代房间里的小剧场,到跨入演艺圈,

再到现在,隐隐约约也有一丝命运的指引。”

别犹豫,别后退,金世佳,好好感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温家仪_NBJS1976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7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