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卢湾老人说,儿子失业十年

城市种菜小白

2022-09-22 12:59山东

关注

导读

现在社会压力很大,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中年人面临失业,而很多人经此打击一蹶不振。有一位朋友住在卢湾区,他的儿子一宅家就宅了十年!

日月光碰面

我坐地铁到打浦桥,然后就穿过门帘到达日月光地下广场。

这里人都很忙碌,行色匆匆的,仿佛每个人都有几千万的生意要做。

我穿过人声鼎沸的商铺,来到地下广场另一面,这里人很少,几乎看不到顾客,商店很多也关门了,开着的几家店也门可罗雀。

当我到一家饮料店时候,老董已经坐在那,他热情和我挥手,然后我就走过去和他打招呼。

他说:过来挺远的吧?

我说:还好了,坐地铁蛮快的。

他说:点些喝的东西吧,我请客。

我说:随便喝点就行。

饮料上来后,我们聊了起来。

我问:小董还是拒绝出门,一直在家吗?

老董点点头,说:是的,现在一直在家里,很少出门,也不工作,哎,我们都习惯了。

老董一家情况我略知一二 ,以前他在外面跑,是我公司的客户,当时小董好像也在外面工作,后来老董退休了,小董反而不上班了,一直在家里宅着好多年了,老董也从一开始鼓励小董出去,到后来的麻木,无所谓的态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勤奋的小董

老董告诉我,小董刚工作那几年非常勤奋。每天坐着车去浦东上班,而且工作勤恳、认真,对公司同事也好,对业务伙伴也罢,都尽可能帮助别人,获得大家的称赞。

谈到小董以前的种种事情,老董脸上洋溢着笑容,他津津乐道小董当时的勤奋和努力。

我问:看得出,小董并不是懒惰或者不想工作,后来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老董头一低说:是啊,受刺激了,我也有责任,没帮他把关,什么乱七八糟工作都让他找,最后酿成悲剧。

公司搬迁

我问:他不是干的好好的?为什么不做了?

他说:本来公司蛮好的,他也很爱做那一行,谁知道后来升级产能,他们公司被搬迁,没办法了,要离开上海,小董也不能跟着走,毕竟家在上海,所以就重新找工作了。

我说:那小董找新工作了?

老董说:找了,但新找工作实在不怎么样!

新公司梦魇

小董马上找工作,还真有家公司需要大量业务员。

小董进入公司后,发现每个月业绩都有很大的压力。

一开始还能应付,但时间一长小董感觉力不从心了。

而这家公司也很奇葩,实在没业务的话,需要业务员自己出钱,购买公司的产品。

小董自己都出了钱,买了两次公司产品,即使如此,公司仍然不满意,最后辞退了小董。

我说:这什么公司啊,要自己员工买东西的,一看就是骗子!

老董说:是啊,这公司有问题的,小董当时也不和我们商量,要是和我们交流,我们肯定会提醒他的。

我说:小董蛮内向的,也很敏感吧?

他点点头,说:什么事情也不和我们说,所以他现在每天在家里,其实也很苦闷的,但我们不去说他,怕刺激他,让他自己慢慢想通吧。

屡次碰壁

小董被那家公司辞退后,就四处找工作,不想失业。

但那时候工作不好找,不是在裁员,就是不招人了,基本上很难找到合适的。

后来小董放低要求,想去一些民营企业担任实习生,但那些企业也很奇怪,对工作过几年的小董并不感兴趣,只招应届生,这让小董非常郁闷。

招聘羞辱

找不到公司,小董意志消沉,在家里休息了一段时间。

后来有一天,社区街道组织了一次招聘会,小董兴冲冲的去了。

回来的时候,小董脸色阴沉,一言不发。

老董无论问什么,小董也不说话。

老董说:我跟你说,社区介绍的都是很垃圾的,而且那边人素质也差,他们拉人去应聘是有指标的,以后再看到这样的信息,直接当垃圾扔了,千万别和他们多搭话!

尽管小董没有明说,但老董知道,社区那群混子,肯定冷嘲热讽,而且对就业一点正面意义也没有。

自从社区招聘会后,小董彻底不出去了,基本每天在家看看电视看看电脑,连门都很少出。

宅家生活

老董告诉我,自从深受打击后,小董就不出门了。早上起来看新闻,然后看会体育台的一起耍大牌,之后就去摆弄电脑了。

到了下午,小董午睡一会,然后继续弄电脑。

到了晚上和父母一起看电视,在厅里坐坐,看完新闻夜线就差不多睡觉。

偶尔,小董也会出门,比如见朋友,或者以前同事。老董也让小董多出去走走,散散心。

原本小董是计划一步一步来,从周围公园开始,慢慢的走远点,到崇明或者金山看看。

老董说:小董其实已经有起色了,从出去买东西到散步,最远一次坐车去老西门,然后跑到外滩看看再回来,本来一切蛮好的,他甚至想去招聘会看看,谁知道这2年又打回原形了。

后来发生了口罩事情,老董一家被迫在家里,小董计划被打断,也不再出门了,几个月几个月的在家,让小董的宅家情况更严重了。

木纳的小董

聊的差不多了,我提出要见小董一面,老董思索一会,答应了。

我之前和小董见过,当时他还在上班,虽然有点腼腆,但还会和我对话,算是一个不错的青年。

我和老董到了他家,进去后,我在客厅坐了会,老董去叫小董了。

过了好一会,小董出来了。

他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有些高兴,手舞足蹈的要给我倒茶。

我和他聊了起来,或许是在家太久了,小董的话语有点混乱,前言不搭后语的。

他说的话也有点口齿不清,需要猜一下才明白意思。

我问小董,想不想出去。

他说:我习惯了这里,你看过电影《海上钢琴师 》吗?这里对我,就是那艘船,而我就是1900。

我说:你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的,家里人慢慢老了,你需要照顾他们,负起责任。

他低着头,说:我知道,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不是不懂道理的,只是外面一切对我太残酷了。

我说:既然你懂,就要付出行动。前阵子你不是出去过吗?后来因为客观因素才不出去的,等以后外面慢慢恢复了,你可以再次出去呀,去日月光逛逛,去徐汇滨江玩玩,再去远点的五大新城,临港那边看看。多出去了,就习以为常了,以后恢复正常生活就不难了。

他说:我知道,我也有这方面的想法,但现在不是时机。

我说:那我们说好了,以后外面慢慢变好了,你也要慢慢恢复。

他说:我需要慢慢适应,我会尝试的,但不是现在。

告别了小董,我和老董走到走廊。

老董说:小董不是不懂事,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但他就是这样,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门。

我说:会出门的,我相信小董能恢复正常,外面也能正常,我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

老董激动的和我握手,他说:你能来太好了,小董也很高兴,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表达。

我说:我知道,他是个不错的孩子,给他点时间,会恢复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告别了老董,我来到肇嘉浜路,看着周围行色匆匆戴着口罩的行人,心里异常复杂。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