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真实故事:费尽心思离婚再嫁,当牛做马十年,才惊觉丈夫另有外心

后山小宝爷

2022-09-22 18:00四川

关注

闺蜜燕子离婚了。

三个月后,她又传简讯给我,说她再婚了,嫁给一个带着10岁儿子的男人。

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燕子第一任老公林波我也认识。是她单位的前同事。据她所说,看林波的第一眼,当即就认准了这个男人。

于是开始了倒追男人的行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半年后,两人确定了关系,二年后,结成了夫妻。

婚姻生活显然没有外人所见的光鲜,其中不乏鸡毛蒜皮、家长里短的事情。

林波是一个好人,除了平日里和同事之间的正常交际,从不乱来,挣的钱也一五一十地交到燕子手上。

但林波这人是一个典型的直男,说话直,不懂委婉,更不会成日里嘘寒问暖。而且林波还是一个理科男,对待任何事或人都是严肃较真的。

好巧不巧,燕子的爸爸是教师退休,遇到谁都爱说教一番,也不管合不合时宜。所以从第一天结婚起,两人说不了两句就要发生口角。

有了孩子后,从分开居住变成了朝夕相对,矛盾来得更加频繁、激烈了。

女婿与岳父的不和,夹在中间的燕子也变得左右为难:老公是自己选的,老爸是自己的,说谁不对才对呢?

其实这和婆媳矛盾是一样的,很难说清楚对错。

观望的人会教你要客观、公正,只有身处局中,才知道要客观公正是何其的难?何况两人并不是有大是大非的对立,而是价值观念上的不同。

可想而知,林波与岳父的矛盾越多,林波与燕子之间的隔阂也就越来越深。

燕子开始反省,自己到底看上林波哪一点:又没情趣,又没情商,除了用“好“来形容,似乎林波的身上再也找不到更多优点了。

她不爱回家,甚至有些讨厌,回家就要面临着两人的争吵,回家就要看到林波没有笑容的脸,回家就要听到林波没有温度的话。

燕子的单位是做工程的,出差的机会很多,她也开始连续申请出差,只为避开家里的烦心事。

二、

燕子单位接的工程主要是修建水电站,多在山里,除了施工队,几乎很难见到外人。

和燕子在工作上对接的是甲方的项目经理,名叫鲁陈。

见燕子经常几个月不回家一次,他开始起了好奇,起初只是应酬式的寒暄几句,人熟了以后,相处的时间多了,聊的话题也多了。

项目结束时,鲁陈拉着燕子的手:“我的下个项目应该还是和你们单位合作,希望到时你也在。”

山区呆了几个月,隔绝了俗世的烦扰,而一表人材、能言善道的鲁陈像是燕子的一剂宽慰剂,冲击着她的心,带给她一种和林波截然不同的情愫。

她知道鲁陈对自己动心了,因为自己对鲁陈也有了好感。

诚如鲁陈所期盼的,他们在另一个项目上重聚,又相处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其间,燕子也回去过一次,看了看孩子就回来了。

半年结束后,两人继续约定下个项目碰头。

就这样,两人断断续续地、从一个山区迁徙到另一个山区、始终在一起。

聊的话题也从工作扩展到了生活。随着话题的深入,关系也愈发的亲密。稍微细心的人都能一眼看出他们之间的不寻常。

可没有人说破。成年人的世界,哪有什么一清二白?

再一次分别时,鲁陈郑重地对燕子说:“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燕子何尝不是?相较于林波的冷淡,鲁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人!何况,林波是自己追来的,对自己的感情谈不上有几分;可鲁陈却是主动追自己的,对自己那可是真爱啊!

可是,这两人怎么能在一起呢?燕子有丈夫、有女儿;鲁陈也有妻子,有儿子。

“这样吧,我们回去各自离婚,然后结婚。”鲁陈想了一会,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和你女儿好的。”

激情作祟,两人果真分去各自离了婚,然后带着自己的孩子,在三个月后,组成了一个新的家庭。

我曾经问过燕子,你后悔吗?

“有啥可后悔的?”燕子泰然自然地说道:“三十年前,找一个自己爱的过日子;三十年后,找一个爱自己的过日子。”

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燕子向林波提出离婚时,全家一致反对,就连燕子的爸爸也不同意。

可谁都说服不了这个固执己见的人,也只能随她去了,也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新女婿。

其实要说接受,也不是因为燕子,而是心疼那个才五岁就面临着父母离异的小外孙女。

离婚时,林波选择净身出户,想给女儿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离婚后,他也很快从单位离了职;转天,燕子就在办公室宣布了自己再婚的消息,还给同事们发了喜糖。

她才不在乎同事们的眼光和背后的窃窃私语,她要的,就是随心所欲、不勉强、不为难自己的生活。

这段新生活确实带给了燕子改变,整个人从里到外容光焕发,像重获新生一般。

她带着女儿和鲁陈还有鲁陈的儿子一起住在鲁陈150平米的大房子里,四个人真正地建立起了一个新的家庭。

鲁陈的儿子鲁小当时也只有10岁,和女儿一样,都在读小学,只是上的是寄宿学校,和新母亲接触的机会不多,两人也能相安无事。

不过,也有烦心事,那就是鲁陈的前妻。

前妻对突然的离婚显然不能接受,隔三差五地到小区里找这个新家庭的麻烦,特别是当着一群邻居的面,指着燕子的鼻子骂,骂她勾引自己的丈夫,害自己和儿子不能相见。

燕子不胜其烦,后来也不知鲁陈用了什么手段说服了前妻,才算彻底解决。

接下来的麻烦来自于两个孩子。

鲁小学校有亲子活动,需要父母一起参加。

燕子为此专门收拾了一番,挽着鲁陈的面准备出门,临出门时,鲁小拦住了她:“我已经通知我妈了,她会和我爸去参加活动,你不用去!”

自那以后,凡是学校的活动,鲁小从不要她出面,或是他爸去,或是他妈去,或是他父母去,就是不让燕子去。

一开始她觉得无所谓,可学校里活动很多,鲁陈和前妻见面的机会也多,她起了担心,害怕鲁陈和他的妻子有了猫腻,旧情复燃。

燕子的女儿林末同样,学校的活动一律不允许鲁陈参加:“既然哥哥都是他妈妈去的,我也要我爸爸去,不要鲁叔叔去。”

这是燕子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还好,几年过去了,风平浪静。

四、

转眼,鲁小上中学了,林末上四年级了。学业加重,补课越来越多。

鲁陈仍然经常出差,反而是燕子,尽量不出差,呆在家里照顾孩子。

可周末的时间只有那么多,补课或兴趣班的时间难免起冲突,接了这个接不了另一个。

该接谁,当然是先接自己的女儿啊。

“林末年龄更小,又是女孩子,还是要更注意一些。”燕子解释道。

可鲁陈不这么想:“林末是小,鲁小也不大,而且又在青春期,不注意看顾着,很容易变坏。再说了,林末的外公外婆不就住在附近吗?就不能帮着接送一下?”

“鲁小已经大小伙子了,还是要锻炼一下,不然以后怎么办?”

“说得好听,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这是夫妻两第一次因为孩子而起了冲突。

鲁陈心中很是不满,但还是有半句话没有说出口。

有一次,鲁陈出差三个月后才回家,突然发现儿子瘦了一大圈。

“你不是照顾孩子吗?你怎么照顾的?鲁小瘦那么多?”鲁陈又对燕子发火了。

“我怎么照顾,还不是和原来一样照顾?每天只有早饭在家里吃,他瘦了也能怪我?你要问问他天天在学校里吃了什么啊!”

“那你就不知道在家做好给他送去吗?我看其他的家长,为了孩子营养能跟上,午饭和晚饭都是送到学校里去的。就你这个当妈的当得轻松!”

在鲁陈的要求下,燕子每天上班前把菜买好,中午提前回家把饭弄好,掐着时间送到学校门口。

鲁小见她来了,一脸不待见,夺过饭盒就走,见同学问起这人是谁时,还故意大声地回道:“我家阿姨。”

鲁小的饭盒带回家,鲁陈打开,一看居然还剩一半没吃,他直接就甩在燕子面前:“你明明知道鲁小不吃辣,还做些辣椒的菜给他吃,你是想让他饿着吗?”

照燕子当年的心气,可能当场就顶回去了,可现在,她自己亲手毁掉第一段婚姻、争取来的第二段婚姻,含着泪也得忍下去。

五、

要说鲁陈的态度,那是在结婚几年后才开始变得有些不耐烦的,但继子鲁小却是从头就对燕子没有好眼色。

从结婚那天开始到现在,鲁小从来没有叫过燕子一声妈妈,有时还叫一声阿姨,有时就是一声“喂”。

150平米的房子,三个卧室,两个孩子各自一间,鲁小的房间除了他爸,谁都不能进。

燕子曾进去过一次,打扫卫生,最后竟是被鲁小吼了出来。

鲁小小的时候,为了把燕子赶走,无所不出其极:

挂在衣柜里的新衣服,莫名其妙被划了一条口;

梳妆台上的化妆品,莫名其妙地摔了一地;

浴室里的洗面奶,不知被灌了什么进去,洗得燕子满脸红疹。

因为不喜欢燕子,连对林末也是恨屋及乌:

在林末的牛奶里,倒进半袋味精,喝得林末直呕吐;把毛毛虫放进林末的被子里;趁林末睡着时,用马克笔在她脸上画胡子,那天燕子给林末洗了好久,洗得皮都快掉了,还有印迹。

燕子心痛得快要哭了,找到鲁陈要他出面批评鲁小。

鲁陈反过来劝他:“鲁小还小,你不要跟他计较。”

有了鲁陈做后盾,鲁小变本加厉,连面上的功夫都不愿意做了。

有一次,鲁小把他爸拉进他的房间,燕子正好经过,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竟是鲁小要他爸和自己离婚,要把自己和林末赶走。

只听到鲁陈十分不耐烦地敷衍道:“知道啦,知道啦,你说过很多次了。”

听见鲁陈说话的语调,燕子心里很明白,想来父子俩关于这样的对话不是第一次。

“结婚前你应该知道他有孩子,你没想过有这一天吗?”我问燕子。

“知道啊,怎么能不知道,”燕子苦笑道:“我想着小孩子嘛,耐心哄一哄就没事了,可没想到还是捂不热。”

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鲁小初中毕业那年,全家决定外出旅行。

鲁小要去英国,林末要去新加坡,两人争执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

“那今年先去英国,明年再去新加坡?”燕子先做林末的工作。

“不行,为什么不能明年去新加坡?”

“那今年先去新加坡,明年去英国?”燕子又做鲁小的工作。

“凭什么听你的?出去旅行是我爸出钱,我说去哪就去哪!”

两边都说不好,燕子把难题甩给鲁陈。

“新加坡有什么好玩的,就去英国。鲁小还没去过。”鲁陈一句话就拍板了。

一家人吃饭时,鲁陈宣布去英国时,林末饭都没吃完,猛地站起来,抓起书包就冲了出去。

最后,鲁陈和燕子陪着鲁小去了英国;林波带着林末去了新加坡。

这一趟外出,只有鲁陈和鲁小是开心的,燕子始终悬着一颗心,牵挂着另一边的女儿;而林末这次回来后,竟是变了一个人。

“妈妈,我看了鲁小出去玩买的东西,我估算了一下,他那些东西应该值三万块钱。既然我没和你们一起去,那你也应该补偿我三万元。”

燕子吓了一大跳,万万没想到女儿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原来林末从来不这样,也从不计较她和鲁小之间谁多了什么、少了什么。

为什么短短十多天不见,林末就变了呢?

“你不是经常说你和鲁叔叔对我和鲁小是平等的吗?现在他有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有?”

“可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做什么事都只顾着鲁小,从不为我着想,难道我还不能为自己着想吗?”

燕子望着女儿,很是陌生,可转念一想,自己的钱以后不也是林末的吗?早给晚给不都要给吗?

她背着鲁陈,从自己的积蓄里转了三万块钱给林末。

“以后鲁小有的,我也要有,没有的,你就折算成钱给我吧。”

燕子望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儿,一脸的陌生。可一回头,她又觉得女儿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提醒自己,一碗水要端平,只是一时兴起。

一天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林末当着其余三人的面说道:“听说鲁小高中后要出国,你们把钱都给他准备好了?”

燕子和鲁陈没有回答。鲁陈是不好回答,而燕子则是完全不知情。反倒是鲁小在一旁煽风点火地回应道:“那是,我爸给我准备了100万!”

“那我也要出国,你们也得给我准备100万!”

“女孩子家家的,出什么国,国外不安全,就在国内读大学就好了!”鲁陈满脸不高兴,回了林末一句。

“鲁小出国就不怕不安全了吗?鲁叔叔你这是只顾着自己亲儿子啊?”她转过头看着燕子:“妈妈,鲁叔叔只顾着鲁小,那你呢?你也顾着他吗?”

“林末……”燕子正想开口。

“他顾着自己的亲儿子,你就不能顾着自己的亲女儿吗?我不管,你也得给我转100万!”林末负气地丢开碗,甩手而去。

那顿饭燕子食不知味。

自从和鲁陈结婚后,两人从来是自己管自己的钱。燕子曾暗示过鲁陈,让他把钱交给自己管理,鲁陈听了只当没听到。燕子当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钱交给鲁陈管理。

在她的认知中,鲁陈对鲁小更好,这是必然的,但肯定不会不管自己和林末的。就算鲁陈没把钱交给自己,该他出钱的时候他一定也不会含糊的。

可是,林末现在就要钱!

自从燕子不出差后,每个月只有基本工资加奖金,少了一大块补助,要突然给林末100万,她哪里拿得出来!

七、

那几年,地产一片向好,开出的楼盘一抢而空,房价不断飙升。

燕子和鲁陈商量:“要不把家里的钱拿出来,买套房子投资吧。”

“你以为我们家里有好多钱吗?没钱,不要想这些没用的!”

听到鲁陈这么一说,燕子也就算了,毕竟鲁小要出国读书,马上就要花出去一大笔钱了。

三个月后,在整理房间时,燕子在鲁陈衣服的最下面发现了一份购房合同。

翻开合同,购房人写的是鲁小的名字,付款方式是一次性付款,算一算购买时间,正是燕子那次向他提起买房后的十天左右。

燕子刹时恍然大悟了:根本不是没钱,而是鲁陈在提防着他们娘俩!

如果以鲁陈的名义买房,势必要写上燕子的名字,那以后这套房子林末同样有份;现在以鲁小的名义买房,既做了投资,又避免了被燕子母女俩觊觎!

那一刻,燕子后悔了,她对这段婚姻终于起了怀疑:自己到底图的是什么啊?

对鲁陈,自己是心怀爱意的。给他收拾出差的行李,天天电话问候着;

对鲁小,自己是全心全意的,有时甚至对他比对林末还好。一年四季的新衣服、想吃的东西、想去的地方,哪样自己没做到?送饭送到学校、连内衣裤都是自己给他手洗!

对鲁陈的爸妈,自己也是问心无愧。平日里,应季的蔬菜水果,一箱一箱送到家里,好几次鲁陈的父母生病住院,全是自己一手一脚地照顾。

可这一切,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丈夫的提防、继子的冷眼!

燕子一直以为,鲁陈的世界里一定有鲁小,有她,可能有林末;

现在她才真正醒悟过来,鲁陈的世界里一定有鲁小,可能有她,但绝对没有林末。就如同现在的她一般,她的世界里一定有林末,可能有鲁陈,但一定也没有鲁小。

八、

“你想过鲁陈为什么要和前妻离婚、非要和你在一起吗?”

“可能就是看上我的肉体吧。我见过他的前妻,农村出来的,年龄比鲁陈小看起来却比他老一头,又不会收拾打扮,又没情趣。而我,年轻,有学历,有姿色,身材也还不错,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带出去有面子。”

“那你还会和他离婚吗?”

燕子叹了口气:“不知道。再离一次婚,我成什么女人了?可是不离,我又咽不下这口气!”

看着面前的燕子,我有些不解,就像不理解她为什么会轻易结束第一段婚姻一样,我同样不能理解,她固守着这段婚姻的原因又是什么?

夫妻不应该是同心同德的吗?现在这样貌合神离又怎么可能过得好、过得下去?

到现在,燕子还是没有和鲁陈离婚,可我明显地发现她变了:她开始从平日的生活中抽离,对鲁陈、鲁小和鲁家人开始变得冷漠,一副心思全放在自己和林末的身上。

我不知道她这段婚姻还能走多久,但清楚地知道,燕子的第二段婚姻,和绝大多数重组夫妻一样,已经失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