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6年“非典”功臣被发现收了一屋子钱,审判时:我有功,请轻判

探秘历史

2022-09-22 09:07重庆

关注

2003年,非典病毒肆虐,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广州市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

为了能够快速控制疫情,众多医护人员齐心协力,顶在了最前线。

其中,广东疾控中心的免疫规划所所长罗耀星率先提出“要先防非典、先防流感”的措施。他通过比对分析多个病例,对非典的传播、扩散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提出行之有效的抑制措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措施在广州界内十分有效,并且很快就被推广到全国。罗耀星的研究成果,为抗击非典行动打开了一条全新的路。

同年,罗耀星又马不停蹄加入到防止乙脑的行动中,他带领免疫规划所内的员工,对全省的乙脑病例进行分析,并且火速制定防治方案,带领应急处理小组积极投入控制乙脑疫情的行动中。

2005年,广东出现了大面积流脑疫情。罗耀星为了控制疫情蔓延,与各大疫苗厂商协商,积极争取疫苗,有效控制了疫情的传播。

在他工作期间,罗耀星为广东的免疫工作作出了巨大的贡献。2002年,他被评为“消灭脊髓灰质炎工作先进个人”、2003年被评为“广东省抗击非典先进个人”。

此外,他还先后承担了多项研究课题、发表了超过20篇的学术论文,出版了两部专著。在广东省举办多次培训办,为广东疾病预防培养了大量人才。

就是这样一位“非典”功臣、抗疫学者,却在2006年的时候,成为令全国瞩目的贪污犯。

2006年4月初,一封举报信被送到了广州市海珠区检察院。

这封信来自于广东省疾控中心内部人员,其实名举报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内有人在采购疫苗过程中,出现重大贪污行为,收受了大量回扣。

这封信引起了检察院内的高度重视,反贪局领导立即组织着手调查。

通过对这封举报信的分析,反贪局对免疫规划所的整体运作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了解。经过调查发现,免疫规划所的运作存在严重问题。

而其中,所长罗耀星全年负责全省各种疫苗的采购、推广工作,存在行业垄断行为。

在经过排查之后,罗耀星被广州市纪委“双规”。

面对一双双锐利的眼睛,昔日的“非典”功臣,如今满头大汗。他承受不住压力,选择主动投案自首。

罗耀星主动向检察机关承认自己的贪污行为。

“你收了多少钱?”

面对审讯人员的疑问,罗耀星却迟疑了,“我也不知道收了多少钱......”

据罗耀星自己所说,他从来没有算过自己受贿总额,刚开始的时候每一笔钱都让他激动,后来收得太多就已经麻木了。

而所有的一切开始于2000年初。

为了严格把控进入广东省内的疫苗,保证所有疫苗均合法合规。广东省卫生厅率先明确疫苗集中管理体制,由疾控中心集中统一管理、配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项决策意味着,疫苗供应商不能私自和各市进行交易,必须由疾控中心统一采购、调配,并分配到各市。

而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的所长罗耀星具有极大的权力,只有他点头同意,疫苗才能被全省采购并推广。

广东省卫生厅专门举办座谈会,将这项决策向所有疫苗供应商解释,而罗耀星这个名字一跃成为供应商眼中的红人。

所有人都明白,只要搞定了罗耀星,自己的疫苗就可以被推广。

因此,在会议上,罗耀星一露面,就被众多供应商团团围住。疫苗供应商们对着罗耀星各种吹捧,期望自己能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

这个年仅33岁的科员干部,成为整个会议的焦点。罗耀星1990年大学毕业被分配到疾控中心后,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

他出身贫穷,从小就不被重视,家里一直以来都被贫困、饥饿围绕。罗耀星凭借自己的努力才走到今天,从来没有得到过如此多人的夸耀和赞叹。

这一刻,罗耀星的心就有些动摇了。在众多人的追捧中,他一度感觉到有些迷失。

片刻,罗耀星又摇摇头,故作镇定地与供应商们交谈。

在这之后,罗耀星带着免疫规划所接手了疫苗推广工作,他兢兢业业、埋头苦干,终于让广东疫苗市场走上正规化、制度化的道路。

在全省的统一调控下,广东省的疫苗发展蒸蒸日上,而罗耀星也与供应商们关系愈发亲密。

2000年末,罗耀星与供应商们一同参加饭局,大家就疫苗推广工作进行交流。

饭局结束后,一个供应商突然拿出来一个厚厚的信封。罗耀星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里面装了什么。

他连连摆手,第一时间把信封递了回去。

供应商急忙说道:“没人看见,这是你应得的劳务费。”

但是罗耀星说什么都不肯收,他被吓得落荒而逃,仓促间甚至忘记了和其他人打声招呼。

回到家,坐在桌子前面,罗耀星回想起那个厚厚的信封,里面至少也得上万元。吃回扣这种事在这个行业再正常不过了,自己却像是一个愣头青一样只顾着逃。

他又想起供应商那句“这是你应得的”,这句话就像是魔咒一样在他耳边萦绕,罗耀星眼前供应商的脸逐渐变成了那个厚厚的信封。

他想,自己为了疫苗推广废寝忘食、早出晚归,几乎是一刻都不敢停。而那些供应商都需要自己的帮助才能够发展事业,如果没有自己,他们的疫苗又怎么能够推广出去。

这确实是自己应得的。

这一想,罗耀星开始止不住地懊悔,怎么就没有把信封收下来。

对于钱的渴望在这一刻被拉开了一道口子,罗耀星鬼迷心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2021年3月,黄跃辉代表长春生物来到罗耀星办公室。

黄跃辉这一番前来,是希望长春生物所生产的水痘疫苗能够进入广东市场。一开始,罗耀辉热情地接待了他,两人就当前疫苗的市场进行了一番交涉。

得知黄跃辉此行前来的目的后,罗耀星突然皱眉,含糊道:“这个不太好办呀......”

黄跃辉得知,自己来迟了一步,早在他们之前,上海的水痘疫苗已经进入到广东市场了。黄跃辉有些绝望。

就在这时,罗耀星却突然又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黄跃辉立马明白了罗耀星的言外之意,当即表示,自己真的想要进入广东市场,只要能让他们的疫苗进入广东,一切都好说。

罗耀星点点头,满意地笑了笑。

就在罗耀星的办公室里,疫苗推广工作就像是一桩生意一样,罗耀星和黄跃辉达成了交易。

四个月后,长春生物的水痘疫苗成功进入广东市场,第一批疫苗销售十分顺利。

黄跃辉也接到了罗耀星的电话,在电话里罗耀星告诉他们,疫苗已经卖得差不多了。

黄跃辉是个聪明人,立马对罗耀星表示感谢。在电话结束之后,第一时间就直奔银行,取出来八万元的现金。

厚厚一沓纸币外面包上了报纸,黄跃辉小心谨慎地将其带到了罗耀星的办公室中。

罗耀星接过这个厚包裹,八万元的纸币在他手里仿若有千斤分量,他感觉自己的手甚至都在抖。为了避免让别人看出端倪,罗耀星立马把钱塞进了柜子里,而后又装模作样地打发黄跃辉离开。

离开前,罗耀星又跟黄跃辉承诺,之后就等着收疫苗的回笼款就行。

这一天晚上,罗耀星下班异常地晚,他等到单位已经没有人了才收拾东西。在办公室里,他打开了黄跃辉拿来的报纸包裹。

在拆开报纸的一瞬间,罗耀星慌了神,那厚厚一沓的纸币垒得整整齐齐的。

一、二、三......八万元,罗耀星倒吸了一口气,他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干上一整年才能够挣这么多,如今仅仅是一次小小的“交易”,供应商就会把钱大笔奉上。

这八万块钱彻底让罗耀星沦陷了,他止不住内心对财富的渴望,之后只要供应商给他钱,他毫不犹豫就会收下来。

收钱的时候,罗耀星甚至还会想到自己最初拒绝的那几笔“好处费”,和那位供应商的那句“这是你应得的”。

每一次拿钱回家,妻子都会疑惑,这么多钱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但是罗耀星却不肯透露,他支支吾吾地让妻子别管了,这钱肯定是正经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家里的保险柜越积越多,甚至于有些放不下了。

黄跃辉每一次见罗耀星都会拿着厚厚的一个报纸包裹,久而久之,罗耀星甚至对钱感到麻木了。他不再小心翼翼数钱,收到钱就扔进保险柜里。

不只是黄跃辉,越来越多的供应商也会给他好处费,罗耀星对供应商的“好意”来者不拒,他甚至还会主动要求其他供应商们给点好处。

为了能够顺利收钱,罗耀星还拉上了疫苗组组长蔡汉港。他和蔡汉港商量,两个人一起“发财”,绝大多数是罗耀星拿大头。

两个人成为一艘船上的共犯,供应商上交劳务费,有时是蔡汉港去取,有的时候是罗耀星拿,供应商都知道给其中一个人送钱就相当于打通了两个人的关系。

罗耀星收好处甚至还有了规矩,他美其名曰“推广费”,只要销售一支疫苗,就必须奉上一定比例的好处费,例如水痘疫苗5元、流感疫苗2元。

这甚至已经成为供应商默认的“潜规则”,这笔推广费被很多供应商算进疫苗成本之中。

伴随着收的钱越来越多,一直放在家里也引起了妻子的怀疑。罗耀星也觉得放在家里不太靠谱,他把部分钱放到了母亲家。

面对老母亲的质疑,罗耀星还再三保证自己有分寸。

没有人知道罗耀星已经深陷贪欲的漩涡。在外人眼里,罗耀星衣食住行极其朴素,花钱抠门,一块钱甚至要拆成两份花。

只有罗耀星知道,自己守着一座“金山”,却不敢花出去。他不知道自己拿了多少钱,供应商给的好处源源不断地朝他怀里塞,这些钱全都被放到了母亲住的屋子里。

就在收受贿赂的同时,罗耀星的本职工作干得极其出色。对抗击非典、广东疫苗推广、遏制乙脑流感传播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外界的赞美没有止住罗耀星的脚步,他戴着“非典功臣”的面具,私下里却把手伸向供应商的钱包里。

罗耀星知道,自己的事情一旦败露,工作、人生都完了。因此,他在荣誉中愈发惶恐,收钱、藏钱都更加小心谨慎。

因为供应商给的都是纸币,罗耀星收的钱越来越多,堆起来就像是小山一样。

2006年初,他看见那小山一样的“好处费”,突然感到一阵心惊,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收了这么多的钱了。

要是让别人知道,那后果不堪设想。

小山一样的纸币放在哪里都有风险,罗耀星还不敢存进去银行,也不敢拿出去花。

思来想去,罗耀星想到了一个“精妙”的主意,租一个房子专门用来放钱不就好了。俗话说的话,“大隐隐于市”。把钱放在市区里,离自己又近、又不显眼的地方,既安全,又不会让人发现。

此时正是春节,罗耀星知道这个时候租房子有些显眼。于是便盘算着等到开春的时候,大批外来人员来到广东,他便雇人租个房子,这样就能够彻底藏住了。

于是,罗耀星假装无事发生,安稳地过完了这个春节。在3月的时候,他看中位于单位和家中心位置的新鸿花园,雇了一个中年妇女,让她帮自己租房子。

中年妇女按照罗耀星的要求,孤身一人来到新鸿花园。在租赁中心,工作人员要求妇女提供身份证。

但是妇女却说自己的身份证丢了,不用身份证行不行。

这个妇女的要求十分古怪,她要求房子必须要防盗网,而自己又不肯提供身份证,哪怕多交租金也无所谓。

没有身份证,工作人员怎么也不肯租房子

第一次租房子以失败告终。

但是没过多久,罗耀星给中年妇女一张假的身份证,身份证上显示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而中年妇女便用这张身份证顺利租下了一户两室一厅的房子。

一切都按照罗耀星的计划进行。

罗耀星把放在家里的和母亲那儿的钱一点点搬到租来的房子里,因为钱数巨大,他一下子也搬不完。而这项工作,罗耀星更不敢借助其他人的帮助,只能自己每天搬一点。

丈夫经常从家搬东西出去,去哪里又不说,妻子渐渐对罗耀星奇怪的举动产生了怀疑。

在妻子的逼问下,罗耀星这才松了口气,告诉她,这都是自己的“劳务费”。

罗耀星的工作本就敏感,什么“劳务费”都只是好听的说法,妻子一听罗耀星的话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立马吓得脸色煞白。

“这是我应得的,”罗耀星完全不在意,“别人都能拿,我怎么就不能。

妻子稍微镇定了,她也明白医疗行业的内幕,吃回扣、收受贿赂都很平常。可是罗耀星那小山一样的钱太过于惊人,这样大笔的钱若是被发现了,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我不会那么倒霉的。”罗耀星一再说道,他还跟妻子解释了自己的租房计划,告诉她只要把钱藏好了就没人知道。

在罗耀星的劝说之下,妻子这才放下了心。

话是这么说,但罗耀星自己也心惊胆战的,他每一次听到警铃想起,都会浑身冒冷汗。

终于,罗耀星把所有的钱都转移到了新鸿花园,他把钱整整齐齐码在了床底下。为了防止钱被虫鼠啃噬、受潮损伤,罗耀星还做好了防护措施。

那一天,罗耀星呆坐在租来的房子里,感觉一切都十分完美。但是他的心情却并不平静,收了这么多钱,他不仅感受不到喜悦,如今还每日被惶恐笼罩着。

之后,罗耀星每收一笔钱,就会在晚上悄悄地把钱放到新鸿花园,生怕被人发现。

可就从这一天开始,罗耀星每晚都在做一个梦。梦里,他看见所有的人都鄙夷嘲笑他,自己的手上戴着手铐,手铐闪着冰冷的光。

从梦中惊醒,罗耀星再也睡不着了,他突然开始懊悔自己怎么就伸手拿了钱。若是不拿钱,如今起码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就在这样的日子里,罗耀星精神恍惚,上班的时候听到警铃声,甚至觉得对方就是来抓自己的,觉得钱已经被人找到了。

这时候,他一定要去新鸿花园看看自己的钱还在不在,看到钱的那一瞬间,罗耀星吐出来一口气,心却提到了嗓子眼。

这样的生活让罗耀星近乎崩溃,周围的人向他打招呼,他都要疑神疑鬼的。

4月初,一封举报信被送到海珠区检察院。

罗耀星在办公室里见到了一群穿着制服的人,那一刻,他的心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完了”。

一开始,罗耀星慌慌张张地想要见妻子一面,但是被检察院禁止了。办案人员将罗耀星带上了警车,并且将其带到审讯室内。

面对审讯,罗耀星再也装不出来任何镇定,在审讯人员的讯问下,罗耀星最终主动投案自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罗耀星的供词,检察院立即立案侦查,并且赶往新鸿花园。

在新鸿花园的房子里,罗耀星收来的钱全都放在了床底下。办案人员一共查处了1200所万元,现金几乎摆满了半个客厅,有的钱因为长期没有使用,甚至发霉了。

罗耀星听到1200多万元的数字,也感到一阵心惊,他从来没有仔细算过。罗耀星只知道自己收的钱多,但是没想到这么多。

根据调查,罗耀星五年间共受贿69次,他主动向检察院退款1253万元,而实际指控受贿数额则是1118.5万元。

罗耀星同时还指控了蔡汉港等人的受贿事实,主动交代全部受贿行为。

向其行贿的部分供应商表示,如果不交钱,疫苗根本进不了广东市场。罗耀星虽然只是科级干部,但却掌控了整个广东的疫苗采购大权。为了让罗耀星能够推广自家疫苗,所有进广东市场的疫苗供应商必须要“上贡”一些劳务费。

如果不给钱,罗耀星甚至还会施加阻力,导致疫苗根本无法推广。

2006年8月2日,罗耀星站在法庭上,昔日的“功臣”如今已经成为了众人鄙视的对象。

这一案受到了广泛关注,庭内坐满了旁听者,就连走廊过道里都站满了人。

面对法庭的讯问和每一项指控,罗耀星都点头承认自己的罪过。他收来的巨额钱财,自己一笔没有花过。这五年来,他甚至只给过父母5000元钱。

在法庭上,罗耀星深刻反省自己的行为,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犯了罪,也愿意接受法律的惩罚。

但同时,罗耀星也强调身体不好,希望能够对他从轻处罚。律师还说,罗耀星供出蔡汉港的受贿行为,有重大立功表现,而且其是自首,还退掉所有账款,希望法庭予以从轻处罚。

广东省疾控中心同时还出具了一份证明,证明罗耀星工作期间曾经做出过巨大贡献,取得了多项科研成果,在抗击非典期间立过功,希望法庭能够对罗耀星减轻处罚。

但是法庭采纳了公诉人的意见,认为罗耀星功过应该分开谈论,他确实曾经做出重大贡献,也获得了名誉和奖章。但是罗耀星此次受贿行为情节严重,对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

最终法庭审理判处罗耀星无期徒刑。

曾经的“非典”功臣,仅仅因为一念之差便成为社会的蛀虫。这次事件也引起舆论的强烈探讨,关于广东省的疫苗高度集中管理体制中的弊端,仍需进一步完善,监督缺位造成官员的贪污腐败,影响恶劣。

罗耀星绝非个例,无论曾经有过怎样杰出的贡献,当他一步踏错,就是步入深渊。除了体质问题外,所有官员都应以此为戒,切忌被欲望掌控本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