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口述:母亲用血换钱 我宁肯出卖自己

丽说心语

2022-09-20 21:40河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大学生自白

最终这个叫李霞的女孩答应同我见面。我想有两个原因。一是对于22岁的她,她所经历的一切的确带给她很大的压力,她需要向人倾诉;二是,我想,她对自己的选择到底有些不确定,她希望我能给她一个答案或评判。

到底会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会有这样大的能量让她周围的很多人不能安生?在看到李霞的第一眼,我发现她和我的想象出入很大,尤其当她开口就说她是从豫中那个最偏僻的小山村走出,我更惊异:她留着当前年轻女孩最时尚的红棕色卷发,体恤、牛仔裤,胸前挂着一个小巧的红色手机,年轻、时尚、单纯,怎么看都是一个没吃过苦的城里孩子。但是当她坐下来,当她开始把她的故事从头讲起,我在她眼里看到了沉重、忧郁和与她的年龄不相符的成熟。

我的确出生在那个全国都闻名的落后山区,我们村到现在还没通公路,两年前才通电,但有一半的人家不用,不是不想用,用不起。一个连吃饭都成问题的家庭,所有的一切都是奢侈品。我在上大学之前没出过县城,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大。

我们家有四个孩子,我有一个姐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按说象我们这样贫困的家庭,是没有机会一直上学的。但我们家的孩子除了我姐姐只上到小学,其余三个都还在读书,我现在是大学三年级,妹妹上高中,弟弟是初中,学习都非常好。这是我母亲的功劳,她年轻时在县城给人家当过保姆,算是见过世面,她常说她这辈子没指望了,但她不甘心让我们同她一样。人生最大的苦就是心有不甘,母亲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坚持只要我们争气,她再难也要供我们读书,对于她来说,我们改变命运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拼命读书,然后离开家乡。所以从小我就形成一种观念,当母亲因为贫穷同父亲争吵甚至打闹,当她为几块钱愁的彻夜难眠,当她一次次想起在城里呆过的日子,她就会一遍遍在我面前咬牙,让我争气,千万不要再过她那种生活,我就知道,上学是我人生的唯一出路。

高中毕业,我考上了这所理工大学,这对别的家庭也许是天大的喜讯,但对我母亲来说喜忧参半,她必须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为我筹集5000多元的学费,对于我们家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母亲一夜间白了不少头发,她从来想不到上一个大学会交这样多的钱。父亲叹气之后发怒道,不能再让她上了,看看周围和她一样大的丫头,哪个不在家种田养家,过两年找个人家还能要一笔彩礼供两个小的。

我哭了,不敢想将来的日子。母亲安慰我她会想办法,我知道我应该相信她,但是望着干瘦的母亲,我不知我还能从她身上榨取什么。一方面我为我的命运无比担忧,一方面我又觉得自己自私,给母亲带来这样大的压力。最终母亲把5000块钱交到了我手上,这里面有向亲戚借的,还有母亲卖血的钱。她送我上路时欣喜的说,原来血都可以卖钱,我真恨以前不知道,以后下面两个小的学费就不愁了。

我几乎迈不动脚步,不敢回头看她,我想对她说我会争气,将来一定让她过上好日子。但我说不出口。这么多年我们所有的重点就是生存,家人之间,甚至母女之间,没有亲昵,更没有感谢,只有日重一日的的生活担子。

就这样,我离开了生活了19年的家,我希望永远不再回头。

我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在这里的第一个学期,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生活,很快就陷入一种新的煎熬中。我出身贫寒,所以我要处处节省,这在我那5个同宿舍的女同学面前是不能理解和接受的事,我时时刻刻能够感受到她们的轻视和嘲弄。我不能象他们一样经常买衣服和化妆品,我没有零食,学校每周放映的电影以及组织的舞会,我都会心疼1元钱的门票从不参加,在她们眼里,我格格不入,不能理愈。这些我都感受的到,象母亲一样我学会了咬牙忍着。我认为这不能伤害到我,我的目标在学业上,我的梦想是四年大学毕业后再继续靠研究生,所有学费生活费我都会自己想办法解决。周末我去做家教、到建筑工地找零散工作,千方百计挣一点钱,我发誓不会再向母亲要一分钱。

每次到食堂打饭我会拖到最后,我买半份最便宜的菜,喝免费的汤。时间长了食堂的师傅都和我熟悉了,有一个姓郑的师傅和我同乡,他每次会多给我一些饭菜。后来他向他们食堂的王主任推荐,让我每天到食堂帮忙,每月给我200块钱,还管吃。这对我真是天大的喜讯,这样我不仅真的可以不向母亲要钱,还能每月给家里寄一点。

有一次我看中的一件衣服季末打折,只要30元钱,我下了很大决心把它买下来,这是我入大学半年多来第一次买衣服,虽然很喜欢,仍然心疼的不得了。在食堂被王主任看见,他看了我很长时间,笑着说,你这丫头以前都穿旧衣服,这一打扮,原来是个很中看的女孩子嘛!过了几天,他突然给了我150块钱,并让他老婆陪着我上街再买一身衣服。我茫然失措,又有些受宠若惊。后来那个女人告诉我,最近分管后勤的梁校长对食堂的管理不太满意,透出口风说下半年不再让王主任承包了,王主任很着急,想让我去打探一下梁校长真实的想法。

梁校长我是认识的。他妻子在下面郊县挂职,孩子也在外地读大学,所以他每天都会到食堂吃饭,他有一个固定的单间。但是我并没有和他打过交道,再说他是校长,我一个学生怎能说上话。王主任说只要我每次陪着梁校长吃吃饭、说说话,时间一长肯定有用。我有些犹豫,只怕自己担不了这样的重任。王主任以为我不肯,就说,这半年来,我对你不错吧。到食堂勤工俭学也不是哪个学生都可以来的,现在让你帮这点忙,你不会不同意吧?!另外,我每月多给你200块钱——别傻了,你到哪里再找这样好的工作。

这番话的确起了作用,如果王主任不让我干了,哪怕我拿一等奖学金,也不过每月多100元钱,同现在不能比,再说家里已经习惯了我每月给他们寄钱,我已经成了母亲的骄敖,如果我就此罢手,对母亲来说就象釜底抽薪。而且,能陪校长吃饭我不会损失什么,反倒是荣幸,从此那些女同学该对我另眼相看了吧。

梁校长最初给我的印象非常和蔼可亲,他笑眯眯的打量着我,点着头说,不错。王主任说你很用功,第一学期就拿到奖学金了?我红着脸笑了笑。他应该和我父亲差不多的年纪,但他看上去要比我父亲年轻十几岁,白白胖胖的。他是我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官,但一点架子都没有,第一次陪他吃饭他就把菜单递给我,你想吃什么咱就点什么。我非常张皇,进大学以来哪有人对我这么好过,还是一校之长。我慌的把菜单朝他手里推,不知该说什么。他按住我的手,很认真的说,以前我不认识你,既然认识了,以后只要你过来吃饭,我都会照顾你的口味。——别说一顿饭,其他的事情,有困难我都可以帮你。这番话让我感动的想哭,就是我亲生父亲他何曾对我这样好过?!

现在想想,我真傻啊,换了稍微懂点世故的女孩都会朝深层里去想。这个世界是非常现实和残酷的,绝对没有无缘无故的好,我凭什么就会得到这样一个大馅饼?当事情朝着我无法预料和左右的方向急转直下后,我无数次想过,就算我一开始就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样,一步步走过来,我还有别的选择或退路吗?

一个月后,我已经和梁校长很熟了。我不仅天天和他一起吃饭,他还经常给我带一些零食,甚至他女儿不穿的衣服都送给我。有一天晚上,王主任给了我一个饭煲,说是梁校长要的夜宵,让我马上送过去。我刚走两步,他又叫住我。沉默了一会说,丫头。梁校长的权利很大,也很有威望。如果——他停顿了一下,过了一会说,他对你的印象很好,你今后在学校的生活和学习甚至将来你的分配都少不了他的关照,所以你千万不能得罪他。我心无城府的点头,并谢了他。

我现在能回忆那天晚上生在我和梁校长之间的事情了。我甚至可以给你讲那些言语和细节。因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又算什么?!但是,在当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了,我觉得一生都被毁了。是梁校长强迫的我吗?起初是,但是我有机会可以挣脱,我甚至抓破了他的脸,哭着跑到了门边。他没有追过来,只是大声说,在这所学校里,还是我说了算。这一句话卸掉了我的所有防线,我依着大门滑到地上,蹲在那里哭的几乎窒息,我心里有个声音让我马上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几乎可以做我父亲的男人。但另外一个更强更尖利的声音对我说,学习好有什么用?!一等奖学金有什么用?!因为这个声音,我迈不开脚步。

该发生的终于发生了。那个过程给了我一种撕裂的感觉,疼痛、紧张、耻辱,虽然我现在凡事不在乎了,但那种伤痛一辈子无法愈合。事后,梁校长给了我一根细细的金项链,我紧紧攥在手中,纂的手心出汗,攥的搭扣嵌进肉里,扎出了血。好几天我都昏昏沉沉不能去想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我知道我的那些女同学经常会在外面留宿,她们也常常嘀嘀咕咕说些男女之事,每当这时我都会避开。入大学一年多,我已渐渐接受她们可以这么做,但我不行,我从未想过,不是为了爱情,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喜欢上一个男孩子,我最珍贵和隐秘的东西就这样轻易的没有了,被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老男人生生夺去了。

不是没哭过,夜里偷偷哭的心疼。但很块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更多次,尤其当我做过一次人工流产后,我真的麻木了,什么都不在乎了。我开始向那个男人要东西,要钱,我认为我付出了,就要有回报。我给家里寄很多钱,我写信给母亲,再也不用为弟妹的学费、地里的化肥、亲戚的债务,一切的一切发愁,从此,我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定期到梁校长家过夜。人的蜕变是非常迅速的,我改变的不仅是外表,还有我的观念。我不再努力学习,不再以为这是耻辱,我甚至,为我的遭遇感到庆幸,以为找到了生活的捷径。不是吗,不仅我的那些同学对我刮目相看,连王主任对我的态度都变了,换言之,他的生存有很大一部分希望掌握在我的手中,他给我一再加工资,他老婆时不时给我买衣服,这些我都心安理的的接受了。我经常告诉自己,这种生活虽然偏离了原有的轨道,但不能说不好,如果母亲必须用血来换钱,我宁肯出卖我青春的身体。

直到有一天,梁校长的老婆突然回家,抓到了我们,她又哭又闹,寻死觅活,非要学校给我处分。我冷冷看着这一切,心里没有担忧,我私下找到那个女人对她说,我无所谓,无名无利,但是如果我被学校除名,我也不会让梁校长继续呆在校长的位子上,一个强奸的罪名恐怕是你们夫妻两个都扛不住的。女人害怕了,她料不到比她小整整30岁的我会这样冷静、厉害。我也没料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我怎么还能如此平静,毫不惧怕?后来我想,对一个人来说,贫穷是最可怕的,生存是第一位的,经历过人生的这种历练,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最终我没有受到任何处分,但是和梁校长是彻底完了,而且一时间我的事情传遍整个校园,人人对我侧目。我忍着,我安慰自己这一切都会过去,校园了里会有新的新闻或丑闻让人们很快忘了我的存在。我很庆幸家乡的落后和闭塞,不然传到母亲耳中,会把她逼死。

梁校长关照过王主任,让我继续在食堂打工,但几百块钱的工资已不能满足我。好在我已名声在外,沉寂了一段时间,就有一些商人、企业家找到我,起初都说给我找工作,但我一眼就看出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也装糊涂,权衡之后选择了一个比较有社会地位的企业家。他不仅给我钱,还在外面帮我租了房子,我觉得他不吃亏,我是大学生,年轻、漂亮,各取所需。除此,我还经常参加各种聚会,只要对我有好处,男人的种种我都能接受。

到现在为止,我的身体经历过好几个男人了,但我的感情却一片空白,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我的身体不再清白,更可怕的是我的心也老了,我还会相信男人,相信感情,期待爱情吗?从山村走到省城,短短3年,我会发生如此大的蜕变,我知道周围的人有很多看不起我,但是过去我没有钱,他们也看不起我,我同样没有尊严。现在的我,没有梦想,没有朋友,心里也很寂寞。唯一的安慰是家里再也不用为钱发愁。

将来的事,想过很多次,等我攒够了钱,会开家小店铺,把父母接出来。至于婚姻,除非我离开这个地方,男人自己怎么花都不觉得过分,但对自己的老婆却要求百分之百的纯洁,所以我很清醒,没有人知道了我的过去还能接受我。

现在,你听了我的故事,你告诉我,我做的是对还是不对,换做是你,你会有别的选择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