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借钱见人心(小小说)

迦蓝雨浅陌雪晴

2022-09-20 21:05江苏

关注

文/远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长贵和张有智是高中时的同学,后来,王长贵考上军校,张有智考上了一所师范大学,虽说各奔东西了,但依然有书信往来。就这么兜兜转转,大约十来年时间,王长贵转到了省军区战勤处,张有智也应聘到省里一所中学任教。两人都结婚生子,又成了常来常往的好朋友。又过几年,王长贵就转业到省商业厅办公室担任了副主任,张有智觉得当教师一辈子也就那么回事儿,便果断辞职,跟他小舅子回老家开了一家花木公司,瞅准了城市环境改造,园林绿化这一块,企图三五年就混成个千万富翁。做生意,有时候难免流动资金紧张,因为张有智和王长贵是老同学加老朋友,张有智在公司资金紧张时,就先后借过王长贵三千五千的,借过之后很快就还了。还钱时,张有智还要接月息百分之十给利息,王长贵自然是不收利息。张有智也厚道,就多买些礼物答谢王长贵。平时还断不了邀请王长贵夫妇聚餐。中国人重视礼尚往来。张有智大方厚道,王长贵也不小气悭吝。隔三差五,也总是要返请张有智夫妻或双方都认识的好友在一起喝两杯。至于两家遇到红白喜事,那更是要到场随礼,帮忙打理。却说五年前,张有智有天急急地找到王长贵,见面就兴奋地说:“长贵,我们接了一个高速路段绿化的大工程,需要大批的塔松、黄杨和女贞子做风景绿化带,我们的花木基地树种不全也不足,要到别处采购。资金也紧张,现在还需要给合作方交一笔保证金,贷款也来不及,你能不能借给我二十万,到时候这笔生意做成了,我给你翻倍的报酬。咱同学朋友一场,咋说也该有福同享哩!”王长贵就实话实说:“我就是个副处级公务员,家里一次拿出二十万现金,也不是个小数目。这事,我还得回去请示一下老婆,过不了她的关,那也是白说呢。”张有智这说:“长贵你能这样说,诚意已经有了。那我等你消息。不过,最多一两天,真不好办也给我回个实信儿。”王长贵回家,就一五一十地给老婆李玉翠道说了张有智借钱的事儿。李玉翠听了便说:“咱家也就三四十万余钱,有的叫我买了理财基金,有的买了股票,还买了一些黄金。只有八万块是存的一年定期。要不然,把这个当活期取出来,给有智算了。他要是打借条就打借条,利息就别提了。只当朋友一场救个急。”

张有智这就从王长贵这里借到了十万元。多出的两万,是王长贵找朋友借的,只是为了凑个整数,多尽点心意。张有智要打借条,王长贵却大咧咧地说道:“要啥球借条。咱俩,信任和兄弟情就是最重的借条。”“还是老同学够意思。”张有智就朝王长贵拱手道,“等我这段资金抹活了,马上就还你!”谁料,红口白牙的张有智却失信了。失信据说是他陷入了一个三角债。他们的花木公司搞的是分包工程,上游的承包商把他们骗了。张有智这就欠上了王长贵十万元。头两年,李玉翠还时不时地催促王长贵打电话寻问张有智还钱的事情,张有智还接接电话,只是说:“再等等,再等等吧!”再后来,干脆就找不到张有智这个人了,问熟人,竟说张有智带了老婆孩子去了海南。“看看你,你看看你都交的是啥狗屁朋友!”李玉翠这就埋怨王长贵,“你可好,连个借条也不让他打。这下你美了吧?!这十万块,够咱一两年的生活开销呢。你以为你是腐败分子?不差钱?!”“我相信有智是遇到了难处。”王长贵听着老婆的冷嘲热讽,只能忍住脾气说,“他也是个硬正人,走着看吧。”“还走着看!”李玉翠说,“你以为天下都跟你王长贵这样都是好人?你真是撅屁股上树,有眼无珠!”现实在那里摆着,张有智玩起了失联,王长贵再说什么也驳不倒李玉翠认准的现实,只好任李玉翠发牢骚。李玉翠牢骚多了,也渐渐感到徒增烦恼,还伤夫妻感情,就不再提张有智借钱的事了。“只当张有智患了坏良心症,要死不得活,咱捐款了!”李玉翠一次又想起这闹心事,就恨恨地说。“嗨!你嘴下留点德吧!”王长贵就苦笑着说,“我还是坚信有智是暂时没能力还钱,他能还是不会背这个骂名的。”李玉翠就干脆白了王长贵一眼,笑一声:“嘻,那你就等着你的好朋友给你惊喜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惊喜,惊喜可就到了。中秋节前,王长贵就接到了张有智一个电话,问他家是不是还住在原来的小区。得到王长贵准确回答后,张有智于当晚就赶到了王长贵家。张有智进了王长贵夫妇,放下提着的月饼和水果,就弯腰鞠躬,摇头直说“对不起”。说过了,这才简单介绍了这些年为躲债为还债尽力打拼的遭遇。原来,他们的官司终于打赢了,追回了大部分损失。在海南,张有智与人合伙经营的养老地产也初见成效。果然,张有智这次是来还钱的。“实在不好意思。这次我先还本金。”张有智说着,掏出一张支票和一张欠条,支票是十万元现金支票,欠条是仍欠十万元的欠条,是当年承诺的利息。“我是有十万结余马上就想着你们了。十万利息容我春节前奉上!”李玉翠听张有智这么表态,赶紧说,“这利息就不用给那么多了吧!”王长贵却拿起欠条,顺手撕了,说道:“有智,今天你能回来,这个比啥都金贵。啥球欠条不欠条,走,咱喝酒去!去天然居!翠翠,去,去拿上两瓶汉酱,我得和有智整个一醉方休!”“嘿,屋里也确实没更好的酒。”李玉翠就说,“这样吧,咱干脆出去,弄两瓶五粮液叫你们美美!”“要喝贵酒我该准备飞天茅台了。”张有智就拦下话头说道,“今晚我倒是想喝二锅头,我和长贵上大学放寒假回家聚会喝的多是二锅头,光肚的,红星的。不过,一人整一小瓶算了,年龄不饶人了!”“那中!就依你说的办!”李玉翠这就插话,“要想喝出气氛,干脆咱们去黄河边吃夜市烧烤吧?!”张有智和王长贵就一齐响应。这晚,张有智和王长贵一共喝了六瓶二两装的红星二锅头,都有些醉意了。就听王长贵说道:“兄弟,你今天能回来找我,我特高兴。高兴的可不只是这十万块钱失而复得,而是我确实没认错你这个朋友啊!”“真是惭愧!”张有智也说,“这些年我混得没脸见人,现在总算又有点人样了!真得谢谢你们!”说着,就朝李玉翠也抱拳表示了感激。王长贵还要拿酒,李玉翠就制止道:“行了,你俩已经喝六瓶了。六六大顺,下次再喝吧!”张有智就说:“中,这次就不喝了。下次我请客,再喝,就喝……喝茅台,可劲整!”眼看是醉了。这晚,在清朗的月光下,王长贵夫妇将张有智安顿在离家不远的宾馆住下后,回到家,王长贵到底是对张有智独自一个留在那里不放心,就决定返回宾馆陪伴张有智。李玉翠就问他:“你今天也特兴奋了吧?你醉不醉?”王长贵就笑得满脸褶子地回答:“今天我还真没喝醉,我没认错人吧?我可真为张有智满血复活高兴呢!”王长贵这样说着,又抬头望望夜空的明月,说道:“啊,今晚的月亮也可美!”(图片选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