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外公去世,我妈每次回去祭祖,舅舅总是说:人不用到了,钱到就行

感情在末路

2022-09-20 18:20湖南

关注

外公去世,我妈每次回去祭祖,舅舅总是说:人不用到了,钱到就行

从我记事起,我就觉得母亲过的很苦,在母亲很小的时候,我外婆就去世了,母亲只能千辛万苦的把弟弟妹妹拉扯大,其实这种情况来说,姐弟之间的感情应该很深厚才是,但现实却不是如此我母亲早早嫁给我爸,连同我爸都要一起帮忙照顾舅舅和三个阿姨。没米吃,我们不吃也要送给舅舅他们吃。我爸打工的钱还要分一份出来给舅舅和阿姨们上学。所以我家一直都很穷,真的,一点也不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不容易舅舅和阿姨们都长大各自成家,外公还在时,几个姐妹约好,每年回家三次,每次去舅舅家可热闹了。年年都是我爸母亲在厨房忙,阿姨们在大厅坐着看电视吃东西的,有说有笑的。我们几个表姐妹的也玩得开心。虽然阿姨们都嫌弃我爸母亲做的饭菜太油腻了,但是我爸母亲还是很高兴的,太久没见弟妹们了,所以一直都在笑。

外公总是说:家里热闹一点就好!没个小孩冷冷清清的,家都不成家。我舅是一个很势利的人,他特别不喜欢我兄妹俩。春节表弟妹肯定是穿新衣服的,我和哥哥没有新衣服穿。衣服和鞋子都是穿到烂才换的。我爸母亲不会因为春节给我们买对新鞋或是买套新衣服的。那时我就特别的羡慕表弟妹,一到春节就有新衣服穿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和哥哥给人的感觉就是脏脏的。

可能因为我家穷吧!在大厅的桌面上放着水果和糖,几个表弟妹都是大把大把地拿来吃,我和哥哥去拿的时候,舅舅会说我们:这么大个人,还拿这么多,吃得完吗?没点家教。表弟妹做错事,舅舅反过来指责我和哥哥,说我们没帮忙照顾好表弟妹。舅舅经常骂我和哥哥长大没出息的。像我爸一样,连份似样一样的工作也找不到。

反而一味地夸赞上海的表弟妹。说他们懂事,穿衣服好看,然后说话好听。后来外公去世后,三个阿姨就很少回来老家了,更别说几个姐妹聚一下,这是不可能的,各有各的忙。外公走后,我母亲的娘家就变成了舅舅和舅母的家,而且舅母经常和表弟妹说:与你们最亲的不是你大姑他们,而是我娘家这边的人,你知道吗?

所以小时候我们几个老表的确很亲近,但随着我们长大后,彼此就断了联系。有彼此的电话号,但从来不会打电话聊天。表弟妹从国外回来,从上海回来从来也不会主动过来我家玩下,感觉我们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自我外公去世后,我母亲每年都会回去舅舅家拜祭外公外婆。每次回去,都带一大堆的东西回去,舅母特别高兴,每回家一次,就会给一两千元给舅母,舅母就特别的高兴,大姑姐前,大姑姐后叫着。如果我母亲回去只带了拜祭的东西过去,我舅和舅母都会黑着脸的。后来舅舅在城里买了房,然后我母亲要回娘家拜祭我外公外婆时,发现舅舅没在家,家门紧闭。打电话过去才知道,他们将这一切都省了,以后就在城里的家拜祭好了。现在还有谁去山扫墓的,麻烦死了。

我母亲也出不了声音,毕竟舅舅才是传承了家里的人,她只不过是一个出嫁女。那就听舅舅的吧!他爱怎么整就怎么整。自从舅舅不回老家祭祖后,我母亲也就没有回去帮外公外婆扫过墓了,平时几个弟妹也很少有电话联系的,各有各的忙,各有各的生活。我母亲记住所有弟妹的生日,我姨生日,我母亲会打电话过去问好。然而我母亲生日,却没有一个弟妹打电话过来。

我母亲总是自我安慰自己:没事的,他们只是忙而已。我母亲时常感叹,自己带大的弟妹,就如自己的孩子一样,然而都长大后,他们都不会再惦记我母亲的好。我舅也算是一个厚脸皮的人,我外公去世后,我母亲就再也没有去过舅舅家里坐过,每次去都是站在屋外的。而且舅舅是见钱眼开的人,谁有钱就巴结谁。我母亲一直住在乡下,住的也是一层平房。

舅舅肯定是看不上我们,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买过礼品上我家做客的,然而舅舅在上班,表妹(高三)因为生理问题腹痛,进了急诊室看病。舅舅给我母亲打电话,说表妹现在在医院急救,要我母亲现在立即上城里的医院帮忙缴交住院费,他现在在山上回来不了。

我舅帮老板管山头的,所以一时半刻回来不了。我母亲一听吓得脸都青了,急忙打电话给我,让我转3000元给她,她现在要去医院。吓得我以为我母亲发生什么事情,我急忙打车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果发现,我表妹根本没有抢救 ,只不过是在急诊室里看病,她生理期来了,肚子痛。被我舅这么一说,差点就吓出人命了。我终于也明白,我舅所做的一切就是叫我母亲过去交医药费的。我对舅舅的行为感到特别的反感,反观我母亲,由于坐不了车,坐车上城里,在医院门口就大吐特吐了。一个小小的病说成大病。如此这样的事情,频频发生。总之一句,与钱有关的,我舅就可以不择手段,脸皮厚极地哄骗我母亲要钱。

然而我母亲每次对舅舅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十分的紧张,让我和哥哥觉得调刺。三个姨躲都要躲舅舅,我母亲反而一头热。可是舅舅家有好事从来不会念着我母亲。后来村里的人都流行给家里的祖先买烧猪到山头祭祖,舅舅也跟风,每天二月初二准时准点给我母亲和三个姨打电话,叫她们分别转2000元回来给外公外婆买烧猪祭祖,再煮上十几席请亲朋吃饭。然后说:姐姐你们忙,就不用回来了,钱转回来给我就行,我会处理这事情的。

怎么听也是变成要钱吧!我母亲说想亲自带钱过去,然后参加祭祖,舅舅就一口回拒:来什么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走来走去不麻烦?现在哪里有人还给现金的,叫阿月手机上转钱给我就行了。然后我母亲就会拿2000元来我家给我,让我转2000元给我舅舅。说白了就是用这种方法坑我母亲和三个姨的钱。然而她们明知道舅舅是坑钱的,但仍然将钱给舅舅。你们说奇不奇怪,让我想也想不明白。

我说过我母亲很多次了,她就是不听。我也实在没办法,我母亲说:我弟就是一个,我不帮他谁帮他。可是我想说:你当他是弟,他当你是冤大头啊!为什么我母亲就看不清这一点呢?有时候我也不懂,老一辈人的姐弟情十分的重要。哪怕我舅不再与我母亲联系了,我母亲还是会主动联系他们,他们不接我母亲电话了,我母亲依然记挂着他们。让我母亲最遗憾的是想去帮我外公外婆扫一下墓都不行,因为舅舅不允许,最后也只能出钱。让人感到十分的悲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