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巾、姨妈巾、月经、子宫内膜……

这些词汇的出现会让你感到冒犯或不舒服吗?我的答案肯定是不会。

那下面这些照片,会让看到的小孩子学坏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到很多人在争论高铁上能不能/该不该卖卫生巾,就特别莫名其妙。这是需要争论的问题吗?

不过我仔细看了那些争论的观点,也开始明白,在那些反对高铁卖卫生巾的人看来,这也是理所当然不需要争论的问题……

既然如此,那还是认真反驳下那些常见的错误观点。

常见错误观点一:

卫生巾是私密产品,对孩子影响不好,不该在高铁公开售卖。

基本常识反驳:

超市的卫生巾货架从来没有儿童禁入

卫生巾,是每一位女性进入青春期开始都会使用到的日用品,有部分痔疮严重的男性也会使用。虽然是贴在隐私部位,但它和止血棉球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不该公开展示的是隐私部位本身,而不是覆盖在隐私部位之上的日用品。

内裤、胸罩、卫生巾、纸尿裤,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日用品,无论在线下超市、商场,还是在电商平台,都是敞开售卖的。从来没有哪个超市会在摆放卫生巾的货架写着儿童禁止靠近,也从来没有哪个售卖卫生巾的网店会要求确认您已年满十八周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铁作为公共空间和移动的商业空间,售卖卫生巾这种普通日用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完全没必要遮遮掩掩。

而且,在高铁上售卖卫生巾也不等于要吆喝叫卖,不可能有哪位乘务员推着小车叫卖

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卫生巾。来看一看啦,超薄款和加长型都有。

小推车里摆一包,餐车货架里放一排,有需要的人可以方便买到,也没有任何儿童会受到什么精神毒害。

常见错误观点二:

高铁卖什么产品是商业选择,不该用舆论来施压。

基本常识反驳:

呼吁售卖卫生巾是正当权利,不让卖的才是施压

这一波讨论的起点是有一位女性乘客在网上发帖呼吁高铁售卖卫生巾,反对的人认为这是在用舆论施压干预高铁的正常商业行为,认为这是在寻求某种特权。

这种观点搞错了因果关系。现实的问题不是“为什么高铁上要卖卫生巾”,而是“高铁上为什么没卖卫生巾”。

作为一种复购频率极高,市场需求稳定的商品,所有超市、便利店和电商平台都会有卫生巾出售。高铁上的商店(请注意不是餐厅)出售卫生巾和卫生纸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实际上,昆明铁路局部分列车上销售卫生巾的数据显示,卫生巾是排在盒饭、饮料之后,和扑克牌销量相当的产品。

然后又有人反驳说每年发送旅客人次6500万的昆明铁路局,app上线四年总共销售12000多包卫生巾,每天8包,是非常罕见的需求。这是通过数字游戏在混淆是非。

首先,昆明铁路局的商城app上线四年,但旅客知晓率和使用率其实不高,高铁上更多的商品销售还是通过乘务员的小推车实现的。然后,昆明铁路局只有一部分车次支持用这个商城app购买商品,并没有全覆盖。把分母无限扩大,那相应的需求比例自然就被无限低估了。

那为什么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高铁没有售卖卫生巾呢?真的是因为商业上不划算吗?最早发帖呼吁的那位女乘客和乘务员沟通过,乘务员明确表示临时需要卫生巾的情况并不少见,但铁路方面并没有将卫生巾加入销售的打算。

高铁没卖卫生巾的主观原因我们都能猜到:怕惹争议,怕招来投诉!

所以,其实是社会上潜在的舆论压力,以及部分领导落后的观念导致了高铁没卖卫生巾,而不是舆论给高铁施压要他们卖不挣钱的产品。

一个最近发生的类似案例是茶颜悦色的英文招牌sexytea被迫撤下。随着茶颜悦色走出长沙到新的城市开店,这个已经使用多年的招牌一次次引发所谓争议,如今终于被逼撤下。

性感,什么时候成了一种罪过呢?陈腐道德观形成的舆论压力粗暴干涉正常商业行为,这才是我们这个社会需要及时根治的毒瘤。

常见错误观点三:

特殊需求不可能都得到满足,要求卫生巾是要求特权。

基本常识反驳:

高铁售卖卫生巾并不占用额外公共资源

有一种观点承认高铁售卖卫生巾的合理性,但否认它的必要性。他们认为,在高铁上买到卫生巾是一种相对小众的特殊需求。如果每种特殊需求都要得到满足,那高铁是不是也要设置哺乳间,急救室、再开个药店,设一个快递站点,加一节电竞车厢……

这种观点首先是在逻辑上犯了滑坡谬误。将一个合理诉求、一个有限边界的诉求无限扩大,一直到超出现实的可行性,再反过来论证最初的要求不合理,是一种诡辩技巧。

实际上,随着社会经济水平的发展,人们对公共服务设施的期待也是逐渐提高的。二十年前,大家在火车上能随时接到开水就很满意了,而现在还有人挑剔高铁上奶茶咖啡的品种不够多、味道不够好。

人们现在要求的只是高铁上常规售卖卫生巾,所有的讨论也应该建立在这个要求本身是否可行、是否合理上,而不是滑坡到加一节卫生巾专用储存车厢。

然后,这种观点的提出是基于一个不存在的前提,那就是高铁售卖卫生巾是对公共资源的额外占用。

实际上,要求高铁常规销售卫生巾和要求高铁设置哺乳室是完全不同量级的要求。前者不需要高铁车厢做出任何的结构改变,不会增加任何额外的人力负担,也不会挤占任何其它商品的销售空间。

一列高铁,常规备上十来包卫生巾,一趟列车跑完卖了几包补上几包,不会有任何难度。相反,这种配置还能减少高铁乘务员帮旅客去借卫生巾的工作量,也减少对其他旅客的打扰。

高铁常规销售卫生巾,不仅不会额外占用公共资源,还会减轻乘务员工作量,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讨论占用公共资源是否合理。

科普博主写在最后

本来是挺简单一个事情,写这么多,主要是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公共讨论的方法和技巧。

很多朋友本能地觉得这个事情不对,可是在网上跟人吵架时又陷入苦战,不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希望这几条反驳错误观点的论述过程可以给这些朋友一点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