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旺季将至,每天却只有两三人入住...热门旅游地民宿老板:手握电话无尽等待

上观新闻

2022-08-31 16:40上海

关注

面对即将到来的“胡杨节”

额济纳某酒店老板李龙很焦虑

他预测今年将是他

在额济纳开酒店15年里“最糟糕的一年”

相似的担忧也困扰着

三亚做民宿店长的陈跃福

北海涠洲岛开民宿的李七七(化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去几年间,越来越多的人怀着美好憧憬,涌进逐渐兴起的民宿业。中国旅游协会民宿客栈与精品酒店分会最新发布的《2022年7月中国民宿产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7月底,全国民宿企业总数为121538家,比2021年增加18037家,比2020年增加47110家,比2019年增加69257家。2022年6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14日向社会公示18个新职业,“民宿管家”被列入其中。

然而,频繁散发的疫情让旅游旺季不再确定,也给“小老板”占多数的民宿业主们带来冲击。

他们是否选择咬牙坚持?

还是退场离去?

我们找到了三位民宿老板

以下为他们的口述

额济纳酒店老板

“能不能想想什么办法

让人们重新记起这个地方?”

每年9月的“胡杨节”是额济纳这个旅游小城唯一的旅游旺季。

李龙在7月底时主动联系了记者,他在电话里说:“距离上次额济纳出现在新闻里已经过去1年了,我就想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大家再记起这个地方。”

42岁的李龙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经营着一家中型商务酒店,有90多间客房。去年10月,额济纳突发疫情,数千名来看胡杨林的旅客滞留额济纳,记者找到了李龙,他当时在努力为住宿的163名旅客争取更好的生活条件和防疫保障,这些客人中间还包括10名癌症患者。

当时很多客人在临走前都很感激李龙,对他说:“明年还要来额济纳!”可到了今年旅游旺季前,李龙发现,让游客来额济纳旅游这件事,变得举步维艰。

讲述人:李龙

42岁 额济纳酒店经营者

如果按照往年的规划,现在我应该身在额济纳,为迎接“胡杨节”到访的外地旅客做准备了。但是现在,我还在北京观望情况,每天入住的客人只有两三个人,根本不足以支撑我每天的开店成本。我甚至拿不准在今年10月的“胡杨林”旅游旺季,我的旅店究竟要不要开门。

每年9月底到11月初是额济纳这个小城唯一的旅游旺季,这样的旅游城市如果遭遇疫情,一切就好像彻底变成了一次赌博,一输一赢,天壤之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龙的东晖伯悦酒店。

今年的开局已经很不顺利了,到现在为止,只有3家旅行社在微信上问过我报价,往年到了这个时间,每天我都会接到至少十几个旅行社问价的电话,旺季那一周的房子会早早被订满。而现在,即使有人来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价:如果报价太低了,害怕万一到了“胡杨节”那段时间疫情忽然好转了,我就错过了一年一度能创造些营业额的机会;但是如果太高了,我又担心仅有的一些旅行团也会被吓跑,彻底没了生意。所以单单一个定价,就困扰了我很多天。

前几天,成都一位和我合作了多年的旅行社老总也很抱歉地告诉我,他今年发来额济纳的旅游专列旅客打算当天来回,不准备在我酒店留宿一晚了,这就意味着我失去了一个每年稳定的旅行社订单。这位老总的旅行社每年“胡杨节”都会开至少10班从成都发往额济纳的旅游专列,为额济纳输送约1万名游客。所以他会在最旺季的10天包下我酒店绝大多数客房。但是去年因为他最后几个专列的旅客因为疫情滞留在了额济纳,所以他去年到额济纳的旅游专列亏损了。今年他为了降低风险调整了决策,对我们这样常年和旅行社合作的酒店来说,打击挺大的。

我们酒店今年是在7月初开门的。在迎接来看胡杨林的游客之前,我们还会有一波接待去新疆游玩的自驾游旅客的小高潮——在很多省市自驾游客去新疆的线路中,额济纳都是必经之地,也是游客们的休息补给站。

暑假刚开始时,去新疆的游客不少,我这边每天能订出去10到20个房间,基本能维持酒店运营的开支。但新疆出现疫情以后,酒店直接就受到了冲击,每天订酒店的客人一下子降到了个位数。

8月18日,当地政府又出了最新指令,不得接待4个涉疫省市的游客,已经在酒店的一律通知退房出城。

作为酒店经营者,我们一方面不能违背防疫指令,另一方面又要给客人做好解释协调工作。很多时候,指令也就是微信群里一个通知,不是红头文件或者是官方发布里的内容,我们向游客解释起来很吃力。

所以我想,今年“胡杨节”如果想让游客来酒店住宿,摆在我面前的有两重大山:一重是游客究竟能不能从客源地出来?当地的防疫政策是怎样的?另一方面就是额济纳当地会多大程度上对游客开放?比如一些有中高风险地区城市的游客能不能顺利到额济纳,酒店又能不能接待这些游客? 一切都是悬而未决,这种感觉很让人不安 。

前两年额济纳的旅游行业跌宕起伏,最大的变量就是疫情:2020年武汉疫情结束后,额济纳的旅游业出乎意料得火爆。旺季时每家旅店每天都是爆满,临时来的客人根本住不上房间。大家都说人们是被疫情憋得太久了,就想看看空旷、天然的自然风景。

2021年旅游旺季前,额济纳的旅游行业经营者们按照前一年的游客量打算,都想大干一场。不少旅店老板除了经营自己的房间以外,还到外面承包了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房间,我当时也去外面包了近100个房间。但是当时全国各地疫情散发,那个秋天来的游客数量徘徊在低谷,我们甚至在旺季那几天竞相低价抛售了自己的房间,这在往年是绝不可能的。雪上加霜的是,在去年旅游季的尾声,我们又经历了疫情。

我当时唯一的指望,是一个小成本制作的电影联系过我,要在秋冬季拍摄胡杨林,就住我们酒店。所以在疫情结束,各家酒店都停业后,我的酒店又多开了几个月等待那个剧组。但是因为疫情防控的政策所限,去年我一直没等来他们,酒店又多损失了大几万元的供暖费。前前后后,我去年在额济纳的酒店项目上亏损了50万元……

我在额济纳开酒店15年了,亲眼看着这里的旅游业兴起。15年前,我在额济纳和人合作经营加气站,发现来这里看胡杨的游客因为当地仅有的几家酒店接待能力不足,只能睡在餐厅的桌子椅子上。

我感受到了这儿的商机,投资了这家中型商务酒店。这些年,在额济纳建起的酒店、民宿少说也上百家了,但是旅游开发做得还是不够,能让游客带回去的文创产品、精美的特产几乎没有。所以除了景区门票以外,住宿和餐饮就是当地旅游业唯一的利润点了。

即使到现在,额济纳在中国的景区中也算是交通很不便利的“孤城”,附近几个大些的城市,比如敦煌、嘉峪关、银川、酒泉都距离这里有大几百公里的路程。原本每天直达额济纳的火车,只有一班从呼和浩特开来的慢车,但是去年10月疫情以后,这列火车一直停运到了今年7月。恢复后改成了3天发一班,前几天又因为疫情再度停发了。额济纳的不少生活物资基本都靠附近城市供给,当地只产哈密瓜和牛羊肉。我们去年出疫情的时候,想要一棵白菜,都还要从700公里外的银川拉过来。

往年来我们这边游玩的游客一般有两种类型,一种是旅行团带来的旅游专列游客,另一种就是资深的自驾游客。前一种游客中,又大多以中老年人为主。在去年疫情发生后,不少老人、尤其是那些患有癌症等重疾的老人滞留在了额济纳,我就看到网上评论区出现了很多不友好的声音,例如:年纪那么大,得了癌症还要瞎跑到那么远的地,医疗都没有什么保障,不是自己找罪受么?

我看到类似的歧视和偏见,心里也很难过。我和不少住店的中老年人交流过,我很理解他们的感受。他们和年轻人不一样,他们觉得等不起,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他们就是想来看看胡杨林,这又有什么错呢?

2021年10月额济纳发生疫情时,李龙和员工在酒店做防疫工作。受访者供图

所以我计划今年和游客们拟定一个协议,如果发生类似去年这样的疫情,游客滞留酒店期间,我只收回成本价供游客住宿,甚至是不收钱免费住。我就是想尽自己所能,给这里的游客提供更多的保障。

现在每天到了晚上七八点钟,我手里都紧握着手机。我做梦都想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有天南海北的号打进来,说是要在我的酒店里住宿订房。

真的希望今年胡杨林的叶子不要孤零零地变黄、凋落,能有一些不远千里来的游客还能看到它的美。

三亚后海村民宿店长

封村后,我们给滞留的客人降了价

前几天,在陈跃福三亚后海村的民宿,滞留的最后11位客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8月6日,三亚宣布全域静态管理。陈跃福担任店长的民宿所在地,三亚后海村,也因此封闭管理。封村时,后海村还有2000多名游客,除了最初遇到的成本、物资问题,何时启程回家成了他们最关心的事。

8月10日6点起,海南健康码开放离岛申请入口,无疫的市县(区)或低风险区的滞留人员符合一定条件可申请离岛。封闭的十几天里,游客渐渐离开,但民宿的老板和员工们还得守在后海村里,等待疫情结束解封后,重新迎来游客的那一刻。

讲述人:陈跃福

三亚后海村民宿老板

三亚宣布全域静态管理后,因为不知道还需要待多久,住宿成本首先成了滞留在民宿的游客最关心的问题。很快就有游客找到我们,商量是否可以调整价格。第二天,经过讨论后,我们决定在房间原来价格的基础上给滞留的游客打半折,最便宜的房间降到每天300元,最贵的降到了500元

与此同时,我们收到了很多提前预订房间的客人打来的取消订单电话,我们也都一一免费退了。

封村后,滞留在后海村的大概有2000多名游客。在后海村,民宿的条件有高有低,经营成本也不一样,所以不是所有民宿都能给游客降价。决定降价的7号,就有同村的客人搬到了我们这里。我们这家民宿一共有16间房,封控后,14间房里总共滞留着38名游客。因为正值暑假,所以民宿里基本上都是休假的年轻人和带着孩子度假的一家人。

陈跃福的海云间民宿。

我们店的位置在后海村的海边。前两年,后海村沙滩蹦迪、冲浪突然在社交平台上火了起来,成了“网红村”。村口几步远就是通往著名景点蜈支洲岛的码头,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后海村留上两三天,来这里学冲浪、学潜水。

相对而言比较幸运的是,这次疫情的感染没有波及后海村。最初,大家会担心住宿的成本,还有物资的问题。为了保证游客的物资,得知民宿对面的菜市场要关门,我们提前通知他们去备足东西,有游客买了几十桶方便面,垒了小半面墙。客人离开前,把剩下没吃完的物资都送给了我们。菜市场关门后,我们就只能在指定商家那里通过微信拼手速买菜,因为人多,我们得两天一买,不过好在物资还是充足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滞留的客人买的方便面。

平日里热闹的后海村街道和商家因为无法营业,也都安静了下来。这些天,我们把客人们都拉进了外卖群,也第一次对游客开放了我们自己的厨房,解决他们的吃饭问题,有游客多做了一些东西,还会送给我们分享。

村子里有3个核酸点,每天从早上6点半到11点之间做核酸,每天我们都要挨个提醒我们的客人,确认他们是否做了核酸,因为这会关系到他们能否早点踏上回家的路。

确实,比起物资和住宿成本,游客们更着急的,还是何时可以回家。

8月初,从三亚走不了,民宿就有客人连夜开车赶到海口,再飞回家。也有客人在后海村滞留了多天后急着回,为了能赶上包机,决定去住酒店,凌晨从后海村出发,一家人在路上整整走了4个小时才走到亚特兰蒂斯酒店。

8月6日之前,游客们还是能从三亚离开的。但在这之后,就必须得跟社区统一联系上报,等待消息。静默后去机场的高速封了,我们作为民宿负责人一直在社区的群里把游客的诉求往上报,终于从15日开始,政府给后海村滞留的游客配了免费的机场大巴,每天从早上5点到凌晨24点,每20分钟一班车到机场。随着航班逐渐恢复,只要有三天的核酸和离琼申请,游客们买到机票,就可以回家了。

说实话,这次的疫情对我们后海村的这些民宿和商家来说,气氛相对而言并没有那么紧张。因为这已经是今年影响到我们的第三波疫情了。

第一波疫情发生在2月底,那一次并不是很严重,还可以正常生活,只是不能出村。封了一个多星期后,村子解封了,没想到的是,3月底疫情又来了。

这次的疫情让我们彻彻底底封了一个月,也是我们营业额最差的一段时间,那时因为村里出现了感染者,整个后海村全部封闭,管控很严,村里的店铺商家都不能营业,最初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外卖,物资购买也很困难。居家隔离期间,虽然村委最初也给各家派发了盒饭,后来开放的餐厅也可以提供外卖,但配送还是很不方便。

一直到5月,终于迎来了解封,我们的生意也渐渐好起来,后面上海也解封了,暑假来临,大批游客来到三亚。但没想到的是,第三次疫情又来了

其实,我们在三亚的几间客栈型民宿,差不多也是在疫情这几年发展起来的。

我们从2018年开始,在三亚后海村经营客栈型民宿。这几年,最难熬的日子还是20年年初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封了好几个月,民宿不得不关停。6月份可以开始营业了,但大家对于外出旅游还是有顾虑,整体环境还是很冷清,大半年的时间几乎都没有游客,亏得很多。

情况是从2020年年底开始渐渐好转的。11月后,三亚旅游迎来了复苏期,这一个月的数据比之前增长了50%,入住率也达到了85%以上,和往年相比,不管是入住率还是销售额都有增长。

我们这间民宿是去年11月1日刚刚开业的。后海村的这片地,我们租了很久,做好了土建,房子外观也做得差不多。最初我们是想做接待型的会所。去年后海村突然在游客中火了起来,我们看到了这里的发展潜力,5月份,我们正式将目光投向了这家店,最终决定投资做高端民宿。

这家店,从土建、设计、装修等一系列前期投入,我们林林总总加起来大概花了2000万元。我们的店,紧靠着大海,地理位置特别好,白色干净的外立面,整体风格也很漂亮,所以我们的价格也定得比较高,旺季时通常在1000元左右。

三亚的旺季,通常是年底到第二年三四月。民宿的开业恰好迎接三亚旺季的到来。由于我们在后海村走的是差异化经营路线,一开始就决定走网红店的路线,名声很快就打了出去,所以生意也一直很好。

网红民宿的回报率还是很高的,在做决定前我们对这个项目也做了预判,其中包括疫情的预判。只要不碰到疫情,我们的生意一直很不错,基本上入住率可以稳定在90%到95%之间,如果在旺季的话,可以超过95%。其实去年一年,我们在三亚的其他几家店都是盈利的。但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疫情会来得这么频繁。

从业这么久,我觉得做民宿非常特别的一点就是,可以很快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们可以和客人在店里坐下来,一起吃饭喝酒聊天。这次,滞留在我们这的大多都是带着孩子的家庭,很多客人跟我们说,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即将开学,他们完全可以继续待在这里。

现在游客都已经离开,民宿只剩下我们7名员工,这些天,我们招的短期义工也陆陆续续离开了。他们当中,有人是因为即将开学,也有人是因为疫情打乱了计划得提前离开。不知道这次疫情何时能结束,不过我觉得在疫情反复中,我们的心态也渐渐平和了。一时半会没有外地游客,那我们就争取做本地市场,我依然有信心。

涠洲岛民宿老板

45天后,我们终于等来了通航

历时34天后,广西北海市在8月16日进入常态化疫情防控阶段。8月28日,北海涠洲岛上的民宿老板们终于等到了北海至涠洲岛航线恢复通航。

7月初,刚要开启旅游旺季的涠洲岛遇上台风,轮船停航,游客无法登岛。刚送走台风,7月12日上午,北海报告一例无症状感染者,此后当地疫情感染人数迅速增加。

作为广西最大的海岛,北海涠洲岛每年夏季都会吸引众多旅客前往。北海疫情暴发的第三天,7月14日,涠洲岛停止接待游客上岛,并建议岛民、商家非必要不离岛。

原本最期待提升业绩的暑期游草草落下帷幕,岛上不少店主在微信朋友圈调侃,“涠洲岛今年的旺季——5天,卒。”

2019年,李七七和丈夫来到涠洲岛开起民宿,开业半年就遭遇新冠疫情,两年多来生意起起落落,李七七的心情也跟着起起伏伏。她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离开这里,但还是希望能坚持得更久些。

李七七(化名)

29岁 北海涠洲岛民宿老板

7月12日,北海报告了一例无症状感染者,岛上的人还没重视起来。13日一下子新增十几例,我们开始慌神,劝退客人、退款。

涠洲岛每个暑假的游客都很多,今年还少一点,因为好多人7月15日才开始放假。我们家订房情况还是挺好的。疫情开始后,我把8月的预订都退了,损失大概有12万元。

李七七的巷见欢民宿。

涠洲岛并不是一年四季都是旺季,有时候会遇到台风。但是因为疫情,从去年11月开始到现在,我的店满打满算还没干够一个月。7月和8月本来是今年的希望,现在是雪上加霜。7月开始因为台风,停航了5天,接着干了5天就又停了。大家朋友圈都在发,涠洲岛今年的旺季:5天,卒。

2018年11月,我和先生度蜜月来到了涠洲岛。11月的涠洲岛真的太美了,最吸引人的是日出和日落,每天的日出、日落都不一样,感觉在这里所有的烦恼都没了。蔚蓝的海,满目的苍翠,在村里散步的鸡、路边的牛,我觉得都很可爱。

当时我做老师压力很大,我先生开文具店每天要上货,每天晚上还要去做盘点,都很累,来到这个地方太放松了。因为喜欢大海,喜欢日出,旅行后,我们选择在涠洲岛做民宿,我想这么一个温暖的岛屿可以承载我所有的梦想。

回到西安后,先生立马转让了自己的几家文具店,我也从幼儿园辞了职,两个人把各自的车子也卖了,12月底,我们就拿着存款来到了涠洲岛。

我们的民宿是从一块地开始,我们租的是清水房,刚开始只打了地基,自己一点一点建起来,地砖、家具都是我们专门去广东佛山挑选的。

因为在海岛上,运输成本比较大,床垫、马桶、玻璃等等都要通过船运到岛上,不仅延长了工期,前期投入更是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建设过程中间也有很多不顺心的地方,装修了八九个月,一共有10间客房,2019年夏天终于开业了。

真正做起民宿后,会打破一些原有的美好想象。淡季的时候,淡得不得了,旺季的时候,累到崩溃,每天刷盘子刷到凌晨两三点。我们的员工就是我和先生,还有我的公公婆婆,之前还有请保洁阿姨,现在因为疫情,也招不到了,而且自己打扫卫生客人也反映会干净一点。

后来疫情断断续续,我和先生也有了可爱的宝宝。小孩喜欢玩水,上岛几个月,她就很喜欢大海,看着她用小铲子挖沙子,用小脚丫刨沙坑,用小手捧起珊瑚,用汗津津的手拥抱我,这都是这个海岛给予我的自由和质朴。

民宿刚开业半年,2020年1月新冠疫情开始,2月我就重操旧业做了线上教师,在网上教3岁到8岁的外国小朋友说汉语。

我们还有西安的房贷要还,要养孩子,岛上也都是商业用电,水电费每个月得两千多,算一算,我必须保证每个月到手8000元才能覆盖开支。我基本上每天要上10节课以上,一节课25分钟。

原本7月份想着民宿要忙起来了,就关闭了上课时间,少接一点学生。现在没办法,又把时间都打开。这个月最多的一天,我上了17节课,每节课结束休息5分钟,又马上开始下一节课,一天下来整个脸都僵了。

2022年,我因为疫情无数次想要放弃,但又说服自己再坚持一下。4月份,我收到了携程网颁发的“2021年优秀合作奖”,心情复杂又期盼,希望民宿业、旅游业可以迎来生机。

其实岛上也有好多店和我们家情况一样,开业半年就遇到疫情了。几个还在岛上的朋友互相鼓励说,大不了大家都走了,我们称霸石盘河,我们民宿所在的村子就在石盘河。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旅游业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会过去的,一定要加油。

8月16日,北海解封了,28日,涠洲岛终于通船了。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涠洲岛很好看,但是遇事处理是真的很慢。理解的同时我也很期待,这个小渔村可以变得更好。大海很好看,但是船要靠岸,希望这次疫情后,大家都可以进步,可以走得更长久。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的原创稿件,未经允许严禁转载

作者:张凌云 杨书源 王倩

微信编辑:佳思敏
校对:皮小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