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没有这么“贪婪”,在去年因为那几首“脏诗”闹出那么大动静后,先沉潜个两三年,今年不急着申请加入全国作协的话,说不定没人关注这件事了,就混进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她没有这么“傲慢”,在去年闹出那么大的风波之后,放低姿态做出回应,说不定事情也就过去了。但很遗憾,她或许仗着家有大作家,根本不屑对P民做出回应,不但没放低姿态,还申请全国作协了,等于是直接挑战网友啊。
如果,她家的大作家稍微清醒点,管管她,让她今年先别报,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情况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作协的舆论危机意识强一点,不让这种争议过大的申请者通过,也就没事了。但估计是拉不下面子,都不好意思投否决票。
事到如今,连央媒都惊动了,我估计全国作协也不敢贸然收下她了,最终名单多半会拿掉她,甚至后面三五年都不敢再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