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商讯杂志社

撰文:李康

近期,江西天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新药业,股票代码:603235)挂牌上市两周后,股价就跌破发行价,让一上市就卖出中签股的投资者深感万幸,让新买入的投资者“呜呼哀哉”。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天新医药除了受医药股整体表现不佳的大环境影响外,其近期业绩的不理想或也是天新药业今日股价大跌的原因之一。并且,在主力产品价格下跌时,天新药业也感叹研发产品种类有所不足。

对此,《商讯·公司金融》就天新药业的诸多经营问题,函至天新药业并多次致电,但均未有人接通,截至发稿前,也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上市两周时间就“破发”

医药新秀天新药业上市刚一个月的时间,股价就出现“破发”的情况。

资料显示,天新药业成立于2004年9月,主要从事单体维生素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产品包括维生素B6、维生素B1、生物素、叶酸、维生素D3、抗坏血酸棕榈酸酯、维生素E粉等,广泛用于饲料、医药和食品等下游领域。日前,天新药业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共发行4378万股,发行价为36.88元/股,募资总额为16.15亿元。

7月12日,天新药业正式挂牌上市,当天股价盘中触及53.11元/股高位后,便开启一路下跌模式,虽偶有回弹,但力度不大。自7月26日起,天新药业就已处于“破发”状态。截至8月24日,天新药业的收盘价为34.64元/股。

其实,上市首日如果卖出,天新药业新股每签可盈利近8000元,可就在上市次日,天新药业开盘便一字跌停,且遭10万手近4.9亿元资金封单,这让投资者措手不及。

半年报业绩承压

天新药业除了受整个基本面的影响外,业绩不理想,或成为天新药业股价“破发”的原因之一。

根据8月23日天新药业发布的半年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41 亿元,相比上年同期下降2.05%,实现归属净利润4.01亿元,同比上年同期下降4.40%。

从主营收入来看,天新药业称其产品不但畅销国内,而且远销亚洲、欧洲、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非洲等世界各地,获得客户的广泛认可,具有较高的行业美誉度。其中,维生素B6和维生素B1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全球领先。

2022年上半年,天新药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为12.09亿元,同比下降3.14%。其中,维生素B6的销售收入为4.31亿元,同比下降11.39%;维生素B1的销售收入为4.53亿元,同比下降3.82%,生物素的销售收入为1.11亿元,同比上升4.77%;其他收入为2.18亿元,同比上升15.33%。

维生素B6和维生素B1作为天新药业的主要产品,上半年的销售情况并不理想,作为此前一贯是销售最高收入的维生素B6已不如维生素B1的收入。三大主要产品的毛利率更都是处于下降状态。维生素B6的毛利率为45.66%,同比下降4.74个百分点;维生素B1的毛利率为41.87%,同比下降5.12个百分点;生物素的毛利率为49.60%,同比下降3.26个百分点。

对于营收净利润的下降,天新药业在半年报中表示,2022年上半年,受到国内疫情反复、国际形势变动等因素的影响,维生素行业的国内外需求均呈现相对平淡的状态;同时,大宗商品价格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波动较大,对维生素行业的原料成本产生了不利影响。

另外,《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管理费用与研发费用的增长或也是减利润下降的原因之一。今年上半年,由于职工薪酬及中介费用、研发项目较同期增加,天新药业的管理费用0.64亿元,同比增长25.29%;研发费用为0.37亿元,同比增长52.20%。

研发投入与研发费用的差异

《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虽然天新药业作为国内维生素行业的主要生产企业之一,但其研发投入有其自身的特点,并且投入规模却低于同业上市可比公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天新药业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10亿元、1.20亿元、1.3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43%、5.21%、5.33%。研发费用分别为0.48亿元、0.49亿元、0.59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38%、2.14%、2.34%。

对于研发投入与研发费用的差异,天新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研发投入与研发费用存在差异,原因系公司在生产线上进行中试试验或技术性验证时产生的投入在试验结束后形成可供出售的产品,该部分研发投入计入生产成本核算。

另外,天新药业报告期内,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9.96亿元、22.65亿元、24.66亿元;其他业务收入分别为0.29亿元、0.39亿元、0.5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均在98%左右。具体从产品上来看,天新药业主营单体维生素产品。天新药业的维生素B6和维生素B1是其主要的产品,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的8成。

报告期内,维生素B6的收入为9.64亿元、9.07亿元、9.27亿元;维生素B1的收入为8.14亿元、7.93亿元、9.03亿元;生物素的收入分别为0.15亿元、2.75亿元、2.31亿元。其他系叶酸、维生素 D3、维生素E粉等产品的销售收入,合计占比较小。

从销售收入情况上来看,虽然天新药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处于逐年增长的态势,但主要产品的收入却不理想,主打产品维生素B6的收入处于逐年下降的态势,已从2019年的占比48.29%下滑至37.60%;维生素B1从40.79%下滑至36.61%,但较2020年有所提升;随着生物素在2020年实现量产,生物素产品收入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之比达到12.13%,成为天新药业主要产品之一,产品收入提升到2.75亿元,2021年收入有所下滑至2.3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9.37%。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产品种类不足

从销量上来看,3种主要产品的销量均呈逐年递增的状态,但主要产品价格均呈现较大幅度的波动,毛利率有所下滑。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维生素B6销量分别为5845.10吨、6046.77吨、6393.41吨;平均销售单价为164.89元/千克、149.92元/千克和145.07元/千克;毛利率分别为56.82%、56.35%和 49.13%,单价和毛利率呈现一定程度下降。

维生素B1的销量为4377.70吨、4346.62吨、5591.38吨;平均销售单价为185.97元/千克、182.33元/千克、161.49元/千克;毛利率分别为53.30%、56.48%和42.60%。维生素B1的价格与维生素B6一样呈现逐年下降的趋势,单价随着国内供应量增长呈下降趋势,2021年的毛利率也出现了大幅下降。

生物素的销量分别为6.54吨、60.20吨、107.44吨;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2308.03元/千克、4565.48元/千克、2152.11元/千克;毛利率分别为-1.44%、65.94%和54.77%。生物素(折纯)平均销售单价2020年较2019年上升幅度较大。主要是由于部分生物素生产厂家停产,生物素产能不足,因此导致生物素价格上涨。2021年随着产能恢复,生物素价格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

随着主要产品单价和毛利率的下降,天新药业也意识到了自己在研发投入上力度不够,导致了公司产品种类不足。

天新药业在招股书中坦言,公司在现有产品领域具有较大的竞争优势,但产品主要集中在水溶性维生素,产品数量相对较少。公司现有各单体维生素品种的市场规模与维生素 A、维生素B5等大规模品种相比有明显差距。

报告期内,天新药业研发项目主要为成熟产品生产工艺的改进和优化、提升技术改进和完善环保安全方面的研发,对于新产品投入的研发金额较低。截止招股书签署之日,天新药业已拥有发明专利23项,实用新型专利2项。

另外,招股书显示,天新药业在研发上的投入远低于同业可比公司。报告期内,天新药业研发费用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38%、2.14%、2.34%,而同期行业平均值分别为5.48%、5.99%、4.7%和4.69%,天新药业的这一占比在同行中垫底。

对于天新药业的研发能力及研发情况,《商讯·公司金融》函至天新药业,但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复。

不过,8月23日,天新药业披露的半年报中,研发费用可谓是“亮眼”。今年上半年,天新药业的研发费用为0.37亿元,同比增长52.20%。

实控人关联公司涉贪腐案?

在天新药业挂牌上市前后,《商讯·公司金融》注意到,有媒体曝出天新药业的实控人及关联公司曾涉贪腐案件,还有的报道质疑实控人其朋友涉嫌设立境外空壳公司投资天新药业享受外资投资企业税收优惠政策。

界面新闻报道称,包括天新药业实控人在内的多个许氏家族人士均卷入到台州市天台县多个落马官员的腐败案。

根据2020年12月28日宣判的余昌杰受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显示,2004年至2009年期间,余昌杰利用担任天台县发展和改革局党组书记、局长、天台县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的职务便利,为浙江天新药业有限公司在项目立项、获取资金补助上谋取利益。2005年左右,为感谢余昌杰的关照,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许某邀请余昌杰投资,余昌杰因此将80万元人民币交给许某,2008年收回该80万元,2009年许某支付给余昌杰175万元。但事实上,2005年至2009年浙江天新药业有限公司的年利率均不到20%。通过上述方式,余昌杰收受许某以投资回报名义所送的人民币95万元。

除此之外,许氏家族控制的浙江荣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台荣远璟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卷入至曾任天台县住建局局长齐益明的腐败案,天新药业共同实控人许晶正是上述两家公司的受益人之一。

另外,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天新药业分别分红10.01亿元、7.88亿元、10.64亿元,累计分红28.5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三年时间,许氏父女从天新药业共分红21.05亿元。

因实控人许江南和许晶,许晶系许江南之女,父女二人合计直接及间接持有公司73.79%的股份,所以超7成以上的分红都进入了许氏父女的口袋。

投资者也指出,一边大额分红,一边上市募资。天新药业及许氏父女的操作也是令投资者“迷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