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如火如荼,拆迁这个词似乎也成为了发家致富的同义词。

为了补偿在城市扩建过程中被征用土地的城郊村民,各地政府都出台了优厚的拆迁安置条件,让很多原本并不宽裕的村民在失去土地后,能在城市里立足居住。

也因为拆迁可能带来的巨额利益,有些人拿着自己的房屋当筹码,跟政府讨价还价,狮子大开口提出很多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就不肯搬离,成为了臭名昭著的钉子户。

在上海的松江北亭,就曾有过这样一幅奇景,一条宽阔的四车道马路中间,横跨着一座3层豪宅,将四车道硬生生挤成了两车道。

这幢3层楼,就因为谈不拢拆迁条件,而在马路中间横亘了整整十四年,最后才搬走,而据房主透露,他搬走时也没有拿到当初提出的补偿,并没有比14年前搬离的邻居多赚多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96年建成的郊区豪宅

上海是中国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城市,也是过去几十年间城市版图扩充最大的中国城市之一。

因为城市的扩张,上海市政府征用了大量城郊乡村的土地,原本世代居住在乡村的村民中,也在拆迁后纷纷进城,看着自己原本落后的家园变为现代化都市。

政府在安置这些村民时,往往是按人口数和被征用的房屋土地面积,计算好相应赔偿的商品房面积,同时还会给上一笔不菲的拆迁补助费,在房价日益高涨的上海,这种房屋加钱的补偿方案常常能让人一夜暴富。

而在2003年,松江九里亭一带的村民,就等来了拆迁的好机会。

当时,松江沪亭北路要启动拓宽改建工程,征用了公路周边的土地,居住在这些土地上的村民们也都拿到了动迁协议,按照协议,村民们每户都能拿到多套房子。

原有的老旧自建房可以置换成多套城里的楼房,正在村民们都喜气洋洋的时候,当地的张新国一家,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张新国一家的房子,在九里亭当地,可是远近闻名的豪宅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新国是上海市政建设公司的职工,他岳父一家从1951年就住在九里亭这处宅基地里,张新国和妻子成婚后,户口也迁到了这里,他们一家在这里居住了几十年。

因为原来居住的房子太过老旧,张新国在1996年做了一件大手笔的事,至今仍让九里亭周边的村民们记忆深刻。

当时张新国把破旧的两层小楼,全部拆掉重建,在原来的宅基地上造了一座三层楼房,规模在周边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都算得上数一数二。

新造好的三层楼,哪怕从现在看来,都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豪宅,宅基地上建了两幢三层楼的房子,用走廊连通着,一楼是专门用来养金鱼的小作坊,二楼除了豪华的大堂客厅以外,是张新国夫妻和岳父岳母的房间。

上了三楼,能看到的是一个影音设备齐全的小客厅,两边分别是张新国儿子和女儿两户人家。

在这幢豪宅里,张新国一家最多时住了十口人,分别是张新国夫妻、岳父母两口子、女儿一家三口,还有儿子一家三口。

如此规模的房子,除了张家祖孙四代外,还有很多房间空着,张新国就拿来出租,最多时这幢房子里足足有十多家租户,加上老张一家,上下三层楼有二三十口人住着。

房子不但规模大,张新国在建造装修时也下足了血本,外立面的墙壁上都贴着粉色的瓷砖,落地窗用蓝色的弧形玻璃一直通到房顶,在周围的一片老旧村居中鹤立鸡群。

新房落成那天,方圆几十里的村民们也都来围观,啧啧称奇,交口赞扬着张新国是个牛人,造了这间九里亭最气派的房子,

在邻居们羡慕的眼光中,张新国也十分得意,觉得自己在村里也算是扬眉吐气了,而他为这幢房子,也耗尽了全家的积蓄。

从建造到装修,整幢房子足足花了他二十万元人民币,在1996年,这可谓是一笔巨款了,

当时上海市中心一套100平方米的商品房,也只要30多万元,而在上海偏远郊区的九里亭,这样的投入也难怪能让当地的村民们至今记忆犹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矗立在马路正中14年的钉子户

在新房里没住上几年,2003年的拆迁消息,就让张新国如同挨了当头一棒,还不到十年,当初辛辛苦苦建成的豪宅就要夷为平地,这在情感上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但眼看政府征地拆迁的举动已成定局,张新国也只能先看看当地政府提供的动迁方案,看看能不能补偿一些损失。

但等看到具体的征迁方案时,张新国不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直气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当时的补偿实施细则里,不管拆迁的房子面积有多大,跟补偿方案都没关系,拆迁补偿只看两样东西:宅基地证书和男丁的数量。

如此一来,张新国花重金和心血建成的房子就没有任何优势了,而且他只有一个儿子,跟别家相比分到的房子就更少了。

动迁大会现场,九里亭的居民们都喜气洋洋,很多村民只有老旧的一层平方,但依据动迁方案,都能拿到大中小六套房子。

而张

新国按照宅基地证书上的面积补偿,而且他只有一个儿子,当时只能分到三套房子,

这样一来,张新国家里的房产,还远远不如那些原来只能仰视他家豪宅的村民们。

觉得自己吃了亏的张新国,不肯在动迁协议上签字,而是回家盘算起来。

回到家中,张新国越想越气,等他好不容易气消了,盘算起来,却发现自己也占不了多少理。

他在1996年自己建的房子,当时的规格相比城建部门对宅基地自建房的标准,已经超出了不少,深究起来还有违章建筑的嫌疑,因为自建房豪华就想要多分几套房子的理由,显然站不住脚。

而关于村里按儿子数量分房的方案,虽然对女儿不太公平,但这也是政府部门尊重当地农村重视男丁的习俗,和村民们协商敲定的,要想推翻这条,会犯了众怒,村里也没人会支持他。

这样想来想去,张新国也觉得宅基地加男丁数量的分房标准,既合法合规又尊重当地习俗,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但不甘认输的他,就决定要在这两条上再做做文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张新国又准备了一番,跟负责拆迁安置的工作人员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按张新国的说法,他手里有两张宅基地证书,补偿面积要按两块宅基地算。

而关于家中的人口,他认为他家是分属两个户口本的,他说他们虽然全家都住在一起,但在2001年就已经分家了,2001年11月份,他和儿子、儿媳妇、孙女等人是一个户口,而他的女儿是和他的岳父岳母一个户口。

这样一来,张新国要求按照两户人家的标准,分配给他们六套房子,而另一块宅基地也要给予相应的经济补偿。

这样的要求,听得负责拆迁的工作人员瞠目结舌,按九里亭地区白纸黑字的统一拆迁安置标准,怎么也算不出六套房子来,而且再加一块宅基地的经济补偿,更是无底洞了,要是放到今天,对应现在的房价标准,额外一块宅基地也许都要上亿元的补偿金了。

至于张新国声称的另一块宅基地证书,工作人员也专门核实了,根本没有法律效力。

张新国手里的宅基地证书,一张是1951年由他岳父的兄弟转让给他的,没有问题,而

另一张也属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由当时的青浦县出具,但权属和土地使用权都有争议,无法认定有效。

为什么这么要求,张新国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的房子正在规划要扩建的马路正中,他觉得政府肯定会妥协给他相应的补偿。

而且他现在的房子光是租金就颇为可观,便宜时三千一个月,贵的可以租上四千,一年光租金也能收个四五万,多拖一天就多一天的收入。

但没想到的,张新国的如意算盘最终还是落了空。

在规范的拆迁安置方案里,不可能满足张新国的无理要求,也不会有人冒着让国家财产遭受损失的风险,答应给他那么多房子和钱。

张新国也咬定了这样的标准,不肯后退一步,迟迟不肯在动迁协议上签字,这样的僵局下,国家的公路扩建工程却再也拖不起了。

沪亭北路的扩建改造工程,关系着上海交通动脉的畅通,也再不能因为一户钉子户而无限期拖延下去,既然这幢房子仗着自己在马路中间而不肯让步,那就让它继续在马路中间呆着吧。

最终,就看到了前几年在沪亭北路上的这副奇景,原本宽敞的四车道,一路延伸到张新国的房子前,然后就从四车道变为两车道,车流也随之从张新国房子两边绕行而过。

而这幢房子,也就这样孤独的矗立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中间,被人称为上海最牛钉子屋。

在这之后的十几年间,张新国的就整日忙于查资料和上访,希望能争取到他想要的拆迁条件。尤其在沪亭北路扩建工程完成后没过几年,张新国就退休了,有着大量空闲时间的他更是四处搜集类似的案例情况,来证明自己要求的合理性。

他曾一次又一次的往返上海市区和九里亭,去法院旁听各种各样关于拆迁补偿的案件庭审,也曾跑过档案局多次,想要查找档案证明自己手里另一份宅基地证书的法律效力。

但事与愿违,无论他怎么查找资料,那份宅基地证书的有效性都无法得到认可,而在法庭上旁听的拆迁补偿案件中,跟他类似有着不合规要求的动迁户,最终都已败诉收场。

而在法院败诉的动迁户,最终启动强拆程序的,拿到的房子还不如最开始动迁方案安排的多。

就这样熬了十四年,自知理亏的张新国,2017年终于在动迁协议上签了字,搬离了这幢房子,沪亭北路也终于迎来了畅通的一天。

而张新国最终签下的动迁协议中,补偿给他的还是原来的方案,因为他的女儿户口一直没有迁出,动迁人员经过核实后,按照政府规定的多子女政策,他女儿可以多享受一套安置房,

最终他们家拿到的是面积不等的四套房子,加230万补偿款。

这样的标准,比起十四年前就搬走的邻居们,并没有多赚,而张新国一家所付出的,是十四年的时间和精力。

住进新房的张新国一家

如今的张新国一家,也终于住进了新房,2022年的新年,他们也总算能在安静的房间里度过,而不用忍受以往外界的噪音了。

今年的张新国,已经七十多岁,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折腾,他也总算能心平气和的为自己算笔账了。

五年前签下动迁协议时,跟1996年建好房子时一样,也在九里亭当地引起了轰动,当时的村民们也都谣传张新国拿到了6000多万的拆迁补偿款,当天张新国的电话就被打爆了。

被问得烦了的张新国,最终就扔下一句话:一分没多拿,信不信由你。

今天在安置小区中,张新国也当着来访的记者们的面,算了一部账,当时他拿到的是大中小3套共280平方米的房子,还有一套房是给他女儿的,

按多子女政策补偿120平方米,共计400平方米4套房子。

这4套房子,按照现行的政策,是以每平方米4500元卖给他们,要由被拆迁户从拆迁补偿款中拿出钱来购买。

而张新国总共拿到手的,是230万元拆迁补偿款和40万元装修补偿,

这其中,有两百万元左右要拿来购买安置房,

他手里真正能剩下的,也只有七十万元左右的现金。

而2017年搬家时,安置房都还在规划建造中,地段在哪里也还不清楚,

张新国一家要先在出租房里过渡几年,等安置房落成才能搬进去,这期间,政府也会给张新国每年六万五千元的租房补贴。

在出租房里一过渡又是三四年,直到2021年,张新国一家才搬进了新房,

从拆迁那一天开始算起,足足等待了有将近二十年。

而当时跟他一起拆迁的邻居,都早已在十几年前住上了新房,享受了现代化的居住生活十几年。

这样一笔账算下来,张新国也悔之晚矣,好在今天的结局也不算太差。

张新国的儿子今年已经48岁了,他的女儿也快要长大成人,当时居住在沪亭北路的中间,他们实在是吃足了苦头。

那时候,每天车来车往的灯光噪音,都让人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到了晚上,也常会有不知道马路中间有幢房子的司机撞上来,张新国的儿子常常要和父亲一起处理这些交通事故。

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学习,张新国儿子一家没过几年,就搬出了沪亭北路中间的房子,自己另外租房居住,如今总算等到了拆迁安置房,他们一家也住进了新房。

而张新国的女儿,当年张新国就是为了给她争取多拿几套房子而迟迟不肯签动迁协议,她也早已反对张新国的做法,直到去年才住进了按多子女政策享受的新房。

关于老房子,张新国女儿也快人快语:“那破房子有什么舍不得的,早就住够了。”

假如他父亲2003年就签下动迁协议,她十几年前就能住上同样大小的新房。

张新国的老丈人,也是老宅基地最早的主人,他也一直为张新国的坚持而气恼,劝女婿不要再浪费时间了,而在等待的十几年间,张新国的岳母也去世了。

如今,老人已经92岁了,虽然住进了新房,但他的妻子至死也没有看到搬进新家的一天。

不管过往经历了多少坎坷,被称为上海最牛钉子屋的张新国一家,总算能在新房中安稳过年了,以往的那些是是非非,终于离他们远去了。

虽然浪费的时光无法追回,但他们也终于可以在新居里,展望未来的新生活了。

参考文献:

《上海“最牛钉子屋”今天全部搬空并将于四天后拆除》,《新民晚报》

《上海“最牛钉子屋”达成协议将拆除,屋主称被工作人员感动同意动迁》,北京青年报,

《十四年的“钉子户”,为何又搬了?》,央视《新闻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