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5日,曾经那个

火遍上海的“最牛钉子户”

,终于搬出了那个严重堵塞马路的“独栋豪宅”。很多人又回想起房子主人那句

“如果不拿6套房和1亿元的补偿金,就别想拆我家的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结果时隔14年,

他拿到的报酬一分都没增多,却选择了同意拆迁,这是为什么呢?

还有,他当初为什么能放出这种豪言呢?

故事的主人公名叫张新国,曾经是

上海市建设公司的一名员工

。公司的收入和待遇都很不错,因此他就积累了一些积蓄。

张新国

在与妻子结婚后,便花了

20多万在松江区的九亭镇盖了一座二层高的“小洋房”

,与已经退休的岳父岳母共同居住。

1996年,

张新国的一对儿女也都结了婚

,儿子不用说,肯定要跟他们老两口一起住。而女婿一个外地人也没什么积蓄,买不起房,所以女儿一家也和他们蜗居在了一起。

8口之家在二层房里虽然够住,但却显得十分拥挤,

给生活造成了很多的不方便。

于是大家商量一番,决定

共同出钱30万要给老房子推倒重建

。在当时,上海浦东百平米的房子都要30万元了,可见他们出手有多么阔绰了。

说干就干,他们先是拿出其中

15万将原本二层的小楼向上加盖了一层。

又将隔壁的宅基地一并买下,让总面积一下达到了

300多平米

30万剩下的钱则用于将整个房子进行翻修

,最后盖成了一栋当时非常流行的

仿欧式三层小洋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家的这套三层小洋楼,整个墙面使用配色大胆的粉色瓷砖铺满,3楼弧形的蓝色玻璃窗也十分新潮,这独特的造型在一众老旧房子间鹤立鸡群,很是亮眼,

在当地人眼中宛如一栋豪宅,羡慕了不少人

张新国夫妇住在二楼的主卧,岳父岳母住在二楼的次卧,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两家人则住在三楼。

至于一楼,则被他们改成了门市房,常年租给一个来自云南的杂货商,赚些房租来补贴日常的开支

,日子过得好不舒心。

张新国逢人打招呼那都是挺胸抬头,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每当听到别人的夸赞声,他才微微一笑,露出满意的表情。

凭借着这栋三层洋房,老张家也是逐渐开枝散叶,最多时同时住着十几口人。

随着年轻一代孩子们的出生,这个三层小楼也逐渐变得拥挤起来。

人们常说人多嘴杂,即便大家都是亲戚,也难免会有磕碰吵架的时候。张新国刚开始还觉得挺热闹,

时间长了也逐渐对这样的环境厌烦起来,想着能不能将房子卖掉,单独搬到其他地方去住。

但经过咨询,他了解到自己这套房子卖得钱,根本不能满足四个家庭的住房需求。此时的张新国也已经从公司中退休了,

微薄的退休金根本无法让他再买一套房子,

于是他只能默默忍受着这样的生活。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松江区的城市改造也逐渐提上了日程。2003年,上海市政府出台了相关规划,

要将整个沪亭北路全都纳入拆迁范围之内。

一时间,整个沪亭北路上的居民们个个心潮澎湃,

因为拆迁意味着所有人都能拿到高额的补偿款,能够离开老平房搬进宽敞明亮的新房子里。

因此大多数居民都在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期待着日子赶紧到来。

张新国一家

虽然在重建的小洋楼中才住了6、7年,但听闻这个消息也很高兴

,几个小家终于可以单独出去住了,可拆迁方案却让张新国一家非常不满意。

因为

拆迁补偿款是由宅基地证书上写明的面积来计算的

,所以房屋的实际面积并不会考虑在内。

这一点其实也好理解,

因为当时有许多居民都存在着违规私自搭建、自改建住宅房屋的问题,

所以政府决定只计算房屋宅基地证书上的面积。

按照这个算法,张新国一家可不满意了,

因为他们的第三层楼是完全得不到任何拆迁赔偿的。

张家人宅基地证书上的实际面积与邻居别无二致,因此

重修的三层小洋楼只能得到跟邻居一样的补偿。

张新国

加盖第三层还没过去多长时间,再算上大笔的整修费

,如果这些不在补偿款范围内,那么

前几年张新国花的钱岂不是都打了水漂?

还有,拆迁时儿子和女儿的待遇也不一样。根据当时的政策计算,如果是

两个儿子可以分到两大两中两小6套房

,张新国有一儿一女,则只能分到

大中小共计280平方米的3套房

。而张

新国的儿子则可以根据补偿政策,加一套过渡补偿房,

多分一套120平米的房子

四套房子加在一起共计400平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问题的关键是

儿子能拿到两套房,女儿却只能拿一套,这让女儿觉得非常不公平。

为此,早已成家的儿女整日在家中吵闹不休。

为了解决家庭争端,

张新国多次前往拆迁办维权,希望能多给女儿争取一套房子。

但规定就是这样,张新国的请求只能被驳回。

然而还有更让张新国头疼的事情在后面,当开发商和拆迁办的工作人员按期到张家确认宅基地面积的时候,

发现张新国之前从隔壁购置的房子,宅基地证书上没有国土局的印章,这样也是无法获得拆迁补助的。

听到这个消息张新国头瞬间蒙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件往事。

原来,张新国当初从邻居那买到房子,准备去办理宅基地转让证书手续的时候,

张新国多次没有带够证件,来回跑了好几趟。

这件事让他不胜其烦,当他看到房子马上就整修完成了,也就

懒得再去跑一趟,因此就没能在宅基地证书上盖章了。

搞了这么大个乌龙,张新国也只能尽力去弥补。他四处找托关系,将曾经

留存在住建局的档案资料提取出来,还把已经移居到外地的老邻居请回来为作证,自己

才终于盖上了国土局的印章,保住了补偿面积。

之后,张新国为了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联系了曾经在市政建设公司工作的同事们,一起探讨沪亭北路的拆迁方案,但却一直没有好办法。

最后,当张新国得知很多居民的房子

没有张新国的房子大,人口数量也比他家少,却拿到了和他们家相同数额的补偿款,甚至还有一家靠着两个儿子得到了6套房和巨额赔偿金后,

让张新国再也无法忍受了。

2003年7月,当开发商来九亭镇动员大家签订拆迁同意书时。

张新国再次看到自己的拆迁计划时,仍觉得与自己的心理预期大相径庭

,他怎么想也无法说服自己。

于是他拒绝在协议书上签字,还直接声称:

“如果不拿6套房和1亿元的补偿金,就别想拆我家的房子!”

对于普通人来说,

上亿就是个天文数字,如果能拿到这笔钱,以后那可真是几代人吃喝不愁了。

现场有些人看到张新国这么强硬,也纷纷放下笔来,效仿他的口气,也要多分房子和钱。

看到现场愈发不可收拾,动员会也只能被迫终止。

其实

张新国的决定也是得到家里人一致同意的

,因为全家人都觉得拆迁款给得太少了。

无奈之下,九亭镇拆迁办的负责人只能多次上门跟张新国讨论拆迁政策,可这次张新国是铁了心地要拿到自己满意的数额,否则谁也别想说服他在协议书上签字。

张新国明白,

自己的三层小洋楼正好位于政府规划的沪亭北路的主干道上,是整个开发项目最重要的地方之一。

如果自己一家不让拆,那这条路怎么也别想修成,张新国仗着这一点,开始坐地起价,

一定得要够足够的房子和补偿款他才肯罢休。

可是张新国的小算盘还是落空了,

他给出的价格根本不可能实现,同意的话只是对其他住户的不负责。

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努力,其他几家“刺头”都已经签字了,唯有张新国还在“坚守”,

张新国软硬不吃,成为了整个地区唯一一个不同意拆迁政策的家庭。

原本一直在租一楼的云南老板,也退租了张新国的店铺,

因为这里不再有生意可做,也不会再有人到这里来承租了。

很快,项目已经到了动工的阶段,城市改造不能因为他一家而停滞不前。

于是开发商经过慎重地考虑,决定略过张新国一家,先把其他拆迁工作进行到位。

2007年,沪亭北路工程正式开工,

施工区域内除了张新国一家,其他房屋都被拆除。

每天白天,施工机械都会准时开始工作,搞得满天都是飘扬的尘土。这段时间,张家人就几乎没有开过窗户,就连洗干净的衣物也不敢放在外边晾晒,不然洗了也是白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到了晚上,

震耳欲聋的噪音也让他们家苦不堪言

。张新国的岳父岳母已经年近八十,晚上根本睡不着觉。

在此期间,

其他九亭镇的居民都已经住进了崭新的商品房,可张新国一家却只能孤独地“坚守”在自己的三层小洋楼内

,显得非常孤寂荒凉,可等待着他们的折磨还远不止于此。

因为

即便沪亭北路竣工,噩梦也会继续进行下去

2011年,

原本泥泞不堪的老城区,变成了拥有四条车道的宽阔柏油路。

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张新国的小洋楼把马路从中间阻断,直到

200米后才能恢复四车道

,变得宽敞起来。

张新国的小洋楼也因为挡在路中间,变得格外瞩目。

有些恰巧路过这里的外地人,觉得很有意思,还会拍照留念,并分享到网上去。

而本地人当中,更多的人还是在抱怨。

一旦到了车辆高峰时段,马路上就会变成堵车的状态

,没有个把钟头就根本不可能恢复畅通。

几乎每天,

张家人都是在刺耳的车笛声和司机的谩骂声中度过。

许多赶路的司机看到这间房子,最经常说的话就是:

“哪个缺德的把房子挡在路中间,政府给它强拆了不行吗?”

张新国的房子不仅碍事,还十分危险。

一些不熟悉路况的司机经常在张新国家门口发生车祸,有些司机还会气势汹汹地向张家人问责,索要赔偿,毕竟是他们的房子害他的车子出了车祸。

后来经过警察的调解,才让事故车主打消了索赔的要求。

不仅司机危险,张家人也很难受。

已经有很多次有司机把车子直接开进了张家的院子里,让全家人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由于没有街道委员会维护,张家人要经常忍受停水停电的痛苦。最后,张新国的儿女两家人都忍受不了了,纷纷拖家带口离开这里,

到外面即便是租房子,也比这过得安心。

张新国其实也想搬走,

但无奈他之前放了狠话下不来台,而且他心里也在较着劲,不愿首先服这个软。

2016年,时任

九里亭街道动迁主任的陆辉

知道了张新国的事情后,仔细复盘了一遍经过。他心里明白,张新国一家受这么大罪,还能坚持十几年不肯拆迁,未必全是为了多拿拆迁款,

心里也一定是有着难以打开的心结。

而且,

他们也需要一个“台阶”才能缓解目前的尴尬局面。

于是,陆辉就亲自上门洽谈拆迁的事情。

但他并没有急于上门劝说,

而是经常如同访友一般去张新国家里唠嗑。

张家人虽然最初也对陆辉存有戒备,担心他在打拆迁的主意。

但见到陆辉始终没有提起过动迁的事情,仅仅只是和张新国聊聊家常,问问生活上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时间长了,

张家人也慢慢向陆辉敞开了心扉,吐槽他们在生活中的一些不顺。

陆辉顺势向他们询问,一家人在沪亭北路有没有什么难处。听到这话,一家人各倒苦水,

每天不间断的噪音和空气污染,时不时就会发生的交通事故等事情,

被连珠炮一般地说了出来。

陆辉接着便道:

“现在松江的房价已经涨到5万多一平了,如果你们同意拆迁,仍然可以按照十几年前的标准给你赔偿,也就是4套房子外加70万赔款。”

张新国直言道:

“我其实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但是我当年新盖的3层小洋房拆迁后还比过其他小平房,女儿也只能分到一套房,我这心里气不顺啊!”

陆辉便细致地跟张新国解释:

国家制定的政策那都是经过慎重考虑的,我国人口众多,个别人会有不同意见很正常,我们也都理解,我如今过来也是带着诚意来的。我国法律规定了,如果你们在一定时间内还不愿迁走,那么法院就会执行强拆程序。到时候你们就只能拿到两套动迁房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陆辉的诚意终于打动了张新国,张家人也都顺势下坡,当即同意了拆迁。他们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经过14年的蹉跎,早已经被磨得力倦神疲。

2017年9月11日,张新国叫回了自己的子女来搬家,陆辉和一些志愿者也一同前来帮忙。

见张家人东西很多,还给他们提供了一个临时仓库给他放置物品。

没多久,张新国一家人就彻底搬出了老宅,临走前张新国还回头望了一眼这套守护了十几年的小洋楼,子女看到后还劝他:

“这破房子根本没法住人,有什么舍不得的,走吧!”

张新国听到后也只是摇摇头,或许他只是在感叹,闹了这么久结果还跟14年前一样,那他们这么多年的坚守到底值不值呢?

3天后,那座3层小洋楼被政府拆除,沪亭北路也终于迎来了它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