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松江区的九亭镇沪亭北路上有一栋特殊的三层小洋楼。一眼望去,粉红色的瓷砖砌成的外墙特别亮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洋楼周围全是来往的车辆,让这栋坐落于重要交通通道上的房子更显与众不同。很多路过的人被这套房子吸引,纷纷驻足观景留念。

可这套房子背后却有些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们就一起走近“天价拆迁款”房子背后的故事。

重金打造的小洋楼引人羡慕

这栋房子的主人名叫张新国,他的这套三层小洋楼在盖成之初可是迎来了周围邻居无数羡慕的眼光。

张新国年轻时是上海一家建筑公司的员工,收入颇丰,积累了一定的财富。

与妻子结婚后,就花了20多万在松江区的九亭镇盖了一座二层小楼。

要知道在七八十年代,国民平均工资最高也不过是一千多元,张新国能一下子拿出20多万盖房子,足见其家境多么富足。

小楼盖好后,张新国就和岳父岳母一起搬到小洋楼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了1996年,张新国的一双儿女也都各自成家立业。

可是房子成了问题,儿子自然不用说,肯定跟着老两口一起生活。

女儿因为嫁给了一个无城市户口的外地人,经济能力差,暂时买不起房,只得蜗居在张新国家里。

带上岳父岳母,和一双儿女,媳妇,女婿,一家8口就开始共同生活在这栋二层小楼里。

刚开始都觉得新鲜,大家说说笑笑,和和睦睦,生活也还行。

可是在一起生活久了,再熟悉的人也有舌头和牙打架的时候,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消耗着一家人的热情。

二层小洋楼虽然也够住,但8个人终究还是紧张了些。

于是一家人开始商量共同出资30万重新修建小洋楼。

这预算在当时的上海浦东都购买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了!

一家人对修建新房都格外重视,他们先是在二楼的基础上又加盖第三层,后为了让空间足够阔绰,张新国还将隔壁的宅基地一并买了下来,让房子的总面积达到了300多平。

这样,原本陈旧的二层小楼在一家人的折腾下变成了一套三层小洋楼,接着张新国把其余的钱用来装修。

他把房子外墙贴上了粉色的瓷砖,半开放弧形窗户安上了双层玻璃,楼顶是瓦片砌成的三角顶。屋内旋转的楼梯让空间变得更加开放,通行更加顺畅。屋顶还特意预留了一个半开放的小露台,方便休闲娱乐。

房子盖成后在当时引起来邻居们的热烈反响。这栋“仿欧式三层小洋楼”在当时可算是豪宅!

张新国标新立异的建筑风格在当时可谓别具一格,尤其是粉色的外墙让这栋房子在周围鹤立鸡群,独树一帜,很是亮眼,邻居们都羡慕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国新也是骄傲极了,在邻居面前也是昂首挺胸,听到邻居们夸奖自己家的房子,他也是得意地笑笑。

房子建好后,一楼作为门市,租给了一位来自云南的杂铺店,收取租金贴补家用。

二楼是自己和岳父岳母的生活区,三楼是女儿女婿和儿子儿媳居住。

一栋小楼承载了祖孙三代,一家人和和睦睦,生活的开开心心。

张新国也是打心眼里乐开了花,凭借着这栋三层小楼,老张家逐渐开枝散叶,添了孙子外孙子,多了欢声笑语,日子别提有多舒心了!

人多了事情也就多了。这栋三层小洋楼人最多的时候一度达到十几口,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每天十几口人的吃喝拉撒睡,没有足够的空间,结果可想而知。这个三层小楼逐渐变得拥挤起来。

人一多矛盾就多,今天你多用电了,下月该你交水电费了,即使是一家人,可难免也有存私心的时候。

张新国刚开始也没太在意,过日子嘛,磕磕绊绊在所难免。

可时间长了,老是吵吵闹闹,因为一点小事吵得人仰马翻的,张新国开始觉得特别厌烦,于是他张罗着将房子卖掉,各家都卖出去独住。

这天他来到房屋中介了解情况。

不了解还好,一了解吓一跳,这几年房价飙升,张新国的这栋300平的三层小洋房卖了根本买不了几套房子,根本满足不了四个家庭的住房需求。

这下张新国郁闷了,自己现在已经从公司退休,每月只能拿着为数不多的退休金,又没有别的收入,看来搬出去独住的想法一时半会儿只能搁浅了。

拆迁补助接连受挫

2003年,上海市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将整个沪亭北路全部纳入拆迁范围之内。

听到这个消息,沪亭北路的居民们可是乐开了花。

这个政策意味着他们终于有机会搬出这个阴暗潮湿的老平房,住进宽敞明亮的大楼房。

因此大家也十分积极响应这个政策。此时,最开心的要数张新国了,自己家的房子一共有三层,面积特别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时候一定会分很多拆迁款,而且自己建的小洋楼才刚住了6、7年,还是新的,政府怎么招也得多分几套房吧!想到这,张新国就难掩内心的激动。

房屋拆迁方案终于出来了。经过拆迁部门的了解走访,根据政策规定,拆迁补偿款是由宅基地证书上登记的面积进行补偿,而不是按照房屋的实际面积进行补偿。

这可把张新国气坏了,这意味着自己的第三层楼房根本得不到任何补偿。

如果按照政策,意味着自己的补偿将和其他邻居一模一样。

张新国心想,照这样计算自己刚修没几年的房子被拆了不说,还得不到该有的补偿,房屋的建筑费,装修费,还有买邻居宅基地的费用不都打水漂了?

另外根据政策规定,自己儿子和女儿的待遇也不一样。别人家两个儿子可以翻到大中小各两套,一共6套房子。

自己是一儿一女,只能分到大中小共3套房子,加上儿子的补偿房,一共才分到四套房子,加起来才400来平。

也就是说儿子可以分两套房,女儿却只能分一套,这样的结果是张新国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儿子和女儿得知分配结果后,更是争吵不休。

原本和睦的一家,也因为拆迁房子变得终日吵闹不断。

不堪其扰的张新国为了尽快解决这一问题,开始上访拆迁维权办。

希望能给女儿再多分一套房子,但张新国多次诉求未果,他也无可奈何。更令他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原来开发商和拆迁办的工作人员在核实各家的拆迁补偿面积时,发现张新国其中部分宅基地面积没有国土局盖的钢印,这就意味着这部分宅基地面积是无效的,不能达到补的。这下可急坏了张新国!

经过仔细回想,原来这部分宅基地是他从隔壁邻居那儿买来的,当时准备去办理宅基地转移手续时,自己因为没有带齐手续资料,来回跑了很多趟。

最后自己实在是不耐烦了,就把这事扔在了一边。没想到现在证书上没盖章却影响了大事。此时,着急的张新国只好硬着头皮想办法弥补。

他先找来卖给他宅基地的老邻居为他作证,然后四处托关系把存留在住建局的档案资料提取出来,带着老邻居一起来到国土局盖上章,才算保住了自己的补偿面积。

事情是解决了,可是补偿的事情却一直悬而未决。张国新坐不住了,他又联系了曾经的市政建设公司的同事,探讨解决拆迁补偿的方案,但结果都不尽人意。

张新国怎么也想不明白,有的人家儿子都走失很多年了,但是补偿时却照样补偿,自己的女儿一直生活在自己身边,却只能分的一套房子,这样的结果张新国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眼看着邻居都一个一个地在拆迁补偿书上签字,张新国心急如焚却又心有不甘,毕竟这样的补偿结果与自己的心理预期大相径庭。

所以最后的他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并且提出了新的要求:“想要拆我的房子也可以,必须给我赔偿6套房子和1个亿!”

这样的狮子大开口可吓坏了开发商和拆迁办。

上亿的补偿款,对普通人而言,即使放到今天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拆迁办试图和张新国协商,可看见张新国态度强硬,而且其他未签字的人看见张新国态度如此强硬,也开始蠢蠢欲动,拆迁办只能暂停现场签字。

刚开始拆迁办还试图和张新国协商,可张新国说只要自己没拿到理想的结果,就不会在协议书上签字。

无奈,开发商只得另想它法。经过一年的努力,周围其他的难缠拆迁户都已经协商妥当,只剩下张新国一家还在苦苦坚持。

苦守14年到头一场空

开发商已经没有时间再耗下去,经过深思熟虑,开发商决定绕过张新国一家,先进行其他拆迁工作。

2007年底,沪亭北路的重建工作正式动工。张新国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结果。更让他痛苦的是拆迁工作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周围的机器轰隆隆地日夜不停地施工,吵得白天黑夜不能好好休息,身体受了影响。

机械工作引起的灰尘,漫天飞舞,搞得洗干净的衣服都不能往外晾晒。

因为房子处在交通要道上,车流量大,很多车都以为张新国的院子是停车场,导致好几次差一点出现交通事故。

因为这里就剩下了张新国一家,没有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的加持,家里还经常断水断电,给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

放眼望去,其他地方一片繁华,只有自己家的小楼孤零零地矗立着,平时也没有邻居来往,张新国家显得尤其孤寂,特别是每当逢年过节,更是荒凉。

因为房子建在交通要道上,占了道路大部分的面积,经常造成交通堵塞。更让张新国无法忍受的是路人不明所以的谩骂:“哪个缺德的把房子挡在路中间,政府应该把它强制拆除!”

眼看着生活过得越来越让人胆战心惊,张新国的态度也渐渐软化下来。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己怎么都不能先低头认输。可谁知道,这一坚持就是14年。

2016年,新来的拆迁办主任陆辉了解到张新国的情况,决定一探究竟。经过陆辉的多次探访,加上合适的谈判方式,张新国慢慢敞开了心扉,态度也有了变化。

陆辉直接给张新国分析情况:“现在松江的房价已经5万一平。如果你们同意拆迁,我们仍然可以按照当年的拆迁方案,补偿你4套房子和70万补偿款。”

张新国感叹说:“其实这么多年自己也不想给国家添麻烦,可是当年的拆迁方案不公平,我是真的不服气!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有时候也会想努力坚持了这么多年,还是一样的结果,那自己14年的坚持,弄得精疲力尽,苦苦的挣扎还有什么意义?”

陆辉再次安慰道:“国家针对拆迁是有专门的政策的,如果你们不按照规定时间搬走,政府是可以强制执行的,到时候你就只能得到两套房,你想想到那时是不是亏大发了?得不偿失啊!”

张新国听完,顺水推舟终于同意了拆迁协议。搬家之日,陆辉主任还专门派了帮手帮助张新国搬家。还贴心地准备了一个大仓库让张新国临时存放物品。

离开时,张新国又回头看了一样自己住了几十年的小洋楼,心里五味杂陈。

此时的他或许也感慨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是否有价值。为了补偿,过了十几年苦不堪言的混乱生活。那是拿钱再也换不回来的岁月啊!

今天的沪亭北路一派欣欣向荣,那座天价“小洋楼”也早已不复存在。

看世间百态,品百味人生。看位看官有啥看法欢迎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