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沙被举报医生,带崩整个湘雅:夸张了,发现疑点

案件墨森

2022-08-23 07:02辽宁

关注

8月17日,网友反映中南大学湘雅二院刘翔峰医疗作风有问题,引起广泛关注。18日,湘雅二院通报此事称,初步调查发现,刘翔峰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经医院研究,决定免去刘翔峰湖南省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职务,停止其处方权及手术权限。 据第一财经报道,网友举报刘翔峰执业中的不规范行为包括:频繁对已无手术指证的病人施以高额治疗;频繁对急诊病人进行机器人手术,收取高额费用等。根据今年8月14日发布的一份网络举报,相关医生用机器人做不完全性肠梗阻,但找不到梗阻段,便把正常肠管切下以示家属。 这份举报在业内引发巨大关注。目前医院尚未披露调查细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湘雅被免医生早被举报却一路升职?刘翔峰背后实力有多强大?

根据网络上曝光的信息,刘翔峰事件远远不是过度医疗的事情,涉嫌故意伤害、职务侵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诈骗等刑事犯罪,性质非常恶劣,有严重的社会危害。 从曝光的信息来看,曝料者似乎都是在刘翔峰科室轮转的实习生、研究生等等非本院正式职工,有一个爆料者出现后,其他爆料者就有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感觉,可见在刘翔峰所在科室学习过的学生对刘翔峰积怨颇深。 曝光的信息给人第一感觉就是:匪夷所思,用我一个医学专业人士来说,依旧是:匪夷所思,换一句话说就是:如果是真的,那就泯灭人性了,会不会是夸张了呢?发现以下疑点:

(1)“频繁地对急诊病人行机器人手术,收取高额费用,中饱私囊”,一般来说,机器人手术主要是对择期手术的病人实施,开机费就要好几万,急诊手术要迅速经过术前准备、签署手术同意书,让家属同意手术,似乎有点难度;另外,机器人手术收取的费用,都是从患者住院费里面扣除,机器人手术的设备、器械,也是医院预先采购的,一个副主任医师(无法接触设备、器械采购事务的医生)要从这里面中饱私囊,好像有点困难;如果说刘翔峰为了增加了科室收益,多建议患者实施机器人手术,进而增加刘翔峰个人绩效,这样说得过去一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使用其他病人的结石来冒充自己手术的病人,给家属看”,刘翔峰是肝胆外科的,这里的结石应该是胆囊结石或胆管结石,胆道系统结石手术术前都会行影像学检查,例如B超、CT,是很容易发现结石的,如果有胆囊结石,除非结石过小落入胆管,才会存在术中找不到结石的情况,如果是胆管结石,行胆道探查,基本上都能找到结石,总之,术中找不到结石的情况是极小概率的事情,即便找不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可能落到腹腔或已经吸走了,所以使用其他病人的结石来冒充自己手术的病人,给家属看,只能起到一个作用,邀功(作秀),或更利于术后与家属沟通;

(3)“机器人做不完全性肠梗阻,开进去找不到梗阻段,把正常肠管切下来给家属看”,如果这个信息是真实的,那就构成故意伤害罪,但里面有不少可疑之处:首先,机器人手术是很少用来治疗单纯的肠梗阻的;其次,不完全性肠梗阻如果不是占位性病变,如肿瘤引起的,是没有手术指征的,也即不需要手术治疗;然后,开腹探查找不到梗阻段,并不说明误诊或梗阻段还在但找不到,有可能梗阻自然缓解,总之,这不是什么坏事,即便找不到梗阻段,将可能导致梗阻的因素去除一下就可以了,例如松解肠粘连,不需要费劲和家属解释为什么开进去没有发现梗阻段,更不需要切除一段正常肠管给家属看,然后还费劲吧啦地做肠管吻合手术;最后,将正常肠管切下来给家属看,有什么目的呢?邀功?

(4)“只要稍微有异物倾向,管你是不是肿瘤,一律按肿瘤来处理,先给你开个化疗再说”,这一段话说得有点云里雾里,不像非常专业的人士表述的:首先,肿瘤不用“异物倾向”来描述,而是使用分化程度、异型性、强化等词语描述;然后,肿瘤分为恶性肿瘤和良性肿瘤,只有恶性肿瘤才需要化疗,所以一律按肿瘤来处理进行化疗,这是不专业的描述,描述为“一律按恶性肿瘤来处理”更妥;其次,如果术前未在病理诊断的前提下进行化疗,一般是高度怀疑恶性肿瘤了,例如有影像学、肿瘤标记物等结果综合分析诊断为恶性肿瘤,先予化疗再行手术,这是临床上可行的,并不是不可实施的治疗行为;但林律师没有理由不怀疑,有泯灭人性的医生,为了赚那么一点化疗药的回扣,将怀疑有恶性肿瘤的患者,术前都来一次化疗,那这种医生确实没有底线了;

(5)“你化疗时间到了,其他科室没有床位……我急诊外科可以搞……化疗剂量得翻倍……”,这里化疗剂量翻倍,值得探讨:化疗药都是需要根据患者年龄、体重,甚至肌酐清除率确定的,因为很多化疗药毒性非常大,粒缺、肾功能损害很常见,如果“剂量得翻倍”,大概率这个病人会因化疗药的毒性出现严重后果,刘翔峰再手腕通天,估计也难得收拾那么多烂摊子;即便刘翔峰故意剂量翻倍,护士执行医嘱、查对医嘱那一关也是过不了的;但是林律师不排除,刘翔峰将要去肝胆外科定期化疗的病人(因为没有床位)拉到急诊科化疗,而赚取回扣,通过剂量翻倍来赚取回扣,这个钱赚得跟抢银行一样风险巨大;

(6)“把张三李四的血,混在一起,给王五的家属看,你们瞧,我好牛逼吧,瘤子好大,出了好多血,用了好多止血材料,赶紧打钱”:首先从这句话的语气来说,就有调侃的味道,“赶紧打钱”,刘翔峰再傻也不会这么说;然后,是拿其他病人的血液来冒充自己手术的病人的血,这完全是多此一举,做手术总会有出血,吸引器里面有自己病人的血,还用得着去其他地方弄吗?其次,给家属看,目的是为了让家属同意使用止血药、止血耗材,这也有点令人想不通,术中患者出血、溅到手术衣上,那这是损伤了动脉,或者出血量比较大,这可不是让家属更能理解的事情,家属会联想到手术没有做好;退一步讲,刘翔峰能搞定家属对大出血的质疑,告知家属需要用止血材料,只要在手术过程中使用就是了,在手术记录上载明就是了,根本不需要家属同意才使用,他这么做,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爆料者说的“秀不秀”,就是为了在家属面前秀一下,自己亲自参加了手术,还深度参与到手术衣上溅了血;

(7)“偷妇科患者的恶性肿瘤,谎称是罗某某的胆管癌,埋个化疗泵”,这就有点扯谈了,妇科患者的肿瘤你怎么能偷到,妇科医生要用来做病理检查、免疫组化检查的,即便分你一半,病理报告也是千差万别,如何来证明是胆管癌?没有胆管癌的病理诊断报告,如何来制定化疗方案? 当然,还有其他爆料信息,林律师就不一一列举,总结的观点就是:这些信息还值得医院及行政部门去调查核实,爆料者作为学生,带有积怨的爆料,既不专业,也存在夸张的地方;林律师认为上述种种不可思议的行为,刘翔峰应该有部分实施,但是目的可能没有那么险恶,更多的是作秀,秀给家属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在湘雅二院急诊科轮转过的王雪医生也说(化名),刘翔峰是肝胆胰外科出身,两三年前转到急诊科做创伤中心副主任,主要负责普外急诊手术。此前,急诊外科属于边缘科室,并无病房和手术室,在医院里扮演着分流患者的角色。但自从一位急诊科出身的医生做了湘雅二医院的副院长后,急诊科的力量不断壮大,建立了创伤中心,设立独立床位、急诊ICU,处理危重、紧急的患者,新的门急诊大楼建成后还将配备专门的手术室。也就是说,此前一无所有,仅能“分流患者”的急诊外科,突然拥有了独立收病人、做手术的能力。这成了刘翔峰“施展拳脚”的一次机会。

王雪认为,部分指控违反了基础医学常识,令医疗圈匪夷所思。“例如切除患者正常器官,一般不太可能发生。”王雪解释,肿瘤患者会在术前通过CT或磁共振检查,如果医生怀疑是肿瘤,会进行手术,在术中对肿瘤做快速切片,进行20分钟的快速病理检查。如果是恶性的,医生会做扩大切除,良性肿瘤就直接切除。但正常器官被切除,是很不可思议的。“倘若果真如此,也很难取证,除非有同时参加手术的医生拍到视频,或者找到手术机器人记录在案的一些数据。”另一位曾是刘翔峰的同事也向八点健闻表示,从医学上判断,网络上针对刘翔峰的舆论有夸大之嫌。他还认为,“湘雅二院在病理诊断等方面的医疗质量管理流程,是非常正规的,这么大的医院不可能如此胡作非为。”

笔者不知道真假,反正现在湘雅的传闻确实有很多,对于湘雅二院有个事情印象很深。 之前有个师姐报考的是湘雅二院内分泌研究生,和她同时报考湘雅二院的几个同学分数也比较高,不过其他几个同学报的是别的稍热门科室。 湘雅的内分泌很强,综合实力全国排前三。最终结果是只有师姐成功上岸,其他同学报考的稍好一点专业的全部都没上。 研二有次回学校,师姐终于说了实话,自己之所以能成功上湘雅,是因为家里有一个亲戚在湘雅二院,已经是副主任医师职称资质。复试之前亲戚带着她,直接去见了院长,跟院长说这是自家亲戚,今年报考了内分泌研究生。据她描述,当时院长听到这个请求时是有一点点无奈的,但是因为亲戚是副高职称医师,院长最终还是给了个面子。于是接下来师姐顺利通过复试考上第一志愿。 讽刺的是,当时其他几个同学报考的别的稍热门专业,当年名额都还没有招满。但是没有背景,初试虽然没有达到400分,但是分数也还可以的同学,复试直接被刷。 其中有一个师兄被刷之后,第二年还是报考了湘雅,不过这一次他报考的是相对冷门的普外科,终于在没背景的前提下,凭借分数成功上岸。

小时候就在各个医院奔波,从赤脚医生,到好多个县级医院,再到市级医院,再到省级医院,最后折腾到北京各大医院,那时候去北京协和看病,大家都扛着铺盖卷排队。 成年以后,还在医学院里面鬼混了好几年,不好好学习,跟着老师也是医生瞎跑,学校附属医院,和省级医院都很熟悉。工作很多年也天天跟医生打交道。 我碰到过4个医生还算正常,其他的不记得了,要么是态度不好,匆匆打发你; 要么是没啥医术水平,病没看好,走了过场就忘了; 要么是看不起你,老辈人的话就是眼皮往上瞅;

还有医生专门就是为了赚钱,比如这次爆出的没有医德的湘雅医生。 我遇到的4个医生里,第一个医生是个市级女医生,当时就说血象不正常,白细胞一直低,其实感觉西医拿这个症状没办法,因为白细胞低人就是感觉不舒服,用了升白药以后,几次检查正常,然后医生让出院,但出院还要做一次检查,结果那几天就很不舒服,我们就有预感,血液检查估计白细胞又下来了。 给医生反映了症状,医生不相信,可能她更相信医学和药物吧,觉得不可能。 结果出来白细胞又掉下去了,医生有点傻眼了,最后还是让我们出院了,因为检查做了,身体确实没啥其他问题啊,没啥大病,估计西医治不好,就让我们拿了点口服药回家了,病人不舒服还是老样子。

我遇到的第二个和第三个医生,都是同一家省级大医院,一个是消化科,一个是血液科,都是主任。 消化科是在周末下午看的,人很少,因为周末主任很少出诊,我们也是踩到了狗屎运,挂上了大专家的号,这个消化科医生问了症状也是不知道你什么病,之前各项检查也做了,没问题,但同科室其他医生开的药吃了不管用,所以我们又来就诊,最后给医生说以前在一个市医院确诊是某某肠道病,吃这类药挺有用的,然后医生思考了一会儿,就给我们开了这个病的药。 看过病的应该都知道,其实大医院的医生,几乎是不听小地方医生的诊断的,病人的主诉也是过过耳朵就行,小医院的检查看不都看,直接给你开新的检查,理由是信不过。

遇到的第三个医生是血液科医生,主任是个男医生,旁边围着两个美女医生,帮助主任接话问话,检查出来血象异常,主任瞄了一眼说没事,就让走。 合着挂个号就听到两个字,没事。 问题我们是真的不适才来的,难道又要扛着不适从医院回家吗?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这个医生戴着口罩,说话声音又小,国内就诊环境又嘈杂,听医生话还要竖起耳朵仔细听。 天天跟着医生跑,最后我就问了一点血液专业方面的问题,有点像学生问老师,他们倒是认真听了,也给我解答了。虽然看病能力不敢恭维。 大医院好多医生,估计是学历太高,学术水平很高,临床水平真就一般化。 遇到的第四个医生是个中医,真的是良心,给人开的药很便宜,而且尽量不超过9种。

大家看病的时候,可以拿药方数一数,看看医生给了开了多少种中药,通常来说,好的中医不会给人开太多,因为古代的大神,张仲景这些人,都讲究开3到4种药,能少就少。 现在的庸医难道还要比张仲景、孙思邈等人都要牛逼吗?我看到有的医生给人开30种药,然后每种药的药量都下的很大,比如好几种药材都是30克。 回去煎药也不是很方便,搞不齐要用大铁锅煎药,而铁锅又是不能煎药的。 现代医学发展到今天,已经发展到向钱看齐的地步了,生病没钱你就“靠边站”,想治病,想得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温家仪_NBJS19764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