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勣碑》书法风格对比研究

书之大法

2022-08-20 08:15山东

关注

文/霍 婧

【摘 要】 《李勣碑》记载了唐朝开国名臣李勣一生的丰功伟绩。此碑形制巨大,从体量来看,为陕西现存最大的碑石。从文物价值来看,是高宗李治现存唯一一块保存完好且字数最多的御制御书碑刻。现有关于《李勣碑》的研究,基本上是关于其文献价值的研究或对于高宗李治的书学观念进行概述。本文将《李勣碑》与王羲之书风及李世民书风进行对比分析,对于高宗李治书法风格研究进行补充。 【关键词】 李勣 高宗书风 二王书法

昭陵博物馆位于陕西礼泉九嵕山脚下,现存碑石数量70余通,部分碑刻虽已残损严重,但仍有宝贵的文物价值。昭陵碑林有“中国三大碑林之一”的美誉。其碑石详情见附表。

附表一:昭陵博物馆现存墓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续表

附表二:昭陵博物馆现存墓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附表三:昭陵博物馆现存其他刻石

一、《李勣碑》概述

《李勣碑》,又名《徐懋公碑》《李英公碑》,唐仪凤二年十月六日(677)立,现立于昭陵博物馆院内的李勣墓前。《李勣碑》碑高7.5米,下宽1.8米,厚5.4米,重15吨,是昭陵碑林中现存体形最高、最大的石碑,被称为“昭陵第一碑”(图1)。碑额篆字题刻“大唐故司空上柱国赠太尉英贞武公碑”,碑文中“御制御书”及文末立碑年款为正书,碑文为行草书,共32行,每行110余字不等。碑阴刻宋游师雄元祐四年(1089)题记。[1](图2)

◎图1 《李勣碑》全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2 李勣碑 李治撰并书 民国拓本(选页)

李勣,曹州离狐(今山东菏泽市)人,原名徐世勣,字懋公。生于隋开皇十四年(594),卒于总章二年(669)十月,葬于总章三年(670)。李勣一生战功显赫,唐武德初年,唐高祖李渊赐其国姓。唐高宗永徽年中,犯唐太宗李世民名讳,改名李勣。

《李勣碑》螭首龟趺,形制巨大,由高宗李治御制御书,可见他作为唐代三朝元老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以及皇帝对其的尊重与恩宠。《旧唐书·李靖李勣传》记载:

武德二年,密为王世充所破,拥众归朝。其旧境东至于海,南至于江,西至汝州,北至魏郡,勣并据之,未有所属,谓长史郭孝恪曰:“魏公既归大唐,今此人众土地,魏公所有也。吾若上表献之,即是利主之败,自为己功,以邀富贵,吾所耻也。今宜具录州县名数及军人户口,总启魏公,听公自献,此则魏公之功也。”乃遣使启密。使人初至,高祖闻其无表,惟有启与密,甚怪之。使者以勣意闻奏,高祖大喜曰:“徐世勣感德推功,实纯臣也。”诏授黎阳总管、上柱国,莱国公。寻加右武候大将军,改封曹国公,赐姓李氏,赐良田五十顷,甲第一区。

十五年,征拜兵部尚书,未赴京,会薛延陀遣其子大度设帅骑八万南侵李思摩部落。命勣为朔州行军总管,率轻骑三千追及延陀于青山,击大破之,斩其名王一人,俘获首领,虏五万余计,以功封一子为县公。勣时遇暴疾,验方云,须灰可以疗之,太宗乃自剪须,为其和药。勣顿首见血,泣以恳谢,帝曰:“吾为社稷计耳,不烦深谢。”十七年,高宗为皇太子,转勣太子詹事兼左卫率,加位特进,同中书门下三品。太宗谓曰:“我儿新登储贰,卿旧长史,今以宫事相委,故有此授。虽屈阶资,可勿怪也。”太宗又尝闲宴,顾勣曰:“朕将属以幼孤,思之无越卿者。公往不遗于李密,今岂负于朕哉!”勣雪涕致辞,因噬指流血。[2]

由《旧唐书》记载我们可以看到李勣有勇有谋,不求名利,因此被高祖李渊赏识得赐国氏。同样太宗也是看重李勣品德高尚,再加之李勣早年随其出征讨伐,立有大功,对他十分敬重。君臣之情深厚且李勣的品行也为人称道。太宗皇帝为让李勣继续为高宗效忠,临死前特下一纸诏书,将李勣贬到叠州任命为都督,李勣也不问原因,接过诏书直奔叠州上任。高宗即位之后,李勣做回宰相,尽心辅佐李治,虽年事已高但仍然出征外域,立功立事。在李勣带兵大灭高丽的第二年,高宗授其“太子太师”的称号。虽然说在政治的立场上,皇帝不得不用一些手段拉拢大臣,但李勣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效忠皇朝。总章二年冬月李勣薨于私第,高宗李治废朝七日,哀声痛哭。朝廷为李勣举办了非常隆重的葬礼,皇帝太子及文武百官都哭泣相送,李治亲自撰文并书。

二、对比分析《李勣碑》的风格特征

唐代帝王爱好书法的不乏其人,高宗李治算是其中一位。笔者认为,高宗能为这位老臣“御制御书”,一方面是与李勣感情深厚,以此表达对这位爱卿的敬重及缅怀之情;另一方面,因为帝王身份的特殊性,加之一些政治因素参在其中,皇帝为老臣御制御书的行为也在情理之中。

高宗善书,时人评价其书法不逊名家。《唐会要·书法》载许圉师言高宗书法:“魏晋以后,惟兹二王,然逸少少力而妍,子敬妍而少力。今见圣迹,兼绝二王。凤翥鸾回,实古今书圣。”《石墨镌华》评价高宗此碑:“行草神逸机流,后半尤纵横自如。良由文皇藏右军墨迹如《兰亭》之类极夥,故父子万机之暇,一意模仿,以至此也。”杨震方《碑帖叙录》论及此碑时,谓“唐高宗书法受唐太宗熏陶,笔致神采奕奕,后半尤见纵横笔势,有晋人风度”。[3]其书法名碑有《万年宫碑》《大唐纪功颂》等。他的学书风格受到了父李世民的影响,取法“二王”。《李勣碑》是唐高宗在49岁时所书,此时的李治正值盛年,书风已然成熟,君臣二人感情深厚,亲自为李勣碑撰文并书,可见他对待此事的认真程度。此碑通篇三千余字,高宗书写时十分严谨,字字精美,堪称唐代帝王书法的代表。从志文可见,高宗李治的行书右军气息浓厚,俊逸流丽、笔法丰富。故笔者将《李勣碑》分别与王羲之书风及李世民的书风作对比,以此探究《李勣碑》书法艺术风格。

(一)与王羲之书风的对比分析

笔者将《李勣碑》中的字单独列出,与王羲之的字进行对比,从不同角度观察,寻求其相似的本质。(表1)第一个“故”字左右间隔较大,左边的“古”字起笔由粗到细,翻笔向左上方,再调锋顺势而下逐渐加粗,线条弹跳有力形成一条弧线,再向右上45度方向侧锋运笔由粗到细顺势弹出,结构比例与《集字圣教序》第一例左半部分相似;右边的“攵”在形态上与《集字圣教序》第一例更为相似。三个“中”字整体来看都是“口”字呈一个右上倾斜的状态,在横折处折笔的时候由粗提细,左下部分并没有合起来,最后一笔竖画都是稍加停顿侧锋起笔,中间提细向左下倾斜,整体看起来有一种灵动又不失平衡的美感。《李勣碑》中“但”字的第一撇与《十七帖》例字中“亻”的一竖几乎相似,只是角度不同。可以看出高宗李治对于“二王”笔法的熟练运用。《李勣碑》的“也”字,笔画粗细变换自然,第二笔一竖的下半部分几乎都只露出三分之一就顺势向左上弹起,与最后一笔相互呼应,虽然三个字的最后一笔不完全相同,但不难发现他们的收笔十分自然,像是几片姿态各异的竹叶。“书”字上半部分横画较多,都有一种向第二个长横聚拢的势态。南朝书家王僧虔在《笔意赞》中谈到“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于古人”。[4]高宗李治的行书可谓形神兼备,《李勣碑》笔势变化多端,运笔流利,艺术风格与王羲之书风极其相似。

表1:《李勣碑》与王羲之书风对比

(二)与李世民书风的对比分析

提到唐代书法,不得不提到的人物当属李世民,虽然他的书法不及唐楷四家那样有名,但他对于唐代书法的发展方向起到了主导性的作用。李世民传世的书迹有《晋祠铭》《温泉铭》《屏风帖》等,他在书法理论上也有很高的造诣。李世民酷爱羲之书法,除了《笔法诀》《论书》等书论,还专门著有《王羲之传论》。他的《晋祠铭》开创了行书入碑的风气。[5]因此,在表二中笔者也将这两位父子帝王的书法进行对比。(表2)

表2:《李勣碑》与李世民书风对比

总体来看,二人在字的起承转折之处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线条上高宗李治的更加瘦劲笔挺,李世民的相对饱满雄强,给人的感觉不同,但本质是相似的。“神”字左半部分都有倾斜,其中笔画的转折粗细变化,线条精道,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集王圣教序》的影响。“其”字中宫紧收,底部两点相互辉映左右分开,整个字收放有致。“不”字从起笔的角度到收笔点画的姿态以及整体字的留白空间也十分相似。

将《李勣碑》与王羲之书风及李世民书风分别进行对比分析后,可以看得出父子二人都宗法“二王”。太宗李世民的书风有种大气磅礴的帝王之气,这样的书风成因也许跟他早年征战沙场,开疆拓土的经历有关。高宗李治的书风与其性格特点及当时所处的政治环境也有关系。与其父李世民相比,高宗李治的行书婉转流美形神俱佳,更接近“二王”书法。

三、研究《李勣碑》的价值和意义

通过对《李勣碑》的研究不难发现,帝王的爱好不仅弘扬了自己喜爱的书风,也加速了书法的发展。在学书盛行的风气之下,当时的文化和经济都受到很大的影响,时至今日对我们的影响也十分巨大。初唐关于书法的教育逐渐受到重视,“以书取仕”造就了诸如褚遂良、欧阳询、和虞世南这样有名的大书法家,他们的书法至今都为我们学书的楷模。本文通过对比分析《李勣碑》的风格特征,结合其碑文内容和现存状况,笔者认为此碑书法价值、文献价值及文物价值极高。

除《李勣碑》外,昭陵陪葬墓中也出土了一批当时在朝中任职,书法遒美,但相对而言不那么“出名”的书家作品。例如赵模的《高士廉茔兆记》,高正臣的《燕妃碑》《杜君绰碑》,殷仲容的《马周碑》《褚亮碑》及王知敬所书的《李靖碑》等。这些碑石虽然有的已经残损,但通过这些碑石遗迹以及文献史料,我们看得到当时的学书风气以及初唐的发展与繁荣,这些宝贵的历史遗迹都是供我们学习的珍贵资料。

【注 释】 [1]张沛编著:《昭陵碑石》,三秦出版社1993版,第66页。 [2]刘昫等:《旧唐书》,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2486页。 [3]赵彦国:《笔敛而秀劲若神 筋重而清明如在——高二适批注唐高宗〈李贞武碑〉及其书学观》,《中国书法》2015年第7期,第86页。 [4]杨成寅主编:《中国历代书法理论评注·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卷》,杭州出版社2016年版,第246页。 [5]杨成寅主编:《中国历代书法理论评注·隋唐卷》,杭州出版社2016年版,第63页。 此为陕西省委组织部“青年拔尖人才”项目“陕西省碑石书法遗迹考”阶段性成果之一。

(孟云飞转自《西泠艺丛》 2021年第11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