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则举报将湘雅二医院推向深渊!医生停职背后:内容令同行咋舌!

和讯网

2022-08-20 00:20天津

关注

针对多位网友反映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医生刘翔峰存在医疗作风问题,8月18日下午,湘雅二医院发布通报称,初查刘翔峰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已对其停职并免去相应职务,正展开进一步调查。

医院官网资料显示,刘翔峰出生于1974年8月,湖南益阳人,外科学博士,副主任医师。自1998年毕业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临床医疗系,从事肝胆胰腺疾病外科的临床、教学与科研工作有20年。擅长肝脏、胆囊、胰腺结石和肿瘤的微创手术治疗。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在美国baylor医学院留学一年,专攻消化道恶性肿瘤的早期检测和靶向治疗。现任湖南省抗癌协会肝癌专业委员会委员,参与并承担了5项国家级和省级课题项目,发表sci文章10篇,国家核心期刊杂志5篇。

有医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坚决不相信“业内有这么坏的同事”。“网上的信息超过了一个良心医生的认知。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情况,那么应该深刻反思医学的本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历来与北京协和医院齐名,有“北协和、南湘雅”之称。湘雅有三家医院,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和湘雅三医院,近日的一则举报,将湘雅二医院推向风口浪尖。

8月18日,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针对网友举报该院医生作风问题发布情况说明称,初步调查发现,该院医生刘翔峰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决定免去刘翔峰湖南省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职务,停止其处方权及手术权限。医院还将展开进一步调查并作出处理。

有医生坚决不相信有这么坏的同事

此前网友举报刘翔峰执业中的不规范行为包括:频繁对已无手术指证的病人施以高额治疗;频繁对急诊病人进行机器人(11.430, -0.42, -3.54%)手术,收取高额费用等。根据今年8月14日发布的一份网络举报,相关医生用机器人做不完全性肠梗阻,但找不到梗阻段,便把正常肠管切下以示家属。

这份举报在业内引发巨大关注。有医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己坚决不相信“业内有这么坏的同事”。

“网上的信息超过了一个良心医生的认知。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情况,那么应该深刻反思医学的本质!”一位国内知名医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针对湘雅二医院的处理决定,业内人士表示,反映了医院管理的进步。一位医疗行业资深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湘雅二医院在第一时间对相关医生进行停职处理,说明医院把患者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这种做法与国际的通用惯例接轨,体现了医院管理体系正在逐步规范。”

不过上述人士仍然提出,医疗不规范的行为并不仅仅存在于某些地方的某个医院,虽然占比极少,但肯定不是某个地方特有的现象。“管理不善、监管不力的问题在很多地方都是存在的,所以一定要防止医疗行业的管理层与执行者形成利益集团。”

国内某三甲医院医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举报的内容如果都属实,那确实令人乍舌。因为一个医生肯定不可能做到,手术都是由一个团队完成的,有医生、护士、麻醉师等等,如果大家都纵容这种事情发生,那可想而知医院的管理是有多混乱。”

目前医院尚未披露调查细节,不过针对举报人所称的相关医生“在使用机器人手术的过程中将正常的人体器官部位切下”的说法,一位医疗手术机器人行业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这一点来看,举报人可能并不专业,因为如果是使用达芬奇机器人,那么手术过程都是有录像记录的,手术中哪里有问题,通过调用录像就可以作为证据。”

医疗技术创新不应受到阻碍

上述专家同时表示,机器人手术确实是近年来医疗行业创新的热点,很多医院都在大力支持手术机器人的发展,从鼓励创新的角度来说是好的,但是手术机器人的费用通常较为昂贵,而且在大多数地区都是由患者自费,因此手术机器人的推广使用也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平衡。

某跨国医疗巨头手术机器人业务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湘雅医院系统对手术机器人的推动是非常积极的,使用较多的有达芬奇机器人。”

湘雅二医院今年6月发布公开信息称,胸外科就已经完成超过2000名经达芬奇机器人手术救治的患者,其中包括复杂肺段切除、肺袖式切除术、食管癌根治手术、主动脉夹层术后-食管瘘修补术、急性胸外伤后气管修补术等胸外科各类危重复杂手术。

针对举报人所称“相关医生频繁对急诊病人进行机器人手术”,国内某三甲医院急诊科主任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医院的达芬奇机器人仅用于妇科和泌尿外科,急诊患者用不到。”

“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开机费就高达数万元,再加上手术费,一台手术下来整个费用可达一二十万,对于医院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但这些收入最后还是要患者来买单。”国内某三甲医院相关科室主任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他还表示,对于一些开刀很容易处理的急诊患者,如果医院为了比拼所谓的“高端技术”而频繁使用手术机器人,也是没有必要的。

不过大部分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的专家仍然认为,支持医疗技术创新的方向是正确的。“新的医疗技术都是在最初的探索中发展起来的,但是在我国的医疗支付体系下,患者承担了很大一部分新技术的普及推广和应用的成本,并为治疗后果承担风险。因此医疗改革也需要对此进一步探索。”一位相关专家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来源:第一财经、红星新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