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欢乐颂3》,朱喆拒被原生家庭消耗,拒当“扶弟魔”,太自私?

静默的薄暮

2022-08-19 14:27江苏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关于“扶弟魔”,其实我身边就有一个例子。一个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的农村家庭,因为父母生了三个女儿才有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对这个小儿子倍加宠爱,三个姐姐从小便被教育让着弟弟,宠着弟弟,有什么好的东西,也都留给弟弟。姐姐们上学的时候,母亲总是让她们省着点生活费,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但是弟弟上学的时候,父亲却说不能让弟弟的钱包里没有钱。弟弟上高中读大学的费用,基本都是姐姐们打工资助的,可以说虽然都在一样的贫困家庭里长大,但是弟弟从来没有在物质上面有过匮乏,因为父母和姐姐们,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把最好的给他,竭尽所能也要满足弟弟的所有需求。

弟弟结婚买房的时候,条件稍好的大姐出的钱最多,二姐三姐也出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一部分,就连弟弟的工作,也是姐姐们张罗的。跟大多数被溺爱长大的孩子一样,这个弟弟在父母和姐姐们的过度给予中,欲望被无限撑大,他贪图享受,不思进取,对金钱没有敬畏感,因为每当他缺钱的时候,都会有人给他。后来他在外面欠了债,因为数目比较大,他挪用了单位的公款,又卖了家里人给他买的房子,还刷爆了两个姐姐的信用卡,现在全家都在给他还债,而最可气的是,这个弟弟还在外面不断欠着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事例中的姐姐们,就是现实中典型的“扶弟魔”,为了帮她们的弟弟还债,被消耗,被压榨,已然影响了自己的小家庭,甚至影响了夫妻之间的关系。但是最要命的是,她们不忍看着弟弟被追债,只好继续填这个无底洞。《欢乐颂3》中,朱喆也有这么一个家庭,她在家排行老大,下面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所以她只读了职高,便出来打工,而她的弟弟妹妹,几乎都是靠她的供养,才读完了高中和大学。

但是朱喆跟大多数“扶弟魔”不一样,她并没有选择完全被自己的原生家庭消耗,她弟弟妹妹上学,她只管学费,其他的生活费她不管,让他们勤工俭学,但是朱喆爸妈自己省吃俭用,还把朱喆给他们的生活费都给了她的弟弟妹妹。结果,就像朱喆说的,欲壑难填,养出了两个穷家纨绔。

弟弟妹妹大学毕业之后,朱喆没再给他们一分钱过,只每个月给她爸妈一千块钱生活费。但是父母和弟妹却并没有放过压榨她的想法,弟弟陪着妹妹到上海来采购嫁妆,弟弟还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和女朋友的妈妈来上海看病,摆明了就是想要朱喆来承担一切花销,弟弟一进门不心疼姐姐跟别人拼房住,还要求姐姐给他在外面花钱住宾馆,而妹妹表示自己没带几件衣服,只想要揩她的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这样的弟妹,朱喆选择了“哭穷”,她让朋友们隐瞒她有一套小房子的事实,并塑造自己穷困潦倒,为了供养弟妹上学欠了债,还在省吃俭用还债的形象,就是为了不被压榨,不被剥削。比起《欢乐颂1》里面的樊胜美,朱喆无疑很清醒,她没有无底线地去贴补自己的原生家庭,没有把自己奋斗所得的一切都奉献给原生家庭,她可以给父母生活费,可以资助弟妹上学,但是绝不会成为他们的提款机,任他们予取予求,用自己的血汗钱去供弟妹们肆意挥霍。

樊胜美被原生家庭拖累,奋斗到三十岁依然没有房子没有存款,而父母家人丝毫不为她着想,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樊胜美的“奉献”,早已把她的付出当作理所当然。而过度的付出和牺牲,不仅委屈和伤害了自己,更是滋长了别人的贪婪,而那些把自己的虚荣和享受建立在别人辛苦付出上的人,即便是手足亲人,那也是极度自私且并不爱你的亲人,他们根本就配不上你的付出。

所以朱喆的做法,其实并不自私,她只是在自救,该帮扶的她已经尽自己所能帮扶了,妹妹结婚也好,弟弟女朋友的妈妈看病也好,根本就不是她的责任,她为什么要去为他们承担呢?其实不管是外人也好,亲人也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应该是相互的,每个人在付出的时候都是渴望能够得到回应的。你不需要为别人的自私和贪婪去买单,该你做的,你就去做,不该你做的,你就应该拒绝,付出要有度,为别人付出的同时也一定要保护自己,维护自己的权益。

就像叶蓁蓁说的那样:“人跟人相处,不让自己吃亏又不伤及别人的善良做法是,我先不怕死的主动释放善意,如果得到了同样善意的回馈,那以后相处,我就继续释放善意,如果我释放善意之后,另一方理所当然的接受却不反馈,甚至视善意者为冤大头,那以后相处,我觉得就没有必要再继续释放善意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