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情人上门手撕前夫,前夫竟称我先出轨,我拿出了他群嗨的视频

七月七日晴天

2022-08-19 11:37河南

关注

世界的不完美和人的不完美结合出来的人世给我所偷盗的伤感创作足够的素材,偶然的机会偶然的相遇,当我看到她的内心深藏着一种伤感的时候,我就会在不知不觉间把它偷出来,放到自己的行囊中毫无保留的占为己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以轩出轨被我发现后,我果断要求离婚,可他却恶人先告状,反咬说我出轨?

呵——

真是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当我撸起袖子准备开骂的时候,又弹出一条消息。

「白以轩你劈过腿的女人加起来连九宫格都放不下,怎么好意思诬陷别人呢?」

下方,是严云云贴出的白以轩和不同女人的亲密照片。

严云云,我的老情人。

瓜吃的很全。

要说娱乐圈的模范夫妻,零零总总数下来绝对不算少。但像姜拴和白以轩这样婚后还甜蜜如初恋,且以男方宠妻为卖点的,着实不多见。

正因如此,二人离婚的消息一出,迅速占据了微博热搜话题的头条。不到半小时便有上万人在评论区发问:“是真的吗?”

“求辟谣求澄清!”

双方粉丝控评再加理智路人分析,微博服务器险些被挤到瘫痪。而网络上闹得一片混乱时,姜拴正撑着脑袋懒懒地靠在窗前发呆。

经纪人徐璐握着剧本急匆匆走过来,瞅见她这副状似颓丧的样子,眼圈一下子红了:“……姜拴。”

东方一片金红,逶迤层叠的云浪里,金乌展翅腾出。姜拴的目光从日出上滑开,转头看向徐璐:“白以轩回了么?”

“没有,那边节目在重录,他说没空。”徐璐摇头,“一切交给经纪人和律师处理。”

说着,她十分担心地打量姜拴,想从她神情里看出什么端倪,可惜一无所获。姜拴仍旧是那副神色寡淡的模样,语气无波澜道:“你告诉他,如果不见面谈清楚,所有的微信截图和录音,我会公开。”

她没管徐璐惊愕的表情,站起来,将散乱的长卷发拢在一侧。朝阳的光从身后落地窗透进来,给她娉婷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边。姜拴伸出一只手:“剧本给我吧,下午不是还有试镜吗?”

姜拴和白以轩的离婚风云闹得沸沸扬扬,尤其是营销号贴出姜拴从前望着白以轩满是爱意的眼神截图后,她瞬间变成了吃瓜群众眼中的可怜弃妇。人们肆意想象着姜拴的伤心和憔悴,所以当她气场十足地走进试镜现场时,工作人员险些没能控制住自己惊讶的表情。

“姜拴姐!”

导演助理李棠是老熟人,隔着十多米就打了招呼。姜拴望见熟悉的小姑娘,眉眼一下子柔和下来。李棠小跑到她面前,仰起脑袋:“姜拴姐,喻导等你好久了。”

喻名扬是姜拴五年前认识的导演,合作过几次,喝过几回酒,私交也甚好。她刚一进门,年轻的长发导演就冲过来给了她一个熊抱:“姜拴姐你别伤心,我非替你搞死那个渣男不可!”

喻家是圈里有名的导演世家,和各大娱乐公司都有合作关系。姜拴相信喻名扬有这个能力,却只笑了笑:“没必要,你干干净净一小男孩,不用来趟我这浑水。”

她神情淡淡,人瘦了一大圈,一眼望过去像一团轻雾,眼神也是缥缈的。喻名扬不满地嘟囔:“什么小男孩啊,我都25岁了。”

“姐姐30了,对我来说你可不就是小男孩吗?”姜拴揉揉他头发,唇角扯出一抹笑,“好了,我今天是来试镜的,我们——”

话音未尽,她的笑忽然僵在唇角。喻名扬身后的沙发边,一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站起身子,望向她,勾一勾唇角,漆黑眸中蕴着某种别有深意的眼神。

“但你这浑水,我却很有必要来趟一趟。”

过了几天,片方发微博,宣布新生代知名导演喻名扬的新片《数学法则》定下了男女主演。男主是息影好几年、曾经的一线影帝严云云;女主则是这两天沸沸扬扬的离婚事件一方,姜拴。

昔日影帝复出,恩爱夫妻破裂,自带热度的两个人很快把电影的话题炒到了热搜第一。没多时,导演喻名扬发布新微博,似乎话里有话:“谁这辈子没瞎过眼,遇上几只豺狼虎豹?可不巧,小爷我这儿什么都不缺,尤其是好男人!”

末了还欲盖弥彰般在评论区说了句:没有别的意思,大家不要联想。

大家十分配合,立刻展开了丰富的联想。“喻名扬站队姜拴”的话题紧随其后上了热搜,连带着对圈内人际关系的一系列讨论,还有追了姜拴很多年的老粉站出来,趁机安利起她和严云云的cp。

而这个时候,姜拴正和严云云面对面坐在火锅店里,谁也没说话。

本来是喻名扬说要和他俩出来吃火锅庆祝新戏开机,结果菜没吃两口,人就喝醉了,嘟嘟囔囔地被男朋友接回了家。一时之间,这里就剩下渊源颇深的两个人,芝士牛肉丸还在锅里翻滚着,白雾热腾腾,气氛却冷得有些沉默。

姜拴抬眼,打量坐在对面的严云云。一晃许久过去,曾经少年骄傲飞扬的眉眼沉静了许多,头发又染回黑色,柔软地垂在耳侧。越发深邃的五官轮廓间,岁月流淌攒出成熟温柔的气场来。

眼神有一瞬间的相撞,她笑了一下:“不是息影回归家庭了吗?怎么又回来拍戏了?”

“没有家庭。”严云云凝视着她的眼睛,“姜拴,是别的原因。”

“你不是退圈结婚去了吗?难不成又离了?”

姜拴兴致盎然地望着他,就像看同道中人。严云云仔细观察她的眼睛,并未从里面找出一点旧情的痕迹,于是心头有细细密密的失落翻滚上来。

他很想对姜拴说,之前那场所谓的婚礼,只是为了让他病重的爷爷走得安心,他并没有真的和女方有什么关系。他还想说,这几年他没有拍戏,都是在专心接手家里的公司,打理家业,想要给她坚实的后盾……

他还想告诉姜拴,他很想她。

可话到嘴边,接触到姜拴那双冷冷清清的眼睛,他忽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以前她人虽然淡漠,可面对他的时候总会活泼许多。直到那一次,在私下的小型聚会上,有朋友半调侃地提起他和姜拴的婚礼,他的拒绝却异常坚决。

“我不可能结婚。我从小就发过誓,我可以谈一辈子恋爱,但是不会结婚。”

“……和我也不行吗?”姜拴的声音忽然轻了。

严云云看着她,神情复杂:“是。不行。”

那个时候,严云云和姜拴都24岁,已经在一起三年。严云云20岁时作为男团爱豆出道,后来半路转型演员。姜拴本来是个钢琴家,却因为在一部音乐片客串时的出色演技,被挖掘成了演员。

24岁的严云云,浑身少年意气,张扬到桀骜不驯的程度,可站在姜拴身边时,总能收敛起满身的锐气。他们的恋情一直没公开,但私底下被朋友称作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那次聚会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姜拴的态度冷下去,严云云骄傲不肯低头,于是陪着她一起冷战。就这样纠缠了一个月,姜拴提出了分手。

“我尊重你的个人选择。”她面无表情地说,“但是我向往婚姻,和我爱的人结婚,希望你也可以尊重我的选择。”

回忆到这里猝不及防地卡断,因为对面的姜拴正捞起一勺芝士牛肉丸放进他碗里:“一起解决,我一个人吃不完。”

这个颇显亲密的动作让严云云眼睛发亮,心里升腾起气泡般微小的希冀。他吃了两颗丸子,放下筷子,总算把话题拐到了自己今天的目的上来:“你和白以轩……”

“那是我的事情。”姜拴毫不客气地说,“我自己解决,和你没关系。”

严云云表情一僵,不屈不挠:“白以轩找的营销公司里正好就有我朋友的一家。他买了水军,打算造谣你出轨。”

听到这里,姜拴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只点点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事儿。火锅先吃到这里吧,过两天新戏就开机了,希望能合作愉快。”

她按铃叫来服务员,把没下锅的菜通通打包。拎着东西出门,严云云又追了上来:“我送你回去吧!”

姜拴脚步一顿,转过头:“不用了,关键时期,我可不想给白以轩的谣言添点什么证据。”

坐在驾驶位上,姜拴望着后视镜里严云云愣怔的失落表情,心底莫名发酸。一直到回家,她站在窗前抽烟时,心头不断回现的,依旧是严云云看向她的目光。

深沉,克制,又温柔,好像藏着说不完的话。

可有什么可说的呢?他们俩之间的爱恨情仇,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姜拴吐出一口淡白的烟雾,陷入回忆。

她天生性子淡,但对于感情的态度,与普通女孩一般无二。她并不是想逼婚严云云,只是结婚在她的人生里,是总有一天要去走的必经之路。而半带赌气地提出分手,也只是想证明自己在他心里有着特殊的地位。

可显然她失败了。

分手之后她和严云云很久没联系,直到一年多以后,小她三岁的白以轩闯进她的生活里,带着年轻男孩特有的鲜活热情,把她那颗漂泊无定的心一点点拉扯到自己身上。

即便之后严云云家境曝光,商业联姻的消息传来,姜拴也并没有多么难过。

她是真心喜欢过白以轩的。可少年的激情退却飞快,在结婚半年后就产生倦怠。但他已经尝到卖宠妻人设的甜头,于是镜头前还要拉着姜拴演戏。

以前抱着她胳膊撒娇的小男孩,变成了嘲弄她“老女人”“死人脸”的陌生人。可她依旧贪恋上节目时表现出的那一点虚假温存,或许也还有点不想严云云看到她离婚消息的自尊作祟。

就这样又拖拖拉拉了大半年,直到白以轩带着年轻姑娘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她卧室。

姜拴蓦然从幻想中惊醒,意识到自欺欺人是多么可笑。她提出离婚,白以轩却不愿意舍弃她带来的巨大利益。

时间越久,姜拴越发清醒,白以轩意识到她不可能再心软,于是先发制人买了水军,打算给自己伪造受害者的形象。

“那就看谁赢吧。”姜拴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自嘲般笑了下,“我以前怎么会喜欢这种蠢货,还连着两个。”

在家里冥思苦想怎么挽回她的严云云忽然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数学法则》是部投资三千万的悬疑科幻片,编剧是圈内赫赫有名的大神陆景书,导演和主演阵容也相当豪华。开机仪式当天,连着三个话题挂在热搜,但很快被一个顶着“爆”字的话题刷了下去:“姜拴出轨”。

“白姜夫妇离婚一事,实际错在女方?据知情人士透露,曾在一家餐厅碰见姜拴和一陌生男子挽手离去,姿态亲密……”

喻名扬没念完,就气得差点跳起来:“白以轩要不要脸?居然恶人先告状?!这营销号是哪家的,我让我哥去查查,不要命了?!”

姜拴看着他,有些好笑:“别激动,拍戏呢,接着看剧本吧。”

她的目光下意识落在严云云脸上,见他眉头紧锁,起身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望着她安抚道:“这公司两头收钱,跟我玩阴的,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姜拴没再说话,下午收工以后,她叫住严云云:“多少钱我转给你,以后你没必要再为我的事浪费自己的精力。”

“姜拴。”严云云低声说,“我只是不想你再受委屈。”

六年前那场分手,其实没过多久他就后悔了。起先是拉不下面子去求和,到后面,他忙家里的事情消失了几个月,再出现时,白以轩已经取代他的位置,成了和姜拴并肩的那个人。

严云云的原生家庭并不和谐,父母各玩各的,他对于婚姻的恐惧厌恶也正在于此。伤心过后,他想,这样也好,姜拴需要一个能给她幸福家庭的人。

——可白以轩却并不是这样的人。

他刻意不去关注姜拴的感情消息,直到那一次,和相熟的导演喝酒,他无意中提起录通告时,镜头前后白以轩对姜拴天差地别的态度。

“镜头前叫得甜,装得多宠老婆;摄像机一关,立马翻脸。”导演啧啧感叹,“白以轩这人,人品不行。”

严云云拿酒杯的手完全僵住,半晌才哑着嗓音:“你再说一遍?”

导演想起了什么似的:“诶,你息影前,是不是和姜拴关系还挺好来着?要不劝劝她,离婚吧,别耗着了。”

怎么劝呢?除了心疼姜拴,严云云心里还冒出些微不可言说的欣喜。既然白以轩不知珍惜,那是不是意味着,他终于有机会弥补自己曾经的幼稚过失了?

“我,不,用。”姜拴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蕴着一点怒火,“管好你自己吧!严云云,我们现在只不过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我的感情问题,不劳你费心。”

“姜拴!”

眼看她转头要走,严云云想都没想地抓住了她的手腕。皮肤温度相贴,姜拴整个人都愣住。她听到严云云说:“我想跟你解释一下,六年前那件事……”

“没什么好说的!”姜拴猛地甩开他,即便她已经在努力克制,仍能感受到自己眼角渗出一点眼泪,“严云云,我们很早就结束了。我不管你现在有没有离婚,都请你离我远一点,好吗?”

关于姜拴的负面话题很快撤了下去,但网友们讨论的热情丝毫不减。撤热搜这件事,反而给白以轩提供了泼脏水的新思路,他雇的水军到处传播谣言。

“想想看,如果不是姜拴心虚,为什么连话题都撤了呢?”

“白以轩那么宠妻,如果不是女方真的有错,肯定也不会离婚的吧?”

姜拴一打开微博,评论和私信里就是铺天盖地的辱骂。点赞最高的一条热评写着:都闹离婚了还没事人一样接新戏,我看姜拴心里早就没他了吧?白以轩真可怜,看上一期《结婚旅行》,还在当姜拴的舔狗呢!

这评论说的是姜拴和白以轩一起录的最后一期节目。当时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冷到冰点,姜拴装都不想再装,白以轩却还想卖宠妻人设,剪辑里看上去,就像是他在单方面讨好。这期节目录完,姜拴就立刻提出了离婚。

她抽了半支烟,目光从乌烟瘴气的评论区扫过,缩在酒店的沙发里一点一点码字。等晚上十点,姜拴准时发布新微博。

“离婚了还照常演戏是因为比起男人,工作才永远不会背叛你。至于造谣我出轨的事情,白以轩,贼喊捉贼这词儿是这么写的吧?谁带人回家,还让人睡我的床——要我发照片吗?”

微博发出去几分钟,立马上万条评论。无数网友蜂拥而至,在评论区嗷嗷求瓜,当然也有白以轩的粉丝骂她撒谎精泼脏水。姜拴看着不住上滚的评论,心中蓦地涌上一股厌烦。

她其实并不想把感情的事拿到大众面前去说,但明明可以面谈解决的事情,白以轩却偏要装死躲着。这几年他赚的远没有姜拴多,又热衷名牌大手大脚,姜拴不知道补贴了他多少。她要的不多,只是想把自己平白付出的东西拿回来。

那条微博带来的影响巨大,很快白以轩就主动联系了姜拴。电话接通,年轻男孩特有的清冽嗓音传过来,带着被温和粉饰过的愠怒:“姐姐,你非要跟我闹得鱼死网破吗?”

姜拴抽了一口烟,语气淡淡:“见面把话说清楚,我也不想闹得太难看。”

“姐姐一直提见面,是还舍不得我对吗?”白以轩的声音忽然软下来,撒娇般可怜兮兮,“姐姐,你把微博删了好不好,好多人骂我……”

姜拴从前很吃他这套,可现在再听,只觉得说不出的恶心,并严重怀疑自己之前几年喜欢他可能是脑子不太好。

她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讽刺,忽然响起了敲门声。微微一愣后她去开门,看到严云云正站在门口,有些局促地冲她露出一个笑:“姜拴。”

电话那头,白以轩还在装可怜卖乖地喋喋不休,姜拴听得心烦,用一句“别废话,想清楚了联系我”作为结束语,直接挂断了电话。她顺手把手机揣进口袋,咬着烟望向严云云:“有事?”

严云云本来是看到微博才来找她的,但他敏锐地察觉到现在的气氛并不适合说这个,于是默默从身后拿出剧本:“明天不是要拍实验室那一段吗?我们来对一下台词。”

他扯出工作的借口,姜拴也没法赶人,只能把严云云放了进来。两个人敬业地对完台词,严云云的目光又落在姜拴脸上。

她瘦了不少,岁月的流逝在她身上留下了清晰的痕迹,却并不显老态,反而有种与少女娇俏截然不同的沉静气质。乌黑的发衬着雪白的脸,像一幅色彩鲜明的画。

“姜拴。”他叫她的名字,然后郑重道歉,“对不起。”

看到姜拴的微博后,几乎是立刻就有一股愤怒陡然蹿上心脏。带着小三睡妻子的床——白以轩的卑劣和无耻,着实刷新了他的底线。他联系助理,安排了一系列处理白以轩的后续计划,这才赶着来找人。

姜拴微愣:“怎么忽然道歉?”

“我想跟你澄清两件事情。”眼看她并没有赶人的意图,严云云抓住机会飞快解释,“第一,我没有结婚,之前传出的消息只是想让我爷爷走得安心,我和那家一直都只是单纯的商业合作关系。”

姜拴点头表示知道了:“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严云云几番犹豫,还是一咬牙开了口,“六年前的那个时候,我并不是不想跟你结婚。”

“相反,一想到结婚这两个字,我脑子里最先浮现的就是你的脸。”严云云说,“我家里的情况……我父母的感情并不好,所以我从小就对婚姻这件事有很强的抵触心理,那时候才会下意识反对。”

其实他很难完全说清楚自己那时候复杂的心理,24岁的严云云桀骜不驯,怀揣一颗少年倔强的心不肯认输,最终与此生挚爱渐行渐远。即便现在说起来,这也是他前半生最后悔的事情。

“后来我后悔了,想把你追回来,可那个时候白以轩已经站在了你身边,我以为他……”

话说到这里,他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辩驳显得格外苍白,说到底,他和姜拴从别人眼里的天生一对走到今天的形同陌路,也只能怪他一个人。

严云云脸上的纠结难过清晰可见,姜拴看着,有些狠话突然就不太能讲出来了。

除去那件事,在一起的三年里,严云云其实对她非常好。工作上他有资源会第一个倾向姜拴,生活里也是细心照料。甚至提过好几次公开恋情,见姜拴真的不愿意,这才作罢。

她点了支烟,在袅袅腾起的烟雾里缓缓开口:“我没怪你。和现在比起来,那些都不是大事。”

“所以,往昔恩怨,就算了吧。”

喻名扬是个热衷于拍摄浪漫恢弘场景的导演,《数学法则》的拍摄进行到半个月时,考虑到姜拴曾经的钢琴家身份,他设计了一场水下弹奏的戏。

由姜拴扮演的数学家女主在海洋冻结成冰川之际,在水底快速弹奏了一曲《月光》,作为人类与自然最后的灵魂共鸣。

有投资就是任性,他买了一架昂贵的钢琴沉入水底,只是为了拍摄那几秒钟的画面。姜拴拍戏几乎不用替身,但五六米深的人造湖,安全系数实在不高。喻名扬确认了好多遍装置的稳固和安全性,才敢把她放下水。

却不想还是出了问题。姜拴追求完美,非要弹完一整首,结果隐蔽呼吸装置脱落。她意识到自己呼吸却喝进一大口水后,重重地在琴键上敲了几个低音。

严云云脸色蓦然一变:“姜拴!”

他毫不犹豫地纵身跃进水里,水下摄影机还在工作,姜拴蜷缩在固定的琴凳上,几乎陷入半昏迷。他伸手揽过她的腰,把人抱在怀里,向水面游去。

姜拴本来就瘦,又有水波浮力托举,在他怀里轻得像是一片羽毛。“哗啦”一声,两个人破出水面,姜拴被阳光一照,迷迷蒙蒙地醒过来,看到喻名扬抓着她的胳膊语带哽咽:“姜拴姐你没事吧!我错了,我不该拍什么水下弹琴的戏!你……”

“没关系。”姜拴眨了下湿淋淋的睫毛,缓缓从严云云怀里挣开,“一整首《月光》我都弹完了,你剪你想要的片段。”

缺氧带来的晕眩感还停留在身体里,姜拴站得摇摇晃晃,又被严云云重新抱了起来:“好了,今天最重要的戏拍完了,我带你去休息。”

喻名扬这回也站在严云云那边。温热的体温通过两层湿透的薄薄衣料传递过来,姜拴睫毛轻颤两下,没再说话,老老实实地缩在了他怀里。

当晚,片方放出一小段白日里拍下的水底画面。视频里姜拴呼吸装置脱落,仍然坚持弹完了曲子,然后敲击琴键求救,被严云云救了上来。本来带的话题是“姜拴 敬业”,热评点赞最高的一条,却兴致勃勃地嗑起了cp。

“嗷嗷太甜了!想不到时隔这么多年还能嗑到岩浆夫妇的糖,我圆满了!”

“这绝美爱情,我可以不谈恋爱,请严云云和姜拴务必原地结婚。”

沉寂了半个月的白以轩像是又抓住了机会,当天晚上,他亲自发布了一条长微博。直接公布了姜拴和严云云曾经的三年恋爱,还说这次息影多年的严云云重新回来拍戏,是因为姜拴。而姜拴提出离婚,也是因为和严云云旧情复燃。

白以轩抓的这个时间点实在太巧,绝美爱情摇身一变成了女方出轨。姜拴和严云云被愤怒的网友骂得极惨,连带着整个片组也遭了殃。喻名扬的微博下面,一堆人要求换掉男女主演,否则他们绝对不会给《数学法则》贡献票房。

当初姜拴和严云云从恋爱到分手,自始至终未曾公开过,甚至圈子里都没几个人知道,粉丝嗑cp也完全只是冲着他们之间偶尔暧昧的发糖。那时候白以轩甚至还没出道,他能知道这件事,也是恋爱时姜拴说给他听的。

所以大半夜姜拴看到白以轩的声明时,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恋爱时分享的小秘密被拿出来当成攻击自己的证据,她着实被这个人的卑劣无耻震惊了。

白日里严云云下水救她,又一路把她抱回休息室,晚上还来给她送了趟吃的。姜拴不是不动心的。

这么些年,她在婚姻和爱情里反复折腾,很刻意地让自己不去想严云云和那段满是遗憾结局不圆满的恋爱。此时重逢,解释清曾经的误会,她的心动便像荒草一样,又迎着朝阳疯长起来。

——可她本不想把严云云牵扯进她和白以轩这一团混乱的婚姻里来。

姜拴一支接一支地抽着烟,等严云云来找人时,迎接他的就是满屋子缭绕的浓重烟味。他咳了两声,皱起眉毛:“少抽点,对身体不好。”

她顿了顿,按灭烟头看着他,眼神复杂幽深:“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

“我和白以轩离婚这事,本来是我没处理好。”姜拴说着,深吸一口气,“没想到把你牵扯进来……”

“可是,我觉得白以轩有句话说得很对。”严云云迎着姜拴微愣的目光,勾一勾唇角,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阿拴,你说,就连白以轩那种渣滓都看得出我对你旧情难忘,你怎么就感觉不到呢?”

这表白来得太过突然,姜拴当场愣住,半天没说出话来。

严云云察言观色,看她没有表露出排斥,于是再接再厉,拿出手机:“所以,我就发了条微博,说清这件事情。”

姜拴神情仍旧没什么变化,却默默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一眼就看到徐璐的微信:“姜拴!!严云云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姜拴瞥了身边人一眼,默不作声点开微博。今晚的热搜榜格外热闹,有七条都或多或少与她有关。此刻高挂热搜排行榜第一的,是“严云云表白姜拴”。

“阿拴很不喜欢把感情的事拿到公众眼里来说,我这次违背她的意愿,也是实在看不下去白以轩的所作所为。身为一个男人,污蔑妻子,毫无担当。我承认,我21岁的时候在和姜拴谈恋爱,但我们六年前因为一些矛盾分手了。

我是一直喜欢阿拴,却从来没有做过插足她婚姻的事情。反倒是你,不知珍惜,劈过腿的女人加起来连九宫格都放不下。既然你有勇气说谎,就要承担起谎言被戳穿的后果。”

在这条微博的结尾,严云云直接艾特了白以轩本人,并在下方贴出了九张他和不同女人的亲密照片。紧接着还有营销号跟随其后,先后放出了白以轩造谣姜拴出轨的聊天截图。

有人在评论区问:“你明明知道姜拴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喜欢她?”

严云云回复:“我非神灵,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我做错了一件事,所以心甘情愿,把余生都交付在她身上。”

严云云的一系列操作和如山的铁证,被吃瓜吃到撑的网友们奉为雷神之锤。

姜拴兴致盎然地翻完微博,半晌没说话。严云云凑过来问:“你在想什么?”

“想白以轩。”

“!!”严云云表情一垮,“姜拴你怎么回事?都这种时候了还想那个畜生?”

姜拴目的达成,愉悦地翘起唇角:“我在想,一时装乖的小奶狗总会露出獠牙,暴露豺狼虎豹的真面目。”

“你真的不是在诓我吗?”严云云仍旧耿耿于怀,“我听徐璐说你那里有白以轩出轨的证据,但是你一直没公布,是不是还对他有恻隐之心?”

“那倒也没有。”

姜拴说完,语气停顿了很久,眼神忽然变得有些缥缈。

“我一直在整理,今晚终于整理得差不多,明天就会发出来了。”

严云云敏锐地察觉到她心情不好,于是陪着又抽了两支烟,这才不放心地告别。他不知道的是,他走之后,姜拴在窗前抱着膝盖坐了一整夜。

天蒙蒙亮时,轰轰烈烈闹了小一个月的离婚事件,终于由女方姜拴发布的一条长微博,亲手拉下了落幕。

她长而详细地叙述了她和白以轩从相识相恋到婚变的全部经过,末了云淡风轻地说:“我从来都知道,感情不能勉强,我只是想把我付出的东西收回来而已。”

姜拴贴出了很多张照片。她做好的一桌一桌的饭菜,独守到天明的灯光,录节目的现场白以轩和女助理动作暧昧……还有一张聊天截图,截图里,白以轩厚颜无耻地说“既然姐姐舍不得,那我可以在镜头前继续爱你”,还有姜拴隔了很久才回复的一句“好”。

一段录音,是她30岁生日那天,26岁的白以轩对她极尽所能地讽刺挖苦,嘲讽她腹部的一点赘肉、眼角的细纹,说她是青春一去不回的老巫婆。

她把自己的伤口血淋淋撕开,用时光之笔蘸着血泪,给这场错误婚姻做了最后的失败总结:走到今天,我无愧于心。

姜拴到片场的时候,没有开工。喻名扬挽了袖子要去揍白以轩,李棠在拼命拦他。见姜拴进来,年轻的导演动作一顿,眼圈红起来。

“姜拴姐,对不起,我不知道……”

不知道她受了这么多苦,不知道她忍气吞声咽下那么多委屈。

姜拴摇摇头,神情很淡:“道什么歉呢?是我自己那时候犯傻罢了。”

喻名扬咬着嘴唇,点点头:“好。我已经通知大家,今天不拍戏了,姜拴姐你好好回去休息一天吧,万事都有我,也有……严哥。”

姜拴刚点完头,下一秒,被猛然拽入一个温热的怀抱。

那手臂用的力气很大,抱得很紧,就像是终于找到了某个失而复得的宝藏。

严云云喃喃的声音从发顶传来:“对不起,阿拴。”

“对不起。”

“都是我不好。”

——是我不好。是我年少轻狂,认不清自己的心,不肯低头,以至于亲手把你推向火坑,这么多年竟没再关心过。

这些年过去,严云云的声音到底还是与当初不同。失了少年的清亮悦耳,却多了沉甸甸的稳重深沉。姜拴被他抱在怀里,思绪一时之间飘得很远。

那时候她刚出道不久,严云云也才转型演员,有幸拿到人生中第一座影帝奖杯,下来就迫不及待捧给了她。那时候,他也像这样,抱她抱得很紧,郑重其事地在她耳边许诺:“我要和你分享我人生中所有的重要时刻。”

阳光灼灼浸染空气,燥热的风卷着蝉鸣从她耳畔掠过。良久,姜拴终于抬起胳膊,有些生涩和怀念地回抱住他。

“严云云,就让我们重新来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好"

天长地久有没有?当然有!为什么大多数人不相信有?因为他们没有找到人生旅途中最适合自己的那一个。也就是冥冥中注定的那一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