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南京女大学生,在云南遇害一年后,父亲拒绝100万赔偿款,为啥?

浪漫依然

2022-08-19 09:42江苏

关注

12月17日,对李胜一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女儿被杀一案,将要在这一天开庭审理。

他们等了520天,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抑制不住地激动与愤怒。

黄泉之下,女儿的孤魂终于可以安息了,凶手终于要被严惩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到通知后,他们一家人从江苏连夜赶到云南,跨越了3000公里,不为别的,只想着能为死去的女儿讨回公道。

结果,16号下午赶到法院门口,却被工作人员通知,“明天不开庭了,具体开庭时间等通知”。

这一句话,仿佛一盆凉水,有力地泼在李胜一家人的脸上,所有的期待一下子全都落空。

为什么临时取消开庭?

什么时候再开庭?

我女儿什么时候才能安息?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睡个好觉?

一个个问题不断充斥着李胜的大脑,站在法院门口,妻子早已哭成了泪人。

法院门口外,李胜的妻子

女儿遇害后的一年半里,他们没有一天睡过安稳觉,他们比任何人更想将凶手绳之以法,揭开那个伪君子的真面目。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杀害自己女儿李倩月的,竟然是曾经的“准女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李胜的女儿李倩月,在江苏南京的地铁上认识了洪某,两人一见钟情,于是互加微信。

两人互加微信后,洪某开始对李倩月展开猛烈的追求。

李倩月对他第一印象不错,于是也没有很排斥洪某的行为,两人经常聊天。

李倩月生前的照片

通过聊天,李倩月得知,洪某24岁,精通多国语言,从事机密工作,在E罗斯当过兵,曾在叙L亚打过仗。

有一次,李倩月因为长相甜美,性格外向,被学校派去接待外国友人,结果在语言沟通上出了岔子。

李倩月想起,洪某懂国外语言,于是找他帮忙,洪某很快就赶到现场,为李倩月解围。

就这样,一个外表帅气,又才华横溢的男生,一下子敲开了李倩月的芳心。

而且,更让李倩月惊喜的是,他能准确记住自己的所有喜好,也愿意陪她做任何她喜欢的事,温柔又体贴,这样的好男人,上哪找?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两人快速确立了恋爱关系。

2020年6月,李倩月毕业,洪某在南京栖霞区某小区租了一间公寓,两人正式同居。

毕业后,李倩月一直在准备自学考试,暂时没有收入,两人经常吵架。

7月初,两人再次拌嘴,洪某丢了一句狠话,之后就摔门离开了,此后李倩月一直联系不上他。

7月9号,李倩月接到一个电话,马上收拾行李,火急火燎就出门了。

之后,第二天,李倩月的父亲李胜发现,联系不上女儿,电话打不通,发信息也没回。

正当他觉得奇怪时,洪某主动打电话上门,焦急地告诉李胜:“叔叔,我联系不上月月,她有打电话给您吗?”

男朋友也不知道女儿在哪里,李胜这下慌了,马上从扬州老家赶到南京。

洪某

洪某也特别贴心,陪着李胜两口子,开始到处找李倩月,打电话给她的朋友,到她去过的地方找。

7月13日,找了两三天,李倩月依旧没有任何下落,最后洪某陪着李胜,到公A局报J。

通过查找监控,追踪到李倩月失踪前,最后出现的地方,确认她去过云南省的西双版纳,于是李胜又赶到云南,寻求当地警方的帮助。

接到通知,云南警方开始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他们主要往大山深处、境外缅甸的小勐拉方向搜查。

而李胜这边,也没有闲下来,他和妻子一边继续寻找,一边在网上发布寻人启事。

李胜是企业职工,妻子是幼儿园老师,李倩月失踪之后,两口子也没了精神上班。

每天,他们开着车,在西双版纳的路上转来转去,车子没油了,他们就走路,到处寻找女儿的下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倩月的父亲李胜

作为李倩月的男朋友,洪某也跑上跑下,动用身边所有的资源,一起帮忙找女朋友,还一直安慰李胜两口子:“月月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李倩月失联的25天里,李胜两口子吃喝拉撒全都是洪某照顾的,这让他们的心里多了不少安慰。

李倩月失踪案引起关注,有人当起了侦探,将矛头直指洪某,怀疑洪某可能有猫腻。

善良的李胜还主动站出来,为洪某辩解,提醒媒体:“不要过多联系她男朋友,怕给孩子太大压力。”

没过两天,李胜还是等来了坏消息:女儿已经遇害,警方在勐海城郊外山林里,找到了李倩月的尸体。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犯罪嫌疑人也抓到了,一共有3个人。

而让李胜万万没想到,这三个嫌疑人当中,就有洪某,他曾心心念着的“好孩子”。

当李胜得知女儿失踪时,着急赶往南京,洪某既贴心安慰他们两口子,又陪着他去报警。

在他眼里,洪某是个好孩子,对他非常感激,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洪某那双手早已沾过女儿的血迹,自己的女儿早就死在他的手下。

他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个好孩子,可其实他接触的是个戴着面具、披着羊皮的狼。

7月8号,李倩月接到洪某的朋友的电话,声称洪某正在西双版纳度假,让李倩月赶紧去找他。

李倩月也没多想,收拾好行李,背着小挎包就去找洪某了。

监控显示李倩月9号早上10点42分离开公寓

洪某好面子,想给自己台阶下,但又拉不下脸面,主动找自己,于是通过朋友来联系自己,这么一想,也好像没什么问题。

她以为,洪某是想约她一起旅游,借此来缓解两人的关系,于是开心地在网上搜索,收藏了各种西双版纳旅行攻略。

可是,她没想到的是,在那边等她的不是温柔的男友,而是三个恶魔。

9号早上,李倩月从南京乘坐飞机到达云南昆明,晚上在昆明转机到西双版纳,下了飞机后,于当天晚上9点多抵达勐海县兴海检查站。

按照洪某指示,兄弟张某光、曹某青早在勐海县兴海检查站等候李倩月很久。

他们两人谎称洪某在某处等她,让他们两个来带她去,结果他们把李倩月骗到城郊外小山林,将她残忍杀害,并就地埋尸。

为了交差,两人甚至将作案过程录下来,发给老大洪某查阅,洪某看完之后,立马销毁录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情完成后,洪某连夜赶回南京公寓,继续当回李倩月的“贴心好男友”。

在李倩月“失踪”的第二天,他主动联系李胜,谎称自己不知道她的下落。

他说,自己前几天,与李倩月拌嘴,自己跑出去借酒消愁,结果回到家发现,家里的现金没了,李倩月也不见了,电话打不通,人根本联系不上。

为了让自己的演技天衣无缝,在李胜几个人找李倩月的几天后,依旧没有下文,洪某提议报警,“借助警察力量,找人比较快”。

好一个贼喊捉贼,洪某陪着李胜去报警,并做了笔录。

全程下来,他就是“失踪少女”男友的身份,谁都没有怀疑他,反而都同情起他来,甚至连李胜也觉得,女儿失踪的这段时间,洪某肯定承受了不少压力。

确实,他承受的压力可不小,他要一边继续扮演李倩月男朋友的身份,又要想着如何不让事情败露,毁了自己前程。

他开始有意诋毁李倩月,声称自己猜测,李倩月拿着钱出去吃喝玩乐了。

李倩月总是这样任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完全不顾周围人的感受,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还跑到李倩月朋友面前,谎称李倩月失踪与某个远房亲戚有关。

他甚至假装极其有条理,推测分析李倩月被境外诈骗团伙盯上,才会到勐海边境。

毕竟,勐海是中缅边境,李倩月不会无缘无故到那里旅游的。

然而,狐狸就算穿了袈裟,也藏不住自己的尾巴,洪某终究露出了马脚。

在李倩月失踪后,洪某似乎没有太大的悲伤。

要说是碍于男人面子,强忍着心中的悲痛,不敢表露出来,这也说得过去。

但洪某的举止太过反常,甚至有些张扬。

李倩月失踪的25天里,他几乎没有断更过朋友圈,每天都会在朋友圈分享各种新闻,也会抨击某些社会现象,完全看不出女朋友失踪的难过。

李倩月失踪期间,洪某依旧更新朋友圈

在李胜问他,女儿失踪之前,两人因为什么而吵架,洪某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案件到后期,李胜意外发现,洪某曾在女儿失踪前两天,去过西双版纳,与女儿的行程高度重合。

他心平气和问洪某,是不是去过西双版纳,并没有用质问、怀疑的语气,可洪某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弹起来,矢口否认去过西双版纳。

甚至反咬一口,责怪李胜他们,随意怀疑他,伤透了他的心。

“月月失踪,我也很伤心,我把叔叔阿姨当自己人,可你们却怀疑我,这让我更寒心。”

李胜嘴上连口道歉,心里也开始自责不已,“女儿的失踪怎么可能跟洪某有关,自己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虽然消除了李胜两口子的疑虑,可警方那边却已经盯上了洪某。

通过一番搜查,最后警方锁定了嫌疑人张某光、曹某青,两人也供出了主谋—洪某。

洪某被抓的那天,李胜一直没缓过神来。

他怎么都没想到,昨天还坐在自己旁边,跟自己喝酒解愁的人,今天怎么就成了杀害自己女儿的凶手。

李倩月刚与洪某交往时,她就曾带他回家吃过饭,当时两人非常甜蜜。

李胜对洪某的印象还不错,一个高高瘦瘦的小伙子,对自家的女儿也疼爱有加。

据他了解,洪某的父亲比较有名望,洪某与女儿一样,都是家中独子。

加上女儿自己喜欢,李胜也没多想,只是让他们再多处处看,别着急结婚。

李倩月计划着,8月参加江苏自考,到秋天就跟洪某领证结婚。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计划着两人的未来,而洪某在计划着,如何让她没有未来。

早在两人在一起后的一个月,洪某就已经起了S心,他时时刻刻都在构思一场完美的S人。

没了当初一见钟情的新鲜感,两人同居之后,面对的是生活的一地鸡毛、柴米油盐。

两人常常会为一点小事吵架,今天的碗谁洗,明天的地谁拖,他们都能争吵不休。

在一起不久后,洪某强势、蛮不讲理的一面也暴露出来,说不过李倩月时,他要么就言语辱骂她,要么就动手打她。

只要李倩月一提分手,洪某就威胁她,说要S她全家。

而且,两人谈恋爱时,李倩月多次发现洪某出G,以单身形象与别的异性朋友相处,两人为此闹过不少矛盾。

但一想到,两人已经谈了很久,李倩月也舍不得分手。

她一直在等洪某变回当初的模样,可最后却等来了恶魔。

洪某被抓后,案件由西双版纳州检察院办理,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

原因竟是,洪某的代理律师要求对洪某进行精神疾病鉴定。

一个精神病患者,能指使两个正常人行凶S人,还能在S人之后,精心制造完美假象,如此心思缜密的“精神病患者”,还真是第一次见。

私底下,洪某的父亲三番两次上门找李胜,希望能私了,提出赔偿李胜100万元,希望李胜能原谅自己的儿子。

一条人命,竟然被他们用100万敷衍过去,他们能做得到,而身为受害者的父亲,李胜完全做不到。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李胜所经历的痛苦,洪某用多少个100万也弥补不了,洪某身上的罪孽,无数个100万都洗不掉。

而且,生命,也绝对不能只用金钱来衡量。

女儿被害后,李胜和妻子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李倩月是家里的独生女,是他们唯一的牵挂和精神支柱。

如今女儿不在了,他们就像风中摇曳的孤草,无所依靠。

2019年底,李胜父亲去世,然而还没到一年,女儿也不在了。

中年丧父,又失去女儿,李胜觉得天都塌了,好几次路过澜沧江大桥,李胜都想纵身一跃,一了百了。

可一想到,女儿的孤魂还游荡在城郊外,他是女儿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他也死了,就没有人再为她伸冤了。

想到这,李胜又咬咬牙,继续为女儿讨公道,这一年多里,李胜为女儿的事四处奔波,没有工作,几年来的积蓄都已经花光了。

好在身边好心人很多,愿意借钱帮助他继续打官司,为女儿讨回公道。

谁借给自己钱,谁帮过自己,李胜全都记了下来,他说本子上的人都是他的恩人,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李胜的记账本

每次一想女儿,李胜就悄悄跑到女儿生前的房间,躺在她的床上,期望着女儿托梦给他,在梦里能再跟女儿见上一面。

可每次,李胜梦到女儿一个人被困在山上,自己想伸手去救她,可自己的手就是使不上劲,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掉下悬崖。

无数个夜晚,李胜都被这样的噩梦惊醒,醒了之后,他就和妻子抱头痛哭。

那样的夜晚,有人在期待天亮,而李胜两口子的天,再也亮不了了。

女儿去世后,家里少了很多烟火气,有时候,李胜两口子一天说不上10句话。

两人要么一起躺在女儿的床上,发呆一整天,要么一起看女儿生前的视频,一遍又一遍地看,听着女儿的笑声,仿佛她还陪在他们身边。

李倩月的母亲

今年过年,李胜和妻子也没有再像以往一样,在厨房不停忙活,置办各种年货。

饭桌上,再也没有张口等吃的小女孩,他们也没必要再花心思准备。

女儿去世后,他们再也没有吃龙虾,吃排骨,那是女儿每次回家必点的两道菜,如今他们是一口也吃不进。

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想要,更不想要凶手虚情假意的道歉与赔偿,他们只想要,早日让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

12月7号,当李胜得知,女儿被害一案将要开庭,他激动地在平台上连发了几条消息,字里行间都难掩兴奋的心情。

15号,在开庭的前两天,李胜特意再次到女儿被害的地方看看。

我想,那时候的他,只想喊女儿一声,“月月,爸爸来带你回家了”。

一定要坚信,正义决不会缺席。

让我们一起,陪着李胜夫妇,静等正义曙光的到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