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0位诗词大家,10篇古文名作,每篇都千古流芳,值得一生一世收藏

古典文学和诗词

2022-08-19 00:37湖北

关注

除了诗词之外,古文也是一个美丽的宝藏。

雄州雾列,俊采星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

抑扬顿挫,铿锵有力,太有感觉了。

每一次读完,都会情不自禁地感慨:

汉语真的太美了。

诗词君今天要分享10篇古文,

全部由10位诗词大家创作,

每一篇都冠绝古今,

读完口角噙香,

不信,你来读读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陶渊明:东晋末到刘宋初杰出的诗人、辞赋家、散文家。被誉为“隐逸诗人之宗”、“田园诗派之鼻祖”。

五柳先生传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赞曰:黔娄之妻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衔觞赋诗,以乐其志,无怀氏之民欤?葛天氏之民欤?

诗词君:

这是陶渊明的一篇自我介绍。

在文中陶渊明表明其三大志趣,一是读书,二是饮酒,三是写文章,塑造了一个真实的自我,表现了卓然不群的高尚品格,透露出强烈的人格个性之美。

很真实,娓娓道来,犹如一个可爱的人,在做自我介绍。

真实富有的人根本不用炫耀,他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玩精明,活得坦然淡定、通透自在。

  • 谢灵运:东晋至刘宋时期诗人,山水诗派鼻祖,是第一位全力创作山水诗的诗人。

岭表赋

见五渎【dú】之东写,睹六水之南驰,挥灵海之委输,孰石穴之永归。

若乃长山款跨,外内乖隔,下无伏流,上无夷迹,麕兔望冈而旋归,鸿雁睹峰而反翮。既陟麓而践坂,遂升降於山畔。顾后路之倾巘,眺前磴之绝岸。看朝云之抱岫,听夕流之注涧。罗石棋布,怪谲横越。非山非阜,如楼如阙。斑采类绣,明白若月。萝蔓绝攀,苔衣流滑。

诗词君:

元嘉九年(432年),谢灵运被流放广州,途经江西大余县和广东南雄县交界处的大庾岭。

见到高大雄伟的大庾岭后,谢灵运联想到自己被流放一去不得归的悲凉,于是写下这篇赋。

不是所有山水,都是闲适和安逸的。那一程程山水里,藏着的是诗人的悲欢喜乐。你快乐,山水自美,你悲伤,山水亦伤。

心一简单,人就快乐!少和生命无关的人和事耗着,及时止损,好好爱自己,把期待降低,把依赖减少,你就会过的更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王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唐朝诗人、画家。书画特臻其妙,后人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北宋苏轼评云:“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山中与裴秀才迪书

近腊月下,景气和畅,故山殊可过。足下方温经,猥不敢相烦,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与山僧饭讫而去。

北涉玄灞,清月映郭。夜登华子冈,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寒犬,吠声如豹。村墟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僮仆静默,多思曩昔,携手赋诗,步仄径,临清流也。

当待春中,草木蔓发,春山可望,轻鲦出水,白鸥矫翼,露湿青皋,麦陇朝雊,斯之不远,倘能从我游乎?非子天机清妙者,岂能以此不急之务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无忽。因驮黄檗人往,不一,山中人王维白。

诗词君:

晚年时,王维隐居的辋川,过上了隐士的生活。裴迪是他的好友,他们经常“浮舟往来生,弹琴赋诗,啸咏终日”。

辋川的风景令人陶醉,月光下的夜色、隐约的城郭、沦涟的水波、落寞的寒山、明灭的灯火,以及深巷的寒犬、村墟的夜舂、山寺的疏钟,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写出了冬夜的幽深和春日的轻盈。

人还是要有朋友的,当你们看到美丽的景色,总想向人倾诉,表达心中的快乐,裴迪就是王维倾诉美景的朋友。

  • 王勃:字子安,唐朝文学家,与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共称“初唐四杰”。王勃擅长五律和五绝,著有《王子安集》《滕王阁序》等。

滕王阁序

唐·王勃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呜乎!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诗词君:

因为这篇《滕王阁序》,王勃名垂千古。

偶然的一次赴会,王勃太感慨,他从滕王阁的壮丽,热闹的盛宴,写到远去的古人,写身世的飘零,写怀才不遇,绝美的文字背后,是一个凋零的心。

人人都惊叹于王勃的天纵之才,只有王勃自己黯然神伤。

在这世间上,所有人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很少有人问你飞得累不累。可以难过,可以沮丧,但独不可以停下来往前走的脚步。

  • 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谪仙人”,唐代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与杜甫并称为“李杜”。

与韩荆州书

白闻天下谈士相聚而言曰:“生不用封万户侯,但愿一识韩荆州。”何令人之景慕,一至于此耶!岂不以有周公之风,躬吐握之事,使海内豪俊,奔走而归之,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所以龙蟠凤逸之士,皆欲收名定价于君侯。愿君侯不以富贵而骄之、寒贱而忽之,则三千之中有毛遂,使白得颖脱而出,即其人焉。

白,陇西布衣,流落楚、汉。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虽长不满七尺,而心雄万夫。皆王公大人许与气义。此畴曩心迹,安敢不尽于君侯哉!

君侯制作侔神明,德行动天地,笔参造化,学究天人。幸愿开张心颜,不以长揖见拒。必若接之以高宴,纵之以清谈,请日试万言,倚马可待。今天下以君侯为文章之司命,人物之权衡,一经品题,便作佳士。而君侯何惜阶前盈尺之地,不使白扬眉吐气,激昂青云耶?

昔王子师为豫州,未下车,即辟荀慈明,既下车,又辟孔文举;山涛作冀州,甄拔三十余人,或为侍中、尚书,先代所美。而君侯亦荐一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傥急难有用,敢效微躯。

且人非尧舜,谁能尽善?白谟猷筹画,安能自矜?至于制作,积成卷轴,则欲尘秽视听。恐雕虫小技,不合大人。若赐观刍荛,请给纸墨,兼之书人,然后退扫闲轩,缮写呈上。庶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幸推下流,大开奖饰,惟君侯图之。

诗词君:

这是李白的一封自荐信。

韩荆州,是韩朝宗,时任荆州长史兼襄州刺史、山南东道采访使。

李白渴望得到他的看重,写下这篇洋洋洒洒的自荐信。

他夸韩朝宗,表达仰慕,述说着内心的宏远志向,渴望得到推荐,一展大志,实在自己与国家的完美。

明明是自荐信,却光明磊落,一派天机,像白云在蓝天舒卷那么自如,像花开花落那么自然,像轻风刮起湖面涟漪那么自在。

李白,永远热情,永远对梦想,充满激情,这也是许多人喜欢他的原因。

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刘禹锡(772年~842年),字梦得。唐朝时期大臣、文学家、哲学家,有“诗豪”之称。

《陋室铭》

唐·刘禹锡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诗词君:

据说,刘禹锡被贬后到地方,县令看他不过,给他安排的房子,一个比一个小。

气愤的刘禹锡于是写下《陋室铭》,说:何陋之有?

是啊,房子好不好,不是看大小,更不是看装修是否豪华,而是看人。如果来往皆是有文化的人,有品位的人,处处都是读书声,那么,谁敢说这里是陋室呢?

比贫穷更可怕的,是心穷。

  • 柳宗元(公元773年—公元819年11月28日),字子厚,称“柳河东” 。唐代文学家、哲学家、散文家和思想家。柳宗元一生留诗文作品达600余篇,其文的成就大于诗。有《河东先生集》,代表作有《溪居》《江雪》《渔翁》。

小石潭记

从小丘西行百二十步,隔篁竹,闻水声,如鸣珮环,心乐之。伐竹取道,下见小潭,水尤清冽。全石以为底,近岸,卷石底以出,为坻,为屿,为嵁,为岩。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珮 通:佩)

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日光下澈,影布石上。佁然不动,俶尔远逝,往来翕忽,似与游者相乐。(下澈 一作:下彻)

潭西南而望,斗折蛇行,明灭可见。其岸势犬牙差互,不可知其源。

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同游者:吴武陵,龚古,余弟宗玄。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

诗词君:

“永贞革新”失败后,柳宗元被贬到永州。

那无处排遣的失败,那锥心刺骨的孤独,让他无法忍受,还好,柳宗元没有放弃自己。

他走出办公室,走到永州的山山水水中,清亮的溪水,透亮的小潭让柳宗元忘记了苦楚。

自然风光好,人生烦恼消。

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所有失去的,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 欧阳修(1007年8月6日-1072年9月22日),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北宋政治家、文学家。他领导了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继承并发展了韩愈的古文理论,开创了一代文风。

秋声赋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余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余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肃杀而为心。天之于物,春生秋实,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盛而当杀。” (余曰 一作:予曰)

“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予之叹息。

诗词君:

秋天,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季节。肃杀的天气,伤身,凋零的氛围,伤心。

欧阳修也很苦恼,宦海沉浮多年,改革之艰难,心情之苦闷,都折磨着他。

当看草木被秋风吹折,犹如这无奈的境遇,苦闷更深一层。

在秋夜里,只听到四边墙壁外唧唧的虫鸣,好像在附和着我的叹气声。

人生一站有一站的风景,一岁有岁的味道,无论别人如何待你,都要好好珍视自己,对的起内心的那一抹骄傲,在自己的世界里独善其身,在别人的世界里顺其自然。

  • 王安石(1021年12月19日 -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号半山。中国北宋时期政治家、文学家、思想家、改革家,其散文简洁峻切,短小精悍,论点鲜明,逻辑严密,有很强的说服力,充分发挥了古文的实际功用,名列“唐宋八大家”,有《临川集》等著作存世。

同学一首别子固

江之南有贤人焉,字子固,非今所谓贤人者,予慕而友之。淮之南有贤人焉,字正之,非今所谓贤人者,予慕而友之。二贤人者,足未尝相过也,口未尝相语也,辞币未尝相接也。其师若友,岂尽同哉?予考其言行,其不相似者,何其少也!曰:学圣人而已矣。”学圣人,则其师若友,必学圣人者。圣人之言行,岂有二哉?其相似也适然。

予在淮南,为正之道子固,正之不予疑也。还江南,为子固道正之,子固亦以为然。予又知所谓贤人者,既相似,又相信不疑也。

子固作《怀友》一首遗予,其大略欲相扳以至乎中庸而后已。正之盖亦常云尔。夫安驱徐行,轥中庸之庭,而造于其堂,舍二贤人者而谁哉?予昔非敢自必其有至也,亦愿从事于左右焉尔。辅而进之,其可也。

噫!官有守,私有系,会合不可以常也,作《同学一首别子固》以相警,且相慰云。

诗词君:

王安石与曾巩(字子固)交好。

1041年,两人共同参加礼部的考试,王安石考中,而曾巩落榜。

同窗一场,王安石写就此文慰勉,他想和友人建立君子之谊。

好朋友不是通过努力争取来的,而是在各自的道路上奔跑时遇见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美食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领袖,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李志敏评价:“苏轼是全才式的艺术巨匠。”

记游松风亭

余尝寓居惠州嘉祐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亭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钩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

诗词君:

1094年,苏轼被贬到惠州,居住在嘉佑寺,这里有个松风亭。

每到一处,苏轼总会游览一番。松风亭在山上,苏轼走了一会,感觉很累,他想着爬上山到了亭了再休息。

转念一想,这里为什么就不能休息呢?为何要到亭子里才能休息。

他想开了,坐下来休息,心情瞬间轻松了。

人何必要自己折磨自己呢?累了就休息,困了就睡一觉,随遇而安就很好。

你只是一个平凡人,不需要给自己太多的压力。有时候,能把自己照顾好,就是一种莫大的能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