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爱他情动时的前戏,也爱他情深时的温柔,但我只是她的替身

七月七日晴天

2022-08-17 22:28河南

关注

我爱你好久好久,可是你始终不愿回头看我一眼,我宁愿成为你的发泄工具,也不愿意离开你,即便我知道我是替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周慕慕的情人,和他在一起久了,我心知肚明,我不过是他白月光的替身。

可我还是心甘情愿维系这段关系,只因他这张和我前男友许叁太过相似的脸,让我痴迷不已。每当我们情动不已缠绵不休时,我会产生一个错觉,许叁回来了。

周慕慕和他那个传说中的小女友上了热搜。

看到这侧新闻时我正在背台词,在拍戏的空档里,场地人来人往,助理小画忽然从远处跑来,碰了碰我的胳膊,然后把手机举到我的跟前。

我没有看手机,先是看了眼小画,小画紧皱眉头,小声说道:“是周先生的新闻。”

我有些惊讶,周慕慕虽是富商,但他为人低调,虽跟风投了几部电视剧,但几乎没有上过什么新闻。

我接过手机,真是难为小画,这样糊的一张照片,都让她看出是周慕慕。

文章没有指名道姓,只说澳洲网友偶遇富商周某与神秘女子约会,照片里的女孩子松松挽着周慕慕的胳膊,两人从餐厅的台阶上下来,周慕慕皱着眉头看向镜头。

我虽没有见过周慕慕的女友,但看到“澳洲”二字便知道这神秘女子就是他的女友。

他每隔一段时间便要出国一趟,那个时候打他的电话永远不会通,偶有打通,也是他机械的声音:“请问哪位?”

我只要听到这句话便知道他不方便接我的电话。

我并没有发表意见,把手机还给小画,我说:“知道了。”

小画倒比我还担心似的,目光一再投到我的脸上来,最后忍不住小声问道:“忆君姐不生气吗?”

我笑一笑并不作答,我有什么资格生气,我不过是周慕慕养在外面的一个情妇,当初我跟他时便知道这一点,我喜欢的是他那张脸,当然,他喜欢的也是我这张脸。

其实我也不亏,从前只能演配角的我,已经因为他演了两部戏的主角。

不过这话没法和小画说,我说:“你猜他这次会给我买多大的钻画?”

小画的眼神很复杂,大概不愿意相信我是因为周慕慕的钱才跟他的,不过她信不信无所谓,只要周慕慕信,那就可以了。

我自顾自地说道:“我猜会比上次的那颗要大很多。”

晚上周慕慕打电话来,我没有接,看着电话屏幕一闪一闪,小画好奇问道:“忆君姐,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撩起眼皮对小画笑道:“我在生气啊。”

小画莫名其妙。

电话挂断,没有再打来。

临睡时我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内容为:“刚看到,有事?”

五分钟后他的电话打来,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1点,我语气不冷不淡,问他:“怎么了?”

他说:“还没有睡?”

我说:“今天拍夜戏,刚刚回来。”

他在那头笑了,并不揭穿我的谎话,只揶揄道:“我是不是该给导演打个着招呼,让他不要排你的夜戏?”

我装傻,顺着他的话说道:“随便,如果你觉得有必要。”

我的口气很冲,但他并不生气,仍是笑着,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女人吃醋,在这个时候耍点小脾气只会让他高兴。

周慕慕说:“自然是有必要的。”

我笑着说道:“那倒也是,夜戏拍多了皮肤不好,皮肤不好会影响容貌。”

我的话可能惹他不开心了,他对我的容忍很有限度,这话题也就该到头了,他虽笑着,但我听出他的不快,他说:“知道就好。”

我沉默着,在他身边待得久了,我了解一些他的脾气,什么时候可以发脾气、什么时候可以撒娇、什么时候该沉默,我都知道。

这时候我就不该再说下去了,这时的沉默便是对他的屈服,当然,这屈服里带着委屈,委屈的时候他当然要哄一哄我了。

他说:“明天晚上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可他不是在澳洲吗?我惊讶道:“你要过来看我吗?”我已完全忘记刚才的委屈,声音里带着喜悦。

但马上我又想到明天有戏,不免失落,我说:“明天晚上有戏要拍的。”

他笑了,并不把我话里的事情当成事,大约听出我的喜悦,他柔声问道:“想吃什么?”

我早已不生他的气了,声音里有掩饰不了的兴奋,我说:“吃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这话让他很受用,他在电话里问我:“就这样喜欢我?”

我说一句“讨厌”,然后娇滴滴地说道:“不和你说了。”然后挂断电话。

电话挂上的那一瞬间,我舒一口气,和他说话竟比演戏还要累上几分。

第二日周慕慕的司机到酒店来接我,当然因为他的关系,我从下午便空了下来。

我像待宠的妃子,在镜子前梳洗打扮,衣服还在其次,主要是妆容,我要用上十分的功夫来化妆。

去的地方很远,开了足有一个小时,大约是为了避嫌,选的地方很偏僻,在一条巷子里,一点也不符合周慕慕的身份。

这当然是我的误解,等我进到里面,看到古色古香的内饰,才发现这地方可比平日富丽堂皇的餐厅有格调得多。

周慕慕在包厢里等我,他穿的西装,与房间的装潢有些不搭,等他把脸转过来的时候,这些不搭在我眼里都不算什么了,他怎么能那么好看,我在心里问。

看到他的脸,我不自觉地笑出来,他的唇角也勾了上去,能有一个女人这样喜欢他,他怎能不高兴?

我知道,他并不完全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他,但是他大约也不会在乎,他要的只是我这张脸而已,至于是不是演的,根本没有所谓。

“过来。”他站在窗前朝我伸出一只手。

我没有动弹,他眉毛挑了挑。

我知道他想要让我服从,但我不要那样做,愿意服从他的女人太多,我能长久地待在他的身边,靠的就是我的不顺从,我要生他的生气,我该生他的气。

我垂下头不作声,片刻我听他轻轻地笑了笑,他朝着我走了过来,我看到他的脚停在我的旁边。

他伸手勾起我的下巴,我看到他面带微笑的脸,我对他这张脸没有一点抵抗力,但戏是要做下去的,我别开眼睛。

他说:“生气了?”仍然微笑着。

我说:“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他当然不信,但并不揭穿我,从茶几上拿了一只锦盒过来递到我跟前,我盯着盒子,猜想着里面的钻画能有多大,我的眼神可能让他误会,他耻笑道:“不打开看看?”

自然是要看的,我接过盒子,在他微笑的眼神里打开,里面是条项链,项坠是一颗大钻画,非常大。

我忽然笑了,想起前一天问小画的话。

他以为我是高兴的,低下头来问我:“以后还要不接我的电话吗?”

我不回答,上去勾住了他的脖子,我仰着头看他,我说:“那你呢?把女友爆出来,是打算甩掉我吗?”

他垂着眼睫,看我笑颜如花,眼神莫测,他说:“怎么?还想在我身边待一辈子?”

我的笑僵了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一辈子”这个词那么不舒服,那一刻,我的眼神大约是很悲伤的,我说:“可以吗?”

周慕慕的眼神一暗,忽然扣住我的腰,他垂眸看着我的眼睛,要笑不笑地说道:“余忆散,我可不喜欢贪心的人。”

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很快调整了自己的脸庞,笑得柔媚,搂着他的脖子,紧紧地贴着他,我笑说:“你说你的小女友知道我的存在吗?”

这句话我不该说的,带了威胁的意思,可是我怕他真的甩开我。

周慕慕顶不喜欢别人威胁他,何况是我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他的脸冷下来,扣在我腰上的手也撤了回去,他转过身,整理他皱了的衣袖。

我忽然有些慌,我想让他看到我的脸,可是他连头也不肯回,他说:“回去吧,不是说晚上还有戏?”

我想说话,可是他掉转过脸来,我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周慕慕,他想甩开我了,可是他见我前,明明还想着哄我开心的。我拿出那条带着大颗钻画的项链,阳光下,钻画映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我忽然意识到,或许并不是因为我说了那句话他才会发怒,或许他从准备送我这颗钻画时,就已经做好了与我分道扬镳的打算。

可是我还不想和他分开呢,我还不想。

我想和他联络,可理智告诉我这样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我必须沉住气。

我没有去联络他,我希望这样能让他感觉我是特别的。

戏还在按计划拍摄着,网上突然传出了我与扮演男主的演员杨悦月的绯闻,也是靠着一张照片。

拍戏的间隙,我与杨悦月凑在一起说话,有说有笑的一幕被来探班的粉丝拍了下来,俊男靓女,很有CP感,我与杨悦月的CP粉因为这一张照片而诞生。

剧方自然高兴,戏快拍完,突然来了一波免费的宣传,他们在后面推波助澜。

事情越传越真,竟上了两次热搜,我们都没有出面澄清,我甚至在微博里发了一张杨悦月休息时的影子的照片,我什么都没有说,但内心戏很足的粉丝已经给我编好了剧情。

戏拍完的时候搞了一个杀青宴,我知道,作为投资商的周慕慕一定会来。

那天我自己动手化的妆,我这人演戏不见得有多好,但化妆还可以,尤其时下流行的仿妆,我很会化,我知道周慕慕喜欢什么样的脸。

周慕慕来时我正坐在角落里与杨悦月说话,因为怕打扰别人,我们凑得很近、声音很低,说到兴头我抿嘴低笑,杨悦月忽然凑到我耳边,说:“周先生好像一直在看你。”

我愣了愣,抬头看去,周慕慕坐在对面的一组沙发里,导演、制片陪在他的身侧,而他看着我。

接触到我的目光,他的唇角微微翘起,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他就是想嘲笑我。

他嘲笑他的,我还是继续与身边的杨悦月聊天。

我看到周慕慕的脸色渐渐沉下来,我心里却越来越有底。

导演忽然朝我的方向说道:“小余、小杨,过来和周先生打个招呼。”

我知道是制片人朝他使了眼色。

我与杨悦月对了对眼神,读出彼此的不情愿,当然我的不情愿并不是真的。

我们拿着酒杯走到导演跟前,导演指着周慕慕对我说:“周先生,你见过的吧?”

我演过他投的两部戏,都是女主,自然是见过他的,我举着酒杯笑着说:“周先生,我敬您。”

周慕慕并说话,靠在沙发里,很轻慢地看着我,他忽然转头对导演说:“下一部戏的女主可找到了?”

导演摇了摇头:“还在找。”

周慕慕的目光转回到我的脸上,他说:“不如就定余小姐,我看余小姐挺会演戏。”

导演哈哈大笑:“小余的演技自然可以。”

制片忽然说道:“从前没细看,今天发现小余与林惜熙长得真像。”

我看着周慕慕似笑非笑,他的唇角亦挂着笑容,我们心照不宣地凝视着对方。

导演说:“当然像,小余从出道一直被人叫做‘小惜熙’的,可惜林惜熙早早退圈,不然两人可以一起合作。”

周慕慕轻笑,微微低首,手指轻轻移动手边的酒杯,他说:“像吗?我倒没觉得有多像。”

像吗?应该是像吧,不然当初也不会让周慕慕注意到我,他找我的意义不就是因为我长得像林惜熙吗?他可真有些虚伪。

我怕被人灌酒,从宴会厅里跑出来,杨悦月追过来,为打发时间,我们慢悠悠地从走廊里转了一圈。

杨悦月说:“你和周先生熟吗?”

我愣了愣,以为他看出什么来,摇头说道:“不是太熟,见过几次面。”

杨悦月说:“他好像对你有意见。”

他竟看出来了,正想问一问他,刚要开口,忽然听到杨悦月叫了声“周先生”,声音里带着一点惊讶。

我抬头看去,周慕慕靠在窗前,手里夹一支烟,目光肆无忌惮地投在我身上。

我有时候很不明白他,我与他明明是见不得光的关系,可他好像一点也不害怕被人看出来。

杨悦月最为不安,我心里也“砰砰”直跳,只有周慕慕最为淡定,他把烟扔进窗台上的酒杯里,抬起眼睫:“过来。”

我知道他是对我说的,可是杨悦月在场,我不知道该不该听他的。

杨悦月忽然明白过来,不敢置信地看我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而我也在这一刻意识到,我其实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样强大,我还是很怕被人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的。

这一刻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可周慕慕并没有因此而罢休,他脸色仍是冷冰冰的,语气也没有温度,他说:“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我抿着唇看着他,我感觉有些不认识他,心里说不清是失望还是难过,这一刻我不想听他的。

我迈开步子离去,经过他身边时,他忽然伸手捉住我的手腕,然后用力将我拉向他。

我被他拉进怀里,额头撞在他的胸膛,我仰起脸来看他,脸上是难掩的失望,我忽然觉得他并不是我心目中那个人。

看着我的眼睛,他挑了挑眉,冷冷地说道:“余忆散,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和杨悦月的事情。

我有些抗拒,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我说:“周慕慕,你不是打算甩了我吗?怎么?后悔了?”

“所以,你已经开始找下家了吗?”周慕慕冷笑着说道,“他能包得起你吗?”

他想羞辱我,可是没门,我要让他受到同等的待遇,让他感受我的感受。

我轻笑着说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喜欢林惜熙吗?他可不需要花钱买替身。”

是的,我在周慕慕的心里只是一个替身,林惜熙的替身,那个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邻居女孩。

他对她情有独钟,可惜的是,林惜熙根本就不喜欢他,早早嫁了人。于是他找了长得像林惜熙的我,并花钱包下了我。

他对他那个家族联姻的小女友不见得有多少感情,倒是对这个白月光林惜熙的感情深得很。只要我提起她,他一定会变脸。

果然,周慕慕的脸色变得铁青,我知道我的话把他气坏了,可是是他先要冷冰冰地用那种口气和我说话的。

我想挣脱他离开,可就是在这时,我听到有人说话,我想起杨悦月刚才的眼神,我害怕那种眼神,我不要让人知道我与周慕慕的关系。

周慕慕似乎猜到我的想法,我越挣扎,他反而抓得越牢。

眼看着人要过来了,我用惊谎的眼神祈求他,他愣了愣,大约觉得我有些可怜,忽然拥着我推开了旁边房间的一扇门。

门外的人停下来,好像站在我们刚才所在的位置,大约也是跑出来抽烟的。

我靠在门板上,周慕慕压着我的身体,房间很黑,我只能看到他的轮阔,他低下头来,嘲讽道:“怕了?”

我的心“砰砰”直跳,可却不愿意认输,抿着唇不作声。

周慕慕忽然便笑了,明明刚才我们还剑拔弩张,可就因为他这一笑,前面的事情便一笔勾销了。

门外两个女人在聊天,一人说:“你觉得杨悦月和余忆散是真的吗?”

另一人哼一声,答道:“大概率是炒作。”

先前一人不赞成:“我看像真的,之前有人看到余忆散从杨悦月的房间里出来。”

我皱眉,人们总爱捕风捉影,我什么时候进过杨悦月的房间?

周慕慕扶在我腰上的手忽然用力,一把将我扣到他的身上,低首在我耳边轻声问道:“她说的是真的吗?”

这简直是小看我,虽然道德上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至于低贱到做这种事。

我想挣脱他,却被他扣住双手,他低笑着说:“你急什么?”

他咬着我的耳朵,让我一阵麻痒,他却在我耳边问道:“余忆散,想我了吗?”

不久,杨悦月被人爆出有圈外女友的消息,他与我的绯闻成了他单方面的炒作,而他的名声也毁于一旦。

我原以为自己也会被骂,可是没有,网上竟然多是同情我的,说我是被骗的,还跑到我微博下面给我加油。

连周慕慕都打电话过来,他说:“怎么样?伤心了吗?”

我莫名其妙。

他说:“不是跟杨悦月谈恋爱吗?”

神经病,我在心里骂他,偏要气气他,我说:“伤心,我正打算过去看看他,看能不能把他抢过来。”

周慕慕要笑不笑,从电话里我都听出他的威胁,他说:“那你试试看。”

这样,我与周慕慕又恢复到从前的关系,他对我又重燃了兴趣。

其实我觉得有些对不起杨悦月,如果不是因为我,他顶多是被人爆出有女友,至少不会被人传成渣男,如今他连戏都接不到。

我偷偷找人帮他接了个角色,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是我帮的忙,打电话非要约我见面,我实在推不过,只得答应。

那天天气不好,出门时下起小雨,因为怕人认出来,我穿得很严实,进餐厅时头巾都湿了。

杨悦月笑着说:“是怕人被人拍到我们一起的照片吗?”

我知道他多心,但我不打算卸下头巾,杨悦月笑一笑也不勉强,他说:“周慕慕不会娶你的,他娶的人,一定是对他生意上有帮助的。”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可是我也没有想过要嫁给他,我喜欢的是他那张好看的脸,能看得到、摸得到,我已十分高兴。

窗外飘着小雨,我看到台阶下停了一辆车,车里走出一个瘦高的男人,起初我以为那是周慕慕,可是等我仔细看去,却发现那不是周慕慕。

我的心脏忽然猛烈地跳起来,杨悦月叫我我也没有听到,等我回过神时,已经走出了餐厅,头巾被风吹落,我狼狈地站在台阶上。

雨打湿我的头发和衣服,可刚刚那个人已经不知去向。

杨悦月追出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我认错人了。”

是的我一定是眼花了,一定是。

那天我开着车跑到了我曾经的住处,我如今已经十分富有,周慕慕已经送了我两套房子。

可我发现我最喜欢的却是我大学毕业后买的第一套房子,很旧,连电梯也没有,房门已经生锈,我从包包的夹层里掏出钥匙打开它。

房间很小,可是我觉得很幸福。我喝了点酒,然后窝在沙发里睡了。

不知多久,我被电话吵醒,是周慕慕打来的,他口气里带着不悦,问我:“在哪?”

我迷迷糊糊答道:“在旧宅。”

他说:“怎么突然跑到那里?”

我没有做声,他说:“等我过去。”

我挂了电话才注意到有好几个未接,都是周慕慕打来的。

过了二十多分钟,周慕慕敲门。

他曾来过这里一次,我知道他不喜欢这里,不光是因为太旧太小,还因为这里人多,他怕被人认出来,我们的关系总归是见不得光。

周慕慕打量着我,我知道我的头发很乱,妆也残了,我现在一定和林惜熙的长相有些差距。

果然他皱起眉头,说的却是:“喝酒了?”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酒杯酒瓶还在茶几上,我跑到厨房里拿了只杯子出来,从前没有什么讲究,没有红酒杯,拿出来的杯子是只卡通杯,杯肚上一只胖胖的小猫。

我问周慕慕:“要喝一杯吗?”

虽然是问,可我已经转身把酒给他倒上了,然后端着递到他跟前。

他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我知道我的脸一定很红,我今天本就没怎么化妆,现在一定很丑,可是我此刻不想在乎这些,我往前又送了送杯子。

他挑了挑眉毛,问道:“喝了多少了?”

我答不上来,其实是有些迷糊,他来之前我已经喝了一些。

周慕慕没有接我的杯子,他绕过我,坐进沙发里,他长得高大,一张双人沙发被他占去了多半,他的手搭在扶手上,看了眼茶几上已经空了的酒瓶,抬起眸子问道:“听说出去约会了?”

我呆呆地答不上,他看我呆傻的模样,忽然笑了,朝我说道:“过来坐。”

他忽然出现的笑容让我愣住,我痴痴地看着他,他不耐,扬了扬眉,问我:“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朝着他走过去,可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我真的怕他,我走得很慢。

这让他感到不耐烦,隔着一步的距离,他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狠狠地拉向他,酒杯落在地上,红色的酒渍染湿了地毯。

我倒在周慕慕的怀里,他垂着眸子看我,手指刮擦着我的脸颊,他说:“余忆散,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白脸?”

我万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竟忍不住“呵呵”笑了出来,酒气洒在他的脸上,他微眯了眯眼睛,倒也没有推开我。

我攀上他的脖子,仰头看着他,我说:“是又怎样?”

他唇角微微上翘,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我知道他已经动了怒,他说:“那我只能让他退圈了。”

那一刻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杨悦月的事情是他弄的,他讨厌我与杨悦月的绯闻,所以故意放出他的料,让他连戏都接不到。

我第一次感觉到周慕慕的可怕,他可以轻轻松松毁掉一个人。

周慕慕却误会了,他搂得我很紧,手指抚摸着我发红的耳朵,说:“怎么,心疼了?”

我忍不住说道:“周慕慕,其实并不干杨悦月的事。”

他轻笑,叹息道:“那有什么办法,我又舍不得动你。”

我不该把别人牵扯进来,可后悔也没有用。我的模样让周慕慕不快,他捏住我的下巴让我面向他,他说:“你这个样子对他半分好处也没有。”

我怔怔望着他,问:“那我该怎么做呢?”

他笑了,大概觉得我木讷得有些可笑,他说:“你觉得呢?”

他贴在我的耳边轻声说道:“讨好我,阿忆。”

这声“阿忆”让我有些恍惚,他从不愿意这样叫我,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在我的多番央求下叫上一声。

我的脑袋有些晕,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觉得好些。

他的脸离我好近,我忍不住伸手抚摸他的脸,想抚平他紧皱的眉毛,他忽然握住我的手腕,我抬起眸子与他对视,他的眼神是那样深邃。

手指轻轻滑过他的鼻梁,我轻声唤他:“慕哥哥……”

我看到周慕慕的喉结轻轻蠕动,他忽然垂头,狠狠地吻住我的唇。

我回应着他,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我们在沙发里卷作一团,我喘息着让他叫我的名字,他倒配合,低声唤我全名。

我用力摇头:“叫我‘阿忆’。”

他轻笑,俯在我的耳边,沉声叫道:“阿忆。”

我紧紧地抱住他。

后来我从娱乐版看到了我和杨悦月的新闻,新闻里放了一张照片,竟是那天我与杨悦月见面时拍的。台阶上杨悦月站在我的身后,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这是抓拍,可抓拍得太精准,正正好好是杨悦月拍打我肩膀时。

我终于知道周慕慕为什么突然对我发脾气,他一定觉得我是一个傻瓜,别人把我卖了,我竟还在替他说话呢。

也许吧,也许我真的是个傻瓜吧,所以周慕慕的女友从国外回来我都没有察觉到,又是小画告诉了我。

可怜的小画,她是我和周慕慕的CP粉,她始终认为我和周慕慕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就是这样,周慕慕竟也有时间来找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心理,或许他是真的太喜欢林惜熙了,所以在心理上会因为女友的关系对我产生一点愧疚。

他约我出来吃饭,我挽着他的胳膊乘扶梯上楼,便是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叫了一声“许叁”。

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太过特别,以至于我听到后,马上松开了周慕慕的的胳膊,转头朝着发声地看去。

我又看到了那个瘦高的男人,他与同伴乘的是下行的扶梯,我只看到他的侧脸,我的目光忍不住追上去,可他们已经下了扶梯,朝着外面走去。

可能因为我太过专注,周慕慕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忽然上移,托住我的脸颊将我的脸转到了他这一方,他垂着头,唇角微微上翘:“余忆散,你是个有男人的人。”

这话就像说“你是个有夫之妇,不准再去惦记别的男人”,这“夫”当然便是他,可是结了婚都可以再离婚,何况我与他这种关系?

我说:“有男人我就要跟他一辈吗?”

不想周慕慕却有些冷脸,他说:“你还想再去找谁?”

我沉默着不做声,这种沉默就是在表明我没有想过跟他一辈子。

周慕慕忽然发怒,搂着我的腰将我扣向他,他搂得我太紧,让我有些喘不上气来,我气道:“你干什么?”

他垂眸看着我,说:“你是想让杨悦月连饭也吃不上吗?”

他误会了,他以为我想着杨悦月,我不想再解释,这个话题不能再聊下去,聊下去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的屈服总算让他的口气好了一些,手上也温柔了许多,他说:“余忆散,好好地待在我身边。”

我沉默着,他用手捏了捏我的耳朵,问我:“想吃什么?”

他哄我的办法很简单,不是吃就是买,左右逃不过这两样。

我本不想回答,但不回答又怕他不高兴,于是说道:“我想尝尝那家巷子里的菜。”

这当然是为难他,那家菜馆根本不在这个城市里。

周慕慕微眯着眼睛看着我,我又怕他当了真,忙说道:“我说笑的。”

周慕慕便不再言语。

这顿饭我吃得心不在焉,周慕慕自然感觉到了,用餐的过程中,我偶然抬头,发现他正看着我,我不知道他看了我多久,勉强勾了勾唇角,问他:“干什么这样看着我?”

他没有答我,而是说道:“余忆散,你有心事。”

我笑了笑没做声,这回应他不满意。

我们吃的西餐,他低头切着牛肉,却抬了眼睫看着我:“不会真想着怎么离开我吧?”

他眼里带着笑意,好像是在开玩笑,但我知道如果我答一个“是”字,他定会马上冷脸。

我支撑着脸颊假装想一想,胡乱地说道:“我在想你的女友会不会跑来找我。”

这话终于让他脸上的笑容真实了一些,他说:“还有你怕的事情?”

虽是这样说,但过了一会,他却伸手过来握住我的,低声说道:“你放心。”

我不知道他所说的“放心”是指什么,但不管怎样,这个话题总算过去,我又可以安静地吃饭了,可是周慕慕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一再地主动找出话题。

他说:“你好像很少戴我给你买的东西。”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他:“什么?”

他捏了捏我的左手腕,我的手腕上挂了一条细细的珠链,黑色的珠子,中间配了一朵红色的小花朵,很秀气、很不起眼的一串手链。

他说:“倒是这个东西,你一直戴着。”

我沉默着没有回他,右手轻轻摸了摸那串手链,仍然说着谎话,我说:“你买的钻画太大,我怕被人抢。”

我的小家子气终于把他逗笑,他说:“好歹也是个大明星。”

我傻笑着,把我左手那串手链紧紧地握在手里。

我从来没有想到许叁会联系我,那串被我记在心里的号码从我手机上显示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做梦,我甚至不敢去接听,怕接通后不是我想的那个声音。

我颤抖着接通电话,久违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我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我们约在一家茶馆里见面,他瘦了很多,脸色也是苍白的,站在茶桌前,看起来瘦高瘦高的。

他说:“阿忆,你过得好吗?”

我不敢看他的脸,只是低着头看桌上的茶杯,他说:“阿忆,我有些想你了。”

我一句话也答不出来,我很怕自己会落泪,所以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我低声说:“你过得怎样?身体好些了吗?”

许叁笑着,手从茶桌的一角伸过来,握了握我的手。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巧,就是在这个时候,周慕慕从外面进来,带着他的小女友,他的女友竟然认识我,不只认识,还是我的粉丝。

像所有追星的小女孩遇到偶像,她羞答答走到我跟前来,她说:“是忆君姐吗?”

我站了起来,周慕慕皱着眉头看着我,大约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我。

我心里有些慌张,我试图遮挡住许叁,但许叁个子太高,他跟着我一起站了起来。

我看到周慕慕震惊的眼神,他冷冰冰的目光转到了我的脸上。

这一刻我突然不再那样害怕,周慕慕的女友已经挽住了他的胳膊,她说:“周慕慕,这就是我说过忆君姐,我好喜欢她演的电视剧。”

周慕慕并不接话,他直接对我说:“你好,余小姐。”

我不做声。

他低头对女友说:“你看过的电视剧,也许还是我给余小姐投资的。”

他话里有话,我很怕许叁听出来,转身去看他,他却很平和,在我看向他的时候接住我的目光,对着我微微一笑,他定然认为我是遇到了粉丝。

周慕慕忽然冷冷地说道:“余小姐不介绍一下吗?”

我转过脸来,看到周慕慕冷冽的目光,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杨悦月来,我害怕他会像对付杨悦月那样对付许叁,我不自觉地往后靠了靠,好似如此便不能让周慕慕伤害到他。

我的举动惹怒了周慕慕,他勾着唇角似笑非笑,说:“这不会是余小姐的男朋友吧?”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许叁从后面走上来,他伸出手说道:“你好,我是阿忆的朋友,我叫许叁。”

我忽然注意到许叁手腕上戴着一条手链,和我那条是一模一样的。

周慕慕自然也注意到了,隔着这些距离,我已感到他的震怒,如果周边无人,他大概会上来掐死我,可是我不懂他生气的点,其实我只是做了和他一样的事情而已。

周慕慕的女友毕竟年轻,根本没看出周慕慕的情绪,她看着许叁,忽然说道:“你和周慕慕长得好像呢。”

周慕慕了然地看着我,忽然低头一笑,他说:“许叁……原来如此。”

我不记得这个场面最后是怎样结束的,我只记得许叁最后跟我说的话,他说:“阿忆,我回来就是想看看你。”

那天晚上我又回到旧宅,我感到很疲惫,我想回去休息。

可是等我走到门前,却发现大门敞开着。我以为遭了贼,进入房子,屋里被人翻过,这些我都不在乎。

我急匆匆进到那间被我锁起来的卧房,房门已被打开,我视为珍宝的相册散乱地落在地上,上面记录着我与许叁的点点滴滴,我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这里就是你们曾经欢爱过的地方吗?”

我猛然回头,看到周慕慕斜斜地靠在门框上,他身形高大,老旧小区的门很低,他几乎能碰到门框顶。

我不做声。

他忽然离了门,朝着我走过来,他喝了酒,我闻到他身上的酒精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

他却笑了笑,说:“你怕什么?”

我说:“周慕慕,谁让你动我这间屋子的?”

这是一套两居室,这间屋子永远锁着,可是如今被他用暴力打开了,他不只打开,还把我珍爱的东西全翻了出来。

他用手挑了挑我的下巴,我冷漠地打开他,他不悦地说道:“怎么,他回来了,我便连碰你都碰不得了?”

我抬起眼眸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不开心。喜欢他的钱,和喜欢他的脸,这有什么分别?他能接受我喜欢他的钱,却不能接受我喜欢他的脸,真是奇怪,我都能接受得了。

我说:“周慕慕,你何必如此,我们两人半斤八两,谁也不要说谁。”

他抿着唇,冷冷地看着我,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也是,我从来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即便激他,口气也从未如此恶劣。

他一定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变得这样快,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大约是因为许叁回来了,我不需要他这个替身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看到他的眼神,我低下头躲着他的目光。

他说:“余忆散,你是怎样做到这样狠心的?”

我不做声。他忽然抓住我的肩膀,一把将我拉到他的跟前。

他想吻我,我不肯,我的挣扎让他愤怒,他用牙齿狠狠地咬在我的唇上,我没有出声,任他咬,最后他却妥协了,将脸埋进我颈窝,他说:“余忆散,告诉我,我与他谁是替身?”

我答不出话来,他抬起头来看我,目光里带着期许,他说:“阿忆,告诉我,他才是替身。”

可是我怎样告诉他,连这声“阿忆”,也是因为许叁叫过,我才愿意让他叫出来的。

我说:“周慕慕,我们分开吧。”

许叁的妹妹找上我,她说:“忆君姐,你去看看他吧,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

我按着她说的地址过去,可是却没有看到许叁,他让保姆转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阿忆,好好生活,不要记挂我。

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生病的样子,可是我怎么可能放心得下他?我想照顾他。

我决定先搬回我的旧宅去。

从原来的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周慕慕来了,他靠在门前看我收拾衣服,手边的烟一支接一支地换。

搁以前我必然要发火,我讨厌他伤害这具体身,可是现在,没有所谓了,他喜欢抽就去抽好了。

我的箱子收拾完,周慕慕站在门前拦住我,我抬起头看他。

他把手里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地毯很快被烧掉了一块,这其实很危险,可是我没有动,周慕慕自然也没有,我们都看着那块燃烧的地方。

“你说我们一起死在这里怎么样?”他抬起头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可是我不愿意,我说:“我不想和你死在一起。”

他冷冷地看着我,其实我不该对他有愧疚,毕竟我们是各取所需,可是看着他的眼神,我觉得我是个坏人。

我叹了口气说:“周慕慕,你将来是要和别人结婚的。”何必追着我不放呢?

他笑了,大概想起我曾经挽留他时用过的招数,他说:“你在乎吗?”

我不在乎,曾经在乎是怕看不到这张脸,至于他什么时候结婚、和谁结婚,我根本就不在乎。

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我绕过他,朝着门走去。

“你说,如果他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他会怎么看你?”

我猛地转过脸来,周慕慕要笑不笑。他是认真的,如果我离开,他便将我与他的关系宣扬出去。

我不知道许叁会是什么反应,他会看不起我吗?他虚弱的身体还能承受这些吗?我又想到杨悦月。我不想许叁在生病时还要因为我而受到打扰。

周慕慕走过来,挽起我的手,我很难过,大约难过里还带着些无奈。

他拥住我,手指抚摸我的头发,柔声说道:“阿忆,留在我身边,只要你留下,我保证他什么都不会知道。”

“为什么?”我机械地问他,问他为什么要这样逼我。

他不做声,只是将我抱得更紧。

五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我和杨悦月拍的戏开始播了,这戏费了太多周折,如今终于被放出来了,剧组为此办了一个聚会。

周慕慕带着我去参加。

让我意外的是杨悦月也来了,他为上次的事情向我道歉,我没做声,并不是原谅了他,而是觉得算了。

杨悦月坐在我的身边,目光看向不远处的周慕慕,周慕慕今天很沉默,坐在角落里不与人交谈。

杨悦月说:“他胆子可真大,好像一点也不怕被人发现你们的关系。”

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周慕慕从进门,目光便没有离开过我,大概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我被他看得坐不下去,跑到外面去透气,他跟出来。我终于忍无可忍,我说:“周慕慕,你这样有什么意思呢?”

他把我脸颊上的碎发别在耳后,并不答我的话,问我:“累了吗?想回去了吗?”

我确实感到疲惫,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

周围忽然涌进记者,我本能地躲开周慕慕,可他却紧握住我的手,我惊讶地看着他。

一帮记者围着我们拍照,有人认识周慕慕,觉得会是一个大料,把我们围得水泄不通,举着手机便问道:“请问周先生与余忆散小姐是什么关系?”

我想撇清关系,可是周慕慕却先一步答道:“余小姐是我的女朋友。”

惊讶的不只是记者,连我也呆住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非要这样回答。

从记者的围堵里出来,我机械地跟在他的身后,我说:“周慕慕,你不怕被你女朋友知道吗?”

他讥讽地笑了笑,说:“是你怕吧?”

我无言以对,我感觉我已经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他已经没有了理智。

他紧握住我的手,他说:“阿忆,我们结婚好不好?”

我有些伤感地看着他,不知是为他还是为我自己。

他却忽然笑了,刮了刮我的脸颊,说:“我说笑的。”

许叁的妹妹又一次给我打来电话,她说:“他快不行了。”

我不相信,明明上次见面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正常人,他怎么可能会死去?

可是我知道他妹妹没有骗我,当年他坚持跟我分手,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他不想连累我,不想让我看着他死去。

我不敢去,我怕看到一个死去的许叁。

周慕慕不知道何时到来,我抱着膝盖坐在地上,他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我的泪水已经流干,只有糟乱的头发还糊在脸上。

他帮我整理乱发,轻声说:“去看看他吧。”

我眼神空洞地看着他,摇了摇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我说:“不,他不愿意让我看到他快要死去的模样。”

那天晚上,我收到许叁妹妹发来的讣告,抱着手机失声痛哭。

许叁死了,我的心好像也忽然死去了。

我生了一场病,不严重,就是时好时坏,拖拖拉拉地病了两个月才好。

康复时已是深秋,周慕慕腾出时间陪我吃饭,我生病的这两个月,他好像也消瘦了许多。

饭菜上来,我却没有食欲,他靠在餐椅里,目光注视着我:“不是说想尝尝巷子里那家菜馆的菜吗?现在菜来了,怎么又不动筷?”

我惊讶地看着他,这时我才知道他竟因为我,将那家菜馆的厨师请了过来。

我的心情很复杂,我不知道此时我们两人到底是谁更可怜一些,我说:“周慕慕,对不起。”

周慕慕却不答话,只是笑了笑,然后静静地注视着我,就这样看了有两分钟的时间,他说:“余忆散,我们分手吧,我给你自由了。”

这一次我的眼泪终于是为他而流。

我什么都没有拿,他曾经送我的那些大个的钻画被我堆放在床头柜里,我只提了我的包从房子里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我偶而能从网上看到周慕慕的消息,他最终还是没有娶他那个小女友,两个家族因为这件事狠狠地闹了一阵子。

说来也怪,隔了那么长时间没有拍戏,我的影视资源却并没有受影响。

我拍了一部电影,卖得还不错,在一次庆功宴上,小画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转头看去,发现周慕慕站在角落里,隔着人群,他的目光朝我投来。

可是我已经不在乎了,过去就过去了,很多时候你以为只是错过,实际上是失去了一辈子关心的权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