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酱酒”业务成炒作道具,中锐股份半年股价腰斩,股东董事频套现

钛媒体APP

2022-08-17 22:06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8月15日晚,中锐股份(002374.SZ)发布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孙鲲鹏因个人资金需求,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股份不超过664.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1%,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24.99%,减持期间为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

钛媒体APP发现,这已经不是公司今年第一次发布减持公告。进入2022年来,公司累计共发布了11条减持公告,涉及对象包括公司的控股股东以及董事。

中锐股份曾被股民称之为“小茅台”,其股价在去年11月26日至今年1月4日,从2.62元上涨至11.99元,1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中锐股份的股价获得了15个涨停板,区间涨幅超过357%,市值上涨将近100亿元。而这一切,则源于公司表示将进军酱酒行业。

但进入2022年后,中锐股份的股价便开始持续下跌,从1月4日至8月16日,其股价跌幅已达到50.55%,接近腰斩。公司的董事股东在股价高位时套现离场,而公司的酱酒业务在财报中难觅踪影。

业绩惨淡,转型做酒,股价狂飚

公开资料显示,中锐股份原名丽鹏股份,2010年3月在深交所上市,是国内最大的铝制相关类防伪瓶盖生产企业,目前为泸州老窖、郎酒等食品企业提供防伪瓶盖,坊间称其为“瓶盖第一股”。

但近年来,公司的业绩一直不佳。2018年-2020年,其营收连续三年下滑,净利润更是在2020年同比减少630.86%。

2021年,中锐股份营收6.83亿元,同比增长10.8%;净利润亏损6.62亿元,同比减少269.09%。具体来看,去年一年,公司防伪包装行业实现营收6.40亿元,占到营收的93.8%以上;另一项主营业务为园林绿化行业 ,当期营收仅为4207万元,占营收比为6.16%。

钛媒体APP了解到,园林业务一直是拖累中锐股份业绩的“罪魁祸首”。比如,2021年公司的净利润巨亏,就是由于公司在园林生态业务上计提大额资产、信用减值准备所致。另外,尽管公司从2018年以来就开始加大应收工程款催收,并且不断缩减园林业务的规模,但2021年,公司仍然未摆脱业绩亏损的泥潭。

说道园林业务,时间还要回到2016年。当时,伴随着地产行业大热,中锐股份也摩拳擦掌准备入局园林业务,其全资子公司和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共同合作开发旅游景区、乡村旅游等项目在内的总体打包项目达成共识,合作总投资规模约为20亿元。

但让中锐股份没想到的是,作为战略合作方,西秀区政府现已经成为园林业务最大的欠款方。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仍有17.06亿,主要为在贵州安顺和遵义两地区的应收款。

在今年5月18日的业绩说明会上,中锐股份管理层也表示:上述地方政府及平台公司的履约能力较差,但公司一直在国家发布的清理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拖欠民营企业欠款的大政策背景下,积极采取各种措施,协助地方政府化解相关问题,陆续回收上述欠款。

因此,对于中锐股份来讲,过去几年的日子属实不太好过,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又把目光瞄向了大热的酱酒行业。

去年9月9日,中锐股份注册成立贵宴樽酒业(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亿元。在回应投资者询问时中锐股份表示,公司一直在探索围绕酒类包装业务的上下游产业链,包括酒类经营、生产。在此消息刺激下,公司股价非理性大涨,从2012年10月底的2.56元一路拉到最高价12.95元,仅用了50个交易日。

按照公布的信息显示,贵宴樽目前仅有三款产品,分别为贵宴樽10、贵宴樽15、贵宴樽20,售价799元、1099元、1999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去年年报、今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中,中锐股份均未提及被市场爆炒的白酒业务。

钛媒体APP发现,目前,相关搜索平台也未有“贵宴樽”的官方网站和贵宴樽产品介绍。但根据淘宝的数据显示,截止8月17日,其淘宝官方旗舰店的粉丝只有11961名,其中,销量最高的贵州樽虎年珍也仅仅只有9人付款,其他产品也近乎没有销量。

另外,钛媒体APP还注意到,今年3月,贵宴樽酱酒还冠名了多条高铁线路,贯穿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多个核心经济圈。但从目前的情况看,如此大手笔的宣传推广似乎并没有打开贵宴樽的知名度。

控股股东、董事接连套现

而就在公司因蹭白酒热度使股价暴涨时,中锐股份的控股股东和董事们也在急着套现离场。据钛媒体APP统计,自动2022年以来,公司共发布了11条减持公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告显示,去年9月15日,中锐股份称,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孙世尧因个人资金需求,拟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股份不超过 13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19%,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 35.47%。

但这一减持最终“超出计划”。根据披露,截至2022年2月24日,孙世尧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13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25%。其两次减持均价分别为3.47元和5.02元,套现约5483万元。但对于超额减持,公司解释称,是因工作人员操作失误。

去年12月15日,中锐股份再发公告,公司董事汤洪波因个人财务需求,拟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减持其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拟减持股份将不超过 4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0.046%,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 24.97%。其中今年1月7日减持14万股,交易均价9.92元,套现138.88万元。

而在今年2月22日,公司股价大幅攀升后,中锐股份晚间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杭州晨莘出具的关于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此次减持可谓是“清仓式减持”。

公告显示,“杭州晨莘”因经营发展需要,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不超过352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24%,占其持有股份比例的100%。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的,减持期间为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的,减持期间为公告披露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根据估算,杭州晨莘此次预计套现约1.69亿。8月16日,副董事孙鲲鹏再次因为“个人资金需要”而减持公司股份。中锐股份股价过山车式的表现少不了市场资金的炒作助推,从中长期看,公司目前没有一项业务可以支撑其股价。(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于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