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轼大气雄浑的一首词,豪放词中的巅峰代表,被推为千古绝唱

玉露之声

2022-08-17 20:14贵州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公元1082年,一生难以绕开“乌台诗案”的苏轼已经被贬黄州两年多。然而,他心中的郁积的忧愁仍然无法排解。

苏轼心中的忧愁,包括了他的壮志未酬,包括了他心中没有得到伸展的政治抱负。而苏轼心中这无尽的忧愁,无人倾诉,无处释怀。于是,苏轼便试着放松心态,四处游览,以青山为朋,以绿水为友,以神奇的大自然为心的归宿。

因此,苏轼寄身于流放之地,纵情于山水之间,黄州城外的赤壁矶他当然不可能会错过。就在某一次,苏轼来到了赤壁,这里风景壮丽,山势巍峨,奇石雄伟;无尽江河,狂风过处,洪波涌起;昔日历史遗迹,贤人已去,遗风永存。

眼看遗迹,追忆历史,三国周瑜那谈笑儒雅,从容淡定,笑谈三国,腹有良谋,胸有雄兵的形象仿佛就在苏轼眼前。苏轼感慨万千,神游故国,思绪万千,因而写下了豪放词中难以逾越的高峰《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词。

念奴娇·赤壁怀古赏析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宋·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建安三年,即公元198年,周瑜离开袁术,回到江东,此时孙策正在经营江东,恰逢缺乏良才猛将之际,于是亲自迎了请年仅二十四岁的周瑜为将,并拜他为“建威中郎将”,之后他们一齐攻取了皖城,并分别娶了大乔和小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建安五年,孙策突然亡故,孙权当政。建安十三年,曹操以为孙权年幼,正是征讨东吴的绝佳时机。于是亲率大军南下,意欲占领荆州,一举扑灭东吴政权,把中原划在自己掌控的版图当中。正是此时,才华横溢的周瑜以区区五万人的兵力,用火攻的方式打败了号称有八十万大军的曹操,成就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的经典战役——赤壁之战。

赤壁之战,奠定了东吴三分天下的基础,周瑜也被誉为“世间豪杰英雄士,江左风流美丈夫”。因此,苏轼在游览赤壁时,苏轼睹物思人,借古咏怀,以古讽今,抒发了自己的政治情怀,以及压抑在心中不得伸展的报国之志。

在本词中,上阕主要写景,但却在景中携带着逝去的历史事件,为伟大的英雄人物的出场渲染气氛。尤其是第一句,词人用“大江东去”把滚滚东流的大江水写得极为豪迈,极为奔放。紧接着用“浪淘尽”三个字,把狂放不羁、奔流涌泻的江水与历史中的著名人物联系在了一起。既描述了大江奔腾的豪迈与雄壮,又使人们看到了历史人物的英雄气概与英雄卓尔不群的风采。更让人感受到了词人立于赤壁,凭吊古人时胸中波澜起伏、激荡万千的心潮,可谓是气势宏大,笔力雄浑。

接下来“故垒西边”两句,引出了传说中的三国时期“赤壁之战”的古战场,那时的江南地区,羽扇纶巾的周郎在这里指挥了历史上著名的以弱胜强的赤壁之战。

或许,你会说周瑜指挥的赤壁之战并不一定在此处。的确,周瑜那场驰名古今的大战的古遗址到底在哪里,一直众说纷纭,争论不休。但是苏轼并没有计较那个至今让人赞叹的大战之地,而是暂且借古抒怀,抒发心中的所感。

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二句,用笔极为谨慎,又为下阕继续描写周郎埋下了伏笔。人人都说此处正是周瑜大破曹军的地方,但到底是不是呢?还得后人慢慢考证,在这里词人并没有妄下定论,而是继续描绘此处奇特的风景。

而这奇特的风景,词人仅仅用了“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三句,就描写出了赤壁不一样的景致,这里奇石怪壁如刀剑一般刺入云霄;江水雄奇壮阔,惊涛骇浪,永远拍打着大江的两岸;尤其是那滔滔汹涌的浪花,如迎风而起的千堆万堆雪。

这里词人的笔墨,真的是生动、雄奇,让人感觉如万马奔腾,惊心动魄,使人读之心胸开阔,精神也随之振奋。

上阕最后两句:“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从赞美大自然的美到赞美历史上英雄豪杰的杰出,说明了大美河山,引人入胜,如宏大广阔的天然画卷一般。而也正是大自然的雄奇秀美、地灵人杰,才哺育和产生了无数英雄豪杰,使得他们在历史的大舞台上轮番上演,使人仿佛看到了曹孟德在横槊赋诗,孙权在驰马射虎,诸葛亮在隆中对策,周瑜羽扇纶巾,面对虎狼之师,却谈笑自若足智多谋……真可以说是“一时多少豪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上阕的写景为主相比,下阕重在抒情,你看,词人的“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五句,以千钧的笔力,把青年才俊周瑜风流潇洒、英俊儒雅和无人可比的王佐之才的英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五句中,苏轼挑选了周瑜一生中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进行了艺术的深度加工、提炼和渲染,把周瑜伟岸风流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使得周瑜当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鲜活人物仿佛就在眼前。

其中的“灰飞烟灭”仅仅四字,就将周瑜的形象与曹操大军的惨败刻画得经典至极,真的是神来之笔。可以想象,当年的周瑜虽然仅仅是一个年轻人,但是指挥东吴大军却是举重若轻、谈笑自若,面对不可一世的曹操大军,轻轻松松就使曹操大军在谈笑间化为灰烬,这是何等的英雄?何等的气势?也由此可见,苏轼是何等的仰慕周郎?

而反观苏轼关心着的国家大事与北宋的现状,时刻都面对着诸多的内忧外患。而苏轼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报效朝廷,为解除北宋的内忧外患尽一份力量。然而,自己却身陷囹圄,无所作为,北宋的危机却一点也没减少。所以苏轼大写特写周瑜的目的,其实就是希望有周瑜那样的英雄豪杰出现,来扭转对北宋非常不利的政治和军事局面。

接下来的“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三句,表达了词人极力地想要改变对北宋极为不利的现状,然而,北宋的现实以及自己的被贬,让词人一下子从神游三国周郎的无限风流中,跌落到了自己的现实世界,从而顿感自己多情无用,虚度光阴,进而哀叹自己道路坎坷,壮志未酬,白发早生。

不过,人生短暂,空怀感慨,放大“闲愁”又有何用呢?倒不如饮酒喝茶,欣赏奔放汹涌的大江,遥赏天空高悬的明月。“一尊还酹江月”,充满着无穷的韵味,充满着苏轼胸怀旷远,豁达大度,自我宽慰与自我释怀的一种心情。

总的来说,苏轼这首词气势恢宏,大气磅礴,豪放无边,声响入云,意境之深远,眼界之开阔,在之前的词史上,都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从另一方面来说,苏轼这首词,其豪放跌宕的风格,与北宋妍丽哀婉的词风相比,自是别具一格,独有风韵,更是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清代的词论家徐釚说,苏东坡词“自有横槊气概,固是英雄本色”。的确,我们遍观苏轼的词豪迈大气的不少,然而有如《念奴娇·赤壁怀古》一样具有英雄气概的诗词却是少有,所以无数词论家把这首磅礴大气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推崇为“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古》也一直是北宋词坛上最为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

本文观点:

从形式上看,《念奴娇·赤壁怀古》无论是在言语的锤炼上,还是在韵律与结构上,都算得上是非常精彩和经典的作品。

从词的精神与灵魂来说,《念奴娇·赤壁怀古》无论在意境上,还是在气势上,都非常的深远,非常的大气磅礴,豪放不羁,犹如驰骋在无边的草原,犹如激荡在广阔的江海。

而从词人的角度出发,它是词人狂野的一颗心的奔跑,是不羁的灵魂的升华,是放荡的思想的飞扬。它借古抒怀,借古讽今,以倾泻内心的所感与所想。表达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和政治抱负。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玉露之声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不妥之处请告知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