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的老公前戏时间很长,他说这样我会更舒爽,深入交流也会更有趣

七月七日晴天

2022-08-17 18:46河南

关注

彼此相爱的爱情并不多,如果你遇到了的话一定要珍惜,在这句话的背后我还想加一句,在夜间深入交流的时候有人会关心你感受的人也不多,如果有你一定要珍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早上挤公交车,一大姐突然给我让座。

我才二十多岁,大姐看着都快五十了,

她给我让座?不合适吧...!

可大姐热情得过了头,我要是不坐,简直就是伤天害理!

我刚坐下,大姐就来了一句:

“姑娘,几个月了?”

我愣了一瞬随即明白了。

都怪我前些日子吃太胖。

真是太尴尬了,可坐都坐了,还能怎么办?

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肚子,脱口道:

“三个月。”

“三个月就显怀啦?”

额,我没经验啊,瞎蒙的。

大姐又说:

“我看你这肚子形状,准是男孩、”

我干笑两声:

“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呵呵...”

总算是到站了,刚下车,衣领突然被人从后面攥住。

我一回头,是那张熟悉又英俊的脸,

我曾经被这张脸迷得七荤八素,而此刻这张脸黑得好像能画山水画。

怎么遇到他了,晦气!

“是我的吗?”他问。

我一脸懵逼,什么就是他的,

我怒瞪:

“我从你家搬走,拿的都是我自己的东西,没有一样是你的!”

盛景阳漂亮的眸子漆黑一片:

“我问你,孩子是我的吗?”

我错愕:

“你...刚才...也在车上?”

平时淡漠少言的盛景阳破天荒的情绪不稳,他一口气道:

“你跟我分手才两个月,孩子怎么三个月了?还是说,你给我戴了绿帽子?”

我靠,真是无语了!

这人踏马倒打一耙,明明是他出轨在先!

现在他竟然还跑来质问我,这样的态度我不能接受!

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我故意道:

“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你应该庆幸我没让你给别人当爹!孩子当然不是你,你有这福气吗?像你这种人,活该断子绝孙,还想有儿子,做梦吧你!”

我眼看着他那张帅脸扭曲变形,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畅快!

冷笑一声,大步离去。

爽!

当天,我把这件事说给我的男闺蜜听,男闺蜜在电话里笑出猪叫。

“秦秦,这是我今年听过最有意思的事了,咱们好多年没见了,都快成网友了,我刚好要去H市出差,到时候去找你。”

陈哲凡很快就来了。

在我租的房子里,我跟陈哲凡边喝酒边聊天,聊高中、大学,聊上班这些年的事,有说不完的话。

聊得正嗨呢,门被凿响了。

我喝得有点晕了,没起来,陈哲凡去开的门。

回来之后说:

“是隔壁的邻居阿姨,说咱们声音太大了打扰她休息了。”

邻居阿姨就是我的房东。

平时对我不错,租金收得也比别的地方便宜很多。

我当时心灰意冷,连夜从盛景阳的豪宅里搬出来,

是走了狗屎运才租到这么好的房子,可不能让阿姨给我撵走了。

陈哲凡当天没走,就在我家沙发上将就一宿。

第二天一早跟陈哲凡一起下楼,他去工作,我去上班。

等公交车时,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停在面前。

那张讨人厌的脸又出现在我面前。

“怎么又是你?阴魂不散?”我不耐烦。

“上车!”他沉着脸。

“我不!”莫名其妙这人。

“早高峰太挤了,你一个孕妇,不安全!”他说。

不是他提醒,我都忘了自己还是个‘孕妇’了。

呵呵,这人真是上杆子找虐啊,

既然如此,我便满足他。

早高峰确实挤,有车白坐,不蹭白不蹭。

上了车,我也不说话,戴上耳机就是玩。

车猛然停下,我抬头,盛景阳回头看我,眉头皱得紧紧的。

“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

我慢悠悠拿下耳机:

“什么事?”

盛景阳明显是深呼吸了一下,看他生气,我怎么这么高兴呢。

“秦秦,今早上跟你一起出来那人,就是孩子爸爸?你就是因为他跟我提的分手,对吗?”

我扶额,这人又开始脑补了。

简直就是贼喊捉贼!我要跟他掰扯下去我能折寿!

还是得气他!

我顺着他的话道:

“对啊,你看见他啦,他是不是比你帅一万倍,我跟你讲,他还比你体贴一万倍,热情一万倍,那方面的能力也比你强一万倍!”

盛景阳的脸又黑了,甚至比那天还要黑!

他死盯着我气呼呼喘了半天的气

正当我得意时,他咬牙道:

“这么厉害还让你跟他一起租个一居室的小房子?对你这么好还让你怀着孕挤公交上下班?秦秦,你真是蠢得要死!”

我被他骂了!

我要气炸了!

“盛景阳!你以为你是谁?你有多了不起吗?你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狗都比你强!你个大傻X!”

我想骂他是出轨男,大渣男,可我到底没说出来。

甚至,我在当初分手的时候都没说,

因为,他出轨的那个女生太优秀了,而且我还认识,他们才是男才女貌的一对,他们本该在一起!

盛景阳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真心喜欢我!

不说是为了维护我仅有的一点颜面!

盛景阳紧紧抿着唇,眼睛如果能冒火,我估计早被他烧死了。

“粗俗!离开我之后,你都变成什么样子了?你当时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是这样!”

盛景阳的眼神中竟然满是痛惜。

我心里难受至极。

可我非得让自己看起来很无所谓的样子

“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安静懂事乖巧对吧?不怕实话告诉你,都是我装的,骗你的,怎么了?当时不珍惜,现在说这些屁话干嘛?”

盛景阳把头转回去,没再说话。

我从后视镜里看他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紫了。

这一次发泄完,我没有上一次的畅快,反倒是悲从中来。

为了气盛景阳,我都胡言乱语了些什么。

我要把自己糟践死了。

我真的很喜欢盛景阳,非常非常喜欢。

盛景阳的面色又恢复了从前的冷淡。

我看着他的背影,宽肩窄腰,想到他撩起衣服时露出的紧实腹肌,想到与他在一起同居时的一幕幕......

我提出分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非常后悔,非常痛苦,可还是忍住了绝不再走回头路。

因为我知道,就算没有裴菲,他也不会多爱我,他就是那样冷淡的一个人,对任何事都淡淡的,不可能因为我而改变,

我想要的炙热爱情,他永远不会给我。

与其一次次失望,不如走得决绝干脆。

可为什么,我好不容易回归了正常生活,他却又要来招惹我!

“到了。”盛景阳开口。

我擦了一把眼泪,一句话没说,推开车门就跑了。

这是最后一次,永远永远不想再见到他了。

可天不遂人愿,我下班等公交的时候,又看到他了。

“盛景阳,你到底要干什么?以前谈恋爱的时候,你也没这么殷勤地接我上下班啊?”

“你现在是孕妇。”

我火了,旁边还有同事呢,他这么直接说我是孕妇,我可没法解释了!

不想跟他纠缠引起关注,赶紧钻进车里。

我在后座上郑重告诉他:

“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我跟你已经结束了,是不是孕妇跟你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盛景阳没再动怒,现在的他才是他一贯的状态。

“你跟我没关系,但你住的房子跟我有关系。”

“什么意思?”我愣住。

“那个房子是我的,不然你以为你怎么能那么快就租到那么便宜的房子?”

我脑子嗡嗡响:

“不对不对,我的房东是我邻居阿姨...”

盛景阳没说话,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我顿时明白了,

陈哲凡来找我那天晚上,我们喝酒到半夜,邻居阿姨敲门询问情况,紧接着盛景阳就来了。

是阿姨告诉他的!

他们...认识?

“别想了,你那个笨脑子想也想不明白。”

盛景阳骂我笨,骂我蠢,我无法反驳了。

我以为自己挣扎了半天,已经能够彻底脱离他了,

没想到,我连安身立命之本,我所住的房子,都是人家的!

回想起这两个月,邻居阿姨对我特别关照,总给我拿吃的喝的用的,像是个百宝箱一样,

我以为真如她所说,看我跟她女儿差不多大,把她当女儿了,

原来都是因为盛景阳的缘故!

我缩在车后座,蔫头耷脑像个落水的呆头鹅。

盛景阳可能看我半天没说话,多次从后视镜看我。

“你怎么打算的?”他问。

“什么?”我声音疲惫。

“他会娶你吗?有承诺过你的未来吗?你们的将来,是怎么打算的?”盛景阳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我心里觉得好笑,他还惦记着这事。

真是服了。

我抬头,徐徐道:

“盛景阳,我不明白,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跟你提分手,你同意了,我从你家搬走,想跟你断了一切联系,你却暗中帮我租房子,还拜托李阿姨照顾我。”

“如今,你看我现在这个情况,知道我出轨别人了,你还关心我肚子里的孩子,关心我的未来?”

“盛景阳,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大病?”

盛景阳不回答我,我往车窗外一瞥。

这个根本不是回家的路!

“盛景阳,你带我去哪?”

旋即认出来了。

“你带我去你家?我不去你家!”

可我还是被他带到了他家。

这个我跟他同居了一年的地方,一切还都跟我走时一模一样。

“她不在吗?”我站在门口,没往里进。

“谁?”

盛景阳一脸莫名。

我心道:原来他们没同居,也是,裴菲那是女神一般的存在,才不会像我似的,急吼吼地要跟盛景阳住一起。

可能也正是因为太容易得到了,所以才会不珍惜。

我倚在门边: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要给我分手费吗?现金不方便,转账就行。”

“进来。”盛景阳语气听不出喜怒。

我刚坐进沙发里,盛景阳就拿出了一堆的东西。

“已经三个月,那就是做好生下来的准备了,孩子的尿片拉拉裤奶粉我帮你备了一些,还有一些衣服裤袜,我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所以准备的颜色都是中性的。”

我看着那些东西,我彻底呆住了。

盛景阳,果然是有点大病...

盛景阳在我对面坐下来:

“秦秦,你别用这个眼神看我,我知道,以你的智力,一定是被别人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你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错误的,我若是不知道就算了,可我知道了,就只能尽力帮你减少损失。”

我憋了半天,只有一句话:

“你不用买东西,浪费,直接给我钱多好。”

我又成功的把波澜不惊的盛景阳给激怒了。

他瞪着我:

“你这么喜欢钱?为什么还要离开我?还有人比我更舍得给你花钱?”

我‘霍’地站起身,用我能发出的最大声音朝他吼:

“是啊,我蠢我笨,我爱钱,我肯定不如你的白月光裴菲了!”

我习惯小声说话,安静木讷,何时这样过了,真是把所有不堪的一面都暴露在盛景阳面前了。

由于喊得太大声,喊完我嗓子就废了。

捂着脖颈就跌坐回沙发里。

盛景阳起初是错愕,紧接着是担忧,他急急走过来,给我倒杯水:

“你现在人在孕期,情绪不稳,少动怒,对孩子和你都不好。”

我没接他的水,电话响了,我接电话。

“米米,你没回家么?晚上想吃什么?”

是陈哲凡。

“我一会回去,晚上随便吃点就行,不太饿。”

挂了电话,发现盛景阳一直看着我。

“他对你好吗?”

“与你无关,我要走了。”我起身朝门口走去。

“秦秦,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提裴菲,她也不是我的什么白月光,我只解释这一次。”

盛景阳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我回头看他,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我依旧喜欢。

可是,我们还回得去吗?

终于,我问出了一直压在心里的话:

“我生日那天,你说你出差,没办法回来陪我,你真的是在出差吗?还是和裴菲在一起?”

我拿出手机,翻了翻,举到盛景阳面前:

“我一直有关注裴菲的社交账号,我生日那天,裴菲也在Y市。”

照片上,裴菲背景是个酒店的房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男人的衣服,就是盛景阳出差那天穿的那一件。

盛景阳凝眉,面色沉沉。

“所以,那天你跟她是在Y市约会吧,你们开房了,上床了吧?”我冷冷看着他。

盛景阳一脸坦然:

“我没见过她。”

我晃了晃手机:

“可这就是证据。”

“荒唐!”盛景阳的眸色乌黑。

我心底那种无力的感觉再次涌上来,每一次都是这样,只会说我的问题,却不想想深层次的原因,他觉得我荒唐,可这在我看来,就是确凿的证据。

算了,还好,已经分手了,不必再承受这些折磨了。

盛景阳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与我无关。

我身心俱疲,在跨出门的那一刻,听到盛景阳说:

“我知道你喜欢孩子,想要把他生下来,如果那个男人不能对你负责,我会管你一辈子。”

我的动作一顿,但还是没有停留。

好在,我没孩子,不需要他管。

之前不知道,陈哲凡竟然还会做饭。

饭后,我开始收拾东西。

“你真的要搬走?就因为这房子是他的?我觉得吧,你就在这住着呗,反正他也不能撵你走。”陈哲凡劝我。

“我不想跟他再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陈哲凡托着下巴,啧啧两声:

“那他问你孩子的爸爸是谁了吗?”

我抬头看向他。

陈哲凡起初还没心没肺地大口嚼苹果,忽然明白了。

“不是,你不会是跟他说...我就是孩子爸爸吧?”

我耸肩:

“我可没说,他自己那么觉得的,我不过是没纠正而已。”

“我的妈呀,秦秦,你还我清白!”陈哲凡抓狂。

我斜睨着他:

“你要啥清白,我怀了你的孩子,我都不要清白了,你还要什么,白捡个大儿子还不偷着乐!”

“我乐毛线啊我乐,还有大儿子,大儿子在哪呢?”

陈哲凡边说边故意在身边找来找去。

我拍拍肚子:

“在这里,一堆屎,我真的减肥了,失恋之后我暴食了两个月,胖了将近二十斤了!”

送走陈哲凡之后,我换了房子。

果然,没有盛景阳的暗中帮助,真就再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了。

交完房租,我卡里就剩五千块钱。

那我还是一狠心全用来报瑜伽班了。

我要变美变漂亮,这样才能吸引来更优秀的男人,去谈最好的恋爱,把盛景阳忘得干干净净。

刚开始学的好好的,可后来来了一个兼职的瑜伽老师。

我一看到她,脑袋就嗡嗡的。

裴菲。

我真的会感谢!

她朝我走过来的时候,我正在练劈叉呢。

我一狠心,整个劈下去了,裴菲也算为我做出了点的贡献。

“秦秦,好久不见,你圆润了不少。”裴菲笑着说。

我扫了她几眼,那小腰细的,仿佛一掐就能断似的,给我饿死也瘦不成她那样啊。

“是啊,不然也不会来减肥啊,你怎么教上瑜伽了,你不是空姐么?”我问。

裴菲笑起来更好看了。

“最近飞的少,总得糊口呀,做做兼职,真巧在这里遇到你,一会下课一起吃个饭吧。”

“吃饭啊?但我没钱,钱都用来买瑜伽课了。”

裴菲面露友善之意:

“没关系啊,我请你。”

哦吼?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这黄鼠狼拜的什么年。

餐厅里我毫不客气的点单,但完之后问裴菲:

“我是不是点太多了呀?”

裴菲淑女极了:

“请你吃饭嘛,主要是你开心嘛,我挺羡慕你的,这么开朗活泼,你这样的女孩子是很讨男生喜欢的。”

呵呵,绕来绕去,最后盛景阳还不是选了你。

“当时刚毕业,你和盛景阳在一起的时候,我还真是嫉妒了你好长时间呢。”

我猛然抬头,这家伙到底想干嘛,竟然主动提盛景阳,真让人尴尬。

“没必要吧,他不是一直喜欢你吗?”我淡淡道。

裴菲似乎很吃惊,她不解:

“怎么会呢,他要是喜欢我,为什么我追他那么久,他都不同意。”

“什么?”换我吃惊了。

裴菲莞尔一笑:

“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

她说着,把手机屏幕给我看。

我的目光顿时凝固住了。

这张照片,就是当时我在她社交账号上看到的那张图,只不过,当时那张图男方只露出个肩膀,而这张图,有全脸。

竟然不是盛景阳!

“秦秦,你怎么了?”

可能是我的表情太可怕,吓坏了仙女裴菲。

“这,这是你男朋友啊。”我心里乱成了一锅粥。

“对啊,我毕业之后就跟他在一起了,已经好多年了。”

裴菲后来还说了很多,关于她跟她男朋友的事情,可我一句也没听进去。

满脑子都是盛景阳,怎么可以这么巧,我以为我所掌握的确凿的证据,原来就是一连串狗血的巧合罢了。

盛景阳说得没错,我的确很蠢,非常蠢。

因为要减肥,也为了省钱,周末我去超市买了很多蔬菜,整整两大袋子。

从超市出来我就后悔了,根本拎不动。

想想之前跟盛景阳在一起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用我拎,早已经习惯两手空空什么都不管了。

天气炎热,马路上炙烤得厉害,我吭哧吭哧拎着两个大袋子,走两步就得歇一会。

正当欲哭无泪的我,打算把这两袋东西弃了的时候,

一只大手从斜后方伸过来,直接拎走了袋子。

我抬头一看,又是盛景阳。

他是奥特曼吗?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横空出世?

“傻愣着干什么?跟上。”

他走在前面回头对我说。

我把他带回了我的新家。

他进屋后环视一圈,好像不太满意的样子。

而令他最不满意的是我买的两袋子东西:

“你就吃这些?全是青菜,有什么营养?”

我揉揉肉肉的肚子,我还需要什么营养。

我这个动作又给盛景阳加深了误会,他皱眉:

“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也应该吃好一些。”

说着就要去买肉,我也拦不住这个人,遂进屋躺着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骤然想起盛景阳好像去买肉了,回来了吗?

阵阵香气传来,饭菜已经上桌了。

我从卧室出来的时候,看到盛景阳站在我的书桌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见我的动静,他才转过身来看我。

眼神颇有些复杂,我有些莫名。

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也没说。

我也懒得想那么多,直接开饭。

盛景阳问我:

“他去哪了?”

我觉得不能再连累陈哲凡了,便随口扯道:

“分手了,他不想负责。”

估计陈哲凡若是知道我这么编排他,会杀了我...

盛景阳这次很平静,也没有骂我蠢了,只是看我的眼神总是奇奇怪怪的。

让我一阵阵心虚。

我对他的态度也不似之前那般抵触了。

因为裴菲,我知道自己误会了他。

心结已结,也没什么别扭的了。

“我之前说的话还是算数的,明天陪你去做产检吧。”

“产...产检?”我慌了。

“有什么问题吗?”盛景阳定定地望着我。

我发现我这人,最擅长的就是急中生蠢,我说:

“这孩子我不打算要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盛景阳头也没抬。

“我...我自己处理,你别管了。”

心慌的一笔,现在对盛景阳说自己撒谎了,他得怎么看我。

“好。”

出奇的是,盛景阳竟然只说了这一个字。

盛景阳临走时,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我一直把他送到楼下,他对我出奇的冷漠,多一句话也没有,

像是之前,还会苦口婆心劝我两句,提醒我别再被人骗了之类,

今天再没说过这种话了,这让我有一种感觉,好像这一次把他送走后,以后就可能很难再见到他了。

犹豫很久,我最终还是追了上去,把他拦下来。

盛景阳微微抬眸:

“什么事?”

我鼻子忽然有些酸涩,弱弱地问:

“你是因为知道我怀孕了,才对我这么关心的,我若是没孩子了,你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对我了?”

额,话出口我就想打死自己,我在说些什么。

逻辑狗屁不通,这孩子也不是盛景阳的,盛景阳关心个屁,替别人关心?

“那你希望我怎么对你?”盛景阳不答反问。

我绞着手指,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回答。

盛景阳一步步走近我,近到我能数到他的睫毛,他才缓缓开口:

“秦秦,你最起码要搞清楚,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要什么,我想要盛景阳对我的爱,炙热的毫无保留的爱,不是心里放着白月光的盛景阳,也不是对我冷冷淡淡的盛景阳。

我自卑怯懦,渴望拥有,拥有时也不懂得如何珍惜,患得患失,我蠢蠢笨笨。

可能是我的表情过于精彩,盛景阳都看不下去了,我听到他重重地叹息一声。

我的心也跟着沉沉地坠落了下去。

一句‘再见’刚要脱口而出。

我的腰间蓦然一紧!

盛景阳竟然搂住了我!

他轻轻一带,我就贴上了他的胸膛。

米静的夏夜,只剩下我‘咚咚’的心跳声。

“秦秦,我总说你笨,其实我才是最笨的。”盛景阳轻声道。

“啊?”我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意思?”

盛景阳抬手轻轻抚过我的眉眼,低声道:

“我笨到被你骗了这么久,今天才知道真相,小骗子,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浑身一僵,额,被发现了?好尴尬?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盛景阳说:

“你睡着的时候,我看你书桌上的台历,你有记录生理期的习惯,最近几个月的生理期都有勾画啊。”

我脸涨得通红,只能勉强来了一句:

“所以你知道了吧,我根本没有给你戴绿帽子,我只有你一个男人,哼!”

唇瓣忽然一软,盛景阳竟然吻了上来,

天啊,他问我了,是不是说明,他要吃回头草了啊!!!

盛景阳学着我说话的语气,说道:

“所以你也知道了吧,我根本也没有给你戴绿帽子,你是我的初恋,我从来没跟裴菲在一起过,什么白月光都是你自己的脑补。”

我整个人飘飘然的,爱情的感觉再次回来了。

可忽然间,我抓住了一个关键点,我猛然看向他: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了?裴菲告诉你的?”

盛景阳轻笑出声,他原本好看的眸子弯起来,比头顶的明月还要皎洁,我简直要看呆了。

许久后,盛景阳才告诉我:

“傻瓜,就是我拜托裴菲去帮我跟你解释一下的啊,为了让她帮这个忙,我可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

闻言,我终于明白了,心里甜翻了,但还是有一丝酸涩。

“你花了什么心思了?”

“你猜。”

我猜了半天,没猜出来。

再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被盛景阳带回了家,来到了卧室,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大床上了...

“肚子上的肉是有些多,难怪被阿姨误认为怀孕。”

盛景阳趴在我的身上,轻轻捏着我的肉肉,边笑边说。

我糗死了,真想把自己藏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盛景阳温柔地把我挡在眼睛上的手拿下来,附在我耳边,轻声低喃:

“米米,我们生个孩子吧......”

这又是一个完美的故事结局吧,HE的故事很多,但是又浪漫又是HE的故事可就不多了呀!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