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经济视角下的台海战争

山药彩虹

2022-08-17 12:15江苏

关注

@8月财经新势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蔡正元说两岸打不起来,因为具有标志意义的美元和黄金都没有撤回来。蔡正元的看法很重要,尽管这不是根本的原因,但是他揭开了自由经济学的一角。我们自已该把握而又把握不了的自身利益太多了,美元和黄金仅是皮毛而已,更重要的东西大概还掌握在对方手里,中了自由市场经济的埋伏,这种状态下,最怕的就是打仗。在台海局势战和两难的敏感时期,张维迎于8月12日又发表了最新的陈辞老调,他说列强最初来到中国,还是希望按照市场逻辑从事商贸和交流,如果当时中国当权者能理解市场逻辑,顺应全球化大趋势,主动开放门户,改革体制,或许就不需要割地赔款,而且有希望与列强平起平坐,如日本的经历所显示的那样。但是“我们拒绝了市场逻辑,最后被强盗逻辑征服了!”张维迎近乎于幼稚的论调应该意有所指,但就其经济机理来说他的逻辑就是自由经济的陷阱,或者你乖乖敞开门户,或者用大炮轰开你的市场。国际贸易的理论基础发韧于绝对利益学说,发展于比较利益学说,最后形成了自由贸易和保护主义两大流派。全球配置资源、专业化分工、低成本、高效率加弱肉强食,构成了全球市场逻辑的内涵。在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理论盛行时期,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提出了著名的保护主义的市场经济的主张,他认为,自由贸易会导致弱者更弱、強者愈强,国际间经济一体,如果发生战争会使弱国经济崩溃。如果弱国保护弱势产业,放开优势产业,待弱势产业发展起来之后再参与国际竞争,便会使国际贸易中的弱国强大起来。保护主义重于提升坚实的制造力,自由主义重于获取眼前的利益和效率。保护主义有利于强国,自由主义害怕战争。这里不谈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说,仅从资本主义的经济学来看,张维迎的主张只是西方经济学中的自由一派而已,其利弊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说清楚了。

有了这两个铺垫,现在回过头来说台海。从西方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台海不能战,战则面临着经济崩溃的可能,或美国崩溃,或中国崩溃,或台湾省先行崩溃。如果中国存在崩溃的可能,我们就必须规避战争。中国近40年的经济轨迹是沿着市场经济的轨道走下来的,是遵从WT0规则修正而行的,尽管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但是中国是在美国的主导下共同打造出目前这个全球化的国际循环体系的。为此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放弃了重化高端产业,如大飞机、光刻机、半导体、汽车等工业,以中低端加工产业的角色进入国际市场,参与国际分工。如此这般,问题就来了,如果发生战争,再现1970年代以前的经济封锁,甚至是形成战争化的强制封锁,有多少经济成份能正常运行,有多少工业要停摆,资源消耗型的城市会多大程度陷于瘫痪,都是未知的忧患。这些状况,我们没有确切数据,但中美两国有关方面应该清楚,也应该有贴近实际的判断,即两国脱钩后谁会遭受不可承受的经济打击。两利取其重、两害择其轻,都躲不过的损失,也要看谁损失更小,谁还能活下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岸统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标志性指标,是不能缺席的要素。现在台湾成了美国捣乱中国、拖住中国的工具,抑或是要孵化出一场代理人的战争,直接将中国引入封锁、卡脖、断供、掉档、崩溃的泥潭或陷阱之中,将中国打回到解放前,美帝的图谋就是要把中国逼入这一地步。因此,从战略胜败角度考虑,美元国债和黄金还只是个成本问题或经济损失问题,中国的统一可以不计成本。但是如果关乎国家的存亡,那就要做出审慎预判,对经济制度、内循环短板作出检省式排查,确认真实的内力,避免系统化误判。如果经济对外依赖度过高,不足以支撑战争带来的隔断式的破坏,那就只能超常规地去强心健体,只争朝夕地去修补经济短板。如果我们的经济体系健全,自主制造力能够支撑住断供脱钩后的经济构架,那么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就一定会同仇敌忾,对民族的败类和分裂势力预以坚决的毁灭性打击,并拒止美帝的一切不合实际的妄想,永远断掉其在台湾的念想,逼其回到共同发展经济的轨道上来。虽然美国一直在发战争财,其本土远离战事区域,但与有实力的大国强国交战在近50年还没有过,美国的决策者们对市场经济要义背得滚瓜烂熟,他们当然知道其对外联系被切断是什么样的经济后果,美国也要考虑自己的处境,掂量本国经济的承受力。蔡当局更要考量明白,如果做美帝的战争代理人,作民族败类,必定是螳臂当车,飞蝇扑火,自寻灭亡。和平统一是上限,武力统一是下限,不统一的可能为零,14亿人民的意志就是要两岸统一,切记不可以逆历史潮流而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