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英国公立牙科服务急剧萎缩!中国口腔市场的“公私之争”会如何?

牙好乐

2022-08-17 11:45福建

关注

据三六九医彩网了解,英国的公立牙科服务在疫情爆发后急剧萎缩,引起英国媒体和民众不满。

英国是欧洲牙科市场发育最为成熟、连锁化和行业集中度最高的国家之一,可以说是欧美国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口腔市场,因此该国公立牙科服务在疫情爆发后的急剧萎缩,引发行业高度关注。

不仅英国,中国香港的公立牙科服务近期也出现明显缺口,引发香港市民抱怨特区政府施政无方,而港客在前疫情时代一直都是深圳牙科市场的重要客户群体。

关注这些经济社会发达、民营牙科发育成熟的口腔医疗市场,对于理解和预测未来中国内地的口腔医疗市场动向,可能会有所帮助。

01|英国公立牙科急剧萎缩

英国口腔医疗机构主要分两类,一类是与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签约的诊所,因有政府补贴和公立医保而收费低,但等待看病的时间也长;另一类是私立诊所,能迅速就诊但收费高,多数英国患者主要选择前者问诊。

今年5月24日,英国牙科协会(BDA)发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自2020年3月以来,约有3000名牙医已经退出了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且这一趋势还在蔓延。

国海证券研报显示,英国牙医总数超过4万人,每十万人口拥有近53名牙医,人均牙医数量是中国的近乎3倍。但这次BDA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英国65%的牙科诊所依然存在牙医缺口,且一半的受访牙医抱怨NHS牙科报酬太少还过度劳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英国BBC报道指出,在NHS所属的牙科诊所单次治疗费用约为23.8英镑,但只涵盖基本的常规检查、临床时所需的洗牙抛光及简单的口腔预防护理,服务耗时耗力的同时牙医基本无利可图。

但英国私人牙科的收费较为高昂。BBC称英国一次私人诊所的根管和牙冠治疗大约需要花费1000英镑;英国《每日邮报》甚至报道称,有人宁愿花费700英镑的机票前往巴西看牙,因为这样也比在英国在私人诊所看牙便宜。

英国牙科协会指出,3000名牙医退出NHS的数据实际上还低估了危机的严重程度,实际上至少10倍于此的牙医选择了减少NHS的业务,大多数牙医采取的策略是私营和政府医保相结合。

稍显敷衍的是,英国一名牙医一年只需要提供一次医保服务,就能在NHS的官方统计中被视为“等效全职”的NHS牙科医生。

新冠疫情导致诊所频频停诊歇业,英国NHS签约牙科诊所挤压了大量预约患者,部分机构消化现有存量患者需要超过5年时间。BBC调查发现,英国九成NHS签约口腔科诊所拒初诊患者,八成不接初诊未成年患者。

英国和欧洲最大的牙科连锁机构Mydentist在其2021年的财报中表示,英国目前的牙科市场规模约为74亿英镑,未来5年还将以14%的年复合增长率扩张。

而这一切,和英国NHS牙科越发无关,英国国民将不得不花费更多金钱寻求私立牙科服务,否则不得不“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自己拔牙或者长期只喝汤”。

03|香港公立牙科服务短缺

无独有偶,中国香港的公立牙科服务供不应求的弊端也愈发明显。

据三六九医彩网了解,全港公立牙科诊所仅有39间,其中仅11间提供街症服务,可以帮市民免费处理脱牙及止痛等基本问题。老年人聚居的葵青、黄大仙及东区等地甚至都没有政府的牙科诊所。

每间诊所每周仅开放一至两节时段公开派筹(放号),全港11间的牙科街症服务每星期最高派筹数量仅419人次,且至少在过去10年这些诊所的每日派筹量都没有增加。

香港牙医管理委员会数据显示,目前香港共有2441名居港的普通科牙医,及310名专科牙医,牙医与人口比例约为1:2720,即每1万人口只有约3.7名牙医。

对于牙医供给不足,香港医卫局表示,增加学额后预计未来5年会有约400名牙科毕业生成为注册牙医;香港牙医管理委员会2015年起把为非本地培训的牙医举办的许可考试,由每年一次增至两次。

但香港的医学院每年培养毕业的牙医大多投身私人市场。与此同时从公立牙科机构离职的牙医愈来愈多,职系空缺率由2019/20年的2.8%增至目前的15.7%

香港经济导报称,不少港人抱怨,如果不购买牙科保险根本看不起牙,但是香港牙科保费也很昂贵,大概在3000-7000港币/年,且牙科保险的适用范围有限,对具体的项目和每个项目的最高报销费用也有限制,性价比并不明显。

大公报近日报道称,香港有立法会议员提议政府发放“牙医医疗券”补助市民,也有部分议员要求增加本区域公立牙科服务,以满足市民看牙需求。

03|中国牙科服务市场“公私分明”?

如此看来,“看牙难、看牙贵”不仅是中国内地的民生痛点,在资本主义社会的英国和中国香港,也越发引发当地居民不满。

不同之处在于,中国内地的公立牙科服务大多是因收费贵而遭受诟病,公立医院排队长供给不足的缺陷,老百姓基本还能够忍受。而最根本的不同在于内地的社会主义性质,决定了任何专科医疗都是以公立为主民营为辅,消费属性突出的牙科也不例外。

虽然无论是接诊人数、机构数量和消费市场份额,中国民营口腔相对公立口腔都已完成领先,但“社会办医是公立医疗有益补充”的政策定位,决定了中国公立口腔服务不可能缺位。

更别说疫情爆发后,政策层面重新意识到公立医疗在国民健康体系中的重要性,各地都在规划新建扩建公立医院规模,公立口腔专科也迎来扩张良机。集采和医保在牙科的日渐深入推进,也愈发需要公立口腔这个政策落脚点。

而在中国香港和英国,其资本主义社会性质决定了医疗的市场化根本属性,即便是有政府医保系统和全民免费医疗制度的帮助,其公立口腔系统也只能提供最基本的诊疗服务,且疫情导致患者积压而使得排队进一步加剧,公立口腔体系不堪重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此情形下,具体提供服务的公立口腔医护人员工作强度增多,在来自医保系统的报酬没有同等增多的情况下,公立口腔系统的医生流失现象进一步加剧,私立口腔服务供给则迎来扩张。

显然,社会性质和医疗政策决定了中国的公立口腔地位不可取代,但在集采和医保政策影响下,公立口腔系统的医生收入很可能会受到影响,伴随工作强度加剧、职业发展前途受限等公立医院固有体制弊端,届时像英国和中国香港这样出现公立口腔医生流失潮,或许会是难以避免的结局

或许未来中国的口腔医疗服务市场,也会如英国那般“公私分明”,即公立口腔保基本讲公益,民营口腔拼服务讲效益。只是但愿不要出现如英国那般,患者看牙要么排队忍痛等公立、要么花大钱去私立的两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