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你不过是我养的狗,还想要钻戒,你配吗?”

丽说心语

2022-08-16 22:35河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我叫周语,老家在安徽滁州的一个小县城里。2008年,我考上了南京的一所二本院校,临走的时候,妈妈拉着我的手说,“女孩子家读太多书没用,找个好人家是正经。别跟你妈似的,嫁了你爸这个没能耐的,受了一辈子罪。”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离开了家,从此一脚踏进了红尘。

大二那年,我认识了同校的学长邱毅,邱毅和我一样出身农村,父母都是地道的农民。不同的是,邱毅家境艰难,他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摔断了腿,至今都是一瘸一拐的走路,平时只能做些散工养家糊口。

邱毅的母亲在家附近的制鞋厂上班,一个月只有两千多块钱工资,家里还有一个正上初中的弟弟。

我们在同一间餐厅里打工,在得知我是同校学妹之后,邱毅开始处处照顾着我。没几天我就和邱毅熟了起来,也发现了邱毅生活的窘境。他经常穿着的白色线衫了起一层毛球,衣领处都磨得脱了线。

我心里竟有些失望,喜欢一个人,自然期望他的完美。我曾经幻想过他是个多金多情的王子,带我脱离灰扑扑的生活。

慢慢的,我发现邱毅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也十分孝顺。他每个月除了留下生活费之外,打工的钱都寄回了家里。

老人们都说,一个孝顺的男人,不会坏到哪去。

所以在他向我表白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2

枫糖说

第二年年节,我把邱毅带回了家。妈妈面上什么都没说,客客气气的做了好几个菜来招待。等邱毅走了之后,她才拉下脸来。“妈妈怎么跟你说的,你看看你找的什么人家?你以后想嫁去他们穷山窝里吃一辈子苦吗?”

我憋在那没说话,我知道妈妈有她的考量,她都是为我好。妈妈见我没说话,急了似的嚷了起来,“你说话呀,你怎么想的?长得好能当饭吃吗?女人找对象就是第二次投胎,你打算后半辈子就靠着这个男的?有的你苦头吃。妈还指着你以后能帮衬娘家一把,你要这样不拖累我们就谢天谢地了。”

妈妈的话像根刺一样扎疼了我那可怜的自尊心,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扬言以后要饭也不会靠家里。

我相信我们还年轻,只要我们好好努力,总有一天会过上好日子。

大学毕业之后邱毅进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底薪只有八百。等到我毕业的时候,邱毅工资已经稳定在了五千。我则找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工资虽然不高,胜在清闲自在。

有人说,女人是通过男人来征服世界的,我深以为然。我心安理得看着邱毅为我们俩的未来而奋斗,我躲在这一方寸的天地里,默默的等待着邱毅的蜕变成长。

3

枫糖说

渐渐的,我开始明白了妈妈说的话,贫困夫妻百事哀。虽然邱毅的工资一直在上涨,可对于想要在大城市扎根的我们来说,那微薄的薪水只是杯水车薪。

我曾经寄希望于邱毅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帮衬一把,毕竟能有几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是靠着自己买房的?还不都是在父母帮助下才能完成成家立室的大事。

邱毅知道后,只是坚定的对我摇了摇头,说,“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就算现在他们有钱,我也不能要。我还有个上高中的弟弟,现在正是花钱的要紧时候。”

邱毅的顾虑我也早就想到了,我的询问本来就是多余的,我也并没有抱太大希望。邱毅见我垂头丧气,抱着我安慰,他让我再给他几年时间,他一定会给我买一套房,让我有一个家。

这一等就是三年,南京的房价像坐了火箭一样的涨。连桥北的房价也从最初的一万三涨到了两万八。我的心随着一路飘红的房价,跌进了谷底。

大学同学们陆陆续续的结婚生子,每到逢年过节,面对亲戚朋友的询问,虽然我都乐呵呵的说着不着急,其实我的心里比谁都着急。

我已经26岁了,女人的最美好的时候几乎过去了一大半。妈妈说,女人一旦年过三十,就像冬天的白菜,越来越不值钱。

邱毅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着急,也渐渐变得焦躁起来。我们之间的争吵越来越多,这些年积累的感情,摩擦在贫穷、绝望的生活下,变得面目全非。

在我又一次发现邱毅偷偷给家里打钱之后,我们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4

枫糖说

出租屋里,玻璃碎渣散落在地上,水渍印在木质地板上,莹莹得泛着光。

邱毅坐在床边,瞪着眼睛看我。

我心里的愤怒像潮水一般涌来,“你到底什么意思?还要不要结婚了?你知道我今年多大了吗?你老是把钱寄回家,你就想着你家人,你想没想过我啊?”

我一连串的问话让邱毅沉默了。他揉了揉眉心,试图讲道理,“小语,你不要不讲道理行不行。我弟弟正在上大学,我爸这两年身体也越来越不好,家里就我妈一个人撑着,难道我能不管吗?”

邱毅没有安抚到我,反而让我更加急躁,“管管管,你要管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养不起孩子不会不要生吗,干嘛要生个弟弟拖累你!”

这话似乎激怒了邱毅,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将心里的不满吐了出来,“你够了啊,说这些有什么意思。你老催着我奋斗,要我买房那你呢?”

我惊讶的看着邱毅,问他,“怎么?你还指着女人为你买好房子。”

“女人怎么了?男人又怎么了?难道男人不是人吗?你知不知道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日子多么艰难,你就全指着我一个人,你知道我的压力多大吗?如果有一天我倒下了,你打算怎么办,就不过活了吗?”

邱毅的话把我说愣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也需要为我们俩的未来出一份力。

邱毅见我没反驳,干脆将憋着的话一次性说清,“你看看你,你也毕业四年了,你的工资一直三四千,从来没有一份工作干的超过一年。你自己没想想原因吗?这些年你存过一分钱吗?你为我们的将来努力过吗?”

邱毅说出的事实,让我有些无地自容。难道我竟真的这样一无是处?我微薄的自尊被抽打的鲜血淋漓,以至于心里一阵阵窝火。

我对着他一通发作,我指责他的自大,怪他不懂我,怨他瞧不起我。

面对我的无理取闹,邱毅什么都没说,只是鄙夷得望了我一眼,转身走了。这一眼让我如堕冰窖一般的通体冰凉,我这才意识到,邱毅他是真的在看不起我!

5

枫糖说

这次争吵之后,邱毅以加班为由,搬进了员工宿舍。整整一个月,邱毅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也没有再联系他。我心知肚明,我们这段感情怕是要走到头了。

或许是觉察到了我的失落,妈妈开始探查我的口风,明里暗里的撺掇着我去相亲,她说去看看也不吃亏,看不上就算呗。这一次我没有直接拒绝,只是推说过段时间,让我再想想。

那天我出门办事,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邱毅公司的楼下。正是午休的时候,大楼里陆陆续续的有人群走出。我拿着手机,犹犹豫豫得不知道该不该打给邱毅。

正踌躇着,突然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

“你真和你女朋友分手啦?”

“嘿,别提她。”邱毅不耐烦的回应着,“那个拜金女。张口闭口就是钱,俗气的很。她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角色,一个月那么点死工资,也好意思跟我谈钱。”

我抬头一看,邱毅正跟一名身着职业装的女人亲亲热热的边走边聊着。

邱毅看见我明显愣住了,他眼神躲躲闪闪,杵在那不知所措。我突然像明白了什么,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

没多久,在朋友的介绍下,我认识了本地人王程。

6

枫糖说

王程是名项目经理,父母都是退休教师。老家在桥北城中村,后来赶上拆迁分了几套房,其中一间离市区近的小三室做了我和王程的婚房。

我终于成了妈妈口中,可以“帮衬娘家”

的那类人,王程也成了妈妈夸耀的对象。妈妈说,我终于聪明了一回,给自己的下半辈子找到了依靠,也让她跟着长了脸。

为了逃避邱毅带给我的伤害,也为了给自己找一个归宿,我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得抓紧了王程,没几个月,我们就奉子成婚了。

王程虽然家境不差,但为人有些抠门,精打细算惯了,一笔帐能在肠子里绕上几圈。连我们结婚时谈好的彩礼也能从六万减到三万八。结婚那天,虽然我父母什么也没提,但脸色都讪讪得下不去。

我也试着跟王程理论,每次没说几句,王程就这一副不耐烦的模样,以我是“农村人”,“每见识”“不懂南京行情”给轻飘飘的打发了。

我心里暗暗后悔自己识人不清,不该为了赌一口气就仓促决定嫁给王程。可木已成舟,我肚子里已经揣了孩子,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好在儿子的出生让我宽慰不少,他成了我全部的希望和快乐。为了更好的照顾他,我干脆辞了职,专心当起了家庭主妇。

没了工作的我,在家里更是说不上话,每次问王程拿钱,都得被他言语几句,为了儿子我都忍了。对于这段草率决定的婚姻,我渐渐变得心灰意冷。

7

枫糖说

儿子四岁那一年,有一天大学同学王敏的朋友圈里转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上晒着一双交织的手。其中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无名指上戴着一只吸引眼球的钻戒。晒图的不是旁人,正是邱毅。

再次得知邱毅的消息让我晃了晃神,像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久我才慢慢接受这个事实。那几天我的心像是被一双手给揪着一般难受,后来实在忍不住,才旁敲侧击的向王敏打听着邱毅的近况。

在听说邱毅已经成了那家房地产公司南京区的总经理,买了房买了车,成了人生赢家之后,我心里的天平终于失衡了。再去看那张图片,那只璀璨的钻戒怎么看怎么刺眼。

那本该都是属于我的!

我像跟谁较劲似的,非吵着让王程也给我买一只钻戒。闹了几次,终于把王程给惹恼了。他一把将我推在沙发上,指着我的鼻子大骂,“你作个什么劲作,还钻戒,你配吗?你为这个家做过什么?家都是我一个人在养,你也不过是被我包养的一个女人罢了。”

我像是被雷击过一样怔怔得看着他,我没想到在王程的心里,竟是这般看待我。我突然觉得这些年的婚姻情爱,全都喂了狗了。

那天晚上我睡在了儿子的小房间里,儿子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不开心,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摸着我的脸,小声的问我,“妈妈,你也是生果果的气,所以不开心吗?”

果果是儿子幼儿园的同学,儿子的小伙伴。我问他,“果果怎么了?你们今天吵架了吗?”

儿子点了点头,愤怒的竖起来小拳头,“果果今天告诉我,她妈妈是个律师,特别厉害。我说我妈妈也很厉害啊,是个家庭主妇。果果就带着其它同学一起笑我……”

孩子无心的话,却成了压倒我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搂着无措的儿子失声痛哭。

8

枫糖说

那天之后,我开始反思自己。我发现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认真活过。

上学的时候,我指着父母为我撑腰。恋爱的时候,我又盼着男友能为我买一间房。结了婚以后,享受着丈夫为我提供的安逸生活。而现在,还期望着以后儿子能让我过得好。

我一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竟然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人生努力过,更没有为了他们的人生负责过

妈妈曾经跟我说,女人嫁人,一定要看清。嫁个好的,就是去享福。要是嫁个孬的,那就得遭罪。等到老了,能有个儿女孝顺,那也是享福。

可“福”到底是什么?

一个人的福气,如果需要旁人给予才能得到,那么这福气既不长久,也不牢靠。

我想,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