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婆婆阴我20万,老公一拳挥过来:敢欺负我妈?我他么抽死你!

丽说心语

2022-08-16 21:43河北

关注

1

生活还在继续,而半年后的房价也正如庞涓所预料的一样,上涨趋势势不可挡。

她偶尔会为过去错失良机闹心,但家里孩子有人管,工作上需要加班时也少了后顾之忧,也算是和谐美满了。

至于房子,命里无时莫强求,庞涓也想开了。

但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如果不是那天庞涓回家早一点,家里好不容易获得的平衡也不会又被打破。

周五下班后,庞涓难得不加班,孩子上着补习班还没到时间,回到家里时,刚好碰到婆婆在跟小叔子一家视频。

手机里弟媳眼尖看到了庞涓,忙跟她打招。

婆婆把手机递给庞涓,庞涓也跟她闲扯了几句,正准备把手机给婆婆,弟媳在那头说,嫂子,上次的事真的太感谢你跟大哥了,这半年我和小坤的辛苦可算是没白费,你们给我们的10万块钱,终于都还清了。你们过年可一定要回来,我跟小坤要亲自下厨,给你们做好吃的!

庞涓脸色变得很难看,婆婆见状,赶紧把手机抢了过去,冲弟媳说了句,肯定回去,肯定回去,就把视频掐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庞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冲着婆婆说,我不是给他们打了20万吗?我亲自打到妈您账上的,刚才弟妹说还了10万是什么意思?

婆婆自知理亏,闷着在一边不说话。

庞涓正准备发火,严小军下班回来了。

推门刚好看到庞涓满脸怒气,而自己亲妈脸色阴沉,低头不语,他想也没想,冲过来将庞涓推开,你他么怎么回事?你对我妈怎么了?你要是敢对我妈怎么样,我他么抽死你!

庞涓心底在泣血,在这个家里,她现在才发现她一直都是一个人。

她自以为是地认为她为这个家付出了她最大的努力,家里的其他人会看到,会拿出同样的真心来与她相和,原来只是她一厢情愿。

庞涓气极反笑,盯着严小军,我打给你们家20万,为什么你弟弟他们只还了10万?好,就算还了10万,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严小军脸色煞白,结结巴巴地说,他们这几天才把钱打给我,我,我这还不是没来得及跟你说嘛。

那为什么只还了10万?要不是今天我碰巧知道,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严小军不耐烦地说,什么瞒不瞒的?别说那么难听!那10万我肯定会给你的,你急什么!

庞涓冷笑,除了这10万,另外10万呢?你这么大方拿家里的钱去贴补你弟弟,你还娶媳妇生孩子干什么?直接各回各家过啊!

3

看庞涓情绪不对,婆婆急得忙说严小军,唉呀,你就跟小涓实话实说吧!

严小军口气这才低了几分,我弟确实只用了我们10万,另外那10万,是我用来填我股市亏的钱了。

什么?!

我跟你说过,你当初要买房的时候我就跟你提过,我说我手头没钱,我确实没钱,别说5万,就连1万我都没有。我手里的钱大部分在股市,亏了,都亏了。我不想让你知道,你知道了肯定又会跟我吵架,我想着还不如等涨回来我再跟你说。

这个先不谈,你弟那边到底怎么回事?

我弟其实没那么严重,他的事只要了我们10万就处理好了,是我让我妈配合我,把你转过来的钱留了10万,去补了点股票。我股市亏得太厉害了,我想重新试一把。谁知道我底儿背,还没等回本,你就知道了这事了。

庞涓婆婆也帮着说话,小涓,小军确实混账,他玩股票的事我也不知道啊,好在都是一家人,他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他都跟你坦白了,你就原谅他吧。

严小军也赶着说,反正事情就是这样,我想着这钱也不是给外人,放在我这里跟放在你那里一样,所以当初没跟你说,既然现在你也知道了,你想怎么办都行。

4

庞涓浑身上下都冷透了,她还是太天真了。

她一直以为严小军只是个直性子,有啥就说啥,所以一直在忍受他这些年来对她的口无遮拦。

严小军一心向着家里的父母和兄弟,她也说服自己,他是一个懂得孝道的男人,人品没有问题。

但庞涓一直都忽略了,她与严小军的结合,意味着一个新的家庭。

她从一个女孩成为了一个女人,又经历了十月怀胎,为这个新家庭孕育了一个孩子。她铆足了劲儿,为这个新家庭输送着能量,而严小军显然并没有分清楚这个新家庭与他原来家庭之间的界限,反而把她当成了一个闯入者。

庞涓突然很沮丧,也突然明白了她为何一直都缺乏一种浓浓的安全感。

说到底,严小军并不爱她,她与他的结合,不过是她自以为是的水到渠成。

两个人相处得太久,会让人产生一种心理上的麻木,从而在生活中失去一种基本的判断。恋爱中合适的人,在婚姻中却并不一定合适。

严小军见庞涓半天不说话,生怕她在考虑把钱拿回去的事,忙说,我看这钱就放在我这里吧,你也不缺这几十万,我已经把这钱都补了仓了,再拿出来怪麻烦的,现在正好,咱们手上一人一半,以后咱们也各用各的,方便!

庞涓气血往上涌,正准备说话,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5

再醒过来,庞涓已经躺在医院了,让她惊喜的是,她睁眼瞧见的是自己的妈妈。

庞母见女儿醒来,万分欣慰,她顾不得擦眼角残留的泪,忙起身去拿桌上的水杯,涓涓,你可醒过来了,肚子饿不饿?妈妈给你去买。

见着忙前忙后的庞母,庞涓心里一阵愧疚,问道,妈,你们在老家那么远,怎么过来的呀?我爸呢?

庞母说,昨晚严小军给我们打电话说你晕倒送医院了,你爸跟我急得连夜就开车过来了。你爸开了一晚上车,累坏了,我让他回你们家先休息了。

严小军什么时候走的?

哦,他跟你爸一起走的,他说他不放心他妈一个人在家。

庞涓安慰庞母,说,我这没什么大毛病,妈你也别太担心我。

我能不担心吗?医生都说你这是因为长期精神紧张,压力过大造成的晕厥症,还好这次是在家里,要是在外面,那多危险!说着,庞母又开始抹眼泪。

不会的,妈,您想得太严重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都怪严小军,这么点小问题就通知你们。

不提严小军还好,这一提,庞母眉头紧皱,凑近庞涓,涓涓,你给妈说实话,你和严小军之间感情是不是不好?他是不是对你不好?

庞涓心里吃了一惊,正想否认,庞母叹了一口气,你别不承认了,这不明摆着吗?自己媳妇儿躺在医院里,自己跑回家去,把媳妇儿扔给丈母娘,这算哪门子丈夫?

庞涓再也控制不住,鼻子一酸,泪如雨下。

庞母边给庞涓擦眼泪,边说,涓涓,你跟妈说,这些年你到底过得怎么样?你这丫头,每次打电话你都说自己过得好,当父母的哪能不知道你是报喜不报忧啊?

庞涓正准备说话,庞父和严小军推门进来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