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贪心不足终酿祸,她用自己来还债

琼笛的情感

2022-08-16 21:09河北

关注

1

等艾娟回到D市,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割肉离场,能换回多少现金就多少现金,绝不再抱着侥幸心理玩这种危险游戏了,现在已经透露出危险的信号,不再是傻子都能赚钱的时候了。

可是她手里这些钱,离十万还差得远,根本没办法还清宋海龙钱。

她也实在不好意思再去麻烦甄城,毕竟这都是自己贪心惹的祸,索性就带了所有的钱,横了心,去见了宋海龙。

“龙哥,这是我现在所有的钱,你先用着。”艾娟把信封放到宋海龙面前,有气无力的说。

宋海龙看看钱,又看看她,好半晌之后才开口,极为严肃的语气:“钱的事都是小事,但是,小艾,你知道你这次最严重的是什么吗?”

艾娟坦白从宽,低头认错:“我知道,我不该不顾职业操守,挪用公司的钱。但是,龙哥,你相信我,我也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宋海龙皱了皱眉,“那我问你,为什么十万块现在就变成了这些?这几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一下花了这么多钱?”

“我父亲病了,要手术,可我的钱又在股市,没拿出来……”

“股市?”宋海龙一副极为惊讶的表情,“你居然也玩股票?!”

艾娟没脸接下去,只好听着他教训。

“小艾啊,你也不小了,怎么就不明白投资这种事都是有风险的呢?你没钱就不要玩这种游戏,懂么?

你连父亲生病治病的钱都没有,居然还学人家炒股票,不是太没脑子了么?生活中难免有各种需要用钱的地方,你都不留些活钱在身边吗?”

艾娟除了连连点头,一点别的反应都做不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宋海龙许是觉得自己话说的有些重了,便缓了缓语气说:“你是我一路提升起来的,你做了错事,我就多说几句,你别往心里去。

你只能还这么点钱,也没关系,我也不会向你逼债,慢慢还上就是了,我就是应应急,从别处挪些也是可以的。但是,私归私,公归公,总部把我从台湾外派到内地来,也是信任我的职业素养,我也不能纵容你犯错误。

你也明白,出纳会计这类职位,是非常需要诚信的。”

艾娟听他把话题终于引申到最严重的工作上来,赶紧求情:“龙哥,我真的就只做过这么一次,也是情非得已的。麻烦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饶我一次好么?

我要是这次被开除了,以后我在这个行业就再也不能混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就都白费了!龙哥,只要能保住工作,以后我干什么都可以!我会非常非常感激您的!真的!”

不管艾娟怎么求情,宋海龙就是一副为难的模样,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她,不发表任何意见。

见艾娟最后求的急了,都哭了出来,宋海龙才轻轻叹口气,递给她一包纸巾,“擦擦泪,小脸都哭的不好看了。这样,我也知道你家里条件不好,你也特别需要这份工作,我呢,也不希望害得你被这个行业除名,毕竟你是我带起来的嘛……

这样好了,这次,仅此一次,我帮你隐瞒着,把那天公司的监控录像也给保密起来,不让外人看到,免得给你一个盗用公款的罪名。你知道啊,这个罪名可是要坐牢的!”

“嗯嗯,我知道!谢谢龙哥,谢谢!”艾娟感激涕零,抱着纸巾不停的狂擦眼泪。

“不过呢……”宋海龙缓缓的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艾娟的脸,好半天不说话。

在艾娟都被他看得有些心慌的时候,他才又开了口:“我帮你,都已经帮了不是一次两次了。特别是不久前还帮你把你弟弟从警局给弄出来。那现在,你也帮帮我,这还算是公平吧?”

艾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但一种非常强烈的不妙的预感陡然惊醒了她,但此时,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3

宋海龙手里有她的录像资料,又有实际的事实证据,还是他的债主,可以说,他现在决定着她的全部命运,就算他有什么龌龊的想法,她现在还有什么反抗的资格?

除非她不想在这个行业干了,也做好了锒铛入狱,承担法律责任的准备。

可如果真的是这样,她这么多年的奋斗又算是什么?还要让她回去做个村姑?忍受父母的白眼和歧视?

或者做个普通的线上工人?还是说重新去找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一千来块钱的办公室烂工作?

她舍不得。

她不想让她过去八年的奋斗都变成一张白纸。

她的人生不允许有这样的一败涂地。

何况,如果真的那样,她和甄城就彻底完了。甄家不会娶一个坐过牢的、手脚不干净的女人做媳妇的。

“你怕了?”宋海龙审视着她,“你后悔了?”

艾娟赶紧挤出一个笑容,摇头,“龙哥您说什么呢?你这么帮我,我当然也该帮你的,天经地义,否则不就显得我忘恩负义了嘛!”

“这就好。”宋海龙放心的靠在宽大的椅背上,微笑,“我看你也不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你一直都是个很懂事的女孩子。”

艾娟僵硬的笑容以对。

“那今天我就跟你掏掏心窝子,说说心里话。”宋海龙点起一支烟,然后吐出一圈浓重的烟雾,“外人看来,我也算是事业有成的人,但是,我人生的缺失别人似乎都看不见。

人到中年,却还在外乡打拼,亲人都在台湾,有时候……总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简单一个字来形容,就是,寂寞。你懂么,小艾?”

艾娟点点头,“我懂……”

“既然你懂我是个寂寞的人,那……你有空的时候,陪陪我,让我也少点寂寞,行不行?”

话说是委婉,意思却很明了。

艾娟只觉得自己的人生毁了。

不是毁在别人的手里,而是毁在了自己的手。

她终究是败给了自己的痴心妄想,贪心不足,和无知莽撞。

4

贪,欲望,是最大的邪念。是她自己想要的太多了,而忘了那背后的陷阱和危险。

她不该恨宋海龙的老谋深算,心机叵测,卑鄙无耻。如果自己无懈可击,别人就算想占你便宜,那也是无处下手的。

说到底,是她自己把自己推到了宋海龙的陷阱里,万劫不复,无法自拔。

甄城见艾娟自从回来之后失魂落魄的,问又问不出什么来,就当她是太累了,股市给她的打击也太大了,就让她趁着国庆假期好好休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艾娟听了也只是点头,连个应付的笑容都挤不出来。

她没想到最终还是自己先对不起甄城。

他们,这辈子,终究是有缘无分了。

过了没多久,艾娟就对甄城说,她被公司外派了,要离开D市,去苏州分公司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希望他能理解。

甄城没想到会有这么大的变故,一时竟惊的没了反应。

如果是以前,他可以很爽快的说,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可是现在,老板刚帮他那么大的忙,人情还没还完,就匆忙辞职,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何况他现在已然成了公司欧洲部的业务主管,一旦离开,他的收入将锐减,根本不合算,买房的计划就更是成了奢望。

他想劝艾娟能好好跟公司谈谈,看能不能留下来,然而,艾娟却直白的告诉他,不可能。都已经正式通知了,带头北上的还是她的老领导,根本不可能不跟着去的。

这是两个人之间第一次出现这种似乎不可调和的矛盾,甄城苦恼极了,艾娟却淡淡的说:“这事儿涉及到咱们各自的发展,都得慎重。

你别考虑辞职,说不定我一年半载的又回来了,咱们都已经异地那么几年了,还怕这一年半载的不成?”

“你真的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甄城确认。

艾娟肯定的点头,“先去了,到时候再回来,都和现在连去都不去要好得多。”

甄城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叹了口气,抱住了她,吻了吻她的发,“到时候你要是回不来,我们就直接先结婚。你们公司总不至于忍心让夫妻俩两地分居太久吧?”

艾娟笑了笑,“是啊。”

艾娟这次北上的决定做的非常突然,而且仓促。说是十月底就要动身了。等于说留在D市的时间少之又少了。

5

甄城十分舍不得她,艾娟看起来也是一样,两人恨不得每分每秒都黏在一起。

艾娟的房子就要退掉了,这是两人在这个房子里最后一次见面了,下次单独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因此,腻歪腻歪着,两人就想到了一处。甄城不敢再待下去,起身要离开,艾娟却抱着他死活不让他离开。

就这样,那晚,两人总算躺到了同一张床上,笨拙而羞涩的拥有了彼此……

后来的后来,每当甄城想起那晚,都懊悔的要命。那晚的艾娟看起来是那么不正常,她那时已经做了决绝的决定,所以才把自己彻底的交付给他,给彼此留下一个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当做分手的礼物,可当时他,却jing虫上脑,毫无察觉。

艾娟就这么北上了。从那之后,甄城就再也没能见到她一面。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