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北漂学者柳哲缅怀“当代徐霞客”傅宗科先生

五道堂

2022-08-16 18:30北京

关注

柳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天,京城游学堂的一位朋友告我“傅宗科先生走了”,我没听说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过年前后,我们还有联系呢!看了傅先生微信,又百度搜索,证实傅先生确实走了,在今年的4月8日,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

前几天,在微信还是qq,好像看到先生头像,心想他可能又有消息告诉我吧,由于忙,也没太在意!今天,通过失联的朋友,告知这一噩耗,而且其家与先生家,只差十多里!实在太感到意外了!

人生无常!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人都会走的!但那么乐观,那么坚定,那么自信的傅先生走了,还是有些突然,让我深感惋惜!

我在北大游学二十余年,傅先生乃当代徐霞客,单骑重走徐霞客考察路线,可谓是创举,是奇迹!这一生,他发愿做两件事,重走徐霞客考察路线,完成了,可惜后续的徐霞客游记展示馆,没有完成,留下了深深的遗憾!他曾破格在北大地理系进修深造,也是北大游学的同道,今天惊闻噩耗,更是禁不住悲从中来!至于第二件事,他这些年,宣传第五项修炼,红火过,也一度低迷,想崛起,而如今含恨离世,实乃呜呼哀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网上看到张继山先生,深受傅先生榜样的力量的感召,学有所成,其缅怀文章,对傅先生事迹,有详细介绍,情真意挚,足可告慰傅先生于九泉之下矣!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先生千古,虽死犹生!

缅怀“当代徐霞客”傅宗科先生

张继山

惊悉“当代徐霞客”傅宗科先生因病于2022年4月8日16时26分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第八医学中心(原309医院)去世,享年67岁。噩耗传来,倍感突然,倍感痛心和悲伤。

傅宗科先生是河南社旗县桥头镇傅庄村人,1955年出生。上世纪80年代末,刚从部队退伍的他,怀揣着对祖国大好河山的美好憧憬,只身骑自行车沿着当年徐霞客的足迹,考察祖国的大好河山,行程43000多公里,沿途走了20个省区590多个县市,写了大量笔记,画了大量速写,拍摄无数张照片,图文记录了沿途古今变化、风土民情,此举被誉为20世纪80年代中国探险考察的壮举,受到中央和地方数百家新闻单位的关注报道。中央电视台又以其考察事迹为主线,拍摄徐霞客电视片《山魂水魄》,被人们称为“当代徐霞客”。

傅宗科先生在为学员授课

1988—1991年,经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交通部副部长潘琪先生推荐,以及北京大学校长陈佳洱先生特批,傅宗科先生被保送到北京大学地理系学习深造,并申请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继续从事研究。之后于1993年创办北京太极鸿达信息公司。

此后他从事学习型组织管理培训工作,即《第五项修炼-学习型组织的艺术与实务》管理方法,立志用一生时间致力于在中国的培训、推广、普及工作,愿景使中国20%的企事业接触第五项修炼管理方法,有2%的中国企事业实践应用这套现代管理方法。

他先后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中华工商时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数百篇文章,编著出版有《第五项修炼300问》、《第五项修炼管理法则》、《创建学习型组织的策略与方法》等著作和培训参考资料。

我与傅宗科先生最后一次通话是在今年3月25日,他向我畅谈了下一步的宏伟计划,他要把投资学习型组织丰厚的回报,在中华慈善总会、盖羡慈善基金、中国青少年基金会设立慈善帐户,把学习型组织培训的创收都捐入帐户,向全国各地、世界各国首都捐建徐霞客游记纪念馆,使之成为中国山水文化和特色产业走向世界的窗口。

他告诉我,当他六十岁时,人生又续航六十年,活一百二十岁,干一百二十岁,一辈子不退休了,要把人生肩负的二件事做得圆满。相信有愿就有力,有志者事竟成!每次见到他,他总是充满自信和阳光,每次与他畅谈,总让人热血沸腾、血脉贲张。他的突然去世让我十分震惊,总感觉这样一位乐观豁达的长者怎么会突然离开呢,真的让人不能接受。

1996年11月5日,在中国美术馆张继山个人画展上傅宗科先生与张继山亲切握手

我与傅宗科先生相识是在我读高中一年级时。当时全国各大媒体都在报道他,他沿着徐霞客的足迹考察载誉归来,家乡社旗县委为他在县人民礼堂举行一次大型报告会,我所在的社旗县第二高中安排部分班级同学参加了这场报告会。很可惜,因为礼堂有限,我所在的班级无缘参加这次报告会,让我失去了聆听他事迹报告的一次机缘,此后多少年来,这件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并成为终生憾事。

记得当时教我们语文的史清波老师参加完报告会,回来后向全班同学传达了报告会情况,我记得非常清楚,史老师用粉笔在黑板上板书“当代徐霞客傅宗科”几个大字,给我们讲述了他报告会的内容,号召向他学习。名人就在身边,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当时青少年的我正值人生观、价值观确立的黄金时期,榜样就在身边,他的事迹就像注入心灵的鸡汤,我当时就立下大志,要把他没有考察走过的新疆及台湾纳入我下一步探险考察的计划,吓得我母亲天天劝我千万别走火入魔,因为母亲生怕我这唯一的儿子探险出问题,可见傅宗科先生对我的影响是多么的深远,影响到我后来高中二年级创作巨幅长卷《千牛图》作品,曾记得当初的励志萌芽都是从他身上获得的正能量,激励我不断进取,砥砺前行。

值得庆幸的是,虽然没听得上傅宗科先生的报告会,但他与我舅舅家是同一村庄且都姓傅,况且又是一个家族的,按称呼我也叫他舅舅,这使得我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一天周末正是腊月天下着大雪,我从县城回到家,踏着厚厚的积雪步行几公里去傅庄舅舅家,希望舅舅能带我去引见拜访一下傅宗科先生。刚进舅舅家大院,一条凶猛的大狗突然“噌”地一下扑到我身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便被按倒在雪地上,这条大狗狠狠地在我右腿上咬了一口,当时如果不是穿着棉裤那后果更加不堪设想,隔着厚厚棉裤,大腿关节都被这条恶狗咬了个大口子,立时血流如注。舅舅和舅妈赶紧找了一辆牛车把我送往镇卫生院,伤口连缝五针,疼得我一周不能入学。这次去拜访傳宗科先生没见着,却被舅舅家新养的一条大狗咬伤,至今腿关节上仍有一个长长伤痕,成为终生记忆。

腿伤养好后,有一天再次去傅庄拜见傅宗科先生,这次终于见到了他。讲述了上次来拜访他被狗咬伤的事,他非常感动。这次拜访,我看到了他这么多年在外考察的第一手资料,尤其让我吃惊的是,他的美术写生功力非常强,他画了十几本绘画速写,画得非常专业。他说,这些速写是为了帮助记忆考察的沿途风貌,他说特别喜欢中国画的山水,我俩商议一同写信给中央美院画山水的张凭先生请教。我们俩在小屋里谈理想、谈志向,憧憬美好未来,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最后他在我的日记本上用毛笔为我题词:“人生最大的乐事莫过于对美好的塑造,对社会的贡献!”

回到学校,同学们都很羡慕我见到了傅宗科先生,后来我和同学们在学校主办的《迭风》文学社期刊,还是邀请傅宗科先生为我们题写的刊名,从此便与傅宗科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读高中二年级时,创作完《千牛图》之后,希望能去北京拜访名师求教,因为家庭贫困,没有钱做路费,我便邀请傅宗科先生和我一起去拜见当时的南阳市文化局局长任积太,希望文化局能够资助我进京求学,傅宗科先生向文化局长介绍了我如何历尽艰辛、刻苦学画创作作品的过程,希望文化局领导能给农家孩子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后来我们终于争取到了进京拜师的费用。

后来傅宗科先生被特招考进北京大学地理系读书深造,得到北大名师林超教授亲授,这再次激励我也要考取最高美术学府为美术事业奋斗终身 。我当时在自己的日记上写道:吾志所向,一往无前,最终目标在于考上中央美术学院,从而为国家的美术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

傅宗科先生在研究学习型组织

傅宗科先生从北大毕业后,在颐和园骚子营中央党校招待所创办“北京太极信息鸿达有限公司”和他倡导的学习型组织培训,开始了他人生第二个终极目标事业。当时我也如愿以偿考取了北京中央美院国画系深造学习,从此,中央党校招待所、崇学山庄、颐和园骚子营等地都留下了我们谈理想、展鸿图、谋发展、规划交流的身影。

死者已矣,生者如斯。如今,当代徐霞客傅宗科先生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所开创的中国骑车第一人沿着徐霞客足迹考察给我们留下的地理遗产,以及他正在开创的中国学习型组织这项他未竟的事业,相信在他精神的感召下,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展现更加绚丽的光彩。

愿傅宗科先生一路走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