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苏炳添上热搜,苏轼千年前的诗句早有预示?

河南卫视

2022-08-16 17:38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近话题#苏炳添是苏轼后代#登上热搜,引发网友热议

网友们大呼震撼:当年东坡先生曾自云竹杖芒鞋轻胜马”,莫非苏神的亚洲飞人基因也来自于此?不知东坡先生知此消息是否会“呵呵”一笑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沈十一 靳慧颖(实习)/文

当代苏神走热,也掀起了对文神苏东坡的考据。提起苏轼,我们首先会被他光芒万丈的才华照耀得睁不开眼。

你看,他是旷世奇才、全才,诗、词、散文、字、画皆登峰造极,是北宋文人大V,精通建筑、城市规划、美食、农学还有医学……说不定还有一些“运动员基因”。

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反“精神内耗”的快乐达人,善良有趣、一生通透又心系黎民的他可谓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更可贵的是,这并非只是人生得意时的好心态,而是哪怕身处不测之渊,依旧不变的情怀与本色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在官道上马车滚滚南行,头戴乌巾、手捧试卷的他,再一次踏上了贬谪流放的旅程。百姓们早早等候在城门口,自发为他送行。他回首,恍惚间仿佛看到了来时的路。

嘉佑六年,二十多岁的苏轼在科制考试中获得“三等”。获皇帝认可、主考官欧阳修赏识,可以说是百年难遇的人才,前途无量。

然而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八年之间,母亲骤然离世、妻子重病不治、父亲交代遗志……仅剩弟弟苏辙相依为命。

1079年的“乌台诗案”,是苏轼人生的转折点,也是离死神最近的一次。经103天的牢狱之苦后,第二年,43岁的苏轼被贬黄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那个“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寒鸦吗,还是是高唱“大江东去浪淘尽”的“风流人物”?他不再计较这些得失,偏偏独上高楼,为百姓振臂高呼!苏东坡也因此面临着一次又一次的贬谪、流放。

或许在独自躺在东坡上看满天繁星时,或者在面对大海的呼号时,苏轼会想起汴京的花好月圆。然而一切都过去了太久太久了,不管是仁宗“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煌煌盛世的神话,还是神宗与王安石的新政变法,都一起扫进了历史的坟茔,唯留下一声叹息徘徊人间。

他热爱的国家将他放逐到帝国最边缘,他的一腔抱负在午夜梦回中“释然“。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一只小舟,带走了蝇营狗苟的烦闷;“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一盏新茶,氤氲了寄情诗酒的乐观。

此心安处是吾乡

“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职场嘛,“小小”失意,但是毫不影响苏东坡的文创生活搞得红红火火。

纵使尝尽了悲欢,他也不曾意兴阑珊。

初到黄州,吃吃吃就没停下来!“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水好鱼美,山好笋香,他永远是那个善于发现人生之美的智者。

开垦东坡种地,收获的时候开心得像个孩子;“亲煮东坡肉”,配方可是风靡一时;喝酒携友漫游,留下了千古传唱的《赤壁赋》。本是囚徒的生活,偏偏被苏轼经营成了神仙居所!

后到惠州,他比之前更加从容。他“自来熟”,住没多久就“鸡犬识东坡”了;他发明了烤羊脊,“如蟹螯逸味”别有滋味;他为荔枝“代言”,“日啖荔枝三百颗”大V亲自带货打call。

如果不是知道那时候的岭南瘴疠满地、荒芜贫穷,差点就被东坡先生描述的可爱给“骗”了!

本以为已经“苦”到头了,命运还是没有放过他。1097年,花甲之年的苏轼被贬儋州,流放海南岛。(苏轼:我太“南”了……)

没有住的地方,他便盖“槟榔居”;庄稼汉不懂学识,无妨,他让人家讲鬼故事;在海边生蚝多多,他可以尽享海鲜……他硬是把流放活成了度假的感觉,什么都不能打败他(除了痔疮犯了不能吃肉)。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

热爱美食的人,定是一个有生活情趣的人。

他从未困囿于苦难,也没有陷入“精神内耗”,

而是真的找到了人生“清欢”

除了美食美酒外,王朝云也是苏轼流落时的慰藉。他们在惠州如同神仙眷侣,寻仙问佛;因为有她,苏轼的“不合时宜”才有了灵魂的相依。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他温情注视着人世间,

民生便成了他最为倾注心血的作品。

悲天悯人,在穷乡僻壤的黄州成立“救儿会”,成功救下数千名婴儿;

勤政爱民,在杭州疏通西湖,修建苏堤春晓,还带动老百姓种植菱角、斩除水草;

在惠州修改赋税制度,推广“秧马”工具;向广州太守王古建议用竹筒引蒲涧水入城,解决居民饮水难问题。

仁慈济世,杭州任上,建立了中国第一所公立医院“安乐坊”,救治无数百姓。惠州瘴气横行,他便利用自己的医术施医布药。

无论在密州、徐州还是杭州,面对瘟疫、旱灾、蝗灾、水灾,世间万苦都有苏东坡来化解。

他是考试专家,教出了海南第一位举人和进士,应考前苏轼为他题诗:“沧海何曾断地脉,珠崖从此破天荒。”

他深谙儒、释、道并融会贯通,孔孟仁爱治世的底色让他的格局和高度远非被贬墨客的伤春悲月可比,也远非“功业”二字可概。

如果要和一位诗人一起

游山玩水、吟风弄月,你会选谁呢?

李白?杜甫?白居易?

或者……女诗人李清照?

等等,先听听余光中先生怎么说

“我不要和李白一起,

他这个人不负责任、没有现实感;

跟杜甫在一起呢,他太苦哈哈了;

可是苏东坡就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他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赵孟頫画苏轼像

他在《临江仙·送钱穆父》中写道: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在人生路上他总能将叹息化作玩笑,

将理想化作实际。

如果能与他同游,

一定少不了乐趣和惊叹!

林语堂说:

“苏轼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

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

一个百姓的朋友。”

这不可救药的背后,

有苏东坡自饮的悲凉底色,

更是留给这个世界谦卑又温柔的大爱

锁定河南卫视8月16日 19:30

《千古风流人物》

同苏轼共游人世“清欢”

走进千古词帝的跌宕一生!

编辑丨沈十一 监制丨马宇

点亮在看,留下瞬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