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伙口吐鲜血进医院,因为穷放弃治疗,未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情感调研室

2022-08-17 18:00湖北

关注

男子吐血进入医院急救室,病情危重的他身边却没有家人陪伴,医生焦急地询问,他却一言不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是他与家人产生了矛盾,还是其中另有隐情呢?

男子重病入院,却拒绝家属到场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科,晚上十点二十五分,一名病人从救护车上转运到这里,初入院时病情十分严重。

不仅吐血,排便是也伴随着大出血,在他的衣服以及嘴边可以清晰地看到血液凝固后留下的血渍。

这个人名叫王伍,进入医院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已经游走在了死亡的边缘。

上消化道的大出血,外带肾脏受损,尿毒症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加上王伍中度贫血,需要紧急进行治疗,才能保住他的生命。

对于这种重症的病人,很多治疗的的手段都需要家属的签字才可以进行,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此危重的病情,患者的身边却没有人来陪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通过王伍的陈诉可以了解到,他是一名独自外出打工的漂泊者,之前一直在上海送快递,由于近两个月身体越发的乏力,加上精神不振,身体难以支撑起运送快递这样的工作。

于是便离开了工作许久的岗位,回到了上海廉价的在出租房里。

身体已经出现了不适的状况,王伍却没有选择去医院治疗,反而独自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一直到今天身体出现吐血的症状后,这才拨打了120。

可是他来了急症室,医生对于他的病情也有些束手无策,没有家属到场,也就代表着没有人能承担治疗可能会带来的风险,自然也就无法挽救他的生命。

但是当医生要王伍通知家人的时候,精神有些萎靡的王伍却表现得很抗拒,理由是由于时间太晚,他不愿意去打扰自己的家人。

这种说辞显然无法说服医生,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只是现在,为了防止治疗中出现风险,只有家属出现医院才能进行下一步的治疗。

可无论医生怎么劝说,王伍就是不配合,好像掩耳盗铃一样,躺在病床上一言不发,这样抵触的情绪让医生也不免有些暴躁了起来。

见此情景,值班的护士上前一步从王伍的手里拿来了手机,对着通讯录里标注为父亲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可是王伍的电话已经停机很久了。

护士只能先记下号码,随后拨打了过去,那么王伍的父亲能否接到电话,他对于此事又是一种怎样的态度呢?

身患遗传病,他早已舍弃了生的希望

电话接通了,可王伍的父亲在了解到儿子住院后,首先想到的却是医药费以及后续报销等一系列的问题,可以看出王伍家里的条件不是很好。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最主要的是需要家属先来医院,对方同意了。

或许王伍的父亲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病情已经非常危重,随时都面临的生命危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没有家属在场,医院的肾内科的专家也只能给他开出保守治疗的方法,用药物先暂时稳住王伍的病情,但是他们也不知道王伍的身体究竟能支撑多久。

那一夜王伍躺在病床上辗转反复,嘴边不断地呕吐着鲜血,被病痛折磨得身心疲惫的他,一直到深夜才在困倦中缓缓睡去。

即便是这样,王伍也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父亲会不会来。

第二天清晨,王伍醒了,经过一夜的休息,他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但是似乎是有了预感,王伍在嘴边一直吆喝着自己的心脏快要停止跳动了。

当医生为他诊断的时候,王伍偶然的一句话让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来王伍的病并非是后天出现的,而是遗传。

外婆和奶奶都有这个病,他的母亲就是因为这个疾病离世的,家里的哥哥病情也格外的严重,经常去做血透的他花光了家里本就不多的积蓄。

为了家人,王伍才会不远千里来到上海打工,省吃俭用补贴家里。

从身体出现不适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明白,缠绕在家族头上的厄运就要降临在自己身上了。

王伍的父亲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为了省钱,也为了不让家人操心,他选择独自承受,承受病情给他身体造成的伤害,承受贫穷给他带来的无力感。

或许这个世界最大的病就是穷,穷让王伍没有办法去改变自身的现状,也没有想过要治好自己的念头,对他而言死亡或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王伍的父亲乘坐的是下午两点的火车,那是他们所在的城市最早能到达上海的一班列车了。

可王伍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感触,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是来了把自己的命暂时捡回来,也不过是在医院里欠下一大笔医疗费,到时候用什么来还呢?

想着自己家里未来的处境,王伍现在只想回家,回到他在上海的出租房。

被病痛折磨多年的他,早已经丧失了对生的渴望。

医生为他进行紧急的救治,在他看来不过都是无用功,倒不如就让自己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清晨到傍晚,王伍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一直强忍着没有哀嚎的他,也开始不断地嘶吼,似乎这样能帮他减轻伤痛。

再往后王伍似乎连嘶吼的力气也没了,只能躺在床上不断地看着过道上的时间,此时的他突然想见一见自己的父亲,或许这也是他人生中所见的最后一面了。

那么王伍的父亲还能及时赶到吗?

男子病情突然恶化,父亲未能看到孩子最后一面

王伍的父亲乘坐的火车下午两点出发,晚上十点才能到达,正当他焦急地往上海医院赶来的时候。

晚上九点四十分,王伍的病情突然恶化,身边的仪器也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值班的医生第一时间聚集在王伍的周围,对他进行紧急抢救。

一次次的按压心脏,一点点的供给氧气,可王伍嘴唇越发的苍白,瞳孔也在慢慢的扩散,整个人倒在病床上,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晚上十点十四分,经过了三十多分钟的紧急抢救,王伍终究是没能挺到父亲的到来,心脏停止跳动。

十一分钟后,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赶到了医院的急诊室,他是来找自己儿子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身后被盖上白布的病床上,躺着的就是他的儿子,到了离别之时,父子还是没能见上最后一面。

听到这个消息时老人面露悲痛,站在王伍的病床前,想要说些什么,嘴巴张开,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由手紧紧的握住王伍还留有余温的手臂。

静静地看着王伍,似乎要把儿子最后的模样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不知道老人站了多久,看了多久,对于父母而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他竭尽全力保住了自己的大儿子,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小儿子却先走了一步。

他坐在凳子上,对着医生说着,儿子患了这个病就是痛苦地活着,早点走对他也是一件好事。

我们知道这些不过是老人安慰自己的话,从老人泛红的眼眶和不断观望着王伍病床前的模样就能知道,他并非想象中那样洒脱。

只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把伤痛都留在了自己的心里。

王伍是老人最喜欢的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让他操过心,以前不用操心,以后也用不到了。

在医院里待了一夜的老人,似乎想了很多,他没有见到儿子最后一面,所以希望把儿子的眼角膜捐出去,让其他患者用儿子的眼睛看看自己的模样。

可捐献的手续需要在患者死亡前做好,老人错过了这个时机,已经没有机会了。

只能落寞去缴费,然后带着王伍回家,回到他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

有些离别是为了更好地相遇,有些离别便成了永别,我们不知道老人是带着怎样的心情回的家,也不知道在家治疗的哥哥听到弟弟的消息又是一种怎样的想法。

但是炮弹不会同时降临在同一个坑里,苦难也不会全部都聚集在这个家庭,生命从出现的那一刻,总能在昏暗中找到一条出路。

本期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为我点赞并转发,你们的每一份鼓励,都将是我做出更好文章的动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