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军案尘埃落定,却引起资深法学教授李玫瑾的不淡定,发表了非常不专业也是不负责任的言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弦外之音是:事实存在,没有证据。“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用在这个地方,更是让人一头雾水:难道朱军真的有事?难道朱军动用了什么能量,做了什么工作?再进一步想,我们的司法公正还可信吗?当然也会想到,这位出镜率很高的法学教授,哪句话是真的?

所以,越是名人越应该自律,稍不留意就会捅出娄子来。

细思之,李玫瑾的言论是其根据的,这个根据就是莫言所说的,男人都是“雄性兽人”。

“雄性兽人”出自《红高粱家族》。书中有一重要的章节,六个日本兵奸杀了的二奶奶。这个过程是延宕的,莫言用大量的心理描写、表情描写,刻画了日本鬼子在大发兽性前,内心激烈的人性与兽性的决斗。

二奶奶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主动脱光衣服,躺在炕上,准备承受一切。这时,作者突然插进一段评论。

原来,在莫言的心里,日本鬼子强暴中国妇女的行为,其实是一种“雄性兽人”面对雌性兽人的表现,任何种族的男人都会这样做。“凶狠的表情的硬壳下,缓缓地翻滚着绿油油的柔软的流质。”也被二奶奶的母爱激发出来。而且,莫言还抱怨二奶奶不应该早早穿衣服,否则就能避免这场劫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玫瑾正是基于男人都是“雄性兽人”“衣冠禽兽”“哪个猫不偷腥”的考量,才对朱军案作出“莫须有”推断的。也难怪娱乐圈的“大哥”,把私生女事件轻描淡写为,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是很有说服力的。

莫言主张文学就应该揭露社会的黑暗、不公正,包括人性中恶的成分,但他却用“雄性兽人”弱化了侵略者的罪恶;

李玫瑾基于“雄性兽人”的认识,对朱军案进行了“莫须有”的推定,是对人性的伤害。

众所周知,人性具有双重性,不仅有自然属性即动物属性,还有更重要的社会属性,因为社会属性才是人的本质属性。人类社会的道德规范,法律制度,都是规范人的社会属性的,不是规范人的动物属性。因为社会人是理性的人,是能够管束自己的动物属性的。

但令人失望的是,许多号称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作家醉心于描写人动物性的私欲,误导人们,特别是年轻人,以为这就是人性,人就应该为所欲为,放荡不羁而不受任何党派、政治的限制。

更令人失望的是本应严谨的法学教授,也认为人的动物属性大于社会属性,发表如此荒谬的言论,损害了别人的声誉,也使自己蒙羞。